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开端(四)
    老大也是果决之人,见到今天此事终究不能善了,一个前滚翻避开了灰发男发出的寒冰能量,身形瞬隐,消失在了空气中。

    “呵,越来越有趣了,经历过第一个世界的新人就订好了自己的方向么?”灰发男子眼睛瞬间变成了蓝色,却发现无法看到老大的身形“不是科技类装备的效果,竟然是技能,还真是惊喜啊。如果再让你们成长几个世界,或许我们真的会死在你们手上。”

    “不过那是几个世界以后,现在…”灰发男身上阴冷的气息不断向外扩张着,很快就发现了一处空气中体温的异常之处,随手挥过去了一道寒冰能量“你们还只是一群待宰的弱鸡!”

    老大竟是硬生生被灰发男从隐身状态打了出去,如果不是学霸的圣光护盾,只怕此时已经没命了。

    饶是如此,老大也在倒地后狠狠吐出几口鲜血。鲜血中竟带着冰碴。

    “老大!”

    “死不了,憨憨别叫唤!”老大用力支撑着起身,带着蓝色幽光的匕首横于胸前“带人撤离,我和老秦拖住他们。”

    “放屁!要走一起走!”学霸说着又为老大加了一个圣光护盾,护盾中暖洋洋的,为老大修复起有些破损的内脏。

    秦风却是根本对外界丝毫不知,他与刺客面对面而立,似乎回到了教学楼中那一战。

    秦风败了,也死了。

    耻辱,当然是用鲜血来偿还。

    “很久不见,很高兴你还活着,很高兴有机会再一次把你打成丧家之犬。”

    秦风也不说话,脚下用力,直接蹬了出去,博伊刀直刺金浩民心窝!

    金浩民面色微沉。

    秦风的战斗技巧没什么长足的长进,但是身体素质和反应速度已经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如果说上次秦风对于金浩民而言只是个稍微危险的玩物,现在的秦风已经完全有能力威胁他的生命了。

    看着秦风毫无花哨刺来的博伊刀,金浩民眼睛微眯,曾经几乎切断秦风右肩的匕首出现在他的手上。

    向后微踏一步,金浩民便处于一种半虚浮的状态中,像是没有了实体,坦然受了秦风一刀。

    博伊刀在金浩民若隐若现的幽灵状身体中穿了出去,余威不减,秦风身体的惯性直接带着他向前冲了两米,一刀扎入饭店的墙里。

    博伊刀如同被动描述的一样——极致锋锐。

    黑色的博伊刀整个刀身都深深的扎进了墙里,只留下护手。

    秦风在一刀刺空之后就知道不好。

    他原以为金浩民刚刚只能躲闪或者硬抗,他就可以随机变化刀式。

    谁曾想过,人类能变成幽灵一样的样子,无惧刀剑的伤害?

    金浩民看到秦风博伊刀刺空后立刻回手一刀,由刺改劈,在秦风的后背拉了一道十余厘米长的血口。

    伤口宽而深。

    秦风吃痛间猛然将博伊刀抽出回砍,却发现金浩民并没追击,而是飘然回身。

    博伊刀再次从金浩民的身躯划过,没有带来一丝的伤痕。

    “这!”秦风瞪大了眼睛看着金浩民。

    金浩民微微一笑以示回答。

    这种近乎于无解的能力是怎么一回事啊!如果面前的这个男子能在这种状态下完全免疫物理伤害,这样的话,绝大多数世界对他而言简直如同游乐园一样轻松。

    “一定有破绽!”秦风将手中的博伊刀握紧,死死盯着金浩民的动向。“如果他这么无敌,一定会先让我失去战斗力再慢慢折磨我,而不是这样看似自信,实际一沾即走的战略!”

    想要知道破绽,就要用伤害去换!

    秦风后背的刀口已经有些微微发麻,很明显,金浩民的刀上是有毒性的。

    “怎么样?有没有感觉自己已经慢慢的变冷了?”金浩民看着秦风阴沉的脸笑道“这可是我特意从南美弄来的毒箭蛙毒液,看看你还能站多久。”

    毒箭蛙的毒素是神经毒素,只需要千分之一克就能让一个成年人在数秒内因呼吸衰竭而死去。

    多亏了空间的数据化身体,否则秦风十之七八这时已经成为一具尸体。

    即便如此,麻木和冰凉的感觉已经布满了他的后背,整个后背现在已经完全没有知觉。

    就连刀口都已经感觉不到疼痛。除了胀之外没有任何的触感。

    秦风眼前开始模糊,对于金浩民的动作有些眼花。

    “刺客,当然是应该用毒。”看着站立都有些摇晃的秦风,金浩民摇了摇头“连这种最基本的问题都不知道,你还是上路吧。”

    “如果有自信的话,以他这种性格绝对不会毒。”秦风虽然眼前已经开始黑了起来,但思维却是一点都不乱。

    大敌当前,乱即是死。

    毒越烈,秦风越冷静。

    “一沾即走,根本不担心时间的问题。那么制约他这种形态的就绝对不是能量或者魔力值,而是……”秦风眼睛微眯看着刺来的匕首,暴起,一刀向着匕首挥出了博伊刀。

    “叮”金铁交鸣,双锋存一。

    金浩民手中的匕首被直接斩断,就连他的整个手掌也被砍了两半。

    刀刚刚交错而过,金浩民还没有什么反应。当他看到匕首和手掌都掉落在地,痛觉这才传来。

    “啊!”捂着鲜血狂喷的断掌,金浩民不敢置信的盯着秦风“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只是转瞬间,金浩民就从那种幽灵一样的半虚体状态退出,整个人较之之前憔悴了许多。

    毒箭蛙的毒性来的烈,去的也烈。神经毒素已经纷纷被秦风身上远高于常人的免疫力强制抵消。

    “这种几乎逆天的技能不会是无解的。当你出手的刹那,就是你的破绽所在!如果那时候你还不是实体,你根本无法攻击到我!”秦风感受着后背渐渐变得火辣的刀口,自知毒素已无大碍。“所以你败了,败了,就该死了。”

    “来吧,让我看看你这废物还能支撑多久!”秦风赤红着眼眸,再次抡刀砍向大惊失色的刺客。

    生死间爬出来的人当然不会因为瞬间的失神就被秦风所杀。

    金浩民后退两步,借助着敏捷远高于秦风的优势,和秦风拉开了距离。

    而后…

    “凝血成剑!”

    金浩民面色惨白,掐了一道忍术一样的指诀,一道鲜血凝成的长剑从他断掌出激射而出,向着冲来的秦风刺去。

    “好高的敏捷值!”秦风心下暗惊“我敏捷已经是正常男子的两倍,百米十秒只怕也不是难事。他竟然至少比我快出至少五成!”

    “不过既然他是刺客,加上刚刚那种逆天的技能,就算他经历了十个世界,属性点也不会高的恐怖。也就是说,按照分配的原则,他的体力一定不会太高,不然队长肯定应该是他而不是那个灰色头发的男子了!”秦风眼神越来越锐利,心下却是已经决定了攻击的方法。

    面对血剑,秦风不闪不避,刀势不改,向着金浩民心窝直刺。

    金浩民虽是刀口舔血的选入者,但没法和秦风这种一战斗起来就癫狂到骨子里的疯子比。

    见到秦风往自己剑尖上撞来,金浩民终于对这个健壮的男子有了一丝恐惧。

    秦风的刀指向他的心窝,他的剑也指向秦风的心窝。

    看样子秦风根本没打算活命,为了杀他,宁愿同归于尽。

    “疯子!”金浩民苍白着嘴唇。

    他不想和秦风同归于尽,他想活下去。

    就在他打算侧身避让的时候,秦风猛然加速,让血剑提前插入了胸膛。与此同时,博伊刀也贯穿了金浩民的心脏。

    “啊!”金浩民看着插进胸口的刀,眼睛圆睁,看向秦风“不要,别杀我!”

    秦风的伤势也极重,虽然因为金浩民的犹豫,没能搅碎他的心脏,但血剑仍旧透体而出,血剑的鲜血和秦风的鲜血混杂在一起,猛地爆开一蓬血雾。

    秦风凭借着身体惯性,将金浩民扑倒在地,根本不理会垂死挣扎的刺客和冷眼旁观的灰发男。

    博伊刀拔出!插入!

    “这一刀是老子还你的!”秦风状若疯癫,瞳孔红的如同下一刻就会溢出鲜血。

    拔出!插入!

    “这一刀是替你绑架的姑娘还你的!”

    拔出!再插入!

    “这一刀是为我同学还你的!”

    被几乎无视防御的博伊刀连续在胸口三刀,金浩民已经失去全部的抵抗能力,嘴中不住吐着血沫。

    只是选入者的身份让他生命值不归零就不会立刻死亡。

    他的死法注定漫长而痛苦。

    秦风握刀的手微微颤抖。

    博伊刀再次扬起,削掉了金浩民的左臂,然后是右臂和腿。

    此时金浩民的生命值还剩不到50点,流血伤害每一秒都能让他清晰知道自己生命力的流逝。

    看着金浩民已经成了彻底的人棍却不得即死,秦风心中从进入斗兽场就一直压抑的怒火终于得到了释放。

    双手如爪!撕裂仇人的身躯!

    即将死去的金浩民被秦风活生生撕开了胸膛,内脏鲜血散落的到处都是。

    老大学霸和秦十四早就惊呆了,灰发男子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那些前来参加送别会的学生更是像看魔鬼一样看着浑身浴血的秦风。

    碎肉,鲜血和内脏。

    此时的秦风正如同地狱归来的修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