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塞恩之死的真相
    “你是在命令我么?”达克威尔嘴角上扬着“乐芙兰?”

    “你可以这么认为。”乐芙兰说话的语气恢复了初见秦风几人时的魅惑,将寒冷与炙热重新藏到了皮囊下“我的大人。”

    达克威尔点了点头“好吧,如你所愿。”

    说着,轻轻掐了一下手指末端,秦风几人身上的束缚就消失不见。

    “这几个人是塞恩的手下?”达克威尔面上笑容不减“那塞恩呢?”

    乐芙兰冷哼了一声“如你所愿,塞恩战死在德玛西亚皇城下。他已经杀了嘉文父子,大将军,你又是来做什么的呢?”

    “塞恩战死了?”达克威尔明显楞了一下“我们约定在这里汇合,我还以为他是突袭杀掉的嘉文一世。按照你的说法,他是根本没等我就杀到了皇城下?”

    乐芙兰眼中划过一抹厉色“大将军,在我面前没必要装了吧?”

    达克威尔看了看乐芙兰的脸色,阴鹜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表情。他眉毛高高的挑起。

    “乐芙兰,你认为是我设计害死的塞恩?”

    “难道不是么?”乐芙兰随手一招,法杖就从虚空中飘到了手里“你带着三百士兵来支援塞恩攻打皇城?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还是在羞辱自己的人格?”

    “我手下的三百士兵都是死士,他们连武器都没带。每个人除了行军粮以外,所带的东西只有三十公斤炸药。”达克威尔也从虚空中掏出了一个魔法球“我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对于塞恩的死,我甚至比你还要难过。乐芙兰,如果你再无理取闹下去,我不介意试试这么多年过去谁的进步大一些。”

    “我只想知道塞恩为什么会死。”乐芙兰身边的魔法涌动越来越厉害“既然你们约定好了一起出兵,为什么塞恩会独自一人死在德玛西亚皇城!”

    后面一句话乐芙兰几乎已经尖声吼了起来,魔力冲击让秦风几人都捂起了耳朵。

    “我再说一遍,我不知道。”达克威尔面色逐渐冷了下去“你是要对你的最高领袖宣战么?”

    “少拿什么你就是诺克萨斯的化身,与你为敌行同于叛国那一套说辞对付我。”乐芙兰将瑞兹的破碎法典也抓在了手中“除非你给我个说法,不然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学霸看着即将拼命的二人有心劝架,却也怕被俩人任何一个魔法波动刮到。

    就学霸现在这个生命值上限,基本上被刮到了就是个死。

    “别打了,说不定中间有什么误会啊!”学霸双手做喇叭状对随时准备动手的二人喊道“达克威尔大将军,好男不和女斗!”

    达克威尔活了几百岁,岂会不知乐芙兰手中拿着的是瑞兹的法典?

    既然能抢来瑞兹视如生命的法典,那个蓝皮的法师应该是死了。

    瑞兹之强,就连他都要忌惮三分。

    他臆断瑞兹死于乐芙兰之手,‘势’自然而然就弱了下去。

    水平相去无几的魔法师若是‘势’弱了,被打败的几率就要至少高上两成。加之达克威尔此时确实有些摸不清乐芙兰的深浅,正好借着学霸的话直接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看在你是个女人的份上这次就不和你计较了。”达克威尔收敛了一下魔法气息,对乐芙兰说道“我有什么理由害死我最忠心也最有影响力的部下?不要让悲伤迷惑了你的眼睛。”

    乐芙兰没有答话,只是默默地收起了法杖。

    学霸这才松了口气,面朝达克威尔问道“大将军,你和塞恩将军有什么约定?怎么讨论的关于汇合的事宜?”

    “你要打探诺克萨斯的最高机密么?”达克威尔眯着眼睛。

    秦风将学霸拢到了身后,像是训小弟一样对学霸说道“记住了,这种人吃硬不吃软,除非他觉得你有和他平等对话的权利。不然他会像对儿子一样对你。”

    说罢转脸面向达克威尔“你这种杂碎我也见过不少。现在的问题很简单,要么你说,我们和平解决。要么你不说,我们帮着乐芙兰把你打残再问。反正我们不会在这里待太久,任你追杀到天涯海角我们也不怕。”

    不等达克威尔说话,秦风又说道“你别说我们几个小鱼小虾怎么怎么样,我们既然能帮乐芙兰杀了瑞兹,也就杀得了你。”

    达克威尔本身就是一位极其强大的法师,加上一直身居高位,何时曾有人对他这么说过话?阴鹜的脸已经被气的铁青。

    “你叫什么名字?”达克威尔看着秦风,拳头握的极紧。

    “你知道我名字也没有用,我们先来说完塞恩的事再说别的。”秦风甩了甩手“或者试试我们几个能不能拿下你。”

    为了证明秦风话语的有效程度,乐芙兰冷笑着开始蓄力魔法。

    “好,说吧,想问什么?”达克威尔倒也痛快。如果瑞兹真的是被面前几人所杀,那他的下场也不会好到哪去。

    “你和塞恩有什么约定。”学霸问道“怎么互相通知行军情况?飞鸽传书?或者魔法消息?”

    达克威尔摇了摇头“我们的行动是绝密的,我就怕我们中间出现内奸,或者通信被德玛西亚截获。所以,我只告诉过塞恩会有援军,没有告诉他什么时候到达,也没有告诉他会有多少人。”

    “不,你撒谎。将军在临阵的时候特意说过,他们没有援军!”老大挥舞着断臂“因为没有援军,还被十倍的敌人包围了。将军这才下令全军冲击德玛西亚皇城。”

    达克威尔断然道“不可能,我事先和塞恩已经说好的。他没理由发动自杀式攻击。”

    学霸看着达克威尔的面部表情,品出来了点味道。

    “将军有没有和你发过魔法消息或者其他求援信号?”学霸沉思片刻后问道。

    “从来没有,如果塞恩给我发过任何要攻击皇城的信息,我都会阻止他。等我到了,炸药也就到了,偷偷潜进皇城,炸掉皇宫,让塞恩带兵一举攻下皇城,对德玛西亚的战争我们就可以宣告胜利了。”达克威尔斩钉截铁的回答道“我没理由放着近在咫尺的胜利不去争取,反而害死了我最强大的将军。”

    学霸点了点头“我明白问题出在哪了。那个…你们军中有管通讯的人么?”

    “有,奥都因。他是我的副官,管理所有的魔法通讯和信鸽。”达克威尔猛然醒悟“你是说,塞恩给我给发过求援信号但被我的副官拦下来的了?”

    学霸耸了耸肩“我可什么都没说,这都是你自己说的。话说,这个奥都因和塞恩将军的关系好么?”

    达克威尔尚且未答,乐芙兰就已经掏出了法杖,歇斯底里的吼道“奥都因在哪?现在就带我去见他!我要让他的灵魂在狗身上挣扎到死!让他体会被生吞活剥的滋味!”

    “你这么确定?”达克威尔有些迷惑“我觉得他们两个的关系还不错。奥都因也不是那种公报私仇的人。”

    “他曾经是我最狂热的追求者。”乐芙兰嘴角带上了一丝无法掩饰的苦涩。

    自己的恋人被自己最狂热的追求者害死。这让乐芙兰无端的充满了负罪感,就仿佛塞恩是她亲手害死的一样。

    正所谓红颜祸水。

    “我军中竟然有这样的蛀虫存在?”达克威尔也很是震惊“不劳你动手,我对死灵魔法也颇有建树。我会让他沉沦在生死边缘的泥沼中直到死去。”

    只有秦风注意到了,达克威尔虽然震惊愤怒,但是他的话中完全没有杀气。

    秦风还记得,达克威尔在对自己几人显露出杀意的时候,那种几乎掀掉人天灵感的杀意有多么恐怖。

    “不。”乐芙兰声音无比冰冷“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

    “我军中的叛徒当然是我来处决!”达克威尔也很坚决。

    眼看着二人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学霸赶紧再次站出来。

    “那个,二位,我们是不是讨论一下怎么让塞恩将军死而复生的事情?我想这才是我们的主题吧。”说着咳嗽了两声,提醒乐芙兰别过于激动。

    达克威尔对秦风几人已经是深恶痛绝,听闻学霸说话,只是冷哼一声。

    “达克威尔大人,我想无论是你有意为之,还是你副官的错。总而言之塞恩将军的死,你要付大半的责任。所以说我想,复活塞恩将军是你无法推脱的责任。”学霸向秦风挥了挥手,示意秦风交出塞恩的遗体。

    秦风犹豫了一下,在得到乐芙兰的肯定后,才从铭牌空间中取出了塞恩的遗体。

    看着塞恩山丘一般的遗体因为内脏和血液的流逝变得干瘪,与塞恩并肩作战数十年的达克威尔此时有些不作伪的悲伤。

    他颤抖着,将手缓缓放在了塞恩的头顶。

    “老朋友,我们不是约定好统一瓦罗兰之后在德玛西亚皇城喝酒么?”达克威尔声音中也带着颤抖“你怎么就这么去了?”

    在感觉到塞恩的灵魂已经不再完整后,达克威尔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他毫无风度的咆哮道“人已死,何必粉碎灵魂!这是谁干的?!”

    “嘉文二世,将军已经把他杀了。”秦风看了看被达克威尔收在身后的兰顿之兆。

    “我知道你也做不到复活灵魂不完整的人。”乐芙兰释放了一个魔法屏障,将塞恩的遗体与大达克威尔隔离了开来“我需要你请求祖安的帮助,复活我的爱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