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达克威尔
    秦风摇了摇已经睡得迷迷糊糊的乐芙兰。

    乐芙兰没有任何转醒的意思,近乎娇憨的哼唧两声,在秦风怀里拱了拱,睡得更香了。

    秦风脸都绿了。

    他看向小智“智哥,这他妈咋办?”

    小智也是一脸的迷茫“要不用水浇一下?我看不少醉汉凉水一激就醒了。”

    “智哥你要不怕死这事你来。”秦风做了个请的手势“我看她这样应该是一瓶倒的量,要是她耍酒疯想拍死你我可拉不住。”

    小智也是一脸的愁容“传送到这个鬼地方之后就开始吃喝,她也没说诺克萨斯军队在哪,想去找诺克萨斯的军队都没辙。”

    “那个,智哥。”学霸看着有越睡越香倾向的乐芙兰打断了小智的话“空间没有解酒药么?”

    “你家空间有解酒药?”小智强忍着骂娘的冲动“在空间内喝多了直接花一个进化点修复身体就行。在任务世界里也没听说过谁能喝多,谁他妈能考虑到npc能喝多?这事谁见过?”

    学霸思考了一会“你说解毒药剂能对酒起效果不?”

    “不知道,你可以试试。”秦风对学霸说道“团队空间里就有,不过我估计这玩意应该对酒起不了啥作用。”

    学霸也不争辩,二话不说从团队空间中拿出了解毒药,合着清水给小猫一样依偎在秦风怀里的乐芙兰喂下一片。

    “呼…呼…呼。”

    乐芙兰服下了解毒药剂,睡的更香了。

    “???”学霸惊呆了“这什么情况?”

    似乎解毒药剂为乐芙兰祛除了不少在地牢里感染上的疑难杂症,在吃下解毒药剂后她脸色明显好了不少。

    “造孽啊。”老大看着乐芙兰“我就说过喝酒误事嘛。”

    “事后诸葛亮。”学霸白了老大一眼“和老秦喝酒你不经常喝多么?有啥速效解酒的方法?”

    “蜂蜜水,白醋配糖都不错,问题是上哪找这些东西啊?”

    小智郁闷的摇了摇头“算了吧,要不,秦风你试试让她吐一下?”

    “智哥你的意思是让我抠吐她么?”秦风一脸的震惊“你确定她不会杀了我?”

    “呕…”

    不等几人继续讨论,乐芙兰就已经一口污秽全吐在了秦风身上。

    神奇的是,二人零距离接触,这一口带着浓浓酒气的污秽竟然一点都没沾到乐芙兰自己身上,结结实实的吐了秦风一裤子。

    “……”秦风看着明显反胃要继续呕吐的乐芙兰,赶紧把她扶了起来。

    “快醒醒。”

    乐芙兰恍恍惚惚的站了起来,在秦风的搀扶下大吐一气,直到吐出了黄色的胆汁还在干呕。

    “水。”秦风连忙对学霸说道。

    学霸忙不迭的为乐芙兰送上了一口甘甜的河水。

    “呕…”乐芙兰已经恢复了一点意识,漱口后喝的一大口水,又吐了出来。

    秦风拍着她的后背“吐吧,吐出来就好受多了。”

    ……

    几人忙前忙后照顾喝醉的乐芙兰,足足花了半个小时的功夫。

    乐芙兰眼瞅着又要睡着。秦风都快急哭了,眼疾手快一把抄起了她“咱喝点水吧?”

    乐芙兰并没有回应,软软的瘫倒了下去。

    “小心!”小智一脚踹倒了秦风,连带着乐芙兰也倒在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哼。

    绿色的魔法能量就从秦风刚才所在位置的背心划过,砸在沼泽边缘,腐蚀开了一片大坑。

    看着明显腐蚀性极强魔法的破坏力,秦风一阵胆寒。

    要是刚刚那魔法打在自己身上,现在怕是自己连骨头都剩不下。

    “什么人!”秦风倒地后一个翻滚从空间中取出了博伊刀横在身前。

    老大经过了几场战斗也不再像最开始那么窘迫,在秦风掏出博伊刀的同时就从铭牌中掏出了兰顿之兆吃力的扔给秦风。

    秦风想都没想就接过了兰顿之兆,学着嘉文使用的样子插在了土里。

    小智拽着学霸和老大闪身到了秦风身后,取出了大枪在盾牌上沿架好。

    在经过了数次战斗后,几人已经初步有了战斗的默契。在短短遇袭后的几秒内就形成了可攻可守的小队阵型。

    “有意思,兰顿之兆?”一个高大阴鹜的男子凭空浮现在了众人面前“你们是塞恩的部下?”

    男子的眼神仿佛能看透人心,让秦风几人十分不舒服。

    “你们身后是乐芙兰?”男子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如果不是他实在太过阴鹜的原因,倒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美男子。

    “阁下是谁?”秦风在盾牌后问道。

    “哦?塞恩的部下不知道我是谁么?”男子轻笑着摇了摇头“这么说来,你们是新兵了?”

    对于实力强劲的npc,秦风已经有些麻木了。毕竟已经见过了两个半神,对于有碾压实力的剧情人物已经见怪不怪了。

    很快秦风就适应了男子的压迫感,朗声说道“对,我们是新兵。”

    “很好,把兰顿之兆交给我吧。”阴鹜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我是你们的最高领袖。”

    秦风看了看学霸“你对英雄联盟的历史最熟,他是不是达克威尔?”

    “你问我我问谁去?英雄联盟里面也没这英雄,我哪知道他是不是?”学霸小声说道“是的可能性超过八成,剩下两成可能性是魔法师用易容术装扮的,就为了骗走咱们手中的兰顿之兆。”

    秦风点了点头,对着男子问道“怎么证明你是大将军?”

    “就凭我想杀你们易如反掌但没有出手。”男子说话声音很轻。

    秦风想了想,把兰顿之兆放在了地上。

    “好,我们相信你。”

    达克威尔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双腿不动,像是飘过来一样,来到了秦风几人面前。

    不等秦风几人说话,从达克威尔手中闪过了一丝绿色的光芒,瞬间就用法力束缚把秦风几人捆了个结实。

    “诺克萨斯没人不认识我,塞恩的部下更不会不认识我,所以你们到底是谁?”达克威尔微笑着问道。

    阴鹜的微笑让人更加毛骨悚然,好像他不是在审问几人,而是在问‘吃饭没有’。

    那种不经意间吐露出的煞气,让几人完全明白眼前的男人绝对不是个善茬。

    “我们真的是塞恩将军的部下,不信你可以叫醒乐芙兰,问问她我说的是否属实。”秦风眯着眼睛说道“除非你不是达克威尔,怕乐芙兰醒后杀了你。”

    将兰顿之兆捡了起来。达克威尔轻轻摇了摇头“还真是货真价实的兰顿之兆,这么说起来,嘉文一世已经死了?”

    “能不能先给我们松绑?我们和你实力这么悬殊,你有什么不敢解开我们束缚的?”学霸知道这么下去绝对不是办法,眼前这个男子明显是个极度自负的人,根本不会听解释,只会坚持自己的判断。

    对于这种人而言,激将法的成功率极高。

    “不不不,我还是喜欢猎物在手心的感觉。比较安全一些。”达克威尔并没有被学霸的话激怒“说起来你们也够有本事的,竟然能把乐芙兰撂倒。要是我给你们解开了,岂不是正好中了你的小算计?”

    学霸都快被油盐不进的达克威尔气疯了,他大声说道“乐芙兰是喝醉的,不是我们撂倒的!你要是有醒酒药赶紧把她叫醒,我们时间不多了!”

    “你们的时间不多了?”达克威尔看了看皮肤完全变成紫色的秦风“哦,原来是注射了祖安的实验药水。你可能不知道,注射那东西虽然能救你的命,但三天之后会死的更难看。”

    “大哥,我求求你别秀智商了。”老大一向耿直的性格终于发作了“你要想证实我们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叫醒乐芙兰不就行了?”

    达克威尔面对老大的话嗤之以鼻“怎么?你们想用对付乐芙兰的方法对付我?禁魔符文还是什么?”

    “你个憨憨!”老大怒骂道“我们有个屁符文,有符文你过来就给你定住了。不打死你!”

    达克威尔看着老大的愤怒不似作伪,一时间也有些拿捏不定。

    “你这就是典型的聪明反被聪明误。”秦风看着仍然在犹豫的达克威尔叹到“你知道为什么你一直攻不下来德玛西亚么?因为你太过谨小慎微。也就是说…太保守,太怂。诺克萨斯有你这样不合符诺克萨斯精神的领袖能打赢德玛西亚都见鬼了。”

    学霸的激将法是激人,秦风的激将法是攻心。

    秦风的话明显激怒了达克威尔,只见他手一翻就从掌心里掏出了一个小瓶,看着睡的正香的乐芙兰皱了皱眉。

    即使这样,他也不曾触碰乐芙兰,生怕她身上有禁魔领域让自己遭殃。

    用魔力引导着净化药剂在乐芙兰身上生效,达克威尔冷冷的抬起了头看向秦风。

    “如果你们所言有一句不实,我就把你们一刀一刀切成肉糜然后封存到盔甲中去战争最惨烈的地方厮杀一百年。”

    秦风无所谓的呲着牙“随意。”

    达克威尔的净化药剂极其强力,刚刚还吐的昏天暗地的乐芙兰终于悠悠转醒。

    看着秦风几人被捆,乐芙兰先是迷茫了一下,而后马上看向法术的源头。

    “达克威尔!”乐芙兰面色极其冷淡“放了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