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懵逼脸四人组
    乐芙兰不理会学霸的牢骚,在所有守卫都放出之后安安稳稳的闭上了眼睛。用魔法视野勘探着远见守卫周围的情况。

    过了不到十分钟,乐芙兰就睁开眼睛,对着秦风点了点头“找到了,还真被你们说中了。诺克萨斯确实有一支军队在泡沫泥沼附近。”

    “只不过和你们想象中有不小的出入,没有诺克萨斯大军,只有三百多士兵。”

    “达克威尔在么?”这是学霸唯一关心的问题。

    “达克威尔在,而且发现了我的远见守卫。我的远见守卫上都有特殊的标志,他应该能认出来是我。”乐芙兰眼神有些不善“塞恩刚刚战死,他只带了这么点士兵来支援,我现在怀疑塞恩的死是不是他有意安排的。”

    “如果达克威尔真是想让塞恩打赢这仗,就不会让他孤军深入进行斩首行动。”乐芙兰眼中闪烁着逼人的冰冷“若是他想要来救援也不会带这么少的士兵。”

    学霸看着乐芙兰冰冷的目光心都揪了起来。

    如果乐芙兰真判定是达克威尔害死的塞恩,以她的性格,十有**会直接把这位诺克萨斯的大将军打到半死再慢慢盘问。

    屈打成招到还好,万一这达克威尔真是嘴犟的主,乐芙兰来个读取灵魂,到时候几人把塞恩的遗体交给尸体貌似任务应该算失败的。

    “乐姐,你先别着急。”学霸摸了摸并不存在的冷汗“咱们先静观其变,如果发现将军真的是被达克威尔害死的,再动手也不迟。”

    乐芙兰的眼睛已经眯成了危险的月牙“我倒要看看他用这三百士兵能玩出来什么花样。”

    “瑞兹那本魔法书没忘拿吧?”乐芙兰问秦风道。

    老大默默从铭牌中掏出了瑞兹的法典“没忘,但是好像有点破损,不知道还能不能用了。”

    乐芙兰看了看瑞兹的法典,因为塞恩狂暴的力量,小半个法典都已经消失了。她测试了一下魔力沟通情况,这才点了点头,用无用大棒在身周画了个不大不小的圈“都站进来,这么近距离用不着传送阵。”

    秦风看了看只有一平米不到的圈,犹豫了一下就站了进去。小智几人也纷纷站到了圈里。

    “事先提醒一下,一会可能会很不舒服。”乐芙兰法杖高举微微摇晃。

    “怎么个不舒服法,是眩晕还…哎?”学霸刚开口要问,突然感觉眼前一阵恍惚伴随着窒息感扑面而来,如同半梦半醒间被人用枕头捂住了口鼻一样难受。

    这样的窒息感不知道过了三秒还是三十秒,终于消失。映入秦风几人眼里的是一片荒芜的沼泽。

    不待几人发问,极其强烈的反胃和眩晕感传来。就连身体素质最好的秦风都扑倒在地上大吐特吐起来。

    乐芙兰看着几乎吐出了胆汁的几人,耸了耸肩“说过可能不舒服的。”

    秦风觉得稍微好了一点,刚要站起来,脚下一软,又歪倒在了地上吐的天昏地暗。

    这种极其强烈的反胃感和头晕过了两三分钟才渐渐消失。

    除了小智还勉强能支撑着站起来以外,就连秦风都瘫倒在地捯着气。

    乐芙兰看了看恢复了面瘫脸的小智“看来你是魔法亲和性最高的人,不过貌似天赋也不大高。”

    小智摇了摇头“我死掉的那个兄弟魔法亲和性很高,我们都是战士。”

    乐芙兰点了点头“原来如此,你那个能取出东西的牌里有吃的么?”

    “有。”小智从铭牌中掏出了一打行军饼干和腊肉“一会等他们好点了,我会让他们吃点再上路的。”

    “是我饿了。”

    “……”

    ……

    “秦风,你还剩多长时间?”小智看着大嚼特嚼行军干粮和腊肉的几人开口问道。

    秦风随便扫了一眼铭牌“还有九个多小时。”

    “你就一点都不着急?”小智往嘴里送了一块腊肉“我要是你现在估计已经火急火燎的在路上跑着了。”

    秦风喝了一口朗姆酒“着急有屁用啊。路还不是得一步步走?之前两次要死都没死成,没道理现在倒下。”

    “你心态倒是好。”小智也灌了一口酒“你小子每次要死的时候都有人救,也真是福大命大,估计你幸运值都突破天际了吧。”

    秦风笑了笑“事在人为,要是没有学霸的拼死救援,没有碧哥的牺牲。我早就死了。能活到现在看的不是命,是伙伴的帮助和牺牲。”

    “你是一个能让人放心交付后背的人。”小智点了点头“这次你如果不死的话,现实中来投靠我吧?”

    “杀人放火的事已经干腻了。”秦风含糊不清的说“我现在是个大学生,活的挺潇洒。”

    “父母每个月给打生活费?”

    秦风苦笑道“没有,自己赚。和你一样,我也是个孤儿。”

    “孤儿自己养活自己还上大学,挺励志啊。”小智调笑道“以后别打工了,我有点钱,等回去养活你们哥几个是够了。好好上大学,顺便回来拼命。”

    秦风笑着摇了摇头“我打算回去休学来的,天天在这里拼命,没准哪天就狂性大发把晚上起来打水的室友宰了。”

    “在学校旁边租个房子吧。在这里的力量虽然能带回现实世界,但打砸抢烧哪有当个白领好。”小智掏出了烟递给秦风一颗“我其实挺羡慕你们这些文化人的。哥供你读完大学。”

    对于小智的性格秦风再次有了深刻的体会,他站起身拍了拍小智的肩膀“这么好的事我是不会拒绝的。你也别指望我说谢,多救你几命就是了。”

    小智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好,要的就是这句话。”

    乐芙兰也将最后一块行军干粮塞进了嘴里。

    对于吃了十五年牢饭的她来讲,口味各不相同的行军干粮已经算是难得的美味。

    腊肉就更不用提了。

    乐芙兰也算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但现在的吃相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被干粮噎的够呛,乐芙兰不由分说抓起了秦风身前的朗姆酒灌了一大口。

    “唔,味道真不错。这是什么酒?”乐芙兰又灌了一大口酒。

    “朗姆酒。”小智看着已经快空了的瓶子,从铭牌中又掏出了一瓶单麦芽苏格兰威士忌“我这好酒有不少,尝尝看?”

    乐芙兰丝毫不客气,接过瓶子咕咚就是一口。

    随后紫色的瞳孔亮了起来。

    “这是什么酒?”

    “威士忌,也是我们世界的酒。”小智从铭牌里又掏出了好几瓶不同的酒。

    无一例外都是顶级。

    龙舌兰,威士忌,冰酒,干红干白。甚至还有酱香型的茅台和陈年花雕。

    “我们的神对我们不怎么样,但是这些东西在我们那便宜的吓人。”小智将诸多顶级好酒都摆在了乐芙兰面前“都是好酒,送你了。”

    乐芙兰手一挥就把所有的好酒都收了起来“和你们的好酒比起来,我们这的酒就是泔水。要是再过来别忘了给我多带点。”

    秦风咬着指甲,对乐芙兰说道“虽然我们知道你们世界不少的事,但还真没听说过你嗜酒如命。”

    “事实上,我在被关进地牢之前不会喝酒。但是在那种鬼地方也只有用醉酒来打发时光了。”乐芙兰又灌了一大口威士忌“只有醉了,才能忘记时间的漫长和艰难。”

    秦风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但是酒也不好啊,每次喝醉,总会想起他…”乐芙兰脸上已经带上了一丝酒后的潮红“病时知道谁爱你,醉时知道你爱谁。所以说啊,酒不是个好东西。”

    看着已经明显在说酒话的乐芙兰,秦风已经惊呆了。

    乐芙兰喝法之豪迈,几人都以为她是海量,一般顶尖高手不都是这个设定么?

    谁都没成想半瓶朗姆酒加上大半瓶威士忌竟然把这个不可一世的猛人喝懵了。

    沾酒秒醉是也。

    “知道我为什么救你不?”乐芙兰摇摇晃晃的扒着秦风的肩膀“你特别像塞恩年轻的时候,他年轻的时候也和你一样。”

    “疯子!”乐芙兰迷迷糊糊的挥舞着手“你俩都是疯子。希望你别学躺在你小牌牌里的那个大蠢蛋,把握住现在,赶紧把和你有约定的那个小姑娘娶了。”

    秦风依然处于震惊中。

    “和你说话呢,臭小子。”乐芙兰点着秦风的脑门“你就别惦记我了,老娘岁数太大了。而且就算那个傻子死了也放不下他,所以再打我主意你就是智障。赶紧娶了那个姑娘听到没。”

    秦风机械的点了点头。

    “还有。”乐芙兰视线已经模糊了,看着天旋地转的景物,指着已经重影了的小智“你就是分身了我也认得你,像个人似的,别死了个兄弟就要死要活。老娘死了妈也没说像你似的要殉情。”

    小智木着脸点了点头。

    “还有…还有…”乐芙兰对着秦风傻笑了一声,露出了一口雪白的贝齿“酒真好喝。”

    “噗通。”

    话刚说完,乐芙兰就拎着酒瓶子扑倒在了秦风怀里。

    秦风看了看小智,小智看了看学霸,学霸又看向老大。

    众人都是一脸懵逼。

    “这按照学霸定下的计划,有乐芙兰相助,咱们完成任务的几率接近百分之百!”秦风痛苦的揪着头发“这他妈叫什么事啊!npc借酒消愁喝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