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插眼也是门技术活
    海风带着它特有的腥咸,潮湿了风的心,也潮湿了人的眼。

    秦风摸了摸何苏的头发“你真的要嫁给我么?”

    “不然呢?”

    秦风苦笑着“你一直都是个百变女魔头,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何苏坐在秦风身边,用小手摆弄着沙滩上的贝壳,沉默了好久才说道“秦风,这票我们不干了好不好?那群人都是疯子。”

    “不是说好了嘛,最后一票。这票油水这么厚,足够我们以后吃喝玩乐的了。”

    “你要干我就不嫁了。”何苏小手攀上了秦风的腰间,拧着肚子上的嫩肉。

    “疼疼疼。”秦风连忙求饶“不干了不干了。”

    何苏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凑近到秦风脸前“不许骗我哦。”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秦风眼神有些闪烁。

    “赚钱的时候。”何苏双肘支在秦风的大腿上“那你告诉我,你不干了。”

    ……

    “那你告诉我,塞恩能不能复活?”乐芙兰的几乎凑到了秦风的脸上。

    秦风微微失神。

    何苏,你在哪,还好么?

    “小子,塞恩能复活么?”乐芙兰说话的声音已经颤抖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塞恩根本不算是复活了。在背景故事中,塞恩被当做战争机器复活以后,根本没有意识,敌我都不分。

    但是他又有零星的记忆碎片。

    所以根本没法说塞恩到底是不是复活了。

    秦风这才回过神来,他有心想和乐芙兰解释清楚,但是、已经见过学霸的惨状,秦风知道空间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一时间左右为难,不知道如何回答。

    看着秦风欲言又止的样子,乐芙兰心下凄然“我做的果然是无用功么?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我原以为爱情能填补我漫长生命中的遗憾,没想到。制造更多遗憾的,偏偏也是爱情。”

    秦风看着乐芙兰凄然的样子,于心不忍。

    “不是的。”秦风忍不住开口说道。

    没有意料之中的彻骨之痛,甚至没有空间的提示。

    秦风愣了一下。

    学霸已经挣扎着从地上爬起,看上去这个胖子已经瘦了一圈。打开属性面板,他发现自己的生命值上限确实已经缩减了一半,咬着牙恨恨的对秦风说道“空间这个狗日的玩意,看起来不是人或者神操纵的,不然刚刚你说个不是就应该迎来和我一样的遭遇了。”

    “我们的神判断所有事情的依据,应该都是人工智能,也就是所谓的ai。它无论判断任务是否完成还是你是否泄漏了秘密,应该都是通过‘是与非门’判断的。”

    秦风一脸茫然“是与非门?那是什么东西?”

    在乐芙兰面前大谈空间却没有被空间惩罚,让小智也有些疑惑。

    “秦爷,你肯定没好好学高中数学。”学霸摸了摸身上渗出的污血和油脂“你看,我第一句话骂的是空间。乐芙…乐姐明显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对于我骂的话肯定莫名其妙。所以空间判定我这句话没有透露它的秘密。而我说的第二句话主语是我们的神,虽然后面说的话还是与空间有关,但是空间判定我们可能是在讨论和它无关的事情,所以也没有惩罚我。”

    学霸站了起来“之前我说那么多明显是泄密的话,空间也没有惩罚我,因为乐姐想象不出我到底在说什么,这就是我说的是与非门。只要乐姐不明白,我就不算是泄密……噗……”学霸话没说完,又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在地上痛苦的翻滚抽搐着。

    秦风虽然有点心疼这个拿命试探空间的家伙,但更多的是哭笑不得。

    “憨憨,真是个憨憨。”老大低声骂道。

    乐芙兰却是开口说道“我大概明白你说的是个什么东西了。你说的空间应该是一种类似于我们学习的魔法,或者那些伪神所说的神格一类的东西。是一种能看见能摸到但无法陈述的力量。这种力量能帮助你们也能限制你们,但是这种力量不是出自于神,而是类似于祖安或者皮尔托沃夫那种科技的衍生。你们叫它什么来的?对,人工智能。这个形容倒是无比贴切。”

    秦风几人都是睁大了眼睛看着侃侃而谈的乐芙兰。

    “皮尔特沃夫和祖安都成功的让机器拥有过思维。所以我不难猜测你们嘴里的神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乐芙兰勉强笑了笑“一个观念中只有是非没有更深一步东西的铁坨而已。”

    学霸挣扎着再次从地上站起,此时的他已经极其苗条,瘦的跟麻杆似的。

    只是就算他瘦了下来,那浓厚的**丝风范依然没有改变。

    学霸摸了摸身上的油脂,打开了属性面板,发现空间这次所扣的60%最大生命值上限是从刚刚剩下的生命值中扣的,而不是直接扣的总生命值。

    学霸想起来一阵后怕,如果这扣得是总生命值,此时稳定-10%的他已经凉了。

    饶是如此,学霸的生命值上限也只剩下了20%,比老大还要低,着实是刮到就残碰到就死。

    就算如此,他依然死性不改“没事,乐姐,你问问题,秦风回答是不是就行。这样就算是我们的神也没法判断秦风泄密了。”

    乐芙兰看着可怜兮兮的学霸点了点头“多谢了。”

    “谢啥,我也是在测试它的判定模式。等我要去验证一些东西,完成验证之后就可以钻空子了。”学霸身上已经被血污和油脂浸透,看上去像尸蜡似的。

    乐芙兰扭头对秦风说道“那这样好了,我问你问题,你用是否回答,模棱两可的说差不多,不能回答或者真的不知道的回答不知道。”

    “没问题。”秦风点了点头

    “塞恩复活了么?”

    秦风想了想,答道“是。”

    “那塞恩能记起以前的事么?”

    “差不多。”

    “他还记得我么?”

    “不知道。”

    “我们还能见面么?”

    “是。”

    “那就行了。”乐芙兰长处一口气“他活着,有记忆,我们能见面。那我就不算失去他了。”

    瓦罗兰大陆史上,塞恩在成为亡灵战神后无数次在战场上阵亡。但每次都会被拼接回来。

    但是,那真的还是塞恩么?

    秦风不忍戳破乐芙兰的幻想。想必每一届诺克萨斯的将军复活塞恩的时候乐芙兰必定都在场也是因为她心中那最后一丝幻想吧?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很难想象为了一个情人间的约定就生死以往的人会是个npc。

    如果这样有情有义的女子都只是系统创造的生命,那现实世界中那些沉迷在灯红酒绿中,完全不知道生命的意义,天天无所适从的人又算是什么?

    比起他们,乐芙兰更像是一个真正的人类。

    秦风在心中叹了口气“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把将军交给达克威尔么?”

    乐芙兰点了点头“我还有几十枚远见守卫,应该足够找到他的位置了。”

    说罢,乐芙兰不知道从哪里拎出了一枚蓝水晶。

    蓝水晶极其纯净,近乎无暇,透过阳光能望到背面。

    乐芙兰托着蓝水晶微微一扬,水晶就瞬间升上了高空不见了踪影。

    玩过英雄联盟游戏的秦风几人瞬间目瞪口呆。

    “这东西珍贵么?”秦风艰难的咽了口口水,问乐芙兰道。

    “还好吧。”乐芙兰又将一枚蓝宝石托在手心“如果一个魔法学徒够专心的话,一年应该能造出来一个。就是材料不太好找。”

    秦风咬着指甲问道“那这玩意是谁都能用的么?”

    乐芙兰诧异的看了秦风一眼“不是法师没有法力视野,也用不了啊。”

    听完乐芙兰的话,秦风几人皆是苦笑道“看来插眼也是个技术活。”

    “插眼?那是什么?”

    “没事没事。”学霸抢着答道“这东西大概能探测多大的范围?”

    乐芙兰思索了一下,答道“大概方圆十平方公里吧。”

    学霸又问道“如果诺克萨斯进军的话,会从什么方向进攻?”

    乐芙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对于战争我不太熟悉。但如果我领军的话,肯定会从泡沫泥沼行军过来。”

    “那是一条偏僻的小路?”

    “那不是一条路,泡沫泥沼是一个巨大的沼泽。德玛西亚在那个方向根本就没有防线。我想塞恩应该也是从那里领着他的军队打进德玛西亚的。”

    学霸沉思了一会,对乐芙兰说道“那就所有远见守卫全布置在那里,不然德玛西亚皇城周围这么大的地方,你那些守卫全用了也不一定能找到诺克萨斯的大军。”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乐芙兰又托起了一枚蓝水晶。

    眼看着蓝水晶飞上了天,学霸又开口问道“乐姐,你知道魔沼蛙生活在哪么?”

    “魔沼蛙的族群当然是在泡沫沼泽里。”乐芙兰手上的水晶一枚接着一枚飞上了天空“我还以为你们知道呢。”

    学霸心中一惊“魔沼蛙的族群?乐姐你能不能详细说说?”

    乐芙兰无视学霸看向秦风“小子你们对魔沼蛙一无所知么?”

    秦风无奈点了点头“是啊,一无所知。”

    “魔沼蛙是对于沼泽巨蛙中毒蛙的称呼。”乐芙兰解释道“魔沼蛙的血确实有让断肢重生的能力,所以我最开始才会信了你们的鬼话。”

    学霸脸色很是难看“也就是说魔沼蛙不止一只?”

    “当然不止一只,少说也得有个千八百只。”乐芙兰回答道。

    “每只个头有多大?和沼泽巨蛙有什么区别?好对付么?”学霸有些焦急的问道。

    “魔沼蛙和沼泽巨蛙长一个德行,大概都两米出头吧。”乐芙兰还在扔蓝水晶“对我来说挺好对付的。但是你们单打独斗怕是没人能在魔沼蛙的攻势下活下来。”

    “恐怕我们得加快进程了。”学霸声音有些苦涩“任务中说的击杀魔沼蛙很可能是需要我们一人一只。”

    “更重要的是,我们还得在一群该死的大青蛙中分辨出来谁是有毒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