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墓志铭
    塞恩在一口咬下嘉文二世的头颅之后,眼中红芒再次濒临熄灭。

    “玫瑰…别了我的玫瑰。”将嘉文脑袋的残渣吐了出去,塞恩好像恢复了一丝理智,想要向着乐芙兰的方向伸手,却发现双臂都已经断裂,根本触及不到远处的她。

    “呼。”塞恩长呼一口气,头颅重重的砸在了地上,溅起一捧烟尘。笼罩着他灵魂的黑烟也从七窍中逸散了出来,飘摇,消散在空气中。

    秦风的肩膀在开出最后一枪时已经向后凸了出来,要不是祖安实验药水,没准他现在已经被巨大的后坐力活生生震死。

    秦风拍了拍手中铁锹依然紧握的老大和学霸“行了,咱该跑路了。话说你俩拿个铁锹干什么?从智哥那拿把刀不好么?”

    老大眼神有些黯然,他用肩膀撞了一下秦风“憨憨,少说两句。你其实已经死了,碧哥在乐芙兰那以命换命救的你,现在你应该还有十二个小时的活头。智哥不是说那个空间啥都能治么?要是咱能在这段时间里回去,你就死不了。碧哥也算没白死。”

    学霸点了点头“我们都想救你,但是碧哥最后决定作出牺牲。咱应该安慰安慰智哥,我看智哥情绪不太好。”

    秦风这才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复活,竟是碧哥以牺牲为代价换来的。

    “这…”秦风鼻子有些酸,他走到小智身前蹲下“智哥。”

    小智脸上无喜无悲,已经不复碧哥初死时的疯狂。他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递给秦风一支烟。

    “我和碧哥已经认识十多年了。我们都是孤儿,都是在街上偷偷摸摸混口饭吃的小扒手。”小智自顾自的讲述起往事“小屁孩儿长大了,见得血多了,自然就成了一片的老大。”

    看着秦风认真的脸,小智叹息了一声“碧哥比我大,也比我睿智的多。所有好处都给我,大哥让我当,甚至连看上的女人都不和我争。因为他觉得,兄弟就应该奉献,应该无悔,应该无私。直到我们干了一票大的,走私了一大批进口车的零件,我和碧哥因为无条件相信手下的兄弟们,被扔进了公海。”

    为自己点上一颗烟,看着烟雾在自己眼前逐渐变淡。这个像是石头一样冰冷的男人竟然留下了一行清泪“大家都以为我是最仗义,都说我外冷内热,甚至说我是个好人。但他们都不知道,一直窝在角落里的碧哥才担得起‘仗义’二字。我这么多年一直把他当亲哥哥对待。”

    “进入这个该死的地方,我才有机会对碧哥说出这么多年辛苦你了。你知道碧哥怎么回答的么?他什么都没说,就是摸了摸我的脑袋。当时我真是觉得,有这么一个哥哥是我这辈子的幸运。结果我一意孤行,把那些背叛我们的人一个个宰掉,没想到却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被人知道了所在团队。”小智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将烟卷燃着了好长一截“就在上个世界,整个团队被针对性的伏杀,其实都是我的错,都是我暴露的目标。一番血战过后,只有我们两个逃了出来。那时候我很害怕,很害怕碧哥会责怪我。”

    “但是他没有,他只是笑着说,看起来我们两个孤苦伶仃的人终究是要相依为命的。甚至还主动把队长转让给了我。”小智抬起了头看向秦风“如果没有我的一意孤行,这个世界团队还在,碧哥就不会死。是我害死的碧哥啊!”说罢,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竟然抱着头痛哭起来。“是我害死的碧哥!是我害死的碧哥!就算是这样碧哥都没有怪我,他让我替他好好活着,他说,我活着他就活着。”小智已经泣不成声。

    秦风叹了口气,拍了拍小智的肩膀“智哥,以前的事都过去了。节哀顺变吧。你以后不再是孤苦伶仃的一个人了,碧哥为我而死,但我们还在,我们都是你的兄弟。”

    小智双拳紧握,指甲深深的嵌入了肉中,鲜血肆意缺毫不自知。

    “我是个不祥之人,你们走吧。我来埋葬碧哥,然后,我去陪他。”

    “智哥,如果碧哥活着他绝对不希望看到现在的你!”秦风在听完小智的话之后,知道小智已经生出了死志。如果不拉他一把,很可能他真的会自暴自弃。

    “你还记得吗?你曾经对我说过,这个空间可以完成所有的夙愿,其中不就包括复活么?”秦风将小智猛的拽了起来“你难道都不想要去试试复活碧哥?”

    小智摇了摇头“你知道复活一个人需要多少进化点么?”

    秦风一愣,微微摇头。

    “一百万。”小智满脸的苦涩“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空间只是给我们画了一张大饼。”

    学霸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凑了上来,看着小智,对秦风眨了眨眼。

    秦风熟知学霸的性格,知道学霸那张损嘴要开始真正的‘破而后立’了。

    重病需用猛药医。

    “智哥,我刚才想了好久。我觉得,或许刚刚你去换回秦爷好一些,该死的人是你。”学霸语气异常的平静“你想没想过,为什么碧哥那么坚定的用自己的命去换回秦爷?”

    小智被学霸近乎蛮横的说辞弄懵了,一时间不知道如何作答。

    “因为他觉得你能替他好好活着。就像你说的,你一直把他当亲哥哥。他又何尝没把你当亲弟弟?他希望你继承他的意志,困难但坚强的活下去。”说着学霸摇了摇头“但是他看错你了,他的希望根本就是寄托在一摊狗屎身上。这摊狗屎不仅不想继承他的意志,还因为害怕承担活着所要背负的苦痛,就想这么懦弱的死去。呵呵,碧哥死的真冤。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学霸越说越激动,到最后已经吼了出来。

    秦风见到势头不对,赶忙去阻止学霸。

    没想到一向胆小的学霸竟然头一次甩开了他的手。

    “你根本不是因为悲痛碧哥的死去而轻生,你压根就是为摆脱自己的责任,摆脱你要承担的罪孽!你以为说出是自己害死的碧哥就是赎罪了?懦夫!”学霸双眼通红的咆哮道“那你就快去死啊!这样狗屎的人生为什么还要继续?!”

    针针见血,字字诛心。

    小智慢慢停止了哭泣,神情变得呆滞。

    “不敢面对自己的…罪孽么?”

    “只是不敢面对么?”

    “面对…”

    他喃喃自语了好一会,慢慢站起,从秦风身边挣出,对着学霸伸出了手。

    秦风以为小智气极,想要揍学霸,赶忙前去阻拦。

    没想到,小智伸出手,攀在了学霸的肩头。

    “多谢了。”小智用肩头抹去了脸上的泪水“多谢你让我正视自己。”

    学霸见小智死志已无,深深吸了口气“智哥,别介意,我都是臆断,只是为了…”

    “不用说了,你说的都是对的。”小智打断了学霸的话“我确实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的罪孽,毕竟因为我的一意孤行害死了所有人。但是就像你说的,死并不难,难是赎罪,是带着负罪感活下去。”

    秦风见小智已经渐渐恢复了正常,这才长舒一口气“智哥,好好活着。替碧哥好好活着。”

    小智坚定的点了点头“放心吧。”

    他深呼吸了几口,将最后的抽噎化作了前进的动力“塞恩和嘉文二世已死,可以收到空间铭牌里。还有这一地的神器一样样收好。秦风,你看一眼铭牌,告诉我你现在的属性还有剩余的存活时长。”

    秦风点了点头,收纳了塞恩和嘉文的尸体,瞬间本就不大的铭牌空间被挤得满满登登。

    老大也收纳了兰顿之兆、阿塔玛之戟和断掉的凡性的提醒。

    一兜子的神器,连属性都不看,直接收入腰包。

    “力量41,感知12,耐力38点,魅力9点,智力10点,敏捷33点。目前状态…灵魂接引者的庇佑,剩余生存时长11小时26分51秒。”秦风照着空间铭牌,一字不漏的说出了现在的属性。

    “乐芙兰给你打的药水真的强大啊。”小智叹道“那你背着乐芙兰,咱们争取绕过德玛西亚的包围圈。要在剩下的时间内,把塞恩的尸体交给诺克萨斯的什么达克威尔大将军,还要杀死魔沼蛙。任重而道远啊。”

    “这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吧?”秦风喃喃道。

    “不,当然可能。空间不会给我们发布必死任务,在这个前提下。肯定不会让我们横穿整个瓦罗兰大陆去诺克萨斯皇城交出塞恩的尸体。那样的话,36小时内杀死魔沼蛙的任务根本不可能成立,那时候任务变更的难度也就不会是b级别了。对我们来说,那简直是双s级的任务。”学霸拍了拍秦风的肩膀“更重要的是,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即使是在正史里德玛西亚会交出塞恩的尸体?”

    “因为不得不交出?”

    “宾果,就是不得不交出。怕是诺克萨斯的又一支大军压境或者什么其他的原因,德玛西亚才不得不交出尸体。”学霸分析道“所以说我们完成任务的先后顺序应该是先找到就在附近的诺克萨斯领袖达克威尔,用这段时间让乐芙兰养伤。”

    “那魔沼蛙…”

    “当然是乐芙兰醒了之后我们再对付,看看那个任务提示。对魔沼蛙造成最大生命值10%的伤害就算是达成击杀条件。要知道刚进入空间的时候,新人可是多达十余人的。所以说这个10%应该说的是团队伤害。”学霸嘴角不自觉的抽动了两下“团队造成10%的生命值就算是击杀,你们有想过这玩意该有多厉害么?所以,乐芙兰不醒过来,我们去了就是送死。”

    “还有不到十二个小时的时间,埋葬了碧哥我们就走吧。”小智拎起铁锹,将一抔黄土盖在了碧哥的身上。

    “哥,一路走好。我一定替你好好活着,路再苦再难我也会走下去。直到死…或者让你复活。”

    ……

    十分钟后,碧哥长眠的地方被堆出了一个小土丘,上面有一块木板制成的墓志铭。

    字迹潦草却有力。

    “周晟碧之墓。”

    “他的强大与牺牲,让伙伴们活了下来。为了让他的牺牲不会被遗忘,我们将肩负他的意志,带着他的强大和牺牲活下去。”

    “言智、秦风、王新、陈飞起叩首。”

    再看秦风几人却是已经走得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