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历史改写(下)
    落地窗,通明的万家灯火,墨绿色的厚实窗帘,血般鲜艳的红酒。

    何苏正坐在秦风的腿上,啜饮着。

    “你说穿越这种事到底存不存在呢?”酒为她本就鲜艳的红唇平添了一抹让人迷醉的瑰丽。

    秦风摸了摸何苏的头发“你也会问这种小女孩才会问的问题?”

    “我不就是小女孩儿?”何苏嘟起了嘴“快说,你说人真的能穿越吗?”

    “都是拿来意淫的东西,怎么可能存在。”秦风笑着答道。

    何苏歪着脑袋想了半天“如果,我说如果啊。人真的能穿越,你最想干什么?”

    秦风略略思索,笑道“可能会记下几组彩票的号码买点彩票,让我们不至于过得这么辛苦吧。”

    “切。”何苏撇了撇嘴“这愿望一点都不宏大。你看看人家小说里的主人公怎么说的?人家说,要去改写历史。”

    ……

    “不…不啊!”

    塞恩头部中箭,尚未倒下,乐芙兰却已经惊叫出声。

    塞恩的灵魂虽然已经无比孱弱,但依旧完整。那记忆中有着她的身影。

    记得她的塞恩,哪怕只是一具亡灵,也是她爱的男人。

    乐芙兰其实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当塞恩彻底倒下之后,她就吞噬掉所有塞恩的灵魂。去暗影岛找一副灵魂构成的躯体为他重塑生命之火,哪怕这些事情的前提是向卡尔萨斯臣服,哪怕这些事情的前提是变成一具不人不鬼的巫妖。

    但那支箭,彻底粉碎了她一切的希望。

    大脑破碎,灵魂自然也就破碎了。塞恩还没倒下,但已经彻底失去了复活的希望。

    “不不不…怎么会这样。”乐芙兰刚向前奔跑了两步就摔倒在地。

    在经历了长达十五年的禁魔监禁,试探空间的灵魂重创,和瑞兹战斗时的重伤,为塞恩复活时的魔法损耗,直至到最后复活秦风,作为灵魂引渡载体的乐芙兰已经油尽灯枯,此时较之常人都远为不如。

    看着塞恩被一箭射穿了头颅,悲痛之下,这个命苦的女人竟是嘴中鲜血狂喷,晕死了过去。

    塞恩并未倒下,刚刚被乐芙兰唤醒的灵魂破碎后,成了不折不扣只有本能的野兽。

    他猛然将箭矢从脑中拔出,箭头上还带着白色的脑浆。

    他看向了箭来的方向。

    赫然是弯弓搭箭的嘉文二世。

    孤身一人,胯下白鬃马,身披亮银甲,手持幽蓝弓,背后方塔盾,马鞍上还悬着古铜色的阿塔玛之戟。

    “杀父之仇!”嘉文高声喝道。

    手挽长弓,向着塞恩再射一箭。

    箭矢完全无视塞恩钢铁一样的皮肤和肌肉,深深钉在了塞恩的胸口。

    能几乎无视塞恩的防御对他造成伤害的弓屈指可数,加上幽蓝的光亮,不难猜出这弓的名字。

    赫然是破甲之弓,‘凡性的提醒’!

    “杀父之仇!”嘉文二世再次狂啸。

    他手中凡性的提醒搭起,对准了咆哮着的塞恩。

    貌似弓的威力一次大过一次,这发箭矢竟是刺穿了塞恩的肩胛骨,将已经成为亡灵的塞恩射了一个趔趄。

    “杀父之仇!”

    塞恩不曾出击,咆哮却紧守阵地,用身体为已经昏死过去的乐芙兰达起了屏障,生怕箭矢伤到了她。

    秦风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嘉文二世明显是知道瑞兹前来支援的消息,报仇心切,不顾群臣力荐,也要亲眼看着瑞兹击杀乐芙兰,再砍下塞恩的头颅斩首示众。

    此时虽然瑞兹已死,但是乐芙兰明显没有再战之力。塞恩却不知道什么原因活了过来。

    至亲在眼前被亲手扼杀,又怎能让血气方刚的少年不疯狂?

    于是乎,西北望,射天狼!

    这是嘉文的胜机,对于秦风来讲,这是唯一能逃出生天的机会!

    秦风沉默着抱起了小智的大枪“智哥,借我用用。”

    战场打的再激烈,小智都不曾看一眼,他只是愣愣的看着一点点变大的坑和碧哥的尸体。

    听到秦风的话,机械的点了点头。

    秦风单手拎起了大枪,瞄准弯弓搭箭的嘉文二世,二话不说就是一枪。

    “呯!”

    威力巨大的巴雷特毁灭一枪将嘉文打得从马背上栽落。但能打穿合金钢板的弹头竟是没能打穿嘉文二世的银色胸甲,不过胸甲的甲面已经深深凹陷了下去。

    那原本应该洞穿塞恩身体的一箭射到了天上。

    秦风在射出一枪后也不好受,虽然巨大的后坐力没能像是粉碎小智肩膀那样粉碎掉秦风的肩膀,但他的肩胛骨已然错位。

    秦风的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祖安的实验药水属性太过强大,硬生生为秦风拔高了力量体力和敏捷三项数值分别20点。

    此时秦风的力量体力都已经高达40余点,是正常人的四倍有余。这样的力量虽然在塞恩、嘉文二世这样的主要剧情人物面前不值一提,但较之小智,受到的伤害会更少一些。

    这一枪只损失了秦风不到五十点的生命值,而失去的生命值也在祖安实验药水的帮助下疯狂恢复着。

    没有休息,秦风再次用已经有些错位的肩膀抵住了大枪的后座。

    “砰!”

    又是一枪。

    不过这枪的准头明显不如上一枪,根本就没摸到嘉文的边。说起来也是运气之至,这枪竟然鬼使神差的打断了嘉文手中的凡性的提醒。

    第一枪对肩膀的伤害还没有复原,紧接着开出第二枪让秦风整条膀子都软软的垂了下去。

    面上突现厉色,秦风左手一搬,硬生生将右臂恢复原位。

    他捡起了博伊刀,对在一旁看着自己复活欣喜若狂的老大和学霸吼道“快跑,能跑多远跑多远。”

    “放屁,让我看你这个憨憨再死一次?”老大独臂提起了铁锹,走到了秦风身旁。

    “别自己逞能了,哥儿几个怕谁啊。”学霸也拎起了铁锹走到秦风身边,只是手抖得厉害。

    “智哥,碧哥…”秦风正要吆喝,却被老大一把拉住。

    “别问。”老大低声说道。

    秦风哪知道是碧哥牺牲自己才换来他的重生?此时虽然一头雾水,却也不再发问。

    嘉文二世从地上爬起,一把从已经受惊的白马身上拽出了阿塔玛之戟。

    古铜色的长戟,经过漫长岁月的洗礼,并没有失去棱角,而是愈加闪耀,透出峥嵘的味道。

    看着秦风放下枪拿起了一把短刀,嘉文二世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而后卸下了盔甲,摘掉了头盔,将背在身后的兰顿之兆解下来拿在胸前。

    “我没有叫部下来围杀你们,希望你们也不要插手我们之间的战斗。”嘉文二世将大戟插在了地上,兰顿之兆对着秦风“这是我和塞恩之间的战斗,如果有人参与,我不介意先避开这个疯子砍下你的脑袋。”

    秦风默默地看着嘉文二世点了点头。

    嘉文这才将阿塔玛之戟拔起,指向塞恩“你可敢与我一战?”

    若是塞恩生前,怕是早就冲上去把嘉文二世砍成一堆烂肉了。

    但此时乐芙兰未醒,黑色切割者不在手,甚至他的灵魂都已经支离破碎,即将耗尽生命之火的塞恩面对手持神兵利器的强敌又有几分胜算?

    塞恩看到嘉文二世扔下弓箭持戟前行,本能告诉他乐芙兰已经没有危险。于是他双拳重重一顿,向着嘉文冲了过去。

    塞恩虽死,但战斗本能丝毫不减。没有了堪比神器的黑色切割者,便完全凭借**优势,一力降十会!

    “啊!”塞恩狂嚎着一拳击在嘉文插入地中的兰顿之兆上。

    本就只剩一臂能用的塞恩,这拳下去,竟是将自己的左臂也生生打断。

    嘉文只感觉这力量较之之前那斧头丝毫不弱甚至隐隐胜之心下大惊。连忙用身子去顶。

    然而这力量对于塞恩来说聊胜于无,这疯狂的一拳直接把嘉文打的横着飞了出去。

    这不能说塞恩死后比生前更强。

    暂且不提塞恩在与嘉文二世战斗时已是伤疲之身,只说活人和亡灵的差别就能知道其中的蹊跷。

    一个人活着的时候,即使再用力出拳,因为自我保护机制,也不会真的爆发全部潜能。毕竟大脑对于能让身体受伤的反应会有反制措施。

    但现在的塞恩根本没有痛觉,更没有思维和自我保护意识。明明只有十成力的一拳却打出了十二成力的效果。

    嘉文刚刚倒下就听到了上空呼啸的风声,赶忙丢下兰顿之兆就地一个翻滚避过了塞恩的践踏。

    塞恩此时双臂骨折,只能靠踢踩来伤敌。没过几个回合就被嘉文发现了问题所在,在避开塞恩一脚侧踹之后,阿塔玛之戟猛然翻转前劈。

    锋利的戟锋切开了塞恩的皮肤和肌肉,砍断了一大半的胫骨。

    塞恩狂意不改,根本无视被嘉文砍断一半的大腿。趁着嘉文大戟回手的功夫,正中一脚印在了嘉文刚刚回防的戟柄上。

    如同正面撞上狂奔的火车,嘉文施力的右臂瞬间扭曲成了诡异的锐角。整个人被一脚踢飞了近二十米远。

    而塞恩更是凄惨,由于腿骨本就被砍断了一大半。加上这堪称凶残的一脚,直接踢断了自己的小腿。

    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挣扎却无法起身。

    嘉文二世狂笑着从地上爬起“你是成于疯狂,也败于疯狂!塞恩!你的脑袋我要定了!”

    说着狂奔到了塞恩身前,高高举起了手中的阿塔玛之戟。

    正待要砍掉塞恩的头颅之际,突然“砰砰!”两声巨大的枪响几乎同时响起。

    秦风肩上的巴雷特毁灭,和小智手中的霰弹枪同时冒出了青烟。

    嘉文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腿。

    在他双腿膝盖的位置,各有一个窟窿。

    嘉文不甘的跪倒了下去,正要支着阿塔玛之戟起身痛斥秦风几人的无耻,一张血盆大口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咔嚓!”

    一声脆响,竟是塞恩咬掉了他的大半个头颅!

    “警告!瓦罗兰大陆史核心剧情人物——嘉文二世死亡!”

    “警告!剧情已发生巨大变动,空间无法确保历史事件如期发生!”

    “警告!瓦罗兰大陆在此次任务完成后即将陷入自我调整!”

    “警告!你的存在已经严重威胁到瓦罗兰大陆的稳定,此后在英雄联盟世界观内将被德玛西亚阵营无限期追杀!”

    历史……竟然就被么被改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