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死亡荣耀!
    在血日纹身的照耀下,秦风整个人都沐浴在如太阳一样炽烈的光芒中。手中博伊刀紧握,向着瑞兹狂奔而去。

    秦风眼中一片赤红。

    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和瑞兹的实力到底差多少。他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要么毁灭敌人,要么被敌人毁灭!

    看着飞蛾扑火的秦风,瑞兹说不上是怜悯还是不屑,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奔来,等待着符文屏障将这个疯狂的少年烧成灰白的骨灰。

    “死吧!”

    面对近在咫尺的符文屏障,秦风速度不减反增,仿佛生怕自己死的慢些,狠狠撞上了那道壁障。

    “呲!”

    瑞兹料想中秦风被瞬间蒸发的一幕并没有出现,面前这个疯狂的少年状如疯魔样依然向自己冲来。他身上不断逸散着的红光在抵消着自己的符文力场。

    “这怎么可能!”瑞兹睁大了眼睛看着步伐越来越沉重的秦风。“这?!禁魔力场?!”

    秦风不知道血日纹身到底带给了他怎样的力量。但是他清楚的感觉,自从跨过了那道蓝色的壁障,自己每向前走一步,所要付出的力量就要比上一步大出三成左右。

    随着他的前进,身上的压力在逐渐加重。

    短短几十米的距离,秦风由最开始的狂奔变成了小跑,直到步履蹒跚。

    看着秦风的速度慢了下来,瑞兹也松了一口气。

    “看上去这应该是什么人为你画下的一个符文。真可惜,这么强大的符文你竟然不会利用。”伴随着秦风步履维艰,瑞兹心中的石头也放了下来。“真是有趣,能用区区一个符文抵消卷轴绝大多数的力量。看来这次要有新的收获了。”

    秦风距离瑞兹已经只有五米之遥,但就这五米之遥,近乎天堑。

    秦风身上的毛细血孔已经向外逸散着淡淡的血雾,似乎只要再前进一步,他整个人都随时可能会炸开。

    即便这样,他依然在前进!

    卷轴带来的符文力场实在太过恐怖,血日纹身的具体作用依然不明,但是秦风能感觉到,那力量快要支撑不住了。

    秦风面颊紫红,浑身肌肉和骨骼都在颤抖着。

    他眼角已然裂开,甚至能看到束缚着眼球的肌肉纹理。

    又是一米的距离,秦风身上的皮肤已经开始皲裂,细小的血流从皮肤的每一寸间隙中流出。

    瑞兹有符文力场的存在,跟本不去理会乐芙兰的攻击,饶有兴趣看着苦苦支撑的秦风。

    “凡人之躯,竟然还能坚持,真是太神奇了。”看着已经变成半个血人的秦风,瑞兹眼神中带上了一丝惊叹“你再向前走一步就会死无全尸,停下吧。看在你如此有潜力的份上,只要不跟随乐芙兰,我放你一条生路。”

    秦风仿若未闻,又向前踏出一步。

    “他在打开卷轴时根本不能移动也不能攻击,如果你能杀的了他!就算是你死了,我也会用亡灵魔法为你重塑灵魂。”看着秦风依旧摇摆但倔强不肯倒下的身躯,乐芙兰大声喊道。

    秦风依然什么都没有听到。

    他双耳早就聋了。

    刚刚踏出的那步,让他耳膜穿孔,现在外界一切的声响都与他无关。他只记得自己最初的想法。

    活下去!想要活下去就必须杀了面前这个蓝皮的法师!

    他又向前迈出一步,只听咔的一声脆响,秦风两条腿从膝盖处折断,鲜血顺着断口处不断溢出。

    秦风未曾起身,手脚并用向着瑞兹身边爬去。

    还有……三米!

    瑞兹脸上已经满是阴云。

    虽然这个看上去稍微强健一些的战士肯定无法活着到达到自己跟前,但是乐芙兰已经识破了自己现在的境地。若是她真一直等符文力场耗尽能量,怕是那时候又是一番血战,胜负就彻底成了未知数。

    “乐芙兰,我们都罢手吧。这次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了,你尽管带走塞恩的尸体和那几个小子。我也需要回去静养,顺便收集卷轴的能量。”瑞兹看着拖着小腿向前爬行的秦风心中涌上来一股寒意。

    他是想要继续长长久久活下去的符文法师,是想要充当瓦罗兰大陆守护者的符文遗民,没必要因为潜在的威胁去和这帮疯子拼命。

    “瑞兹,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乐芙兰声音很是尖锐“等我们达成协议,那个小子就在你跟前,你想研究他身上的符文直接掳走他不就好了?我又不会因为这小子和你翻脸,哼,打的好一手如意算盘。”

    乐芙兰说这话看似在告诉秦风,只要他一松懈立马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实际上何尝不是在为自己考虑?

    有了符文力场的瑞兹,除非面对卡尔萨斯这样的半神,否则与谁争锋都已经处于不败之地。如果真让他掌握了秦风身上有大半魔免效应符文的能力,从今往后,二人再遭遇,她乐芙兰只有逃命的份。

    秦风却是什么都没听到,血红色的眼中只有那个拿着卷轴的蓝色皮肤男人。

    还有两米!

    “咔嚓!”

    又是一声脆响,秦风拄着地面的腕子也断掉了。博伊刀掉到了地上。

    即使这样,他依然在前行。

    双肘撑地,双膝前行。

    此时的秦风身上已经没有了完好的地方,皮肤片片翻卷,鲜红的肌肉和白色的脂肪层都暴露在蓝色的符文力场中,整个人看上去像是一只被剥了皮的兔子。

    “就快了,就快了啊!杀掉他,一定要杀掉他!”秦风不知觉间催眠着自己,已经有些涣散的意识再次凝聚了起来。

    “乐芙兰、塞恩统统只是npc罢了!我要靠自己活下去!让我的兄弟们活下去!”

    在秦风经过的道路上,留下了一条掺杂着油脂、皮肤残渣和鲜血的路。浑身**着肌肉的男子依旧在前方顽强的挣扎着。

    还有……一米!

    秦风的左眼承受不住过大的压力已经爆裂开来,有着血日纹身力量加持的右眼还能勉强辨认瑞兹所在的方向。

    “啊!住手吧!我认输!乐芙兰,让你的走狗离我远一点!”

    已经活过了不知道多少年岁的瑞兹终于对面前看似随时都会死去的血人产生了恐惧,他拿着卷轴的手开始颤抖。“疯子!疯子!疯子!住手吧!”

    “咔嚓!”

    这次断掉的是秦风的脊柱。

    下半身完全失去了知觉的秦风,软趴趴的倒了下去。

    乐芙兰看着疯魔的秦风早就没有了话语,不知何时转醒的碧哥学霸和老大此时已经是泪流满面。

    他们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开口都做不到。

    那个男人为了把生的希望留给众人,自己竟是选择了一条死路。

    “秦爷!秦爷啊!我是说一起活下去,不是让我活下去!”学霸嚎啕道“你作什么死啊!”

    老大单臂狠狠的攥紧了拳头,眼瞅着要向符文力场冲过去,被眼疾手快,同样变成独臂大侠的小智一把抱住“不要去送死!”

    “难道就这么看着老秦去死么!”老大泪流满面,疯狂的咆哮道“我们是伙伴,是战斗,是兄弟!你们所说的生死契阔、荣誉与共都是放屁么!”

    小智紧咬着牙,不反驳,却也不放手。

    秦风断了腰杆,双腕已经磨的能看到骨头,却是终于爬到了瑞兹的身侧。已经失去博伊刀的他,狠狠一口,咬在了瑞兹蓝色的脚踝上!

    瑞兹常年被符文熏陶,身体已经步入半神之躯,秦风力道之大,这一口竟是咬的瑞兹闷哼出声。

    而秦风的一口银牙,却是齐齐崩断。

    秦风就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样,用牙床疯狂的在瑞兹的脚踝上撕咬着,将自己嘴中涌出的鲜血涂满了瑞兹的小腿。

    虽然不甚疼痛,但瑞兹终于被疯狗一样的秦风吓破了胆。

    他手中的卷轴已经开始了波动,符文力场摇摇欲坠。

    看着几乎是个死人,只有一口气吊着的秦风。乐芙兰不自觉的将他和那个在刑场上胸口被戳出大洞依然不肯死去的男人重叠在了一起。

    她悠悠的叹了口气,亲吻着塞恩的额头。

    “你终究是死了,就连灵魂也虚弱成了这个样子。看来你我终究有缘无分”乐芙兰托着塞恩的头,张开了嘴,对准了塞恩的嘴“那就让我为你实现你的梦想吧,并肩战斗,直至一起死去。”

    从乐芙兰的口中,吐出了源源不断的黑色烟雾,从塞恩的七窍钻入,遍布全身。

    “复活吧!我的爱人!”乐芙兰声音已经开始颤抖,在将最后一口黑雾灌入塞恩体内后颓然栽倒。

    就在乐芙兰栽倒的一刹那,塞恩眼中熄灭的红光亮了起来。

    那是多么…邪恶而寂灭的红光!

    几乎失去全部内脏,四肢筋脉全被砍断的塞恩竟然站了起来。

    曾经不可一世的魔神,再度站起时,身上的气势有增无减。

    睿智的将军变成了不可一世的野兽。

    他或者它,向着精神已经有些崩溃的瑞兹嘶哑的咆哮了起来。

    紧接着,只见他的腿收缩到了极致,如同炮弹出膛一样向着符文力场激射了过去。

    战斗的方式很简单,那就是——一拳!

    可能塞恩生前都没打出过这样恐怖的一拳!

    裹挟着黑魔法力量,塞恩本源力量,乐芙兰力量和她胸前神秘亡灵吊坠的力量!

    塞恩泛着黑雾的一拳狠狠砸在了符文力场上。

    粗壮如成年人腰部一样的坚实手臂瞬间折断。

    黑雾消散,蓝光纷飞。

    那不可一世的符文力场……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