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松果体
    乐芙兰娇小的身躯扛起了如同山丘一样的塞恩。

    到了这种实力,如果不恋战只想着离开,还真没有谁能拦的下她。

    只见她托起了塞恩的遗体,脚下步伐轻灵,用极快的速度向着皇城的城门口跑去。

    嘉文正待追击,突然心升一股警兆,连忙侧了一下头。

    一颗大号的马格纳姆子弹从他腮侧划过,刮得他脸颊生疼。

    “护驾!”眼见乐芙兰已经跑远,无法穷追猛打,而自己又被不知道位于什么地方的敌人盯上了,嘉文只好让卫兵组成人墙。

    打断嘉文追击的子弹自然是小智的杰作。

    虽说就算子弹能打中嘉文二世的脑袋也杀不死他。但是已经和乐芙兰交战到筋疲力竭的皇帝也不想再以身犯险,只好下令手下的士兵全城围杀乐芙兰和秦风几人。

    禁魔符文阵已经有些松弛。毕竟这符文大阵是数百年前魔法兴盛时代的产物,如今懂得符文的人日渐稀少,经久失修让它早已不复曾经的辉煌。

    阿塔玛之戟上的能量此刻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于是德玛西亚的符文阵渐渐弱了下去。

    乐芙兰恢复了全部力量却不曾回头,狂奔的路上看到了苦苦支撑的秦风几人,顺手一带就把几人统统用一根法力系带拴了起来,和塞恩的尸体一起放在头顶继续狂奔。

    这场景看着十分诡异,个子也就一米六左右的乐芙兰,用顶着一个三米的巨人和数名彪形大汉,速度一点都未曾减慢。

    身体素质稍强的小智和秦风还好。剩下那三位老弱病残就糟了殃了。

    学霸被颠的七荤八素“呕……慢点慢点,要吐了。”

    老大更是可怜,断臂伤口虽然已经基本愈合。但是这么一挤,伤口又迸裂开来,鲜血几乎渗出了纱布。他死命的咬着嘴唇让自己不至于叫出声。

    碧哥却是几人中最舒坦的。刚被颠了没两下就晕了过去。这会儿正耷拉着脑袋睡的昏沉。

    虽然不知为何乐芙兰在恢复了力量之后仍然这么急切,秦风却已经默默做起了战斗前的准备。

    乐芙兰恢复实力后的可怕自然不用多提,试图挡在几人眼前的卫兵全被她随手杀死。

    即便如此,还是耽搁了一点时间。

    当乐芙兰踏出城门口的时候,感受到了熟悉的魔法波动,她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还是晚了啊。”

    就在秦风几人都摸不到头脑的时候,发现他们面前凭空出现了一个蓝色皮肤,浑身刺青魔纹的男子。

    这男子从面相上看不出年龄,光头,山羊胡。背后背着一个巨大的卷轴,手中还有一本厚厚的书籍。

    这造型不用多说,秦风几人立刻就认出了这是谁。

    流浪法师——瑞兹。

    瑞兹自诩为瓦罗兰大陆的守护者,实力到底有多强自然不用多说。即便是以乐芙兰的气势,都自然而然的低了一头。

    乐芙兰深吸了一口气“瑞兹,你也要来淌这浑水了?”

    身背卷轴的男人微笑着摇了摇头“不,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的战争我绝不会插手。”

    “那你这是?”

    瑞兹打开了手中厚厚的书籍“我们五个当初的协定你还记得么?”

    “如果不是德玛西亚想砍我男人的头,我不会这么做。”乐芙兰将无用大棒拿在了手中,像是枯树藤一样的法杖开始发出深紫色的光芒。

    瑞兹确是不管不顾的念起来书籍上记载的协约“协约第21条规定,诺克萨斯阵营:包含诺克萨斯、祖安、比尔吉沃特等地。德玛西亚阵营:包含德玛西亚、班德尔城、皮尔特沃夫、艾欧尼亚。五人组不得以任何手段干涉双方阵营的战事发展。包括但不限于刺杀,对都城进行毁灭性打击,大数量击杀普通士兵。”

    说罢瑞兹阖上他那本厚厚的书“你这可算是违反了我们五个人的协议?”

    乐芙兰深知瑞兹根本就不是死教条的人,他之所以一定要找自己麻烦,就是想看看能不能借此机会杀掉虚弱的自己。

    如果能杀掉固然好,杀不掉也可以用违反协议来说事,摆脱干系。

    乐芙兰冷笑道“我没救的了我男人,现在只是为他保留个全尸也不可以?我被你关进了皇城地牢足足十五年,不知道这十五年来你的伤有没有痊愈?”

    说罢她慢慢漂浮到了半空,对秦风几人说道“带我男人的尸体走,交给达克威尔。如果你们办不到,就算是死了我也会让你们的灵魂受尽折磨。”

    秦风几人早就想带着塞恩的尸体走了,此时得到这句话如获大赦。看起来,任务又回到了原点。他们只要将塞恩的尸体带过去就可以了。

    瑞兹也不加阻拦,看起来确实只是为了针对乐芙兰。

    秦风绝不想卷入这种绝世强者的恶战之中。二人实力都是鬼神莫测,此时仅仅是对峙,已经出现了天地异象。

    秦风可以断言,稍有不慎,哪怕被这场战斗的余波刮到也是非死即伤。

    赶紧让学霸背着昏迷不醒的碧哥,自己和小智老大二人拖着塞恩的尸体匆忙前行。

    塞恩胸腹上有数个可怕的大洞,内脏和血液已经顺着大洞差不多流干净了。也亏得如此,不然就凭秦风几人还真搬不动这个巨人。

    学霸吃力的背着碧哥,看着渐升渐高的二人,摇了摇头。

    “秦爷,我觉得这场战斗我们应该插手。”

    “你是吃错药了吧?稍有不慎,被瑞兹打中一下,我们中任谁都活不下来。”秦风对于乐芙兰那一掌心有余悸“你忘了地牢里的那一掌了?那时候乐芙兰还没恢复力量,更别提现在了。”

    “我之所以这么说的原因有三,秦爷你先别打我,也别嫌我啰嗦,听我说完。”学霸屁股上中了秦风一脚却丝毫不像往日的憨傻,一反常态的冷静“其一、签订协约的五个人我大概能猜出来都有谁。无非是在瓦罗兰大陆上,人类范畴内强的变态的那五个半神。按照背景故事,这五个人应该是卡尔萨斯(死歌)、伊泽瑞尔(ez)、易大师(剑圣)、还有就是现在我们面前的这二位。”

    学霸说罢扬起了头“如果五人不是实力相近的话,肯定不可能达成一致。其二,刚才乐芙兰透露出的信息已经明明白白说了,在十五年前她虽然被瑞兹俘虏了,但是瑞兹也受了不轻的伤。近一步让我觉得二人应该只是仲伯之间,可能当年乐芙兰被俘应该有隐情。”

    秦风哪有时间听学霸在这里分析,他揪着学霸的头发“赶紧走吧,就算是十五年前两个人不相伯仲,现在此消彼长之下乐芙兰绝对不是瑞兹的对手。我们没必要陪葬。”

    “不,这不是陪葬。”学霸提高了声音“这是我们唯一的活命机会。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三点。”

    “塞恩之前率领的残军被包围,难道现在包围圈就会撤了么?你们真的那么有把握能在万军丛中杀出一条血路,然后逃出生天?”学霸声音再度提高“我因为这几次任务的变更已经越来越熟悉在这种环境下应该用到的思考模式。你要知道,虽然现在任务看起来已经回到了原点,但是这事远远没有结束。你们还记得我和碧哥之前所说的蝴蝶效应吧?既然蝴蝶效应引出了乐芙兰,那么接下来我们的任务会和乐芙兰无关?”

    学霸越说越激动,他身上的阿努罗格纹身逐渐亮了起来“如果我们放任这二人决斗,说不定乐芙兰真的被杀。或者我们拖着塞恩的尸体跑到一半主线任务再度变成类似于协助乐芙兰战胜瑞兹这样的任务。要知道,我们已经改变了瓦罗兰上真正的历史,因为历史惯性的缘故,空间一定会让我们为自己的错误买单。也就是说空间会保证无论这个世界怎么变化历史都如期的进行。乐芙兰依旧会在几百年后忙着复活塞恩,忙着复兴黑玫瑰,而瑞兹会继续周游大陆,塞恩也会被无限的复活下去。”

    喘了口气,学霸继续说道“历史的惯性越大,我们所要纠正的错误就越大。我们所面临的危险也就越大,所以莫不如趁这个机会,我们帮助乐芙兰脱困,无论是对我们跑路还是主线杀死魔沼蛙那个任务,都是非常有必要的条件……”

    不等学霸再说,他的鼻子中就溢出了两道鲜红的血迹,双眼泛白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小智作为资深者瞬间就明白了,为什么刚才学霸会像是疯了一样给大家列举逻辑,把一件谁都想不到,只有刨除当事人身份,站在上帝视角才能捋顺清楚的事情看得这么明白。

    “快,掐他人中,可能是因为他最近用脑过度,导致他松果体开发了!在松果体开发后要是不及时救治很可能会死!”小智说着从铭牌中掏出了一罐所剩不多的红牛给学霸灌下。

    秦风心中焦急,看着学霸口鼻中不断溢出鲜血,死死的掐住了他的人中。口中喃喃道“挺住啊!挺住啊!”

    在秦风极有力的大手下,学霸清醒了一秒钟,对着秦风嘎巴了一下嘴。

    虽然没有声音,但熟知唇语的秦风读懂了他的意思。

    “兄弟!一起活下去!拜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