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乐芙兰的眼泪
    秦风胸口的血日纹身在见到塞恩之后就开始了异样的灼热,在这次任务变更后,这种异样的灼热愈加深入,不限于**的疼痛,这种疼痛深入灵魂。

    好在秦风不是矫情的人,虽然意识到自己身体有些异样,但却也没有废话,生怕耽搁时间让团队陷入险境。

    “赶紧走,别耽搁了。”秦风将自己双手用活结反绑,看起来是被捆了个结实,实际上只要一拉外面的绳头整个绳子就会松开,可以用最快的速度脱困。

    由于黑雾的褪去,街市上紧掩的门窗也渐渐的打开。一些胆子大些的德玛西亚市民探头探脑的张望着,看到军队在为暴徒们收尸后,被吓破的胆子又重新回到了身上,大摇大摆的走出门户,为士兵送上一两个鸡蛋,顺便唾弃一下臭名昭著、已经变成尸体的暴徒们。

    街上人群增多,也给了秦风几人可以浑水摸鱼的机会。小智碧哥和学霸,押着秦风老大二人,向着德玛西亚人民广场的位置进发。

    市民们见到被押着前行的老大和秦风二人偶尔侧目,但却没人仔细观察。

    毕竟身后三名城镇执法官看押着的犯人绝对不是什么善茬,没人想在刚刚经历一场暴乱后去尝试这些凶徒的疯狂。

    因为帽子上有弹孔,小智几人只好把帽子斜着带。虽然看上去吊儿郎当,但是在这种全城暴乱的环境下却也没太大问题。

    眼看着几人离人民广场越来越近,来回巡逻的卫兵越来越多。隐隐还能听到从广场传来的爆炸声。

    卫兵在几人身边巡逻的频率已经接近于半分钟一队,心理素质最差的学霸拿刀的手开始有些微微颤抖。

    “憨憨,你手要再抖就给我扎死了。”老大感觉到学霸的异样之后,压低声音说道“你怂个屁,得瑟也应该是我和老秦得瑟。”

    学霸深吸了一口气“你以为我和你一样以前是个不良少年呢?我从小到大都三好学生,分析分析事还行,你让我装这大尾巴狼我真不在行。”

    “站住!”一队卫兵突然在学霸面前停了下来。“干什么的?不知道人民广场已经封禁了么!”

    学霸下意识一抖,碧哥却抢先一步挡在了学霸面前“哥几个,我们抓到了潜入城中想要救塞恩的诺克萨斯臭虫,按照我家大人的意思,直接押到人民广场交给陛下让他一起处决。”

    卫兵看了看断掉一臂的老大和遍体鳞伤的秦风,啐了一口“畜生,一路走好。”

    秦风被一口痰吐到了脸上。

    放在平时这种侮辱秦风早就暴起了,但现在这种情况下秦风也只能忍。

    “我记住你了。”秦风语气异常平静。

    “快滚,诺克萨斯的狗。”卫兵一脚踹在秦风的肚子上“死到临头还他妈不老实。”

    秦风闷哼了一声,深深看了那名德玛西亚士兵一眼。

    深知秦风性格的学霸赶紧开口道“哥几个,别和这要死的人置气了,我们还得把他们送到陛下那去。”

    卫兵哼了一声,拍了一下看上去最好欺负的学霸的脑袋“赶紧滚。”

    学霸答应了一声,就押着秦风老大二人继续前进。

    “站住!”没等几人前进两步,又被刚才的卫兵叫住了。

    卫兵看着手上的血迹和帽檐上的枪口眼神渐渐变得犀利“你们……”

    话没说完,小智就已经掏出了霰弹枪照着他胸口就是一枪。

    铅弹粉碎了并不厚实的装甲打在卫兵身上,变成各种奇怪形状的铅饼搅碎了他的内脏。

    卫兵一声都没吭就倒在了地上。

    “跑!”秦风把手上的绳索扔掉,已经顾不得许多,将那把从现实世界带来的博伊刀握在了手中开路。

    小智更是霰弹枪连发,将在面前挡路的敌人纷纷击毙。

    霰弹枪巨大的响声已经吸引了所有的卫兵,尽管嘉文二世和乐芙兰正打的如火如荼,依然有足够的卫兵可以追捕几人。

    “碧哥!大字爆!”小智从铭牌中掏出了十数个手榴弹,分给了秦风几人,而后对碧哥喊道。

    在碧哥面前有三队近百人的卫兵正在跑步前进。

    碧哥从铭牌中掏出了一枚巴掌大小的鳞片,而后割破了自己的手指在上面用鲜血书写着什么。

    “碧哥快!”小智霰弹枪子弹只有7发,正处于火力真空期的他大声喊道。

    “就好了!整个城市的魔力都被禁锢了!给我十秒钟施法时间!”眼见施法不奏效,碧哥发疯一般的用鳞片锋利的边缘割开了自己的手腕,任鲜血喷洒在火红的鳞片上。

    那火红的鳞片是属于一头成年火龙的。是碧哥从一名经历了火龙史矛革世界(霍比特人三部曲之一,指环王前传。)的人手中买到的,借用其中强大到恐怖的火系力量,可以发出大字爆这个法术。

    即使是城市禁魔了,也只是切断了空间内的魔法师与外界的元素沟通。却无法让本来就具有魔法效力的物品失效。

    这也是乐芙兰为什么即使在禁魔领域中依然能使用强大魔法的原因,那些毁天灭地的法术都是从乐芙兰娇小的身体里用本源魔力发出的。

    现在碧哥难就难在了他用的法术除了法术护盾基本上都是借用的元素力量。此时需要本源力量来发动的法术对**已经完全透支的他来说,简直是折磨。

    火龙的鳞片不断吸收着碧哥的鲜血,上面红色光泽越来越明亮。

    在碧哥因为失血已经有些眩晕之际,火龙鳞片终于吸收够了足以启动魔法的能量。

    “大字爆!”碧哥将鳞片高高举起,对准已经不足十米的卫兵。

    一道宏光划过,如同烈龙出世。

    温度极高的龙炎在瞬间就将面前的卫兵变成了一块块的黑色焦炭。而碧哥在放完魔法之后整个人似乎又老了十岁,脸上的皱纹已经深深刻入了肌肉。

    秦风几人用手雷填补了碧哥火力的空虚。

    不知是被电视中手雷的威力误导,还是老大力量太小的缘故。他扔的手雷只扔出了二十米不到的距离。

    手雷爆炸的热浪好悬没把他掀了个跟头,弹片更是呼啸从他身边经过,划破了他的耳朵和脸。

    “这玩意能扔多远扔多远,爆炸开至少十平米之内没有活人!”小智一枪撂倒了一名德玛西亚士兵,声嘶力竭的对老大喊道。

    几人就这样且战且进的向着人民广场前进着。

    碧哥用天赋硬生生为几人加上了防护罩防止流矢的伤害。

    “烟雾弹。”碧哥有气无力的对小智说道“再这么打下去不等跑到地方我们肯定会被流矢射死!”

    小智如梦初醒,赶忙掏出烟雾弹,在自己脚下扔了两发。又向着前进的方向扔出数枚,接着向德玛西亚士兵涌来的方向将自己空间中的催泪瓦斯一股脑全扔了过去。

    趁着这个功夫,秦风抱起了已经无法走路的碧哥,向着人民广场的方向疯狂跑去。

    ……

    乐芙兰到来之前,嘉文二世就已经用阿塔玛之戟开启了城中的禁魔符文阵。

    乐芙兰一身登峰造极的魔法再次无法发挥实力。

    说起来也是她倒霉,整个瓦罗兰大陆,有这个实力还愿意费这个时间开启整个城市的禁魔符文阵的也只有德玛西亚皇城。

    只能使用极少数魔法的乐芙兰,和没有阿塔玛之戟的嘉文二世竟然堪堪平手。

    塞恩已经死了。

    或许是祖安的实验药水因为科技不完备,向里面加入了亡灵魔法的原因。已死的塞恩眼中红光仍未熄灭,死死看着乐芙兰的方向,显得极不甘心。

    乐芙兰数次想要夺取塞恩的尸体都没成功,苦于和嘉文二世缠斗不得脱身。

    嘉文的铠甲有着符文庇护,绝大多数来自乐芙兰的魔法都无法生效。然而他手上的大剑也跟不上乐芙兰诡异的身法,一时间谁都奈何不得谁。

    嘉文有符文庇护,下面的士兵可没有。

    乐芙兰的恶意魔印就是为这些士兵准备的,只要击中了一个人。这恶意魔印就会像疾病一样迅速传播开来,但凡被恶意魔印感染的士兵统统都会死在下一个法术中。

    嘉文二世渐渐也琢磨出来了这个规律,他知道再让士兵上前就等于送死。

    但是身边的皇家魔法团和所有的精锐全都在与诺克萨斯交战的前线,孤军奋战也让这名刚刚成为国王的小将叫苦不迭。

    乐芙兰卖了个破绽,趁着嘉文大剑劈下力道用老的功夫,瞬间用自己的魔影迷踪和他拉开了距离,一个跨步就到了塞恩的尸体边上。

    她触及塞恩的尸体,却发现,塞恩的灵魂已经非常孱弱了,能够触及到的只有零零散散的记忆片段。

    最大最完整也最耀眼的片段竟是二人年轻时的回忆。

    那一块关于她的记忆,胜过了对诺克萨斯的效忠,胜过了他生前所有的荣誉。

    “乐芙兰,如果你活着回来,我也能活着回来,我一定娶你。然后并肩战斗,直到死亡……”

    乐芙兰的双眼彻底变成了红色,较之塞恩的暗红多了一份凄然。

    “嘉文!”一滴血红色的眼泪从她眼中滴出“在我死前,一定会掀翻德玛西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