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这狗娘养的任务
    即便秦风知道这些暴徒都是十恶不赦的罪人,但看着一个个苍老的身躯倒下,他心中难免有些悸动。

    小智咳嗽了两声“我也想起了一句话。”

    众人都看向他,不知道这个性情冷淡的男子会发出什么样的感慨。

    “日最野的狗,喝最烈的酒,玩最漂亮的女人,住最贵的医院,睡最炫的棺材,挖最深的坑,埋最厚的土,烧最厚的纸,长最高的坟头草,炸成天边最绚丽的烟花。”

    众人有心想笑,却发现谁都笑不出来。已经到嘴边的大笑成了一抹苦笑,随着苍老暴徒们一个个死去,小智的话远比学霸的话更加触动心弦。

    秦风他们也是死亡线上挣扎的人,厌倦了平凡,快而烈的活着,似乎理应如小智说的一般,凡事皆要一个最字。

    拍了拍自己脸颊,提醒自己当前最主要的事,秦风压低声音说道“都别感慨了,再扯会儿皮跟不上乐芙兰的步伐了。”

    众人这才发现,刚刚还在眼前的乐芙兰不知道用了什么诡异的步伐,看似闲庭漫步似的前进,速度却飞快,这么大一会已经把众人落下了近百米。

    虽然黑雾在乐芙兰的法术帮助下对众人无效,但是乱军丛中的刀剑可不长眼,一百米的距离要是没这些暴徒的拼命,怕是够几人死上十个来回的。

    眼见乐芙兰快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了,秦风这才开口问道“没我们指路,她怎么知道塞恩在哪?”

    “秦爷你说反了,是没她指路我们根本找不到塞恩的尸体。”学霸悠悠说道“难道你对德玛西亚皇城的地形很熟?”

    “……但是我们看到塞恩被押到哪去了。”秦风不安的咬着指甲“她一直在地牢里,上哪知道塞恩的位置?”

    “唔,你不要忘了这个世界是有魔法存在的。”碧哥拍了拍秦风的肩膀“没准他们两个之间就有什么特殊的魔法联系。”

    秦风心中的不安越发加重“我们跑快点,我总觉得这个疯女人不对劲,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由于小智性格的原因,到现在,秦风已经成了团队中不挂名的队长。他屡次通过自己的英勇和妖孽般的直觉为众人带来生机,此时众人当然对他的话无条件信任。

    五人向着乐芙兰前进的方位开始了狂奔,刚刚跑过监狱卫军的封锁线,几人瞬间明白了秦风不祥预感的源头。

    黑雾已经消散了!

    在黑暗中还有一战之力的暴徒们纷纷被前来援助的德玛西亚大军砍成了碎片。只有秦风几人在乐芙兰魔法的帮助下成功走出了封锁线。

    剩余的暴徒,无一幸免。

    秦风闪身到一条小巷中,招手示意学霸几人过去。

    五人刚进入小巷,正好有一队德玛西亚卫兵从前面经过,将秦风几人吓得一头冷汗。

    “这种情况我们是肯定追不上乐芙兰的。任务是让我们偷出塞恩的尸体,如果在我们没跟上的情况下,乐芙兰直接把尸体带出了城,我觉得空间十有**会判定我们任务失败直接抹杀我们。”学霸探头探脑看着卫兵消失在了街角。“除非我们能一人弄一套德玛西亚卫兵的盔甲,那样就能光明正大的走在大街上,就算是撒丫子跑应该也不会有人盘问。”

    碧哥看着小智,小智看着碧哥,两名资深者纷纷摇头苦笑。

    德玛西亚普通士兵的实力说高不高,说低不低。但想要不动用武器的情况下悄无声息解决一队卫兵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就算能解决了,怎么能让卫兵不发出信号也是个不小的问题。

    “哎,刚才从地牢里跑出来的时候趁乱摸两套盔甲好了。”学霸叹息道“我们对地形不熟,如果真碰上德玛西亚的卫兵就是跑都跑不掉。”

    “智哥,消音手枪能打死卫兵么?”秦风蹲着,咬了半天手指甲才问道。

    “废话,打不死人能叫枪么?”小智没好气的答道。

    “我说的是秒杀。”秦风站了起来。

    “我不知道,卫兵血量应该在100到150点左右。我这把手枪的基础伤害只有20点。算上敏捷加成也就在40点上下,打出来暴击应该能重伤卫兵,至于能不能一下打死,那就只能看命了。”

    “智哥你有没有什么方法能一下秒杀掉两个卫兵,只需要秒杀掉两个卫兵我想就能有办法瞒天过海。”秦风说道。

    小智的天赋技能已经冷却完毕。他的天赋名为多重射击,武器的单次伤害越高能连击的次数也就越低。

    之前那把恐怖的加强版awm小智可以放出双重射击,那一把消音手枪小智最少能打出五重射击。但问题是小智天赋技能有一个很大的限制就是每枪都要选择不同的目标。

    小智犹豫了一会说道“我可以试试,但不保证成功。”

    “几成几率?”

    “三成,值得冒险了。”

    秦风看了看身边的两个兄弟,用力点了点头“好。”

    这已经是三人在进入这个世界后不知道第几次面临生死的考验了,一直紧绷着的神经对于几率这种事情已经接近麻木。更重要的是,如果空间给出的任务真如同学霸的判断一样必须要让他们和乐芙兰同步的话,拖得越久,死得越快。

    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没等待太久,又有三名受伤卫兵结伙从秦风几人栖身的巷子前经过,看他们身上的盔甲,似乎不属于军队,而是日常维护秩序的治安官。

    人数比预计的多一人,但是秦风几人已无退路。

    秦风双手双脚成大字型,撑着巷子两侧攀上了屋顶,叼着匕首对小智点了点头。

    小智抽出了消音手枪,故意踢倒了巷子中的垃圾桶,引卫兵入内。

    果不其然,卫兵在听到了响声后,迅速拔出了刀剑,成品字型向着巷子里进军。

    “就是现在!”

    小智双眼猛地亮了起来,天赋能力全开!

    “六重射击!”

    小智手中的枪在一秒内就打出了六发点射,其中三枚子弹正中前方两名卫兵的脑袋,剩余三发都打在了墙壁上,借助着墙壁对子弹的折射,力毙两人。

    最后一人刚要出声,却被从房顶跳下的秦风借助下落时候动能,一刀插进了脑袋中直没至柄。

    三名士兵,一声未吭,全部阵亡。

    进入世界到现在,秦风的战斗技巧越来越娴熟。仿若天生的战士,骨子里就有战斗的基因,加上不断在生死之间的考验让秦风屡屡突破,属性点飙升。偷袭瞬杀一名德玛西亚士兵虽然有些取巧,但已不是无法完成的事情。

    将刀子从士兵脑袋里抽出,秦风看了看这三人的身材,很悲催的发现竟然没有自己能穿的衣服,不得已,只好让小智碧哥和学霸三人换上。而自己和老大则装成被捕的蟊贼。

    将尸体藏好后,几人刚要继续追随乐芙兰的脚步,忽然灵魂深处响起了系统的提示。

    “主线任务一:将塞恩的尸体偷出德玛西亚都城。”

    “主线任务二:三十六小时内杀死沼泽魔蛙,对其伤害必须超过该生物生命最大值的10%。”

    “主线任务变更。”

    “主线任务一:保护乐芙兰出城,将塞恩的尸体交给诺克萨斯大将军。”

    “主线任务二:三十五小时内杀死沼泽魔蛙,对其伤害必须超过该生物生命最大值的10%。”

    “任务难度上升位b-(噩梦)”

    “任务失败惩罚——抹杀。”

    一向沉稳的秦风忍不住破口大骂道“这狗娘养的任务!还他妈保护乐芙兰,能保住命都万幸了!”

    “智哥,你不感觉有点不对劲么?”安抚了一下暴走的秦风,碧哥看向小智说道“我收集过情报,瓦罗兰大陆的任务完成率和生存率大概都在60%左右,但是就现在看来,我们一路走来有太多的运气成分,只要稍有不慎就是全员死亡,这和我收集的情报大相径庭。”

    小智点了点头“而且我从没遇到新人会遇到b级难度系数的任务,更重要的是,就算连续任务也不会不断的提高任务难度。”

    碧哥脸色有些难看“会不会我们从最开始就错了呢?”

    “你的意思是,史实其实根本没有变化,一切变化都是我们人为创造的?”学霸薅着头发“正史就是塞恩装死,而后偷袭杀掉了嘉文一世。而后尸体并没有如同嘉文一世所说悬挂在广场上,而是直接因为某种原因运出了城外交给诺克萨斯。但是从我们见到乐芙兰的一刻开始,瓦罗兰的历史就彻底改写了?”

    “蝴蝶效应……”

    “我们就是蝴蝶效应的引发者和关键点,所以难度系数的增高并不是在惩罚我们任务完成不利,而是给予我们警告,告诉我们不要再改变历史了。”学霸叹了口气“我们则以为这是空间给出的锻炼,于是就想方设法按照我们的想法来完成本应交给历史完成的事情。终于现在把自己逼近了死胡同?”

    碧哥叹息了一声“果然还是凡人的智慧啊。”

    “任务怎么改变都不要紧,我们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啊!”秦风捂着胸前隐隐作痛的纹身,坚定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