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一乱倾城
    在地牢的最里面,一个头上寸草不生的大汉正在默默的念着什么。

    由于头上不生存缕,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年龄。

    在与光盾家族夺权失败后他就被扔到了这里等死,只有脸上一天深过一天的皱纹能看出他并不年轻了。

    他跪的笔直,双掌合十,脸上神情肃穆虔诚,正在对着斑驳墙上一幅模糊不堪的画像祈祷着什么。

    画像是他割破手指用血画出来的,对于半生戎马的屠夫来说,想要画出这么精致的一副画并不容易。

    墙上隐约能看出是一个头有圣光的男人…或是神。只是鲜血让本应圣洁的神像看上去多了几丝野蛮。

    他用了三年时间才画出这幅画。好在地牢里虽然什么都没有,但时间多得是。

    “我伟大的主啊,我看到了您指引的方向。您的使徒从天上而来,予我以自由。我将不负您的期望,让光盾家族的血脉从此断绝。”

    “我将跟随您的使徒去战斗。”

    他向着画像祈祷着。

    他叫克洛文,德玛西亚人。

    这是他被关在地牢里的第二十五个年头。

    在大汉的隔壁,一位满头黑发已经在漫长岁月中变的苍白的海盗轻轻抚弄着自己的眼罩。

    眼罩下是他年少时一名妓/女送给他的魔法炸弹。他一直把这当做是最后的底牌。

    一次劫船失败后,被德玛西亚的士兵发现他与五十余起商船被劫案有关,他就被扔到了这个不见天日的鬼地方。

    已经年过七旬的他早就没有了年轻时的锐气,但他何尝不想在死前亲吻蓝焰岛的礁石?闻着腥咸的海风味死在比尔吉沃特的海上?

    于是在自由面前,他出奇的愤怒了。手中拿着带了四十余年的假眼,加入了暴徒的大军之中。

    他叫莫雷格,比尔吉沃特人。

    这是他被关在地牢里的第三十七个年头。

    类似的画面发生在地牢的每一个角落,无数的老人颤颤巍巍的爬起身,看着禁锢了他们数十年自由的地牢大门。

    某间格栅里,一个满身排泄物的老人在已经肮脏打绺的长发上寻找着什么。

    摸索了一会,老人用已经布满老年斑的干枯双手从头发中拿出了两把骨刀,那是用数十年前地牢一次暴动中被杀暴徒的肋骨磨成的。

    老人将已经干瘪枯瘦的身躯缩成了小小的一团,轻轻抚摸着自己的骨刀。可能是年代太过久远,远到他已经忘记了自己为什么要费劲千辛万苦打磨出这两把骨刃。远到他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姓名,甚至被关押的年月。

    老人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他隐约记得自己好像是一个军官,好像用一把匕首插进了自己上司的喉咙里。至于这么做的原因他真已经记不清了。

    我不是疯子,我就是喜欢杀人,我就是想杀了他。

    老人窝在稻草中愤怒的想着,握着骨刃的干枯双手已经被割出了鲜血,却毫无知觉。

    看到顺着骨刃滴落的鲜血,老人笑了起来。

    他叫什么已经无从考证,或许是德玛西亚人吧?

    这是他被关在地牢里的第六十个年头。

    失利的败军军官、政治斗争的弱者,罪大恶极的暴徒、或是天性邪恶的疯子。这是一群德玛西亚最臭名昭著的暴徒,没有亲人的探望,没有阳光,没有审问,也没有死去。日复一日的重复着单调到让人发疯的日子,任由时间和黑暗一点点消磨掉年轻的容颜,所有的野望甚至健壮的体魄。直到所有暴徒们都垂垂老矣,剩余能期盼的只有不知何时才会到来的死亡。

    没人监视他们,没人会救他们,更没人会防止这群囚徒自杀。这群已经失去了和天斗和地斗和人斗兴趣的苍老暴徒们却极少自杀,日复一日等待着奇迹的诞生。

    晚饭时间刚刚到,还没等这支暴徒大军对大门发起冲击,大门就自己开了。

    拎着饭桶和马勺的数名卫兵惊恐的看着数百名衣衫褴褛的暴徒。

    虽然数十年未见的阳光让这些暴徒微微失明,但是没过三秒,已经渴望自由太久的暴徒们就强忍着眼睛的刺痛冲出了地牢,打翻了卫兵猪食一样的饭菜,把几名卫兵活生生踩死。

    为了让这些暴徒死的慢一些,多给自己争取些时间,失去符文禁锢的乐芙兰用魔法放出了大量黑雾,几乎笼罩了小半个德玛西亚都城。

    一时间整个德玛西亚都城如同被异界的恶魔入侵一样,整个城市都沉浸在死亡的阴影中。

    刚刚还在唾弃诺克萨斯屠夫的居民们,扔下了手中的活计,疯狂向着自己家的方向跑去。

    士兵们也都胆颤着在长官调度下向着黑雾里搜去。

    只有两个人例外。

    一个是刚刚成为皇帝的嘉文二世,他手握阿塔玛之戟,随时准备用这把神兵开启都城的禁魔符文魔法阵。

    另一个就是已经被压在了行刑台上的塞恩,他抬起了头,眼中微弱红光闪动着,看向黑雾最浓的地方。

    “玫瑰……”

    前来围观诺克萨斯屠夫被斩首的市民都已经纷纷逃跑,处决便失去了他的意义。

    嘉文二世眯着眼睛看向塞恩。“你不要指望会有人来救你,更别指望我会饶你一命。”

    话音刚落,嘉文二世执戟的手便狠狠扎下,无比锋利的阿塔玛之戟刺入了塞恩的心脏,将硕大的心脏从中间一分为二。

    黑血喷泉似的从伤口涌出,塞恩眼中的红光已经熄灭,身上的紫色也在逐渐褪去。

    然而这名声震四方的将军却还未死去,他闷哼了一声,依然在等待着什么,盼望着什么。

    此时此刻的他全凭一口气吊着,那根线没断,他便不会死去。

    在黑雾的那端…

    重新得到力量的乐芙兰深深的吸气,而后纵声狂啸,将听到地牢异动前来镇压的卫兵们震的内脏俱碎,倒下然后挣扎着死去。

    黑雾中一把骨刃摸索着,狠狠捅进一名未倒下士兵的腰间,溅起了点点的血花。没功夫欣赏士兵痛苦挣扎的表情,老人佝偻着瘦弱干瘪的身躯,向着下一个士兵摸去。

    “我喜欢杀人。”

    似乎为了给自己加油,老人嘴中默默念叨着,在黑暗中摸索着下一个士兵的腰眼。

    一个、两个、三个。

    骨刃已经太过老旧,很快就在卫兵的甲胄上折断,佝偻着的老人被卫兵们砍成了血人,破麻袋一样躺在了地上挣扎着无法起身。

    即使这样,老人依旧用已经断掉的骨刃插在了一名士兵的脚上。

    “杀人…真是开心。”内脏的碎片从他嘴里流出,讲出了他漫长而罪恶生命中最后的遗言。

    与他并肩战斗的老海盗莫雷格也在同时被砍倒,疯狂的大笑着将眼罩和假眼取了下来,引爆了魔法炸弹。

    魔法这东西经历的时间太久,效力会一点点流逝。本应该惊天动地的炸弹,只在带走了这名苍老海盗的下半身和四五条士兵的性命。

    苍老的海盗瞎眼眯了起来,不知是不是想起了年轻时深爱过的妓/女,他嘴角也上扬起了幸福的弧度“你送我的东西,没跟着我这个瞎子一起闷死,好歹听了个响。”

    没有恶徒盼望着活命,他们只想要自由。

    用自己最喜欢的死法死去,也是自由中的一种。

    德玛西亚的士兵虽然训练有素,但是黑雾限制了他们的视力,苍老的暴徒们不要命的打法也让这些士兵死伤惨重。

    光头大汉克洛文满身鲜血,拿着不知道从哪弄来的巨型塔盾为暴徒们开着路。

    最近几年被投入到地牢的狱友基本上都成了克洛文的加餐,一直有着新鲜肉食的他体魄依然健壮。

    光盾家族的仇恨已经不知道被扔到了哪里,此时此刻,他脸上的鲜血让他只想杀光眼前的敌人。

    塔盾每狠狠装碎一个士兵的骨头,那瘆人的骨裂声都能让他想起曾经的光辉岁月。似乎手上塔盾挥舞的越狠,他就越会被人铭记。

    想要再次触碰爱人,静静看德玛西亚上空的星星这些静谧的愿望已经在鲜血中化成了一团泡沫。

    能终止杀戮的只有杀戮。

    一支利箭划破浓厚的黑雾穿透了他的胸膛。

    他却蛮横的不肯倒下,为了验证主的荣光,为了验证自己的信仰,他举着塔盾,坚定而疯狂的撞开了一处火药库,用塔盾和石头砸出了火星,在橘红色的火海中得到了自己的救赎。

    如此惨烈的战况发生在战场的每一个角落,反倒是秦风几人在乐芙兰法术的庇护下能清晰的看到前路。

    卫兵们忙着和疯狂的暴徒们厮杀,没人能抽身去管这几个刚刚被押到这里的新人。

    看着远胜德玛西亚与诺克萨斯战争的惨烈,即使是小智和碧哥两位资深者都深深的被震撼了。

    那是人性中,在失去理智后最后剩余的东西——兽性样的疯狂。

    “秦爷,我想起了一句话。”学霸喃喃道。

    秦风匕首放在胸前,看着脸色苍白的学霸“你说。”

    “当人性失去束缚,这世间就变成了地狱。向左是地狱,向右也是地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