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暴徒大军
    “老大,快开锁,趁着他们应该还在叨逼叨的功夫,咱去把塞恩将军的尸体抢走。”学霸急出了一头大汗“晚了就啥都来不及了。”

    “你是说……塞恩可能还没死?”乐芙兰看着学霸的眼睛问道。

    既然空间都已经给出提示是把塞恩的尸体偷出德玛西亚皇城了,按理来说塞恩应该已经死了。

    但是学霸绝对不敢和乐芙兰这么说,谁知道这实力鬼神莫测的女魔头会不会突然癫狂大开杀戒。

    学霸肯定的点了点头“我们被抓进城时,塞恩将军虽然重伤被俘,但我确定他没死。”

    乐芙兰此时心智大乱,哪会像平常一样冷静的分析学霸到底是不是在和她玩文字游戏?

    “好,那个单手的,你赶紧开锁。”乐芙兰就地坐下开始冥想“刚才被你们的神击碎了一部分灵魂,我需要一刻钟的时间来休息。最好我醒来门是开着的,否则……呵呵呵。”

    虽然没说结果是什么,但是所有人都明白,要是十五分钟内打不开门锁众人都会死在这里。

    老大看着碧哥沉声问道“有铁丝么?别针也行。”

    “都没有…说实话今天之前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空间中的万用开锁器值500进化点。”碧哥叹到“要是有个万用开锁器估计现在我们已经在外面看某人在外面大杀四方了。”

    老大傻眼了“没铁丝也没别针我怎么开,用稻草棍根本卡不上卡簧啊。”

    秦风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脸对碧哥问道“碧哥,你之前能召唤出来冰墙,也就是说你能凭空变冰来?”

    “并不能,冰墙是一个让空气中水分子迅速凝结的技能。但是在这个该死的地方我放不出来任何魔法。”碧哥看了一眼席地而坐正在冥想的乐芙兰“勉强能感觉到魔力波动,或许能试试极小的魔法能不能奏效。”

    “智哥你空间还有没有武器,我需要一把刀。”秦风思索后对小智说道。

    “给。”小智随手拿出了一把白色品质的匕首递给秦风“没啥好东西了,全是废品,将就着用吧。”

    “没事,带刃的就够了。”秦风接过了匕首,在自己已经止血的伤口处割了一刀。

    血顺着秦风指尖淌下,他拿起了一根稻草,放在伤口上浸慢鲜血然后递给老大。

    “碧哥,你看能不能在找到卡簧后把稻草棍冻起来,勉强也能当铁丝用。”

    “你傻吧?撒泼尿浸湿不行啊?”学霸一阵无语“秦爷,你智商呢?”

    “你要是想尿或者吐口水我不拦着。”秦风瞄了一眼乐芙兰。

    学霸打了个冷战。

    “老大,能行不?”秦风将伤口包扎好“要是确定能捅开,碧哥留下来辅助你,我们三个先恢复一下生命值。”

    “男人不能说不行。”老大用带血的稻草研究着锁头“谁给我照个亮?”

    碧哥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在手指上点亮了一个小光球:“我大概明白这个魔法结界的原理了。所谓的符文就是强行切断里面的人与外界魔法元素的联系,让魔法几乎无法释放。”

    “弄明白这事也没用啊。”小智摇了摇头“碧哥你可别走火入魔了,你还想用这个技巧构建个自己的技能?”

    碧哥意味深长的看了学霸一眼。

    聪明人之间的交流总是无比简单,碧哥这意味深长的一眼学霸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乐芙兰在这个几乎禁魔的领域中还能这么强大,要是解开束缚这个妖女岂非无敌了?在重新找回强大的力量后,这个妖女真的会遵守双方的约定么?

    要知道在瓦罗兰的正史中,乐芙兰的实力可是足以媲美卡尔萨斯(死亡颂唱者)和瑞兹(流浪法师)的存在,较之皎月女神和曙光女神这样的伪神之流实力要更强一筹。和这样一个深不可测极度危险的妖女结盟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更重要的是,这个魔女已经如此恐怖了,又是谁把她关押在这的呢?德玛西亚那名隐藏强者的实力岂非更加恐怖?

    老大已经摸索了半天符文锁了,烦躁道“没有铁丝实在太难搞了,根本听不到卡簧的声,没法判断到底有几个卡簧都在什么位置。就这下去,别说一刻钟,就是一个小时我也未必能打开。”

    秦风想了想,又将一根稻草浸满鲜血。

    “碧哥,你先给他冻上一根,让他能听到卡簧声,然后用第二根开。”

    十分钟后…

    符文锁果真如老大所说只有两个卡簧,用两根硬邦邦的稻草,老大硬是把锁头捅开了。

    冥想中的乐芙兰也如期醒来,紫色的瞳孔隐隐变红。如果说之前的乐芙兰是一条美人蛇,会在你还未醒悟时一口毙命的话,现在的乐芙兰就是史前洪荒巨兽,身上的煞气毫不掩盖的外露,让气温都低了数度。

    “很好,看起来你们也休息的差不多了。”乐芙兰凭空变出了一把像是枯树藤一样的法杖“战斗的时候你们自求多福吧,我男人是死是活,都由我带出城。要是能跟得上我,估计你们中应该能活下来一两个。”

    伴随着老大率先跨出隔栏,整个地牢里死寂许久的犯人们都沸腾了。

    在此之前,没人打开过符文锁。

    数名离着乐芙兰极近的囚徒,透过昏暗的灯光看到了老大走出隔栏,马上冲到了自己的门边疯狂拍打起来。

    尚存一丝理智的囚徒拍打着笼门,大吼着“小鬼!过来开锁!”

    而那些已经失去语言能力的老囚犯们也扒着门边发出不似人声的嘶吼。

    “嗷嗷!嗷嗷!”

    一时间场面极度混乱。

    疯狂是会传染的。

    有人带头,自然有人跟随。希望就在眼前,即使被关押数十年,已经对自由失去幻想的苍老暴徒都冲到了自己隔栏的边缘,伸出手去想要抓住刚刚开锁的老大。

    群魔乱舞场景的恐怖尤胜千军万马的气势,面对敌人都未曾胆怯过的老大此时切切实实被这些渴望自由的疯子们吓傻了。

    乐芙兰冷冷扫视了一圈疯狂的犯人们,手中木杖向着地上重重一顿“嘘声禁魔!”

    刚刚还疯狂的嘈杂声一下全部消失,只能听到囚徒们疯狂的扒门声。

    就在乐芙兰想要将所有暴徒全部弄死的时候,学霸开口了。

    “等等。”学霸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乐芙兰大人我恳求您稍等一下”继而转头向老大问道“你开一把锁需要多长时间?”

    “我已经摸清楚这个锁的规律了,只要用的是铁丝不是这稻草,顶多二十秒我就能开一个锁。”

    “大人,这里的犯人都是穷凶极恶之徒。要是能把他们放出去替我们打头阵,肯定能让德玛西亚那些卫兵措手不及。”学霸在乐芙兰冰冷的眼神下双腿打颤“您也可以少耗费一点魔力,救塞恩大人也多一点把握。”

    “塞恩大人肯定不希望看您救他的时候,被人所伤。”学霸近乎恳求的说道。

    “你是想让你们几个多点活命几率吧?”乐芙兰终于开口了,不等学霸辩解,她就回头对着仍在骚动的暴徒们说道“你们最好聪明一点,我不喜欢和疯子打交道。”

    乐芙兰冰冷的声音透过了每个人的耳朵“我可以给你们自由,但是你们要绝对服从我的命令,有问题么?”

    暴徒中当然有对看似娇弱的乐芙兰嗤之以鼻者,向着乐芙兰耸动着胯下,那意思不言而喻。

    乐芙兰嘴角拂过一丝冷笑,魔杖轻挥,不见任何风吹草动,刚刚那些还在做着性暗示动作的暴徒们就统统爆成了一篷血雾。

    肉身都不曾留下。

    看得出释放这个魔法对乐芙兰的消耗也极大,在放完魔法后乐芙兰妖冶的脸变得有些苍白。

    当然,效果也是极其显著的。刚刚还在疯狂的暴徒们一下子就都平静了下去,有些畏惧的等待着这个杀人不眨眼疯子的下文。

    “我想要杀进德玛西亚皇宫,亲手掐死他们的皇帝。如果在这一点上我们达成一致,你们现在就自由了。”乐芙兰瞳孔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色。

    暴徒们绝大多数对德玛西亚的皇族积怨极深,此时乐芙兰提出的要求正合了他们的意。

    ‘嘘声禁魔’的效果也恰好消失,不知道谁带头大声喊道“杀进德玛西亚皇宫!”

    疯狂在感染着每一个人,一干还未脱困的囚徒大声歇斯底里的喊着嘉文家族的名号。

    只是后面跟着的后缀不是万岁,而是对嘉文家族直系女性长辈的谩骂。

    很快地牢里的暴徒们达成了一致。纷纷用锋利的石角割破了手指或是手腕,以血黩面,宣誓效忠乐芙兰。

    一名囚犯从脏兮兮的长发里翻出了自己保命用的铁丝交给了老大。

    老大也不含糊,虽然只剩单手,但将铁丝弯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后,伸到符文锁中没两下就能捣鼓开一把锁头。

    不到十分钟,地牢的格栅全部被打开,七百余名苟延残喘至今的暴徒慢慢靠拢,变成了一支衣衫褴褛的暴徒大军。

    乐芙兰法杖一挥,指向卫兵都不愿意开启的地牢大门“冲开它!撕碎德玛西亚的杂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