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史外的恋情
    看着老大创口外露,秦风赶紧把绷带为老大重新戴上,诚惶诚恐对乐芙兰说道“好,我承认。魔沼蛙血液能够制成巫术合剂的配方是我们家族的秘密,不是我们听来的。”

    乐芙兰被尊称为诡术妖姬绝对不只因她那鬼神莫测的法术,喜怒无常的性格也是她可怕的原因之一。

    这妖女已经懒得验证秦风所言是否属实,她抬起了秦风的脑袋,直视他的眼睛。

    一道摄人心魄的紫芒从乐芙兰眼中射出,直达秦风瞳孔。

    “告诉我藏在你心里的秘密。”乐芙兰喃喃的对着已经失去意识的秦风说道。她手捧秦风头的动作分外的温柔,仿佛在轻抚情人的面庞。

    其余几人有心要救援,奈何处于重伤状态,移动速度无比缓慢,只怕不等到达秦风就已经被杀。

    乐芙兰手段之高世所罕见,在眨眼间就已经潜入了秦风的潜意识。透过秦风的记忆她看到了无数奇装异服的人,看到了不属于瓦罗兰的高楼大厦,飞机汽车还有…枪支。

    甚至就连秦风的床笫之欢和口腹之欲她都知晓的一清二楚。

    当她看到秦风被重伤失去意识后,却再也无法在秦风的记忆中深入,那里的灵魂区域被一抹淡淡的云雾笼罩。想要深入根本不得其法。

    乐芙兰自然不会就此罢休,她自认自己的黑暗法术放眼整个瓦罗兰大陆也难有出其右者,不服输的性格让她直接使用出灵魂之力向着被烟雾笼罩的记忆处深入。

    灵魂之力仅仅触碰到了那白雾的边缘,一股毁灭性的力量激射而起,直接搅碎了她深入的那部分灵魂。

    “噗!”乐芙兰眼中的紫芒瞬间消失,鲜血她的口鼻中溢出。

    乐芙兰能感受到自己灵魂深处那种悸动。即使是灭世者莫洛雷也未曾带给她这样的震撼。

    只要那种力量的拥有者愿意,可以轻松抹去她的存在。

    试图解秘选入者的身份,对于空间来说无异于视奸。

    作为大陆绝顶高手的乐芙兰,对如此神秘的力量有一种无法言表的恐惧,这种力量……从来未出现在这世上过。

    “空间印记被触动,试探者判断为——英雄联盟世界,瓦罗兰大陆npc乐芙兰。”

    “空间印记发动,强行抹去该npc所得到选入者记忆。”

    “系统判定,乐芙兰变化程度为e-(不会改变本世界剧情)。”

    “选入者编号228325,扣除500进化点。(初次被试探罚款)”

    一系列的提示出现在了秦风脑海里。

    乐芙兰刚想要问秦风高楼大厦,飞机高铁到底是什么玩意却发现自己怎么也想不起来刚刚秦风记忆的内容。

    乐芙兰也好,诡术妖姬也罢。说到底她也只不过是个**凡胎的女人。

    “你到底是谁!谁为你加的灵魂封印!”乐芙兰尖声叫到“你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说话间,鲜红色的血液仍旧不停从她的口鼻溢出,看上去竟是在和秦风的较量中吃了个大亏。

    任乐芙兰的魔法造诣登峰造极,她也万万想不到空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此时自然而然将秦风几人当成了大能庇护的异大陆人士。

    乐芙兰受伤虽重,但想杀秦风几人依然易如反掌。眼看这个魔女失控在即,秦风只用了两秒,就在脑海中编出了一个谎言。

    秦风故意放缓了语速,平静的问道“你…相信有神的存在么?”

    乐芙兰拼命的摇头“神?那只是信仰,并不存在。瓦罗兰大路上有无数的伪神,我想你要说的不是这个。”

    学霸看着秦风神棍的样子就已经知道他打得什么主意,虽然不知道到底在这二人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明显秦风在这场较量中取得了绝对的优势,此时秦风已经指明误导方向了,那下一步当然是由他这个铁齿铜牙继续带偏乐芙兰。

    “如果神不存在,那你的伤势从何而来?”学霸装作叹息的样子摇了摇头“神当然是存在的。我们都在圣光的庇护下。”

    毕竟已经活了将近百年,在最初的慌乱过后乐芙兰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她用魔法强行稳定住了自己灵魂的伤势,看着学霸说道“如果你们的神真的存在,你们为什么会战败?”

    学霸笑眯眯的耸了耸肩“战争是国家间的事情,神只保佑我们的灵魂完好而纯洁。”

    乐芙兰有些惘然“难道这世上真有神的存在?”随即她嘴角升起了一丝冷笑“就算有又如何?我杀他几个信徒他会破碎虚空从你们世界追杀我到瓦罗兰大陆来么?”

    “不是不是,你等会,刚才不谈的挺好的么?咋就突然变成非得整死我们几个了?我们不就要杀个魔沼蛙么,至于吗?”老大眼见事情有点失控,赶紧在乐芙兰暴走前劝到。

    乐芙兰不是嗜杀成性之徒,只是秦风几人身上过于神秘的力量让她芒刺在背。

    秦风也发现自己几人越是神秘乐芙兰的杀意就越大,倒不如坦诚直直白白的把所有事都说了,死不死就看命了。

    “我们不是毫无目的来这个世界的。我们的神给的旨意是帮助诺克萨斯取得胜利。然后杀死魔沼蛙…哦对,还有个附加条件,我们还要把诺克萨斯一名将军的遗体带出城外。”秦风也豁出来,直接把任务说给了乐芙兰听“你如果问更多的我们不能回答,要是你觉得我们的神威胁到你,你若是想杀我们那就动手。要是你觉得我们可以在对付德玛西亚的事上达成一致那就暂且联合,等我们打开锁后一起去偷出诺克萨斯将军的遗骸然后各奔东西。”

    看着乐芙兰眼神有些闪烁,秦风补充道“当然,如果你执意让我们继续为你打工那也没问题。”

    “打工是什么意思?”

    “大概就和卖命是一个意思。”学霸抢着解释道。

    乐芙兰深深吸了一口气“可以。但是我想知道你们的神是什么时候给你们添加的附加条件?那个将军死前还是死后?”

    “死后。”

    “那也就是说你们的神能够随时对你们发号施令?”诡术妖姬对于事实的甄别能力果然强悍无比。

    秦风也懒得隐瞒这样细枝末节的小事,他点了点头“是的。”

    “如果你们的神让你们杀死我,你们就必须杀我?”妖姬紫色的瞳孔微微收缩。

    “不不不,绝对不会!你放心,我用我们神的名义起誓!”秦风倒是不怕丢空间的人。

    乐芙兰只当几人是神仆,用神的名义起誓自然是最重的誓言。

    至此魔女才点了点头“姑且相信你们,先说说你们既然跟着诺克萨斯的军队作战来的,为什么会被抓进德玛西亚的皇城监狱?”

    秦风愣了一下,答道“因为我们是在城下被抓的啊。”

    “诺克萨斯打到德玛西亚皇城了?”乐芙兰很是兴奋,抓着秦风的手问道。

    秦风完全没感觉这尤物手上的嫩滑,此时他的大手已经被乐芙兰捏的变形。

    “轻点轻点。”秦风眼见自己的手已经被握成了鸡爪子,吃痛叫到。

    “诺克萨斯是不是已经打到德玛西亚城下了?”乐芙兰手上劲道放轻,双眼依旧目光灼灼。

    此时的乐芙兰绝对是真情流露,整个人极端亢奋。

    “还没有,但是嘉文一世被杀了。”秦风抽出了被握的生疼的手回答道。

    “哈哈哈,嘉文一世这个老匹夫终于死了。”乐芙兰笑不可抑“谁杀的这个老匹夫?”

    “塞恩大人。”

    “谁?”乐芙兰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塞恩杀了嘉文一世,你说的是哪个塞恩?”

    秦风有些摸不着头脑“塞恩将军啊…难道诺克萨斯有好几个塞恩将军?”

    乐芙兰的手有些颤抖“这么说你们神给出的附加条件是偷出塞恩的遗骸了?”

    “是的。”秦风点头道。

    “怎么会这样…”乐芙兰眼神涣散,继而指着秦风像是泼妇一样咆哮了起来“你骗人,塞恩怎么可能会死!德玛西亚的废物根本伤不到他!”

    话中毫不掩饰乐芙兰同其他女人一样脆弱的神经。

    “这俩人是恋人!”所有人的心中都不约而同的蹦出了这个想法。

    即使是熟读《正义周刊》的学霸都楞了一下,因为无论哪位英雄的背景故事里都没曾提起过塞恩和乐芙兰有什么交集。

    不过细想想,塞恩与乐芙兰正是同一时期的人物。一个是大将军达克威尔手下的头号战将,一个是黑色玫瑰的领袖。联想起来每次塞恩的复活都是乐芙兰在帮忙,其实不难猜出二人曾经是恋人。

    只是从未有人往这方面联想,以至于一对天造地设的英雄美人被所有人所忽略。

    “嘉文二世用兰顿之兆和阿塔玛之戟杀了他。”一直沉默的碧哥开口道“如果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计划一下怎么杀掉嘉文二世给塞恩大人报仇。”

    突然学霸叫到“不对啊,塞恩大人只不过是重伤被俘,就算是死了现在也没被斩首示众。要是真等到嘉文二世把塞恩的尸体斩首了,我们要去偷的就是两份了!”

    “首级肯定算是尸体的一部分。要真像嘉文一世死前说的,把首级挂在人民广场上,咱们想完成这个任务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