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被禁锢的乐芙兰
    “魔法结界会对子弹生效?”秦风睁大了眼睛“这是什么道理?”

    小智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但事实就是如此。”说着抽出了一把消音手枪对着门锁的位置连开三枪。

    三发子弹在出枪口后像是慢动作一样,用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向门锁飘去,接着被门锁上一层透明的能量层弹开,无力的落在稻草铺成的囚室内。

    秦风茫然道“这是什么道理?难道魔法不应该只对魔法起效的么?要是连物理层面的手段都能防御,那魔法也未免太无敌了些。”

    “魔法本来就能对物理手段生效,你忘了碧哥是怎么救你们的了?”小智笑道“但魔法绝对不是无敌的,每一个魔法都要耗费魔力值,我要是和碧哥一对一的话,碧哥肯定不等我子弹打完就得被掏空魔力值倒地不起。”

    “要是这么说来,这地牢的一定要有足够的魔力来源。”秦风环视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被关上几十年的人应该不是少数,这么大一个地牢,总不可能是德玛西亚的法师人工维持能源的吧?”

    “肯定有一个类似于魔晶这样的东西,想用暴力手段耗光这的能量是不现实的,或许我们可以试试开锁?”老大冲着秦风挑了挑眉毛“哥以前做不良少年的时候起码能用铁丝撬开三环锁。”

    秦风看了看老大的断臂“单手行么?”

    “放心吧,我看这锁头应顶多就俩卡簧,你帮我搬住锁头我一撬就行了。”

    “少年郎,你有打开这个门锁的把握么?”

    在几人研究锁头的当口,一个看上去走路都颤颤巍巍的老头,不声不响从秦风几人身后靠了上来。

    秦风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不对劲,他虽然不能说是身经百战,但也数次从死人堆中爬了出来,对于危险的事物有本能的反应。

    身后这个老头走路都不稳,但是靠近自己几人的时候却全然没发出声响。如果老头想杀他们几个的话,现在怕是秦风小队已经全部躺在地上成为尸体了。

    老头身上的煞气极为浓烈,面对这个脸上沟壑无数长相平平的糟老头,秦风只觉得呼吸都困难。

    这种直面死神一样的压力,是哪怕他面对塞恩时都不曾有过的。

    与秦风不同,小智碧哥两位资深者对老头身上的危险气息毫无察觉。在他们看来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头。

    “别过来。”冷汗顺着秦风的鬓角流淌下来,他已经端起拳头摆出了最标准的搏击姿势,面对着马上到面前的老头。

    老头有些惊讶于秦风的敌意,看似苍老的眼角闪过一抹精光“哦?你能看破我的真身?”随即又摇了摇头“你身上没有任何魔力波动…看来只是个感觉比较敏锐的战士。”

    也不见老头有其他动作,只是在脸上轻轻一抹,身上满是污垢的装束就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套巧夺天工的女士紫色燕尾服。

    似乎这女人是紫色的使者——紫嘴唇,紫头发,紫色的烟熏妆和泪痕。

    浮夸的浓妆无法掩盖她近乎妖冶的美貌,轻轻看了一眼秦风就让秦风的膝盖都有些酥软了,不自觉生出想要下跪臣服在这名妖女的石榴裙下的冲动。

    “不对!我这是怎么了!”眼见身边四名队友接连向妖女跪了下去即将亲吻妖女的鞋面,秦风猛地扇了自己个大耳光,对着已经跪倒的四名队友一声爆喝“咄!”

    秦风的随机应变能力绝对称得上是一流,虽然不清楚妖女到底对自己队友做了什么,但是秦风下意识喊出了佛教当头棒喝的佛号,把双眼无神的几名队友吓了一个激灵,纷纷从地上站了起来。

    “你…是谁?”面对着逐渐攀升起强大气场的妖女,秦风底气有些不足。

    “能免疫我的魅惑,真是个有趣的小伙子。睿智,强壮或许还有力?没准你的**可以缓解我被关押这么久的寂寞呢。”妖女用同样紫色的舌头舔了舔紫色的手指甲,对秦风说道。

    勾了勾手指,秦风腰下的血液在妖女不知名魔法的牵引下全部汇聚到了一点。

    看着秦风支起的帐篷,妖女笑的更加放肆“很是精壮的男人,不错不错。看来你们五个要是出不去够我玩一阵的了。”

    秦风冷汗已经成绺成绺的往下落。

    当一个人身体都不能自己控制时,除了恐惧不会有其他香艳的感觉。

    在妖女强大的气场下,学霸率先败下阵去。

    肥胖的身体筛糠似的颤抖,就差把牛眼瞪成死鱼眼了。

    “我……我知道你是谁了。”

    学霸颤抖着蹲了下去,指着妖女说道。

    妖女舔了舔嘴唇“哦?知道我是谁了?嘻嘻嘻嘻嘻,真是有趣的少年。我都被关在德玛西亚地牢里十多年了都没人认得出我,你竟然知道我是谁?”

    被关在德玛西亚地牢里十多年?秦风有些疑惑,面前这个妖女怎么看都不超过二十五岁的样子,怎么会在地牢里关了十多年?难道说她十岁起就被关在这里了?

    “是你!”秦风猛然醒悟,失声说道“乐……”

    刚吐出一个乐字,妖女的手就已经在不知觉间攀上了秦风的胸膛。一股足以媲美塞恩的巨力透体而过,将秦风身上的生命链接技能都打了出来。

    五人组生命值瞬间从一半跌至不到百分之十,无一例外,全部成为了濒死状态。

    一掌之威,竟至于斯!

    “哇。”首当其冲的秦风呕出一大股鲜血。

    妖女脸上依旧笑着,但指甲已经嵌入了秦风颈间的肉中“乐什么啊?小弟弟?”

    秦风深知乐芙兰这三字一出口,下一秒自己就会被拧断脖子,搞不好自己五个人都会在瞬间被乐芙兰宰掉。

    生死立断的当头,秦风在脑中最快速度过了一遍乐芙兰的生平。

    擦了擦嘴边的鲜血,秦风倚靠着牢门直视诡术妖姬的紫色瞳孔,将呼吸放平缓,开口说道“黑玫瑰将再次绽放。”

    “咯咯咯咯咯。”乐芙兰在秦风说出这句话后果然没有痛下杀手,她拍了拍秦风的脸“是不是傻?黑玫瑰没有男性。不过看在你这么聪明的份上…如果你们真能打破这个该死的符文锁,我不杀你们。”

    看到秦风松了口气,乐芙兰一下子就明白这个条件绝对加少了,她随即补充道“再为我服务三年,尤其是你。”她用小手点了点秦风的脑门“你需要满足我的任何要求。”

    任何两字咬的极重,生怕秦风不想歪,乐芙兰瞄了一眼秦风仍在她魔法下耸立的胯下。

    秦风苦笑连连。

    对于诡术妖姬让他卖命的要求秦风到还真是不怕。毕竟任务完成后空间会帮助他们返回,这诡术妖姬再强也不至于能强过空间。

    虽然诡术妖姬看着非常香艳,但秦风知道只要他胆敢碰乐芙兰一下绝对是死无全尸的下场。

    更重要的是,不管她再怎么香艳,估计也有百八十岁了…

    “好,我答应你的条件。你的任何要求我们都可以无条件接受,但是我们有个事情需要你的帮忙。”秦风眼见诡术妖姬面色不善赶紧补充道“是这样的,我们是诺克萨斯的士兵。我的兄弟在战争中失去了一条胳膊,听闻魔沼蛙的血液可以制成一种让断肢重生的巫术合剂。所以……”

    乐芙兰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行,杀一只魔沼蛙取血液。我也不想让我奴隶是个残疾的废物。但这一切的前提都得是你们能打开这道符文锁。如果打不开…那我就可以改善一下最近的伙食了。”

    众人打了个冷颤,这魔女的话绝对不是开玩笑,她说改善伙食,那就绝对是真的嚼碎了吃。

    学霸艰难的撑起了上半身“我们现在都身受重伤,就算是能打开这道锁,一会越狱的时候也难免成为你的累赘。不如让我们先……”

    “你要是再废话可能伤的更重。”乐芙兰对学霸冷冷的说道。

    能让一向喜欢以妩媚和风骚示人的乐芙兰做出这种反应,怕是也只有学霸了。

    学霸身上那件披风虽然没能给他挡太多的刀剑,但是减魅力值的作用绝对是立竿见影。

    学霸魅力本就不高,只有五点。再算上肮脏的披风,他的魅力值已然变成了百年难得一见的零点,成功的做到让正派npc无视,反派npc烦躁。

    像是乐芙兰这种心狠手辣,草菅人命的主儿,不直接一巴掌拍死他都算学霸运气好。

    老大也支撑着起身,问乐芙兰道“你说的符文锁和正常的锁有什么不同?”

    乐芙兰看了看老大的断臂,轻声说道“对你们来说没什么不同,但是对于我来说不同就大了。”

    紧接着乐芙兰一把将老大断臂伤口处的绷带全扯了下来,露出了断肢处还未结痂的伤口。

    “能让断肢重生的巫术合剂?刚被砍断了一只手便被抓到德玛西亚的地牢里,你是从哪打听到这合剂的?”接着她用食指挑起了秦风的下巴“我喜欢谎言,但我最讨厌被别人欺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