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历史的真相
    塞恩倒下后,秦风一干人都傻了。

    不光秦风一干人傻了,城头上如临大敌的德玛西亚士兵也懵了。

    任学霸千算万算,把《正义周刊》读的多么烂熟于心,他也万万没想到塞恩会在这个当口倒下。

    战场上所向披靡,率领2000布甲残军将一万余德玛西亚精兵打的落花流水的一代大将,孤身一人杀至德玛西亚皇城之下,堪称诺克萨斯军魂的塞恩竟然就这么死了!

    学霸提着医疗箱,颤颤巍巍回头看向众人“这…这…”

    碧哥轻叹一声“原来空间早就把我们算到这场战役中了。要是刚刚咱们不去犹豫那么多,直接把医疗箱给塞恩用了,可能还有一线生机。我们这个变数除了杀几个德玛西亚士兵根本没起作用,可能这是空间的变相惩罚吧。”

    “那现在怎么办?跑?”老大脸色泛白,看着弯弓搭箭的德玛西亚士低声问道。

    秦风摇了摇头“往哪跑?咱们已经是瓮中之鳖了。被人家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除非塞恩活过来,否则怎么跑都是死路一条。”

    说着秦风把维京巨刃扔在了地上,对着城头上的德玛西亚士兵高举起了双手“我们投降!”

    城上的德玛西亚士兵尚未表态,一名发须斑白的老者登上了城头。接过一名军士递来的弓和箭,猛然拉满。

    遥遥指向学霸。

    学霸吓得脸色惨白如纸。

    虽然相距数十米,但是他能感觉到那箭芒的锋锐。箭未至,针扎般的锋芒几乎刺伤了他的眼睛。

    看着筛糠般学霸,城头老者微微一笑,箭头调转,激射而出。

    弓如满月,箭如流星。

    这箭,深深的钉在了塞恩尸体的肩膀上,直没至羽。

    看着黑色的血液从塞恩伤口处流淌出来,城墙上的老者这才点了点头。

    “塞恩已死,开城门。我要亲手砍下这个屠夫的头颅。高悬在人民广场上,让所有德玛西亚的居民都知道这场伟大的胜利!”老者从侍卫手中接过一把双手大剑吩咐道。

    “父王,要不要杀了那几个诺克萨斯的残兵?”四周的侍卫纷纷单膝跪倒在老者面前,一位身着银盔银甲的小将手执长戟和一面银色大盾从人群后跻身而出,对老者问道。

    “屠杀手无寸铁的敌人有悖与骑士的荣耀。”确定塞恩已死之后,老者明显松了一口气,对银甲小将温和的说道。

    城上的几位根本就没把已经缴械投降的秦风几人当做威胁。

    然而秦风一干人在听到城头的谈话后,后背的寒毛都乍立了起来。

    被侍卫簇拥着的一老一少,赫然是嘉文父子!

    身为狙击手的小智眼睛已经紧紧眯了起来“或许…把这爹俩现在狙死还有一线生机?”

    碧哥不动声色,只有嘴角在动“杀了他俩我们估计死的更快…城头上怕是有一万支箭瞄着我们吧?”

    “德玛西亚不会杀俘,不如就将计就计,等被扔进大牢里咱们越狱看看能不能行刺嘉文一世吧。”城门已经打开,秦风高举着双手小声说道。

    最应该发生的学霸反倒一言不发,注视着开启中的城门目光灼灼。

    伴随着巨大绞索的倒牙咯吱声,城门被放了下来。嘉文父子在侍卫簇拥下走出了德玛西亚都城的大门。

    一队士兵从嘉文父子身旁碎步跑过,上前将无意反抗的秦风几人五花大绑起来。

    “诺克萨斯臭名昭著的屠夫塞恩,孤军深入德玛西亚腹地。”老者走到塞恩的尸体旁,举起了手中的大剑。“今日,我嘉文一世,将亲自砍下他的头颅,悬于人民广场上警醒世人,警醒那远在大陆东侧的诺克萨斯人——犯我德邦者,虽远必诛。”

    说罢,手中大剑用尽全身力气挥了下去。

    这一剑没能砍掉塞恩的头颅。

    看上去已经毫无生命气息的塞恩在千钧一发间起身避开了嘉文一世这一剑,他眼中红芒大作,黑色切割者一横将方圆三米内的士兵全部扫开。

    死神一样满是血污的左手已经攀上了嘉文一世的喉咙!

    看似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塞恩竟然一直都是装死!哪怕被射了一箭也未尝躲避。

    熟知德玛西亚传统的塞恩等的就是这一刻!能够亲手扼死德玛西亚皇帝的这光荣时刻!

    学霸嘴角翘了起来“这才对嘛…原来瓦罗兰的历史也不完全属实。塞恩原来是这样杀死的嘉文一世。”

    “父王!”银甲小将看到嘉文一世受制,手中长戟一挑,向着塞恩胸口刺去。

    塞恩本就是全凭一口气吊着,此时哪有能力避开这一戟?

    长戟像是沸水入雪一样,轻松挑破了塞恩硬如钢铁的皮肤和肌肉,从塞恩身后穿出。

    塞恩手中巨斧状若疯虎,向着眼前的银甲小将砍去。

    “叮!”

    一声金铁交鸣的闷响过后。塞恩的黑色切割者被小将手中的塔盾挡住。

    小将明显不是塞恩的对手,被回光返照的塞恩一斧几乎劈的躺在了地上。

    他肩膀抵着塔盾的内缘,整个人被砸的向后退了近两米,双脚深深的扎入了泥土中无法拔出。

    小将固然被砸的后退,但手中的长戟却未曾撒开,带着倒钩的戟头在塞恩身体中倒退。将塞恩已经满是伤痕的内脏搅的乱七八糟。

    看着内脏的碎片混杂着黑色血液从伤口中流出,塞恩毫不在意,第二斧力量未减,高举着向小将劈去。

    众士兵有心相帮,奈何塞恩手中扼着嘉文一世的喉咙,随时可以杀死他们的皇帝。

    为了救助皇子,导致皇帝被杀。没人敢于承担这个罪名,投鼠忌器之下,竟无人敢上前相助。

    眼看着小将即将死在塞恩斧下,他手中的塔盾忽然激射出了一道肉眼可见的冲击波。

    赫然是光盾家族的传家宝——兰顿之兆被启用。

    “唯一被动—寒铁:被普通攻击击中时,减少攻击者15%的攻击速度,持续1秒。

    唯一主动:减缓周围敌人55%的移动速度,持续2秒。”

    塞恩的动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了下去,想要追击的步伐也变得沉重无比。

    势在必得的一斧被小将一个翻滚闪了过去。

    小将趁着塞恩攻击落空的间隙,手中长戟再动,又一次在这个巨人的身上戳了个洞。

    塞恩自知大势已去,手上加力直接掐断了嘉文一世的喉管。

    甚至都没来得及说出遗言,这名将德玛西亚统一的皇帝就这么生生被塞恩扼死了。

    “主线任务二:三十六小时内选择阵营,并帮助本阵营取得阶段性胜利——已经完成。”

    “任务评价:e(极差),你不会得到比这更差的评价了!作壁上观历史重演,你简直是空间中最无耻的蛀虫!”

    “任务完成度:6%。”

    “任务奖励:500进化点,3属性点,0技能点。”

    “附加奖励:无。”

    收到系统提示的秦风几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只有学霸眉头依旧紧锁。

    “这完全说不通啊,塞恩依旧被嘉文二世所杀已经成为了定局。就算是之前为塞恩恢复到了最佳状态,几万德玛西亚士兵淹也淹死他了。”学霸思索着“塞恩怎么看都必死无疑。让塞恩活着肯定不属于任务的附加条件。为什么空间会给出这么低的评价和完成度呢……”

    眼见塞恩已经在嘉文二世的戟下屡受重创,周围士兵眼见皇帝已死,没了忌惮也纷纷上前围攻塞恩。

    强弩之末的塞恩很快就被你一刀我一剑的围攻砍的遍体鳞伤。嘉文二世的长戟洞穿了他的膝盖后,一众士兵将他扑倒在了地上,四肢的肌肉和筋膜都被乱刀砍断。

    失去抵抗能力的塞恩,很快就被数条成年人胳膊粗细的铁链捆了起来,再也动弹不得。

    瞥了一眼困兽犹斗的塞恩,学霸摇了摇头。

    “空间的评价是作壁上观历史重演……难道说空间评价任务完成度的标准是对世界的改变程度?但是以我们几个的实力明显不可能对战局产生影响。”学霸百思不得其解“就算是塞恩恢复到了最佳状态貌似也很难杀死有兰顿之兆保护的嘉文二世。除非……”他眼睛亮了起来“除非任务评价的标准是阵营战绩的好坏,也就是说嘉文一世的死只是这个任务完成的必要条件,直接造成的德玛西亚士兵伤亡情况才是标准!”

    不得不说,学霸的推断离真相只有一步之隔。击杀德玛西亚士兵最多的小智得到了3000进化点,5属性点和2技能点的奖励。其次是秦风,得到了1000进化点,5属性点和1技能点奖励。

    杀人数几乎为零的碧哥老大和学霸一样,都只有500进化点和3属性点的奖励。

    但是距离真相有一步之遥毕竟不是真相,有时这一步之遥就会让整个推理都陷入僵局。

    “主线任务一:杀死沼泽魔蛙,对其伤害必须超过该生物生命最大值的10%。任务变更。”

    “主线任务一:将塞恩的尸体偷出德玛西亚都城。”

    “主线任务二:三十六小时内杀死沼泽魔蛙,对其伤害必须超过该生物生命最大值的10%。”

    “任务难度升级为c+(极其困难)”

    “任务失败惩罚——抹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