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始料未及
    这已经是秦风砍倒的第六个德玛西亚士兵了。

    虽然有嗜血的维京巨刃一直为他回复生命值,但是身体素质只是比德玛西亚士兵略强的他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身上数道深可见骨的伤痕依旧在向外滴血,蚕食着他的力量和生命。

    最严重的还是右胸处那道贯通伤,在伤口迸裂后又被砍了一刀。此时红色肌肉和白色脂肪层都向外翻卷着。血的颜色已经不再鲜红,而是隐隐发粉,预示着魁梧身体中的血快要流尽了。

    值得庆幸的是,秦风几人虽然都受了不轻的伤,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人阵亡。

    秦风喘息着看向一旁状态比他还差的碧哥,苦笑了一声“多谢了碧哥。”

    小队到现在能保证零伤亡多亏了碧哥。

    碧哥根本没有和德玛西亚士兵交战,他一直在默默的救援着队友。

    先是喝了一瓶在之前遭遇战中都没舍得用掉的魔力恢复药水,为每个人都套上了一个魔法盾。

    而后的交战中看到谁的魔法盾要破碎就直接撕掉一个珍贵的卷轴,为即将破碎的魔法盾充能。

    好在德玛西亚士兵的攻击力都不是很高,每刀的伤害也就在二十点上下,要砍上近十刀才能完全摧毁一个魔法盾。

    即便如此,碧哥的魔法也已经跟不上了。到最后这次冲锋,碧哥把生命力转化成了魔力才勉强保证了几人不至于当场阵亡。

    碧哥一头乌黑的碎发已经变成斑驳的白发,就连脸上也出现了干枯的皱纹。释放魔力的手衰老的尤其厉害,已经能在上面看到不详的褐色老年斑。

    秦风双手持刀没法防守,要不是巨刃有恢复生命值的能力,这会多半会变成被抛下尸体中的一具。

    战斗力本就孱弱无比的老大和学霸就更不用说了,有秦风这狂暴战士做肉盾,小智的霰弹枪开路,二人也几乎被千刀万剐。要不是碧哥拼死的救援,俩人都要死上至少三次。

    老大瘫倒在地,握着跳刀的手一直在颤抖,声音很是低沉“给大家拖后腿了。”

    乐天派的学霸看向碧哥的白发眼中也满是愧疚,哽咽了半天只说出一声“碧哥…”就没法再言语。

    碧哥笑了笑,毫不在意的说道“没关系,只要能活下去,回到空间这些流逝的生命力都可以补回来的。”

    秦风三人还没踏入过空间,只当碧哥能如此云淡风轻自然不是作伪,只有小智握着霰弹枪的骨节都有些发青。

    “碧哥,答应我,从现在开始不要再透支生命力了。这是命令,不是请求。”小智脸上神色未变,眼圈却有些发红。

    碧哥伸出手拍了拍小智的肩膀“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别的事…就由他去吧。”

    “呃…”

    就在众人满怀愧疚感谢碧哥的当口,一声吃痛的哼响在几人背后响起。

    秦风几人向后看去,发现塞恩正在将插在身上的几根标枪拔去。带着倒钩的标枪带走了他身上的大块血肉。

    塞恩看着已经近在眼前的城墙,眼中红芒一闪一闪。谁都不知道下一刻这近乎无敌的红芒到底会大作还是熄灭。

    这已经是诺克萨斯残军冲过的第五道关卡了。

    从平原冲锋到山地,从山地冲锋到城下。前后消灭了近一万的德玛西亚士兵。

    两千残军剩余人数已经不足五十,剩下的人中也大多重伤在身。

    就连塞恩本人,受伤的速度也赶不上恢复的速度。山丘一样的身体上全是纵横交错的伤疤,甚至有一名德玛西亚偏将断掉的骑枪还留在塞恩的肋间。挥动巨斧时,伤口处像是井喷一样激射出黑色的血液。

    巨人……也会倒下。

    在将带给自己伤势最严重的骑枪从肋间拔出后,塞恩眼中的红芒已经黯淡的几不可见。

    他叫来了左臂齐肩而断的加索尔,让他向诺克萨斯王城送出最后一只信鸽。

    “我的兄弟们。”塞恩像是补木桶一样,用一顶瘪掉的头盔将自己肋间最大的伤口堵上,对着仅剩的诺克萨斯士卒开口了。

    五十几名残存的士兵都已经瘫在了地上,不复之前一往无前的杀气。估计秦风几人能够醒来就是因为塞恩伤势过重,已经无法维持那个名为鼓动的魔法了。

    “你们……是诺克萨斯的骄傲。”塞恩将一支弩矢从小臂上拔了出来“你们向德玛西亚证明了自己的英勇,向诺克萨斯证明了你们的忠诚。”

    他用手指指了指面前的城门“你们英勇的事迹将会镌刻在英雄台上,将会写在史书里供后人瞻仰。但是这里……有我自己就够了。”

    瘫倒在地的一干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塞恩将军的意思,是要自己攻破德玛西亚的城门?自己孤身一人冲进皇宫里杀死号称德玛西亚荣光的嘉文一世?

    “今天起,你们被去除了番号。不再是诺克萨斯军队的一员,我已经在刚才的信鸽里附上了你们的名单。回去吧,不会有人说你们是逃兵。”塞恩说完话后就扛起了斧子,想要向德玛西亚都城的大门发起最后的冲锋。

    “将军!”失去左臂的加索尔跪了下去“能与您一起并肩作战直至死亡是我们的荣耀。”

    塞恩摇了摇头“你们已经做得够好了。接下的战斗里…你们只会毫无意义的死去。所以…回去吧,勇士不做无谓的牺牲。身披胜利的光环回到家乡,才是你们该做的事。”

    加索尔眼中已经有泪光流动,不等他再次哀求,塞恩就已经一脚将他远远踢开“回去!这是军令!”

    其实士兵们大多不是不想走,是已经累瘫了,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奈何将军下令他们离开战场,自己也想保住这条小命,只好三三两两的搀扶着,向外撤离。

    加索尔向着塞恩重重磕了三个头,也转身离开。

    留在塞恩身边的,只剩下半死不活的秦风五人。

    五人手里还握着能让塞恩瞬间恢复的王牌,自然有恃无恐。

    学霸从小智那里要了一根烟有一搭没一搭的抽着“我总觉得这事不大对头。”

    碧哥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疑点其一,按照《正义日报》所说,塞恩带领着不足德玛西亚军队十分之一的士兵攻破了城墙。”学霸眉头紧锁“注意,是攻破城墙,不是万里远征。现在塞恩身边的士兵就我们五个…这和史料上记载的差距甚大。”

    “疑点其二,现在状态的塞恩,别说杀嘉文一世,我感觉再动弹两下就离死不远了。我想不出来这样状态的塞恩,怎么才能独自杀进城墙干掉嘉文一世。”

    “疑点其三”学霸打开了空间铭牌,铭牌光亮的颜色已经变成了土绿色“我虽然不知道e-级别的任务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但是就现在看来,只要我们之前有一步走错了,都会是团灭的下场。空间给出评价简单的任务……我觉得不应该是这个难度。”

    碧哥点了点头“这个世界就是我和智哥经历过最简单的世界了。虽然属于半个低魔体系的世界,但是士兵平均素质也不弱。”他抬头看了看还在沉默着养伤的塞恩“某些npc更是强的可怕,就算比起来c级世界难度的最终boss也多惶不让。”

    小智有些恼火“这哪是e-级任务…想要让诺克萨斯取得阶段性胜利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同时杀掉嘉文一世二世算是阶段性胜利?”

    “这是疑点其四。”学霸悠悠说道“帮助阵营取得阶段性胜利……这句话里有两个关键词。第一个是帮助,第二个是阶段性胜利。”

    秦风奇道“帮助我能明白,大概就是说你不能一直在阵营里无作为。就算不能帮着杀敌…做做饭啥的应该也算是帮助吧?但是你说这个阶段性胜利我还真没想到底指的是什么。”

    学霸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帮助这两个词到底空间怎么给的定义。但是在我看来,这个帮助应该是战场上杀敌了才算是帮助。至于阶段性胜利……德玛西亚阵营的阶段性胜利标志肯定是歼灭诺克萨斯全军,但是不知道隐含条件包不包括阻止塞恩杀掉嘉文一世。如果包含阻止塞恩杀掉嘉文一世的话,选择德玛西亚阵营想要取得胜利简直太过艰难。”

    小智用余光斜了斜还在倒气的塞恩。

    学霸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当我没说。”

    “但是诺克萨斯阶段性胜利到底是怎么算的就成了个问题,如果杀掉嘉文一世就算是阶段性胜利的话,那我们大可以杀几个德玛西亚士兵加入诺克萨斯势力之后就溜之大吉……毕竟正史是不需要帮助的。但是空间应该不会给我们这么大的空子可钻。”碧哥接着学霸刚才的分析说到“所以我觉得诺克萨斯阶段性胜利的标志应该就是嘉文一世和嘉文二世同时阵亡。”

    秦风叹道“要是这样的话,选择德玛西亚比诺克萨斯有先天优势我们岂不是正好把自己放在了枪口上?”

    学霸摇了摇头“未必,万一巅峰实力的塞恩具备碾压嘉文父子的实力呢?这样我们帮助塞恩恢复血量不就结了?”

    说着从小智手里要来了可以将血量恢复至100%的医疗箱向塞恩走去。

    塞恩背对着众人,学霸走到他身边他都不曾回头看上一眼。

    在他的眼中,只有巍峨的德玛西亚城墙。

    那是他毕生的梦想。

    学霸在等了半天,塞恩依然没有搭理他。只好小心翼翼的伸手碰了碰塞恩的大腿“大人……”

    这一碰不要紧,就这轻轻的一碰,让塞恩如同山岳般巍峨的身体向前倾倒了下去。

    魔神的身体砸到地面上,溅起了一捧巨大的灰尘。

    塞恩……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