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军魂塞恩
    听完学霸的分析,所有人脸色都不怎么好。

    小智伸出手将倒地的学霸拉了起来。

    “抱歉。”

    学霸呲着嘴摇了摇头“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以为我拼命不想加入诺克萨斯阵营你们能明白我的意思…现在,一切都完了,下次诺克萨斯军队进攻的时候就是我们的死期。”

    众人脸色一片死灰。

    秦风在一旁咬着指甲“大家振作点,既然诺克萨斯的军队还没开拔,或许我们还有机会。”

    学霸哭丧着脸“你觉得我们能跑的了?且不说能不能跑,就算是跑了不能帮助军队取得阶段性胜利不还是要被空间抹杀么?”

    秦风摇了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说着他转过头去看向心灰意冷的小智“智哥,你们之前有没有改变一个世界历史进程的经历?”

    “改变世界历史进程?”小智摇了摇头“我们也不过经历了五个世界,从来没面对过这么宏大的世界观。”

    “呃…那改变过原定剧情么?比如说杀掉剧情中活到最后的人物什么的?”秦风不死心的问道。

    小智再次摇了摇头,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敲了一下盔甲“还真有过一次…不过那是单独的场景,不像是瓦罗兰大陆,要是关键战役发生变化会牵扯整个世界的历史。”

    “没关系,智哥你说说看。”

    “那是骑马与砍杀——光明与黑暗的世界。我和碧哥那时候还是两个菜鸟,刚刚加入酒肉之徒小队。一个本应该活到最后的小boss被队长杀了,结果最后影响了世界进程,审判日比预期来的晚了足足半个月。”小智说道。

    秦风眼睛亮了起来“也就是说,我们所在的世界历史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可以更改的?”

    天生的乐天派学霸也没有颓废多久,在听到秦风和小智的对话之后脑子就开始了飞快的旋转。

    “我有点明白了,空间所安排的历史事件都会如期的发生。就比如现在塞恩不会因为任何外力因素而停止攻打德玛西亚。但是我们就是其中的变数,无论是骑马与砍杀世界还是英雄联盟世界,只要我们这个变数起到的作用足够大,世界进程会发生一定程度的改变。”学霸分析道。

    “但是这毕竟是两军交战,德玛西亚的兵力十倍于诺克萨斯。在这样的千军万马中,我们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而且塞恩杀死嘉文一世,而后被嘉文二世所杀几乎成为了定局。除非……”学霸猛然一拍手“我知道怎么办了!”

    他焦急的问小智道“智哥,我们的道具能对npc生效么?”、

    小智点了点头“对大多数的npc能生效,但是对塞恩或者嘉文一世这样的boss级npc很难生效。他们大多数拥有对伤害或者控制豁免机制。”

    碧哥接道“我们试过用麻痹粉对付骑马与砍杀这种低魔世界的主要npc,结果失败了…你要是想干预塞恩和嘉文一二世之间的战争还是趁早歇着吧。那种层级的战争不是我们能够插手的。”

    学霸摇了摇头“你们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既然硬碰硬我们注定打不赢,为什么不把目光放在帮助塞恩身上?”

    碧哥这才明白了学霸的意思,惊叹道“这个逆向思维简直完美。”

    小智也对学霸的脑洞叹服“正好我这还有从绝地求生世界带出来的医疗箱和肾上腺素,在塞恩杀死嘉文一世之后为他恢复到满状态,说不定他真能给我们个惊喜,把德玛西亚这对父子一起做掉呢。”

    突然秦风想起了一些事,对众人说道“《正义周刊》我还真看过几章,我记得塞恩之所以能杀死嘉文一世,是因为嘉文一世正逢第一次符文战争余波,被灭世者莫洛托打成重伤,这才在面对塞恩时没有还手之力的。德玛西亚怎么说也是一个尚武的国家,国王绝对不会很弱。就算是有我们的帮助,塞恩能不能战胜嘉文二世还是未知数…所以别高兴的太早了”

    “这就是尽人力而听天命的事了,做我们所有能做的就好。”小智笑了笑“斗兽场里本就没有百分百的事,只要有三成以上把握就可以一试。我们现在已经退无可退,现下也只能这么做了。”

    秦风默然。

    没等五人继续研究,帐篷外就响起了嘹亮的号角声。

    督军声嘶力竭的大喊着集合,军士们极快的列成了战斗队形。

    在营地的最前方,站着被誉为诺克萨斯军魂的塞恩。

    所有士兵都已经发现了他们将军的异样,甚至有士兵开始传言将军是用了死灵魔法才变成现在样子的,一时间整个诺克萨斯营地都处于极度不安的气氛之中。

    塞恩站直了身子,将黑色切割者扛在了肩上“不用窃窃私语,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你们在疑惑,为什么你们的将军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是不是被死灵魔法操控了。”

    塞恩清了清嗓子“现在我来告诉你们。这不是死灵魔法,这是祖安的实验药水,用完之后我还剩三天的寿命。”

    一时间诺克萨斯的残军直接炸开了锅。

    “没人强迫,这是我自己注射的。”塞恩的声音很是平静。

    在最初的骚乱过后,喧哗声渐渐的平息了下来,静静等待着他们将军的发言。

    塞恩看着渐渐平静的将士们,眼中红光越来越旺盛。他能感受到那燃烧着的强大生命力带给了他充沛的体能和近乎无尽的力量。

    “我们已经被十倍于己的德玛西亚兵力围困了,不会有援军。”塞恩声音中没有一丝感情“此战,我们必死无疑。”

    残军再一次原地爆炸,甚至已经有士兵恳求向德玛西亚投降。

    “如果现在有人想走,尽管离开。”塞恩眼中红光略敛“但如果想要留下,那就像个男人一样在战场上战死,诺克萨斯没有懦夫!”

    “我之所以注射这支药剂,是因为我根本就没想要活着回到我们的国家!我要在流尽最后一滴血前,将恐惧、鲜血和死亡带给德玛西亚的蛆虫!”塞恩敲打着自己的胸膛,雄厚的声音穿透了营地中每一个人的耳膜“数百年间,我们第一次见到了德玛西亚的都城。我们横穿了整个瓦罗兰大陆兵行险招,为的就是这一刻!”

    塞恩将斧子指向了德玛西亚都城的方向“为了将恐惧、鲜血和死亡带给德玛西亚,你们可愿意同我一起赴死?”

    加索尔第一个站了出来,将佩剑从腰间拔出插入地下,向着塞恩半跪了下去“我,加索尔,愿意与大人一同赴死。”

    男人,尤其行伍中的男人,大多是感性动物。塞恩一番话过后已经有不少死忠擦拳磨掌,此时加索尔出来带头,更是将悲壮的气氛推上了顶点。

    一批接着一批的士兵单膝跪了下去,将手中的兵刃插在泥土中。做着最后一次祈祷。

    没有逃兵。

    塞恩解开了身上厚重的牛皮链甲扔在了一旁。

    “烧掉所有的帐篷和粮食,杀掉所有战马,所有人摘掉盔甲轻装上阵。让德玛西亚的蛆虫知道,诺克萨斯永不言败!”

    一呼而百应,万人卸甲。

    在这种近乎绝望的哀伤与悲壮中,诺克萨斯的大军烧掉了所有的物质补给,全军布衣开拔。

    ……

    德玛西亚的都城已经屹立在这里数百个年头了。

    德玛西亚的前身是伟大的古恕瑞玛帝国西部遗民,在恕瑞玛帝国灭亡后,经历了无数朝代的更迭。

    三百年前,最后一个王朝因为皇帝腐朽荒淫无度被掀翻。此后,人民饱受军阀混战之苦,终于在第一次符文战争(灭世者莫洛雷唱了个安魂曲,消灭了小半个大陆的人口)后同仇敌忾,在光盾家族嘉文一世的带领下结成了信奉自由、公平、公正的雅典式城邦。

    就在人民安居乐业,空前繁荣昌盛的情况下,趋于稳定的德玛西亚城邦再一次面临外敌的威胁。

    诺克萨斯的一支孤军攀过了铁脊山脉,渡过了蛇纹石河,跨过了泡沫泥沼。在诺克萨斯军魂塞恩的带领下,人数已不足出发时候三成的残军向着德玛西亚都城发动了亡命袭击。

    秦风等人进入世界时正好赶上了这场史诗级巨战的尾声。

    是役,诺克萨斯八千残军与德玛西亚光盾(嘉文家族)、冕卫(盖伦的家族)两支亲卫军五万精兵激战。杀敌超过半数,几乎将两支亲卫队打散,号称王牌的钢铁烈阳军团更是险些被除去番号。

    战毕诺克萨斯八千残军剩余不到两千人,军魂塞恩重伤。无奈只能退至距德玛西亚都城三十英里外扎营以备再战。

    被打的措手不及的德玛军方也重整残军,将剩余的两千敌人层层包围起来。但德玛西亚的军团已然被这数千人打的胆寒,在前线战争屡屡失利的情况下依旧调来了三万铁甲重步兵来增员都城。

    十倍于敌军,依旧不敢轻举妄动。

    然而,就在这种包围下,塞恩站了出来,带领不足两千人的残军,再次向着近在咫尺的德玛西亚都城进发。

    伤兵,布衣,残刃。

    行军不过一小时,就到达了第一道德玛西亚的防线。

    没有宣战,没有呐喊,在一片死寂中,诺克萨斯士兵开始向横刀立马的德玛西亚骑士们开始了近乎疯狂的冲锋。

    塞恩一马当先,身上红光渐重,几乎凝实成了固体的状态。在红光的包裹中,开始了奔袭。

    千军万马不过能让大地抖动,但是随着塞恩的奔跑,大地开始了极其有规律,如地震样的震颤。

    大地也为这狂暴的力量龟裂,叹服。

    每当塞恩踏出一步,大地就要跟着颤抖一下。

    德玛西亚的骑士们拼命拉着战马的嚼头,却无法阻止战马因受惊而逃跑。

    人未至,阵已乱。

    被近黑色红光包裹着的塞恩无视任何的兵器,直接撞入了德玛西亚的骑兵营阵中。

    撞在他钢铁一般肌肤上的骑枪只能入肉半寸便纷纷折断。没等面对塞恩的骑士们拔出刀剑,就已经被巨大的能量波动振倒,而后被魔神一样的身躯击飞,碾成一具具温热的尸体。

    盔甲与血肉糅合在了一起,成为大地的一部分,不分彼此。从此渗进发誓捍卫的国土中再不分离。

    诺克萨斯军魂所到之处,尸横遍野。

    在塞恩的面前,一切阻碍都不再是阻碍,一切屏障也不再是屏障。

    只需要撞过去,碾碎就好了。

    虽然德玛西亚战士之前也见过塞恩的死亡冲撞,但较之现在近乎割麦子一样的死神步伐远为不及。

    还没等诺克萨斯的残军上前,德玛西亚的战线就已经溃退。

    牺牲不可怕,可怕的是无谓的牺牲。

    光明正大,轰轰烈烈战死在战场上是绝大多数军人的荣耀。但是像一只虫子被碾死,变成地上一团血肉,让所有人为之胆寒。

    战线的最高长官早就在塞恩的脚下变成了一摊烂肉,群龙无首的溃军中不知道谁率先喊出了“快跑啊。”

    一个人的逃跑引起了连锁反应,面对诺克萨斯的虎狼之师,越来越多的士兵选择扔下兵刃做逃兵。

    于是无论是兵力还是装备都占据绝对优势的德玛西亚士兵变成了一群仓皇逃窜的丧家之犬。

    诺克萨斯的士兵们早就已明死志,没有盔甲的拖累,一个个脚下步伐如风,逮住正在逃跑的德玛西亚士兵,照着后脑就是一刀。在敌人倒下后,继续追击下一个敌人,让已经重伤的敌人纷纷死在千军万马的踩踏之下。

    不到三十分钟的功夫,除了有战马的德玛西亚骑士逃脱。第一道防线的三千德玛西亚步兵被全歼。

    诺克萨斯残军伤亡不足百人。

    塞恩早就停下了冲锋,在乱军丛中用他那巨大的黑色切割者正在屠杀。

    斧子所到之处,人都被一分为二,无人能挡其锋芒。

    将最后一个能喘气的德玛西亚士兵劈成两段,塞恩看着身后同样一身鲜血的士兵们高高举起了手中的斧子。

    “痛饮德玛西亚懦夫鲜血的感觉好么?”

    无论身上黏着自己鲜血还是敌人鲜血,所有的诺克萨斯士兵都已经近乎癫狂,在他们眼中,此刻的塞恩大人就如同降临人间的战神阿瑞斯。

    以两千残兵,对三千余名骑士步兵混编的精锐敌人。减员不到十分之一,将敌人全歼,敢问这天下除了塞恩将军,谁又能打出如此辉煌的战绩?

    士兵们高举着手中的刀剑,疯狂的呐喊着“好极了!”

    塞恩徒手扯断了一名德玛西亚士兵的头颅,将连带着大半截脊柱的首级高高举起“在我们死干净前,我们要杀进德玛西亚的都城,砍下他们皇帝的脑袋!”

    紧接着,大斧一挥,向着相距不足五英里的下道战线指去。

    “这是蛆虫们的第二道防线,可能接下来还有数到甚至十数道。”塞恩大声咆哮道“我们该怎么做?”

    诺克萨斯的士兵们如同打了鸡血一样,癫狂的呐喊着“杀过去!碾碎他们!”

    “给我冲,那是懦夫的宣言。”塞恩大斧一握肌肉隆起将身上已经残破的麻布衣服撑碎,露出了已经全部变为紫色,花岗岩一样的肌肉。

    坚实的肌肉上还能看到骑枪造成的恐怖创口,不过那些创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我会告诉我的兄弟们,跟我冲!”

    塞恩将巨斧拖在身后,在与道路上的石头碰撞着,不时发出零星的火花。

    “效忠诺克萨斯的时候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