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入伍!诺克萨斯!(上)
    诺克萨斯士兵盔甲的主色调是血液般的暗红,远远站在山头上看去就如同血海般让人心悸。如果说德玛西亚的蓝色给人感觉是中正平和的话,诺克萨斯的红色无疑要被打上血腥暴力的标签。

    “双方再次开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那时候加入战场危险性也太大,所以我打算先侦查一下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的巡逻哨岗,制造点响声把两拨人吸引到一块,然后帮诺克萨斯打赢一仗…这样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加入诺克萨斯阵营了。”小智用望远镜观察着诺克萨斯的军营,对众人说道。

    “我有个投机取巧的办法,咱们不用打仗就能加入诺克萨斯阵营”学霸小声说道。

    “哦?”小智挑了挑眉毛。

    学霸脸盼攀上了猥琐的笑容“德玛西亚士兵的尸体不是在我一再坚持下放在碧哥的铭牌空间了么…终于到它们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你是说……”小智皱了皱眉“直接把那些德玛西亚士兵的遗体和盔甲扔给诺克萨斯?”

    “差不多,不过咱得制造点响声。给他们造成一种有小队来巡查恰好被我们做掉了的错觉。”学霸兴奋的搓着手,对于第二专业想考法律的他来说,钻空子简直是天赋技能。

    碧哥闻言摇了摇头“你说的方法我不是没想过,之前我们虽然没进入过瓦罗兰,但是进入概率这么高的地方我们也有所耳闻。诺克萨斯以铁血和残酷出名,就靠几个脑袋和盔甲我们很难得到信任。保不齐会把我们当做奸细抓起来拷问。”

    学霸一抖披风“放心吧,我这张嘴能把活人说死、死人说活。有道是飞起早生两千载,苏秦张仪恨晚生啊。”

    碧哥无奈的看着小智。

    小智也是哭笑不得,在学霸准确的说出对面幻象师的存在后他一直将学霸当做潜在的布局者来看待,奈何这货智商颇高却偏喜欢当个逗比……

    “学霸你个憨憨少说两句,万一在军营里被识破谎言,咱五个都得撂里面。”眼见气氛不对,老大赶紧戳了戳学霸的腰眼。

    “啥谎言被识破?这几个人不是咱杀的么?”

    “是啊。”

    “那咱们不是来投靠诺克萨斯帮他们取得阶段性胜利的么?”

    “……也是撒。”

    “那你告诉我谎言从何而来?”

    老大睁大了眼睛“这叫啥来的?偷换概念!我说撒谎的意思是这仗不是现在打的。”

    学霸的笑容愈发猥琐“对诺克萨斯来讲,什么时候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会帮着他们对付德玛西亚。”

    小智听着学霸的逻辑暗自点了点头“那行,就这么干吧。”

    “我们可能需要做一场爆破,毕竟那些德玛西亚的士兵死了有一会了。让石头压着更保险点。”学霸瞄了一眼正在从碧哥的铭牌空间中缓缓出现的尸体“而且咱们就有充分的理由解释尸体为什么温度不高了。”

    碧哥闻言直接从团队空间中掏出了数捆c4和手雷,看了看山下诺克萨斯的军营说道“那些士兵反应再慢,十分钟也能赶到咱们这。确定在这搞?”

    “放心吧,五分钟时间用来演戏,再来两三分钟时间炸塌个山角把尸体埋起来一大半,这事就算是成了。”学霸信心满满的说道。

    小智颔首“我已经观察过了,这附近没有暗哨。你说吧,怎么演?”

    “老大、秦爷,你俩得鞭个尸。一会在士兵尸体上胡乱砍一砍,再把血迹往脸上涂涂。”学霸布置着现场“碧哥你一会引爆完装作释放魔法魔力耗尽的样子……智哥,帮着老大和秦风包扎一下伤口。”

    碧哥点了点头便开始计算起爆破的角度“然后呢?”

    “然后?”学霸将双手放在面前做喇叭状,对着山下大吼道“德玛西亚万岁!”

    山脚下…

    “将军,有一个德玛西亚巡逻队摸过来了。不知道哪蹦出来的友军正和他们打着呢。咱是支援还是怎么着?”一名黑衣黑甲的彪形大汉从营帐外走了进来,对坐在营帐正中的中年男子问道。

    大汉身高一米八开外,但在营帐正中的男子面前却如同孩童一般弱小。

    被称为将军的男子身躯异常庞大壮硕,可能是受伤的缘故,伟岸的身躯略显佝偻与疲惫。

    一张不怒自威的国字脸,胡须蓬乱。剑眉却仍旧如同不羁的利剑般指向天空。

    如果不是不时的急促呼吸声,谁都难以相信这位诺克萨斯的军魂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

    但只要这尊巨人没倒下,诺克萨斯便永远不会失败。

    将军很是漫不经心回到“哦,看看去吧,先不着急动手,等他们打完。要是德玛西亚的人赢了就送他们上路,要是我们的友军赢了,就把人带来见我。”紧接着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一阵剧烈的咳嗽,几乎咳出了风匣拉起的声音,随着将军身体的颤抖,整个大地也在抖动。

    过了好一会,将军才喘息着抬起了头,看着面前黑甲黑盔的下属,眼中带上了一丝难以掩饰的疲惫“奥都因的援军还没到么?”

    黑甲大汉摇了摇头。

    “飞鸽传书或者魔法消息有么?”

    黑甲大汉再次摇了摇头。

    “看来我们不会有援军了。”将军的声音极其苦涩。

    “加索尔,你跟我多久了?”如同山丘般伟岸的将军站了起来,这才露出了暗红色盔甲的全貌。

    近半英寸厚的牛皮链甲上布满了斑驳的战痕,有长枪穿刺的凹陷,也有嵌在盔甲中还未拔出的箭头。

    遍观将军全身,大大小小的伤口不下百处。

    叫做加索尔的大汉抬头仰视着将军“十五年整了,将军。”

    “我们败过么?”

    “没有!”

    “那你怕死么?”

    “不怕!”

    将军像是摸孩子脑袋一样摸了摸加索尔的头盔“那这次我们依然不会败……”话音未落又开始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半晌,将军的眼睛中已经带上了血丝,对加索尔说道“去吧,既然友军在战事这么不利的情况下要陪我们一起赴死,姑且放下诺克萨斯那一套铁血外交政策。无论他们是来自祖安的疯子还是来自比尔吉沃特的强盗,都给他们以友军的最高礼遇。”

    加索尔眼中虽有担忧,但依旧点了点头走出了营帐,随手点拨一个百人队向着秦风等人所在的位置奔去。

    将军看着加索尔离开的方向长叹了一声,望向远处已经几乎可见的德玛西亚城市,眼中精光依旧锐利如刀。

    ……

    “智哥,人来了么?”学霸一人导演着德玛和诺克双方战士的厮杀,嗓子有些沙哑。喝了一大口水,对一直用望远镜观察情况的小智问道。

    “还有不到一公里,碧哥,准备爆破。”小智放下了望远镜,眼都不眨的用匕首在自己胸前和脸上分别划了几刀。

    碧哥紧随其后按下了爆炸按钮。

    “咣!”

    一声巨响过后,碎石陨落,烟尘四起,把众人呛得直咳嗽。再抬眼看去,德玛西亚士兵的遗体已经大多被压在了碎石堆下。

    碧哥掏出了法杖,做出魔力耗尽的样子,委顿在地。

    小智抹了一把脸上的灰尘,将枪口还在冒着青烟的霰弹枪放在地上,为秦风和王新包扎起已经结痂的伤口。

    直至此时,加索尔率领的诺克萨斯士兵终于赶来。

    看着学霸有意为之下堪称惨烈的战局,经历过无数战火洗礼的加索尔暗自点了点头。

    学霸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警惕摆出进攻的姿势面对黑甲大汉“是诺克萨斯的盟友么?”

    加索尔只扫了一眼身上只有伤痕没有血迹的学霸,微微一点头,从他身边绕过,帮着看上去伤势最终的秦风把嗜血维京巨刃拾起。

    加索尔惊叹了一声“好刀,不知道你们是哪里人,竟然有这么好的铸造手艺?”

    生怕秦风回答出现破绽,学霸抢着回答道“我们是皮尔吉沃特的海盗。”

    加索尔打心眼里瞧不上这个其貌不扬的矮胖子,看着他披风下圆滚滚的肚子,暗自腹诽道这又是一个胆小怕战,靠老爹当上海盗船长的废物。

    他哼了一声,转头问学霸到“这些都是你的战友?”

    学霸谄笑道“是是是,都是小人的下属。”

    几句话间,竟是将一个欺软怕硬,毫无原则的懦弱海盗形象演绎的淋漓尽致。

    加索尔不置可否,瞥了一眼众人并无异色这才继续问道“你们到德玛西亚干什么来了?”

    学霸暗道不好,他哪里知道这是德玛西亚的地盘?但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听闻诺克萨斯的大军陷入了苦战,小人特意来献上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

    谁料加索尔听了之后勃然大怒,甩开秦风,佩剑呛啷一声出鞘架在了学霸的脖子上,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们孤军深入敌人腹地,为了完全保密,连大将军达克威尔都不知道我们到底在哪。你告诉我…你听闻到诺克萨斯大军陷入了苦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