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路上的人
    幸存下来的七人,按照小智的命令一口气跑了五公里,才算脱离战场。

    在小智下令就地整顿之后,所有人都就地瘫倒,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智哥,我们是以意识体的形式进入的这里,还是整个人都进来了?死了之后是回到现实世界么?”秦风躺在地上,毫无风度的问道。

    小智嘴角带上了一丝嘲讽:“你以为这是像意识体进入电子游戏一样,只要能玩通关就能出去的世界?哈哈哈,这个笑话真他妈的好笑!”

    如同癫狂的野兽一样,小智毫无征兆的拽住了秦风的领子:“这里是他妈的斗兽场!就算你能活过第一个世界,能活过第二个世界,你也会死在以后的某个世界中!在这里你会痛,你会受伤,你会死!”

    放开了秦风的领子,小智喘了两口粗气:“我们每完成一个任务,都会回一趟现实世界。在这里死了的人……在现实世界,也会消失。”

    秦风面无表情的理了理领子,不动声色等待着小智的下文。

    小智对视上秦风那淡然的目光,没来由的心里有些发虚,将脸转向一边:“不好意思,有些失态了。上个世界十多个人就我和碧哥活了下来……”

    秦风牵动嘴角上的肌肉笑了笑:“没关系,我理解。那么……你说的斗兽场是什么?”

    小智点了一根烟,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咱们进来的这个地方叫空间,至于到底是什么吊毛空间,到底是神还是魔鬼建立的都没的考证。不过我们都叫这个鬼地方斗兽场。我们能做的就是在一个个游戏,或者电影的世界中变强……活下去。回现实世界放松下心情,再滚回这个鬼地方等待下一个世界。”

    “斗兽场……”秦风默念了两遍,笑着摇了摇头,“还真形象。”

    就在众人都躺在地上抓紧庆幸着劫后余生时,一支流矢在空中呼啸出一道凄厉的弧线,稳稳钉在了一名幸存女孩的胸口。

    女孩难以相信自己会这么倒霉,大睁着眼睛,盯着插在胸口的箭,不住的挣扎着,想要把箭从胸口拔掉。

    可惜一切都是徒劳,只有暗红色的鲜血不断从她口鼻中溢出。

    秦风叹了口气,将之前捡到的匕首握住,轻轻走上前去,用左手捂住了女孩的眼睛。

    “不用怕,不用怕。你会好起来的。”秦风柔声说道。

    伴随着温柔的话语,一柄残破但依然锋利的匕首插进了女孩的太阳穴。

    女孩抽搐了两下,便软了下去。

    看着众人惊疑不定的眼神,秦风摇了摇头。

    “伤到肺旁边的大动脉了,没得救。杀了她是给她减少点痛苦。”

    就在秦风向众人解释的时候,一个冰冷的机械合成音在秦风灵魂深处响起:“击杀队友一名,扣除500点进化点。世界结束时进化点仍为负值,给予抹杀惩罚。”

    “这……”秦风傻眼了。

    瞥了一眼女孩的尸体,小智眼角抽搐了几下。

    “恭喜你给自己背上了500进化点的负债。走吧,在天黑之前我们要找到宿营的地方。”

    ……

    天色逐渐黑了下去,幸存的士兵们陆续回到了自己的营地。双方都虎视眈眈,随时准备以残兵进行反扑,吃掉同样筋疲力竭的对手。

    一行人已经到了战场之外的一处半山腰上,扎营休憩。

    秦风沉默的看着小智和碧哥从小小的铭牌中往外掏着各种野外求生用的工具……帐篷、锅、睡袋,甚至还有ipad。

    “我们带的铭牌有电影里空间胶囊的作用?”

    “差不多,用意念和铭牌沟通就行……别那么看着我,这玩意的原理就是根据你脑电波进行开放空间门,没你想的那么玄乎。”

    小智和碧哥各从铭牌中拿出了几瓶酒,将所有人都叫到了身边,翻出几捆腊肉,开始野炊。

    “虽然今天死了不少人,你们现在也很累,甚至还有掉队被人背回来的。”碧哥用眼睛瞟了瞟职业装女郎,“但是我必须要讲讲我观察到的情况和人物细节。”

    碧哥带上了眼镜,拿出pad。

    碧哥手指连动,翻阅出一张战场上的照片。照片的正中,正是那个如同魔神一般的身影。

    “这个横冲直撞的家伙是亡灵战神——塞恩。”碧哥推了推眼镜,将手中的屏幕放大,再放大。

    “看这里。”碧哥面无表情的指了指那魔神背后一个梳着背头的模糊身影。

    他打了个响指:“在我发现这家伙的时候,他刚用斧子竖着把人砍成了两片……如果我判断没有错误的话,他应该就是诺克萨斯将来的领袖。”

    “断头台?”

    碧哥点了点头:“没错,这个人就是断头台德莱厄斯,根据他我们就能推断出这次战役的时间点。他,是这次战役最关键的人物。”

    “塞恩能在战场上有理智的横冲直撞,策士统领斯维因还没有上位。也就是说现在瓦罗兰大陆的时间段很可能就是德莱厄斯还是个带着他弟弟德莱文在战场上苟活的大头兵,作为主要npc,德莱厄斯绝对不会战死在沙场上。也许这一战也许就是他的扬名战,所以我们如果想要活下去,就只能选择诺克萨斯阵营。”碧哥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小智点了点头,将有些烤焦的腊肉分下去。

    “明天一早,趁战争还没开始,我们去投奔诺克萨斯阵营。呃……谁都不准把烤焦的肉扔掉!我知道不好吃,但是为了保证你们明天有足够的体能,你们必须吃下去。”

    碧哥也将酒发了下去。

    “酒是战场上的好东西,能壮怂人胆,也能让你们在这个随时都有可能死掉的世界里活的舒心一点。”

    于是,在诡异的气氛中,众人开始狼吞虎咽起并不丰盛的晚餐。

    ……

    战场的风很凉,隔着帐篷都能感受到埋骨之地的阴冷。

    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的军队都吹着各自的号角,以来哀悼死者的亡魂。

    傍晚的那场亡命奔波加上酒精的缘故,众人都在有些寒冷的风中窝在帐篷里沉沉睡去。只有秦风一人仍然靠在篝火旁,点燃一支烟默默地喝着酒。

    瓦罗兰上空和地球一样,只有一个月亮。

    不过天上的繁星却和地球大相径庭,至少到现在为止,秦风都没辨认出来一个地球上能够看到的星星。

    秦风身后响起一阵沙沙的草动声,嗅着熟悉的味道,秦风并没有回头,仍旧望着在群星照耀下依然漆黑的苍穹。

    “在想什么?”略显嘶哑的女声在秦风耳边问道。

    秦风叹了口气,拍了拍铺在旁边的草垫:“坐。”

    身着白领职业装的女郎笑了笑,缓缓坐到他的旁边。

    “摸到腕骨上缺口的时候我就知道是你了……何苏原来这才是你的真实面目么?”秦风拿起酒杯,给对方倒了一杯伏特加。

    何苏没有接过秦风递来的酒,而是抢来了秦风的酒杯,找准秦风刚刚喝酒的唇印,对了上去,轻轻抿了一口。

    “我也没想过能瞒得住你,说说你当年是怎么活下来的吧。”何苏的声音依然嘶哑而娇媚,似乎秦风能认出她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你又是怎么活下来的呢?”秦风有些沉闷的反问。

    二人很有默契,在确认身份后,便沉默着没有去回答对方的问题。

    沉默了半晌,秦风开口打破了寂静。

    “奎子和浩楠他们呢?”

    何苏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活着。”

    秦风皱起了眉头:“在那后你们没有再联系过?”

    何苏轻轻拨弄着秦风的耳朵:“大家都以为你死了,所以散伙了……没想到在这能再遇到你。”

    秦风苦笑着将何苏的手捉了下来:“散伙了未必就不是件好事,这些年……你过得还好么?”

    何苏一愣,继而如银铃般小声笑了起来:“真是个俗气的问题,没想到小秦风也会这么问。”

    何苏将青葱般的小手从秦风粗糙的大手中抽出,重新抚上了他的耳朵:“不过我得说,我过的还不错。大捞了一票之后天天醉生梦死怀念着我的如意小郎君。”

    秦风酒量还算可以,喝了近四杯伏特加脸上仍然没有醉酒的红晕。但听到何苏的话之后,整个脸瞬间就红到了脖子根。

    “人家可没说怀念的如意小郎君是不是你哦,别自作多情。”

    于是秦风的脸就从通红变成了铁青。

    何苏掐了掐秦风的脸蛋,笑道:“好啦好啦,看你那副德行。说的是你行了吧。”

    秦风的脸色稍好转了一些,将何苏手中的酒杯抢了回来:“还是当年的百变女魔头,这么多年没点长进。”

    二人在最初的寒暄过后也找不到什么共同话题了,只是默默地喝着酒,一杯接着一杯,时不时碰一下杯子,只是彼此都不愿意多说什么,安静的享受着有彼此的在身边的时光。

    有酒,便不需多言。

    随着瓶子中的酒越来越少,二人脸上的神情也越来越落寞。

    瓶子中最后一滴酒被何苏倒在了嘴里。

    “酒没了。”

    秦风默然。

    “以后我们还有机会一起喝酒吗?”

    秦风沉默半晌,在何苏诧异的目光中将她拢入了怀里,重重的吻上她的唇。

    “宿营路上假装体力不济的时候,你就想走了,对不对?”秦风低头问道。

    “嗯。”何苏依偎在秦风怀里,乖巧的点了点头。

    “你走了也好,不然就像当年一样,我总担心你哪天会不辞而别。”秦风用腮侧冒着青茬的胡子蹭着何苏光洁的小脸。

    “那我走了。”何苏眨了眨眼睛,对秦风说道。

    秦风点了点头。

    何苏轻轻在秦风面颊上一吻,脱下了高跟鞋,从秦风怀里站起。赤着脚向着黑暗中走去。

    ……

    在离开了秦风营地后,何苏用最快速度重返战场,站在诺克萨斯营地后方的一座小山上,俯视着整个阵营。她用修长的小姆手指甲打开了隐藏在中耳内的微型耳机。

    “我已经到达斗兽场第一个世界,请指示。”何苏的语调已经不复和秦风暧昧时的娇柔,严肃而冰冷的声音让人丝毫感受不到她的情绪。

    “潘多拉,你做的非常好!以后不要再用指示两字了,进入了斗兽场我们就是战友,没有上下级之分。”一个雄浑的中年男声在耳机中带着毫不掩饰的笑意。

    “你的第一个世界是什么?”

    “英雄联盟——瓦罗兰的战火。”何苏的声音依然冷清,不带一丝烟火气息。

    “英雄联盟……涉及到阵营选择问题么?”男子微微沉吟。

    “涉及。”何苏终于有些动容,眉头微微蹙起,但是声音并无一丝变化。

    “最快速度赶往暗影岛,加入暗影岛阵营……或者你如果有足够的自信也可以去虚空阵营看看。它们会给你很大帮助,啧啧啧,毕竟进入了号称耗时最长的英雄联盟世界,就代表着你最少会有半年的时间在那度过。”

    “是。”何苏将耳机从中耳中掏了出来。

    “潘多拉!你要干什么!”耳机那端的男人似乎发现了何苏的不妥,愤怒咆哮道。

    “谢谢你们的给我的建议,我想在这里的半年我应该可以变得比你们这群窝囊废强,另外,我叫何苏,不叫潘多拉。”何苏将耳机和衣服最上端的纽扣掷在地上,狠狠踩碎。

    踩碎了耳机和话筒之后,何苏忽然感觉好像挣开了枷锁,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

    她抿着嘴轻轻一笑:“我的如意小郎君没死,总和你们这群抠脚大汉混在一起成什么样子……姑奶奶总要变的厉害点得不怕被人弄死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