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阶梯,刺杀!
    第二章阶梯,刺杀!

    烧烤摊,三人围桌而坐。

    学霸灌下一杯啤酒,趁着秦风和老大研究那把手感格外厚实的博伊刀的功夫,将桌上剩余的三个烤牡蛎一口扫光。

    “这么说来……你一直不上马哲课,包括买这把刀也是因为那个梦了?”

    老大提了提杯,有些心不在焉的喝了一杯啤酒。

    秦风点了点头:“嗯,没错。虽然每次的梦境基本都一样,但是在细微的地方会有差别……而且是非常真实的差别。”

    看了看还剩大半的酒瓶,秦风忽然感觉嘴里很燥。一仰头,干得一干二净。

    “我第一次做被杀的梦……还是在我们刚刚大三的时候。我记得当时的场景发生在之远楼213,马哲课上。

    正上着课呢,一个留着灰白色长发的家伙忽然打碎了窗户,从外面跳了进来。从手心里冒出了一根非常大的冰碴,直接把我穿了个透心凉。”

    “然后呢?”。

    “然后我就吓醒了。”

    “……你继续。”

    “第二次做这个梦是一个多月之前。情景和第一个梦一模一样,但是我很清楚的记得,在那个留着灰白色长发的家伙跳进来之后,我尝试逃跑来着。”

    “你能不能别总把话说一半?”老大很是气恼的给秦风的杯子里倒满酒,顺带着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哦……然后这回我是从背后被穿了个透心凉。”秦风撇了撇嘴,似乎很不屑梦境中自己的软弱行径。

    “然后你就买了这把刀?”

    “没错。”秦风将那把只有四十多公分长,却足有两斤半分量的博伊刀拿在手中把玩着。

    “第二次同样的梦,我就有些警觉了。所以就淘了这把刀……结果貌似第三次做梦的时候,情形没什么不同。

    那个长头发在我从包里拿出刀的时候,又是一道大冰碴给我来了个透心凉。”

    学霸努力把塞了满嘴的牡蛎咽下,瞪着满是眼屎的牛眼问道:“透心凉……心飞扬?”

    “白痴……”秦风将凳子向后搬了搬,远离学霸。

    “这么说……老秦你这次做梦,我俩也出现了吧?”老大闷闷的点燃一支烟,将烟插到秦风嘴里。

    秦风吧嗒了两口,点了点头:“没错……我刚才做的梦中,咱们三个都出现了。然后……”

    “都透心凉了?”

    “学霸是透心凉,咱俩都变成了筛子。”

    “……还不如透心凉呢。”

    学霸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拍大腿,问道:“秦爷,我突然想起来了,你到底看到了什么才跟疯了似的跑到台阶那里?”

    秦风一愣,用力连啯了几口烟,从鼻子中狠狠喷出。

    “我看到了杀咱们那个长发小子的帮凶!”

    学霸思忖了一会,又问:“在脱离你的视线之后,他就不见了是么?”

    秦风点了点头。

    学霸咧嘴笑道:“看起来那个台阶是能下的,只不过我们之前没找到下去的方法罢了,或许……我们应该去那里看看。”

    秦风眼中忽然射出一道精光:“你说有没有可能根本不是方法的问题,而是我们之前没有权限?”

    “你是说……”

    “纹身!”

    三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对方。

    “就明天吧,这事情很邪门,所以我需要你俩完全按照我说的去办。”秦风丢掉烟头,狠狠地踩灭。

    “秦爷,要不……你联系联系以前那些朋友?就咱们三个,我心里实在没底。”学霸小心翼翼的问道。

    秦风脸色有些黯然:“以前的事就不要再提了……解决我们的事,只能靠我们自己。”

    秦风话说的凛然,未必就真的那么伟岸。

    将老大和学霸卷到这件事里之后,好歹他已经不是孤军奋战了。现在的三人,秦风敢将后背完全交付出去。

    比起有能力也有私心的人,秦风更倾向于现在这种弱小,却可以完全信任的人。

    “也成,这事挺诡异的。把外人卷进来确实不怎么合适。”学霸有些郁闷的承认了事实,“秦爷,那个……你有多长时间没动过手了?”

    秦风吐了个烟圈,微眯着眼睛:“很久了。”

    ……

    又是新的一天,朝阳照常升起,照在昨晚喝得醉醺醺的秦风身上。

    秦风迷迷糊糊的用手挡住脸,想要遮住刺眼的阳光。然而雨后的阳光格外刺眼,从秦风的指缝间射入,刺痛了他的眼脸。

    秦风咔吧了几下惺忪的睡眼,费力的睁开,伸了个懒腰。

    “你醒了?”老大叼着烟,摆弄着手机。

    “唔,几点了?”秦风爬了起来,摸了摸书包,确认博伊刀仍在,懒洋洋的问。

    “九点多了,我俩早就醒了。啥东西都收拾利索,就等你起床了。”老大甩给秦风一支烟。

    “我洗个脸,咱就吃饭去。”秦风接住飞来的烟,顺便顺走了老大的洗面奶。

    “昨晚……睡得还好?”老大将手机放在一边。

    “挺好的。”

    “……我想问的是你又做梦没有。”

    “没,睡得挺香。”秦风叼着牙刷,含糊的回应。

    洗漱完后,秦风将武装得严严实实的学霸从隔壁寝室里揪了出来。

    看着学霸将借来的书架板子放在了胸前,秦风一阵无语。

    “咱就是去看看,又不是打仗去了。你把个板子放胸前是因为点啥……还有,把你的护膝和手套赶紧摘了。”秦风黑着脸说道。

    “秦爷,我这可都是保命的家伙啊。你行行好让我带着吧……”学霸一脸委屈,紧紧抱着书架隔板不愿意放下。

    “……”

    秦风和老大合力将学霸的装备撕了下来,像拖死狗一样拖着学霸赶赴之远楼。

    到了之远楼前,三人像约定好了一样,谁都不愿意踏进这诡异的教学楼。

    “跟上。”秦风咬了咬牙,放开了拖着学霸胳膊的手,率先踏进了之远楼。

    由于是周六,之远楼里只有寥寥的几名学生在上自习。

    寂静给予的压抑让三人难以呼吸。

    没走几步路,三人就到达了213阶梯教室的门口。

    再往下面走,就是那个诡异的阶梯所在。

    秦风对两人做了个嘘声的动作,点了点地面,示意二人在这里等候。

    而他,则向着诡异的阶梯一步一步走去。

    阶梯,仍然满含着异样的寂静和空洞等在那里,就像是择人欲噬的大嘴。

    秦风屏住呼吸,向着阶梯伸出了手。

    冰冷,粗糙。

    “妈的,还是进不去,这还是墙。”

    秦风刚放松了紧绷的身躯,回过头,他的瞳孔猛然收缩。

    “老大,小心身后!”

    看着老大身后的刀越来越近,而他还一无所知,秦风目眦欲裂。

    “趴下!”

    秦风一声暴喝,背包猛然撕裂,那把乌黑锃亮的博伊刀已然握在手中。

    刀身上亮起了几个不知含义的符号,闪耀起诡异的红光,不过秦风没注意到。

    从拔刀出鞘,到踏步向前将老大摁趴下,再尽全力砍出一刀,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没有丝毫停滞。

    老大被秦风摁在地上,身后的刀距离后心,不足十公分!

    一把乌黑的博伊刀忽然出现,拦住对方的去路。

    “叮!”

    金铁交鸣的脆响传来,秦风脸上涌现出了不正常的红晕,连退了四五步才稳住身子。

    他的右手不停颤抖,大半个虎口已经裂开,鲜血顺着刀柄留下。

    刚刚的一刀,已是秦风全力一刀,竟被这么彻底的挡了回来!

    还被一把秀气的匕首震退了三米开外?!

    阴影中的刺客也很意外,带着玩味的笑容,露出了兜帽下有些苍白的脸。

    秦风好不容易压下了堵在嗓子眼中的气血,将刀换到左手。

    “你俩按原定线路跑,我拖住他。”秦风毫不在意的挥舞了一下满是鲜血的右手。

    老大一咬牙,拖着怂了的学霸,快速地离开。他也想与秦风并肩作战,可他知道自己的斤两,在这里只能成为累赘!

    看着两人进了213阶梯教室,秦风松了口气。

    从衣领内侧掏出一根小小的针管,摘掉针帽,向脖子上狠狠扎去。

    注射器中液体慢慢减少,秦风的呼吸也越来越沉重。

    眼中甚至还出现了一些血丝——那是毛细血管因为血流过于剧烈而轻微破裂的表现。

    在黑暗中的刺客摘掉了兜帽,露出一张妖艳而苍白的脸。如果不是平坦的胸部和凸出的喉结,秦风甚至要把眼前的刺客当做女人了。

    刺客穿着棕色的卫衣和深蓝色的牛仔裤。很经典,很有活力的大学生打扮。只是他身上那股阴冷的气息无论什么穿着都没法掩盖。

    此刻饶有兴趣看着如同愤怒的公牛般的秦风:“有意思,一个大学生竟然随身带着肾上腺激素?”

    秦风也没有动手,他在等着药效完全发作,那时候的他才堪堪有一搏之力……虽然看上去刺客并不在乎这些。

    二人对视着,谁都不肯先动手。

    动手就意味着破绽,破绽就意味着死亡。

    他们都能嗅出彼此身上浓厚的危险气味。

    秦风的眼中一片血红,但是目光却无比平静。

    “你不是人类。”秦风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哦?”

    “你身高不到一米八,体重不足七十公斤。但是刚才你那一刀的力量绝对在二百公斤以上……所以你不人类。”秦风用无比平静的语气陈述着令人毛骨悚然的事实。

    刺客没有因为秦风的话而愤怒,他好看的一笑:“这有所谓吗?”

    秦风点了点头:“有所谓,你不是人类……那么你是什么?你起码要让我知道我杀的是什么东西吧。”

    刺客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秀气的匕首从正握变成了倒持。

    “无知。”也不见他的手有什么动作,卫衣的兜帽瞬间回到了他的头上,将妖艳的面容掩盖在阴影之中。

    秀气的匕首不知何时隔空出现,尖端已然没入了秦风的右肩。

    刺客没有迎来没有预想之中的抵抗,秦风坦然接了这一刀。他呲着因疼痛而变形的嘴,亮出了白净的牙齿。

    干净的笑容看的刺客微微失神……

    他看懂了那干净笑容中,不加掩饰的复仇**和天真的残忍。

    有一瞬间,刺客甚至怀疑起秦风是不是还有底牌。

    秦风当然没有底牌,无论以前如何,他现在只是一名大学生。

    秦风喉咙中响起低沉的嘶吼,如同野兽一样向着刀尖上撞去。

    “既然力量比我大……那么纯粹的角力肯定是不理智的。但是我比他要重很多,惯性一定比他大……也就是说,只要能推着他一直到213的教室门口,我还有逃生的机会。”秦风思如电转,瞬间就找到了打破这必死之局的最简洁办法。

    刺客在这蛮横的打法面前也有些发蒙,那把秀气的匕首已经嵌入秦风的肩胛骨中,加上秦风发疯般的冲撞,一时之间也难以发力抽出。

    他还要不时地规避着秦风疯狗般毫无章法,却迅猛异常的诡异博伊刀。

    213在二人的僵持中越来越近了,秦风忽的停住了前进的步伐。借着猛然停下的惯性,刺客手中的匕首拔出了右肩。

    在前进过程中,因为二人的僵持,伤口在逐渐的扩大。割痕极其不规则,在匕首拔出的瞬间,秦风肩膀上的伤口就猛的喷出一道血雾。

    血流如同溪水般涓涓而下,将他大半件衬衫染得通红。

    “伤到动脉了……如果我速度够快的话,应该还有五到十分钟的时间。希望救护车能早点过来吧……”

    秦风咬了咬牙,根本顾忌不上还在喷血的伤口,就地一个翻滚,用后背砸开了213阶梯教室的大门,连滚带爬的逃了进去。

    刺客脸上带着一丝轻蔑的笑容,带着些许遗憾,撇了撇嘴,消失在了阴影中。

    “可怜的孩子……希望梦魇能轻点折磨他们。”

    秦风撞破213的大门后,迅速将衣服脱下,按在了伤口上,就在他向窗边冲去时,一道愤怒的女声在讲台上响起。

    “同学你是我们班的么?还是压根就没上过课?”

    秦风愕然抬头望去,发现一名栗色短发的中年女人正一脸愤怒的看着自己。

    回头看去,一脸焦急的学霸和老大正向他招着手,示意秦风赶紧过去。

    “这……”秦风一时间有些搞不清楚状况,难道刚刚是在做梦?

    难道……

    “不对。”秦风猛然醒悟,伤口还在不断流淌着鲜血。生命与力量也在离自己渐渐远去,老大和学霸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怎奈身上好像压了几百斤的铁坨一样,根本直不起腰。

    “赫赫……”秦风咬破了嘴唇想让自己清醒一些,然而眼皮却变得越来越沉重。

    世界在变蓝,破碎……

    “头,我感觉这小子出不来。”一个平头男子用干瘦的腿踢了踢眼神毫无焦距,身体也在慢慢松弛的秦风对旁边一脸漠然的长发男子说道。

    如果秦风清醒着的话,他一定会发现,那漠然的男子正是他梦中用冰矛杀死他的人!

    “梅肯预见到这小子将会灭了我们队……我有点不太相信,一个精神力这么薄弱的小子会有先知的潜质?”平头有些悻悻然,一口痰啐在地上。

    “你见过血日纹身么?”灰色长发男子眼角有些抽动,开口问道。

    “没见过。”

    “那就对了,就用边缘困死他吧……直到他自己流血死亡。”灰发男子扯动着嘴角说道。

    “可是……”

    “没有可是,你的边缘才得到不久,就算你想窥测梦境玩弄死他也做不到。”灰发男挥了挥手,走出了213阶梯教室,慢慢踱着步消失在走廊的拐角。

    被称为梦魇的平头看着灰发男子离去的背影不屑的哼了一声。

    “什么东西……”

    就在他转身的片刻,一柄乌黑厚重的博伊刀已经无声间从肋骨的缝隙中深深插入了他的后心,甚至在他的身前都能看到刀尖的凸起。

    “你……”梦魇回头看着不知何时起身的秦风,想要说些什么。然而话到嘴边都变成了吐出的血沫。

    秦风一言不发,飞起一脚踢在了梦魇的脸上,将他可憎的脸上印了一个乌黑的大脚印。

    梦魇仰天栽倒,眼中尽是疑惑和不甘,致死都没想明白怎么会栽在一个普通人手里。

    秦风看着梦魇逐渐僵硬的棕色瞳孔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如倾倒的大楼一样,缓慢而坚定地倒在了地上,溅起一片灰尘。

    “肾上腺激素的药效……似乎已经没了啊。妈的,好疼。”秦风缓慢的用乌黑的小刀支撑起了上半身,颓然半跪在那里。

    “失血应该超过一千毫升了……头好晕,也很冷……死前就应该是这个感觉吧。妈的,老子不甘心……老子还有好多事没干……”秦风向着从幻境中转醒,慌张跑来的老大和学霸咧了咧嘴,一歪头,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老秦失血好多,学霸,我没带手机,快打120!”老大将浸满鲜血的衣服用力压在秦风的伤口上,对学霸吼道。

    学霸手忙脚乱的掏着手机,带着哭腔拨打了120。

    突然,一名叼着雪茄的东北大汉有些郁闷地从教室外走了进来。

    “可省点话费吧。”

    “妈的,我就知道梦魇是个拉拉跨的玩意。”

    大汉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将手中粗大的散弹枪对着学霸的脑袋就是一枪。

    炙热的数百枚铅弹直接将学霸的脑袋打成了筛子,破麻袋一样甩出了数米,脖子以上的部位全部消失。

    “呯……呯呯”

    三声巨大的闷响响过之后,地上只剩下了三具无头尸体。

    “每次都得我擦屁股。”东北大汉吐了一口辛辣的烟雾,无奈的说道。

    掏出一部古董一样的大哥大,东北大汉拨通了电话:“头,梦魇让那个小子干死了。我已经处理完了……啊,你放心,头都没了,肯定活不成。”

    “尸体?卧槽!尸体不见了!刚刚还在这里呢!”

    东北大汉刚刚掏出军刀,想要割下三人的纹身,怎料回头时,刚刚还在地上的尸体已经不翼而飞!

    地上的鲜血也无影无踪,只剩下一地狼藉的桌椅。

    “头,他们……进斗兽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