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诡异的纹身
    “不!”

    秦风从噩梦中惊醒,猛然从床铺上坐起,额头上挂满豆大的汗珠。

    他身穿灰色的宽松背心,隐隐能看到不算清晰的肌肉轮廓和有些赘肉的小肚子。

    寝室里的电风扇恹恹地旋转着,桌上的烟灰缸里插满抽剩一半的烟蒂。低矮的天花板配上外面淅淅沥沥的小雨,让屋内的霉味和烟油味越发浓重。

    擦了擦头上的冷汗,秦风在烟灰缸中捡起来一枚还剩大半节的紫云,叼在嘴边点燃。

    他像是抓着救命稻草一样狠狠吸了几口,接着从枕头下抽出日记本,像往日一般,拿出一支笔开始回忆起梦中的场景。

    “这是第三次做同一个梦了。梦中的场景一点变化都没有,仍旧是发生在之远楼213的教室里,仍旧是马哲课,仍旧是那个留着灰白色长发的家伙杀了我……”

    “但愿我的第六感永远不准……”

    秦风苦着脸写着日记。

    “叮~铃铃铃铃铃……”

    手机响了起来,吓了秦风一跳。

    他愤怒的摁下了接听键:“谁?!”

    “是你大爷,我!”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浓厚的山西味,用很小却异常有力的声音说道。

    秦风干咳两声,电话那头是寝室老大,帮秦风喊了所有马哲课的点名,他的声音缓和了些:“啊……老大,啥事?”

    “今天辅导员查人,我说你去厕所了,赶紧滚过来。”老大在电话那头小声说道。

    秦风皱了皱眉,他已经缺堂三次,再一次就要挂科了,只能无奈地选择滚过去。

    挂了电话,他将本子小心翼翼地放回枕头下,跑到卫生间,往脸上猛的泼了几把凉水,将心中的不安浇灭下去。

    “该来的总要来,不该来的也来不了。”秦风暗暗宽慰自己。

    他又从衣柜最底下抽出了一把乌黑锃亮的博伊刀,仔细用报纸包好,放在书包里背着就走。

    出了宿舍楼,秦风按照梦境中反复出现的场景算计起了如果噩梦属实,最合理的逃亡路线。

    “唔……宿舍区到之远楼一路上学生还是挺多的,只要那个灰白色长发的家伙不丧心病狂到一定程度就不可能一路从之远楼追出来。”秦风看着络绎不绝的学生,惴惴的想到。

    “秦爷……喂,秦爷,等等我!”身后传来了吭哧吭哧的气喘声。

    秦风瞟了一眼来人,不做声响,面无表情的向前走去。

    “哎嘿,秦爷,叫你好几声都不搭理我,你为何如此高冷?”跟在秦风身后的人不依不挠的和秦风搭着茬。

    “你……别和我站一起。”秦风侧手掩面,狼狈向前逃去。

    也不怪秦风,他身后这位,穿着一身夏天的睡衣,趿拉着人字拖,蓬头垢面的模样,简直就是抠脚大汉中的楷模。

    加上他那圆溜溜的肚子和粗短的身材,不认识他的人绝对想不到这有着纯正且浓厚**丝血统的家伙是个学生……

    还是个大学霸,属于那种看一天书顶你学一个学期那种。

    秦风一米八几的个头,身材也比较魁梧,虽然不是很帅,但微圆的脸蛋配上短短的寸头,看上去格外的顺眼,颇有些人畜无害的感觉。

    和学霸比起来……简直就一八分男神。

    扔下逗比队友,秦风边跑边在心里默默算计着从之远213到寝室的最佳行程。

    “跳窗户之后……落地点应该在花坛前面,从花坛跑到学生很多的之远楼正门也就是七八十米的样子,然后按原路返回……嗯,这个计划应该比从通风管道逃跑靠谱得多,可行性挺高。”秦风暗道。

    “秦爷,别想事了,咱到之远楼了。”学霸捅了捅秦风的后背。

    秦风瞥了不知何时追上来的学霸一眼,蹭蹭往楼上跑去。

    马哲课正好课间休息,秦风便直接推门进入了教室。

    眼见得秦风进来,高高瘦瘦的寝室老大总算松了口气,向着秦风招了招手:“你可算来了,辅导员都走了。”

    秦风耸了耸肩,不经意的向周围人脸上瞟去。

    没有发现那个梦中杀死他的灰白色长发男子,也没有发现他的帮凶。

    秦风捧着脑袋趴在桌子上,开始发呆。

    “难道……真的是我想多了?真的仅仅是个梦?”

    梦就是这样,亦真亦假,让你身临其境,却迟迟不发生。

    “呆逼,别梦游了,下课了。”寝室老大用胳膊肘杵了杵秦风。

    秦风摸了摸短短的寸发:“今天心里有点不痛快,走,撸串子……”

    没等去字说出口,他的瞳孔就猛的收缩了起来。

    那个刚刚站在教室门口的人……在他梦里出现过!

    秦风深吸了一口气,猛然向前跑去。

    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就从教室冲了出去,一直跟着那人的背影走到了走廊末端的拐角处。

    拐角处是下楼的阶梯,那里……空无一人。

    “这……”秦风直接愣了,那个帮凶刚刚还在这里,就算是跑掉了,也得有些声响才是。

    然而,阶梯安静而昏暗,在熙熙攘攘的走廊中保持着肃静,与外界格格不入,泛着一种异样的空洞。

    最重要的是,秦风记得很清楚,e213阶梯教室旁边根本就没有这样一个下楼的阶梯!

    绝对没有!

    一股凉意从秦风的后背爬上肩膀,他禁不住打了个寒颤,鸡皮疙瘩瞬间遍布全身。

    老大和学霸追随而至,老大有些气恼的给了秦风后背一巴掌:“你个憨憨跑到这干啥,我和学霸吓一跳,以为你失心疯嘞。”

    秦风强忍着头皮炸立的寒意,声音颤抖地问:“你们……看得到那个往下去的台阶么?”

    老大斜楞了秦风一眼:“我又不瞎,咋可能看不到嘛?”

    学霸也点了点头。

    秦风倒吸了一口冷气:“可是……这原先是一面墙吧?这台阶……这台阶……”

    老大和学霸同时感觉到一股寒意袭来,开始浑身颤抖。

    仗着胆大,秦风伸出有些颤抖的手摸向那原本应该是墙的地方……

    坚硬,微凉而粗糙。

    那手感赫然是墙壁无误。

    秦风顿时吓得魂不附体,猛地拉着两人跑了:“那里……还是墙,我们恐怕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脏……脏东西?”学霸说话都结巴了。

    秦风没回答,只是带着二人一路小跑,在雨中溅出了一条水花长龙。

    三人一口气跑回宿舍,一进门就扑向烟灰缸,每人捡了一个烟屁股。

    学霸颤抖的拿出打火机,用那同样颤抖的手指试图把嘴上的香烟点燃。

    试了数次都没能成功。

    秦风一把抢过火机,狠狠打着,挥了挥手,示意两人过来点烟。

    “嘶……呼……”

    三人大口抽着烟,谁都没有言语。

    秦风干咳了两声,把还在愣神的两人惊得一个哆嗦。

    “那个……咱哥仨今天看到的东西……确实有些匪夷所思。但我觉得咱先别把这事往外说。”秦风咬着指甲说道。

    老大最先点了点头:“嗯,老三说的对,咱就算说出去也没人会信的。他们十有**是看不到那个台阶的。”

    秦风颔首:“别人确实看不到。我留意了一下别人的眼神……他们看向我们眼中的阶梯时眼神是平向的,如果以台阶为参照物的话,他们的眼神没有焦距。”

    老大默然,沉吟了片刻后,问学霸:“你怎么看?”

    学霸将烟头重新在烟灰缸中按灭,有些无措的搓了搓手:“秦爷都没办法,你问我?”

    “平时数你鬼主意多,不问你问谁。”老大也掐灭了烟蒂。

    秦风无奈的摇了摇头:“算了……这事,先放心里吧。我需要仔细想想,等晚上出去喝酒的时候咱在唠。”

    学霸脸上的表情立马变得丰富起来:“出这么见鬼的事你还有心思喝酒?啧啧,秦爷就是秦爷。”

    “屁。”秦风撇了撇嘴,“老子只不过是找个方便说话的地方而已。”

    “……好吧,那我晚上七点来找你俩。”

    秦风随意地歪倒在床,闭着眼,不知不觉间睡了过去。

    ……

    “不!”

    秦风又一次从床上猛然坐了起来,头上的冷汗不住滴落。

    正在玩英雄联盟的老大吓了一跳,手一抖,把大招放在了小兵身上。接着被已经残血的敌人狂殴致死。

    看着灰白色的屏幕老大一阵气恼:“我擦,老秦,你搞什么飞机?诈尸啊?”

    秦风坐在床上大口喘息着,眼神有些涣散。

    老大眼见情形不对,赶忙上前去查看秦风的情况。

    秦风无意识的一挥手,将老大推出两米多远,直接将鞋架砸瘪。

    瘦弱的老大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趴在地上了,整个后背都疼得麻了,哼唧着无法起身。

    秦风只感觉脑中好像引爆了一颗炸弹一样,撕裂般的疼痛从大脑开始,粉碎着每一根神经,遍布了全身。

    他抱着脑袋,歇斯底里的咆哮了起来。

    “嗷啊!”

    在疼痛中,秦风眼中的世界开始冻结,变蓝。身边的景物急速流转着。

    在他耳边隐隐约约还能听到支离破碎音节拼凑成的声音。

    “格杀……先知。”

    “钥匙……斗兽场。”

    而后突然间,所有的景物都停止了流转,迅速倒流,消失。世界如同停顿了一样。

    秦风眼前一暗,猛然间从刚才那种状态中缓解出来,有几滴温热的液体从鼻子中流出。

    秦风胡乱地擦了擦鼻子,这才看到在地上挣扎的老大。

    他赶忙下床,架着胳膊将老大扶了起来:“我刚才不知道咋的了……你没事吧。”

    老大借着秦风的肩膀站直了身子,将身上的衬衫搂了起来。

    “你个憨憨,别墨迹了,快看看我后背。”

    “有点青了,不过好像没多大事……等等!你什么时候纹身了?”秦风愕然。

    老大茫然:“我没纹过身啊。”

    秦风将衬衫掀高了些,露出纹身的全貌。

    那是一只长约十公分,栩栩如生的蝎子,狰狞的尾钩悬空而立,双钳大开成飞扑状,好像下一刻就会扑杀而至一样。

    虽然只有青色的描边还没上色,但那几乎溢于言表的凶煞着实让人心惊。

    “虽然你纹个蝎子很恶俗,但是咱不得不承认,画工真不错。啧啧,以前咱俩一起洗澡的时候我怎么没见过呢?”秦风搓着满是青色胡茬的下巴,惊讶中带着欣赏。

    老大的脸一下子就阴沉了下去,直接道:“把你衣服脱了。”

    秦风楞了一下,明白了什么。

    他眯了眯眼睛,将身上的半截袖直接拽下。

    瞬间,两人呆若木鸡。

    秦风两块健壮的胸肌和大半个肚子上,满是纹身。

    那是一个血红色的巨大太阳纹身!

    和拳皇中大蛇的纹身有着七成相似,只是秦风胸口的纹身丝毫没有大蛇身上的神秘和诡异,那几乎要撕破秦风胸膛的血红太阳纹身充满了暴戾和疯狂的气息。

    “我……草……”

    半晌,秦风才艰难地吐出两个字。

    就在这时,寝室的门突然响了起来。

    “秦爷,秦爷,开门呐!是我!快开门呐!”

    门外传来学霸惊慌而焦急的声音。

    老大看了看秦风:“开不开?”

    秦风迅速将衣服穿上,咬了咬牙:“开!我估计他身上也出现纹身了。”

    老大点了点头,心中有些忐忑的给学霸开了门。

    学霸看到秦风如同看到了亲爹一般,一把抱住了秦风的大腿:“秦爷啊,救救我啊。”

    秦风皱了皱眉,将寝室的门一脚踢上:“慢慢说。”

    学霸背身将衣服一脱,露出了右肩上黑色的纹身:“你看你看,我刚刚发现的这个纹身……我从来都没纹过这玩意,好像是自己长上去得!”

    秦风凑过去一看,整个人都不好了……在学霸右肩的位置赫然有着一个阿努比斯的脑袋,在狗头的下方,是个肥胖的猪身。

    秦风有些茫然:“这啥?猪身狗面兽?”

    老大也凑了过去“果然……学霸身上也出现这玩意了。”

    秦风把地上的衣服捡了起来,扔给学霸。

    “你还是穿上吧……你本来就够特立独行的了,这玩意简直给你打上了智障的标签。”

    学霸一头黑线的将衣服穿好,咳嗽了一声,正色道:“咱们还是唠唠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是哪来的吧……比如那个台阶。”

    秦风长叹一声,拍了拍二人的肩膀。

    “走吧,换地方聊。有些事该告诉你们了,就从……我做梦被杀开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