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祸端
    秦风在饭店买了一瓶辣椒油,又在超市买了个小喷壶,一条登山绳和一把壁纸刀。

    对这世界的善意,秦风不曾高估。对这世界的恶意,秦风又不曾低估。

    谁是坏人,谁是好人。谁针对过他,在背后一直搞事,谁又是人云亦云的吃瓜群众,秦风心里都有数。

    不错杀,也不放过。

    秦风将所有东西都放到了书包里,冷笑着向学校走去。

    要杀我?

    我没死,就只好先杀了你。

    没多大一会秦风到了学校。

    看着背着书包,蹬蹬蹬跑来上学的同学们,秦风笑的很开心。

    升旗,上课。

    第一节课是英语课,英语老师是秦风秃顶的班主任。

    也就是那个曾经问他为什么校霸不打别人只打你的混账老师。

    一堂课四十五分钟,秦风很耐心的等到了下课。

    既然要动手,那就不急于一时。

    将辣椒水等物全揣到了兜里,秦风走向了不知谈论着什么的校霸和英语老师。

    拍了拍校霸的肩膀,秦风微笑着问道“你要杀我?”

    他没有刻意压低声音,一言震惊四座。

    校霸眼神有些慌乱。

    他父亲虽然说过要让这个公然吊打他儿子的混账付出代价,但没料到他父亲竟然会让自己的下属酒驾撞完人逃逸。

    秦风没死让他松了口气。

    但现在…

    “我要没记错你叫王肖仁?肖仁,肖仁…倒还真是个小人。”秦风笑着拍了拍他的脸“我还记得你爸曾经问我,说为什么我不让着点你。”

    王肖仁攥紧了拳头。

    秦风看了一眼旁边一脸愠色的班主任“大家都是第一次做人,凭什么我要让着你?”

    “秦风!你闹够了没有?”班主任看着秦风“肖仁已经很让着你了,上次都没和你计较。”

    “收了钱也不用偏袒的这么明显。”秦风看着班主任“他要杀我,我刚问了一句就是闹了?”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班主任一脸嫌弃“毕竟你是个孤儿,有人生没人教,没教养我也不怪你…”

    没等班主任把话说完,秦风就猛然从裤兜里掏出了自制的防狼喷雾,对着班主任的眼睛上喷去。

    “啊!”猛然遇袭的秃顶班主任,双手捂住眼睛坐倒在地杀猪似的嚎叫起来。

    王肖仁脸色惨白。

    他想起了当初被秦风吊起来狂殴的恐惧。

    同班同学看到秦风凶性大发,谁都不敢上前拉架,忙不迭的跑出了教室,有找教导主任的,也有报警的。

    一脚踢在颈侧,将还在狂嚎的班主任踢晕,秦风看向手足无措的王肖仁。

    “给你爸打电话,告诉他来接你。”

    王肖仁死撑着“秦风,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被车碾过也是误会?”秦风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如果这也是误会,我想不小心杀了你,应该也是误会吧?”

    “你过道不小心也要怪我?”王肖仁全身都在颤抖但依然嘴硬。

    “别解释了,没必要,那是你家的车。”秦风伸出了手“我知道你有手机,如果你不方便打这个电话,我来打。”

    王肖仁死咬着牙摇了摇头。

    “把你打晕,依然能拿到手机。”秦风拎过了一把椅子大马金刀的坐下“那样你还要受一顿皮肉之苦。”

    王肖仁捏紧了拳头又松开,颓然对着秦风说道“这不是我的主意,风哥,就这么算了吧。”

    “我知道不是你的主意,所以才让你爸来,不然干什么和你废话这么久?”秦风看着王肖仁“就这么算了?你爸要杀我,就这么算了?”

    王肖仁苦笑着摇了摇头。

    秦风是个软硬不吃油盐不进的主,这事儿已经超出了学生矛盾的范畴。

    闹到最后,如果警察真查到了他爸头上,就算证据再不充分,也免不了要讹诈一番。

    “风哥,你说吧,这事你想怎么解决。但凡稍微靠谱点的解决方法,我办就是。”王肖仁心下一横“你说要钱还是怎么着,我都认了,这事再闹对谁都没好处。”

    “你认了?”秦风笑了“如果我真死在车下,我也应该认了?”

    “那你说到底要怎么样?”王肖仁看着秦风“错我也认了,你说要啥都行,你还想让我怎么样?”

    “你爸怎么对我的,我就怎么还回去。”秦风站了起来“合情合理吧?”

    “你…”

    “哐!”

    秦风拽着王肖仁的脖子撞到了讲台上。

    大力下,王肖仁直接晕了过去。

    王肖仁不过是一不懂事的小屁孩,错的是他父亲。

    秦风也就没有继续为难王肖仁。

    不错杀,也不放过。

    从王肖仁的身上搜出手机,秦风慢悠悠的拨通了王肖仁父亲的电话。

    “我不是绑匪,但你儿子在我手上。”

    ……

    “小何,我老孔。”院长没有直接回孤儿院,而是找了一个较为僻静高雅的咖啡厅打了个电话“有点事找你,就在旁边的起点咖啡厅。”

    听到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后,院长皱起了眉头“程载道?他不是在欧洲么?什么时候回国了?”

    叹了口气,院长点了点头“那行,我等你先甩掉尾巴。”

    二十分钟后…

    一个看上去比院长富态的多的中年人来到了咖啡馆,悠悠荡荡走了几圈又跑去厕所待了十来分钟,这才坐到了院长面前。

    院长推过去了一杯热咖啡“尾巴甩掉了?”

    “早就甩掉了。”被称为小何的中年人拿起咖啡喝了一大口“说说吧,找我什么事?”

    “难道不是应该你先说说程载道怎么回事么?”

    “程载道啊。”小何摇了摇头“他发现我们中有内奸,一直在隐瞒将军传人的事情。前段时间从欧洲回国了,在不少重要城市的据点都安插了心腹。”

    院长眼皮一跳。

    “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秦爷变成了管理者,程载道还是选入者,天天气的嗷嗷直叫唤也没辙。”小何笑了一声“这不只能拿我们这群大头兵出出气么?”

    院长揉了揉眉头“你没露出什么破绽吧?”

    “没有。”小何摇了摇头“先说正事吧,你这么着急找我出来干啥。”

    “听说你小子现在混得顺风顺水,已经是市局的局长了?”

    小何笑了一声“废话,我的能力用在刑侦组再合适不过了。重大案件都是我破的,不提拔我提拔谁。”

    “那好,这事儿就再简单不过了。”院长点了点头“秦爷的孩子刚刚出车祸了。”

    小何哎呀了一声。

    “我看监控发现脑浆都撞出来了,当时我一腔悲愤去的医院,却发现这小子好端端的活着。”院长眼睛虚了起来“你明白我什么意思吧?”

    “觉醒了?”

    “我不知道,我去停尸房接他的时候没发现纹身。”院长摇了摇头“那孩子从小就聪敏过人,就是有点过于敏感,他觉得这场车祸是有人设计的。”

    “那你找我…”

    “两个事儿,第一,你必须去看看那小子,看看他的纹身力量是不是觉醒了。第二,如果真有不长眼的王八蛋想要弄他,让他给我人间蒸发…那小子从小戾气重,我怕他开杀戒。”

    小何摇了摇头“这事不太好办…”

    “你不打算帮忙?”

    小何气恼的说道“老孔你怎么就不能听人把话说完。我是说不好办也没说不去办。”

    院长耸了耸肩示意小何继续。

    “程载道最近跟吃了疯狗13一样,在我身边安插了十来个眼线。你也知道…我姑娘10岁就被程载道拉去未知死亡了。如果我这有什么差错,只怕他要对我姑娘动手。”

    “你怕个屁,你姑娘不是古老的学生么?借程载道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动古老的学生。”院长丝毫不拿程载道当回事。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是程载道已经解开了松果体二阶。如果他真在现实世界解开了松果体三阶,在人间就能顶个半神了,到时候你觉得他还会对古老那么客气?”小何叹了口气,将剩余的半杯咖啡一口气喝完“加上程载道现在这么疯狂的清洗内部,只怕以后未知死亡要程载道一家独大喽。”

    院长皱起了眉毛“松果体二阶?”

    “是啊,有古老的药物帮忙,他已经迈过松果体二阶的门槛了。最近我收到系统提示说空间可能要关闭升级,如果程载道不用再面对空间的威胁你感觉会发生什么?”小何苦笑道。

    “那我是不是该让小风先避一避?”

    “现在这时候越避越显得心虚,再说了,谁能想到秦爷的孩子没隐姓埋名,反倒还敢姓秦,还好端端的上学去了?”小何摇了摇头“一切照旧就好,我们最近低调点,小心点,完成空间任务在现实世界呆着啥都不干就对了。”

    院长点了点头“那行,我告诉你的事你上点心,我就先回…”

    “嗡嗡嗡。”小何的电话振了起来。

    “等会,我接个电话。”小何示意院长先等一下,接起了电话。

    “喂?”小何有些不耐烦“我有点事,一会回去。”

    听了两句,小何脸色一肃“什么?行,等我回去再出警,这事儿别瞎处理!”

    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院长抬了抬下巴“咋了?多大的刑事案件都惊动到你那了?”

    小何黑着脸。

    “秦风出事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