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2010年的第一场雪
    “奥尔菲斯主人格已清醒。”

    “第五人格世界完成。”

    “正在返回空间…”

    “返回失败,编号228325为监管者阵营,未能取得游戏胜利。”

    “监管者228325已迷失。”

    看着屏幕中紧闭着双目的秦风在斑斓隧道中穿行,斯尔顿抹了把头上的冷汗。

    “真是可怕…比夏尔那个惹祸精都可怕。还尼玛能打破空间数据的限制击杀监管者?奶奶的,现在的选入者真是越来越可怕了。”

    ……

    很冷。

    我…

    死了吗?

    那辆车…

    从我头上碾了过去。

    我…大概死了吧。

    可是…

    很痛!

    秦风猛然睁开了眼睛。

    寒冷,刺骨的寒冷。全世界都是黑暗的,没有一丝光亮。

    刺骨的寒意让秦风打了个哆嗦,然后他听到了惊叫声。

    “看来…我没死。”

    秦风想要坐起来。

    然而他刚起身,脑袋就碰到了什么东西,砰的一声让他重新躺在了冰冷的板子上。

    “哎呦!”秦风捂着脑袋发出一声哀嚎。

    全身无力,秦风能明显感觉到自己全身上下有着多处伤势。

    “这是什么鬼地方!”秦风敲打了一下刚刚撞到他头的板子“放我出去!”

    不多时,随着一阵摇晃,光亮射入了秦风的眼睑。

    长时间处在黑暗中,猛然接触到光亮让秦风不自觉的抬起了手。

    他身边一个带着笑意的男声说道“你看,我就说不是闹鬼吧,我家秦风肯定死不了。”

    “哎呦,院长你可真是神了,之前这小子送来的时候脑浆子都出来了,大夫直接让我送这来了。”较为清亮的男声惊道。

    秦风还没恢复视力就被人搀扶了下来。

    “轻点轻点,腿疼。”秦风赶忙呼痛。

    “冻傻了吧。”一只粗糙的大手胡乱揉了揉秦风的脑袋“怎么过马路的时候也不小心点?”

    秦风这才想起来发生了什么。

    他是个孤儿,从小被孤儿院的院长抚养长大。

    今年秦风十三岁,初二。

    考完下学期的期中考试,正迎来了2010年的第一场雪。

    天冷路滑,一辆失控的轿车,从秦风身上碾了过去。

    几乎被碾成齑粉的恐惧仍旧萦绕在秦风心间。

    自己…没死么?

    秦风不敢置信的看着身后的停尸柜。

    明明…

    自己听到了颅骨碎裂的声音。

    明明…

    自己应该死的不能再死了啊。

    “孔叔。”秦风挠了挠脑袋。

    不同于其他孤儿院的院长,虎摸秦风脑袋的院长是个很健硕的中年人,他不让秦风像别的孩子一样叫他校长。坚持让秦风喊他孔叔。

    “别住校了,和我回家吧。”孔叔牵起了秦风的手。

    秦风虽然只有十三岁,但已经一米七几的个头,身材较之同龄人健硕极多。

    他们,把孤儿院叫做家。

    秦风从有记忆开始就在那里。

    小伙伴们一点点长大,先后都离开了孤儿院开始上学。

    而秦风…

    “不了孔叔,我现在回去该当老师了。”秦风抽出了被孔叔牵住的手“我不是小屁孩儿了,就不跟你回去了。”

    “那你…”

    “安啦安啦,我学习间隙的时候会回去看你的。”秦风笑道“不回哪也不能不回家啊。”

    孔叔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好好,就你最有主意。那你在外面一定要注意安全,千万别再出这样的事儿了。”

    秦风点了点头。

    “放心吧孔叔,我又不是不会过马路,着实是今天这车太寸了。”

    他不回去,自然有自己的考虑。

    孤儿院,是个小社会。

    因为秦风从小身强力壮,孔叔又嘱咐负责照顾孤儿们的阿姨格外偏袒他,所以在孤儿院这一亩三分地,他就是孩子王。

    作为扛把子,他从小就要想的比别人多,也能看到很多别的小朋友看不到的东西。

    比如…前来领养小朋友的夫妻们给孔叔塞钱。

    原来,小朋友对于孔叔来说,是钱。

    年幼的秦风将自己所见当成了事实,越发珍惜孔叔这份难能可贵的偏袒。

    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一天也变成孔叔钱包里的钱。

    处处小心谨慎。

    秦风越是乖巧,越是把那些顽劣不堪的孤儿们管理的井井有条,孔叔就对他越是喜爱。

    于是秦风顺顺利利的长成了少年。

    后来他又发现,每个到了该上初中年龄的少年都会被车接走。

    图书馆只对他开放,秦风从书里明白那些和他年纪相符的少年们是去上学了。

    从来没踏出孤儿院的秦风也叫嚷着要上学。

    那是对他百依百顺的孔叔头一次拒绝了他。

    秦风看了很多书,明白很多书本上才有的道理。

    “没人会无缘无故的对你好,对你好的人不是亲人就一定有所企图。”

    这是秦风从某一本厚黑学书籍上看到的。

    他不知道孔叔的目的。

    他也不想探究。

    孔叔对他而言,扮演着半个父亲的角色。对这样一个角色任何带有利益色彩的猜测都是不敬。

    但是秦风真的很想去上学。

    他也想像影音资料中一样背着书包,在欢声笑语中上课、下课。

    于是他再次声泪俱下的和陈叔请求。

    陈叔沉默了很久,用了不到一周时间为秦风补习完了小学的课程。

    课本,书包。

    最好的生活用品和一笔钱。

    陈叔把秦风送到了全日制的寄读学校。

    住校的学生如果家在外地,周末也可以不回家。

    初中,是校园暴力最频发的地方,全日制学校更为严重。

    一次校霸侮辱了秦风后,他和他的四个小弟都被身强力壮的秦风吊起来一顿爆揍。

    老师传唤了所有斗殴人员。

    秦风清晰记得老师问他为什么校霸不打别人要打你。

    然后秦风又把那个不分是非黑白的老师吊起来一顿暴揍。

    然后是保安…

    陈叔赶到学校处理事情的时候,秦风已经用跳绳吊起来十来号人了。

    好在陈叔有钱,多到学校无法拒绝的钱。

    秦风没有被开除。

    从此以后没人敢惹这个比同龄人高壮还性格孤僻的瘟神。

    也没人敢于搭理他——会被老师骂的。

    即便有不怀好意的老师想要孤立他,秦风还是不想回孤儿院。

    即使在大千世界孤身一人,也比在深巷小楼中坐井观天要好得多。

    他还有没说的事…

    那个开车碾他的司机,在家长看住校学生的时候,他见过。

    似乎是那个校霸他爹的小下属?

    秦风打算把陈叔送走后开始他的复仇计划。

    他喜欢读书,知道不少法律常识。

    未成年保护法中有明确规定,未成年人不能判处死刑。

    今年他刚13,量刑会进一步减轻。

    至于少管所…

    一个在全日制学校中能够把保安吊起来打的家伙会害怕进少管所?

    陈叔再次虎摸了一把秦风的头“看你冻的哆哆嗦嗦的样。”他转头对一旁专门处理停尸房尸体的男护理说道“他衣服呢?”

    “有血污,还有破痕,通过调查上面的dna样本能找到逃逸车辆,所以被取证调查的警察拿走了。”男护理摇了摇头。

    “那让我家孩子就这么冻着?”陈叔面色不太好“你赶紧给我整套衣服去,我上楼把死亡证明取消。”

    男护理满口答应。

    拿着陈叔给的钱,男护理问了一声秦风的身高和腰围就出门了。

    “小风啊…老师没为难你吧?”支开了男护理,在绝对没有监控和录音仪器的太平间,看着身上已经有较为清晰肌肉轮廓的秦风陈叔问了句没头没尾的话。

    “啊?没有没有。”秦风赶紧答道。

    为难也不要紧了…反正是要一起处理掉的。

    “行,有啥难事就和叔说,他要敢难为你,叔直接让他扒了这身衣服。”陈叔叹了口气对秦风说道“一定别自作主张干些什么事,叔知道你能打。”

    秦风眼神有些躲闪。

    “放心吧,不会有事。”

    陈叔从小看着秦风长大,怎么会不知道秦风那点小心思?

    “你要听话,学校里的事叔能给你摆平,但是你要真犯法了叔可保不了你。”陈叔看着秦风攥在一起的拳头,语气渐渐严肃了起来“小风,撞完你逃逸的那辆车…是不是你老师的车?”

    “不是,是那次被我打的那个小霸王家的车。”秦风回到“很有可能是小霸王他有点小钱那个爹的下属,查下去不可能查的到什么。”

    陈叔深深吸了口气,眼中的怒火让秦风都有些惊讶。

    “我知道了,但是这事,你不能动手,叔有办法。”

    大人能有什么办法?

    像是排挤自己的老师那样?

    做一些只有大人才会觉得难受的事?

    真是无聊。

    但秦风还是点了点头。

    二人交谈的时候,买好衣服的男护理回来了。

    看着麻利穿上了新衣服的秦风,陈叔摇了摇头。

    这孩子…

    绝对不能出事。

    不然他死后也无颜面对秦风他爹。

    从随身携带的口袋中点出了三千块钱揣到了秦风兜里,陈叔拍了拍秦风的肩膀“叔一会还有点事就先走了,自己买点好吃的压压惊。”

    秦风点了点头。

    男人和男孩把死亡证明取消后,各分一路。

    一个去办事。

    另一个也是去办事。

    谁都不知道…

    等待着他们的是什么。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