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第五人格
    波德被娄二一刀吓得不轻,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从小和别人不大一样,我能感知他人脑中的灵魂之火。你和双秋兄的灵魂之火明显要比普通人旺盛许多。地上这位兄台身上每一处都在发出灵魂之火。所以肯定不是个死人。”

    娄二站了起来。

    “娄二,死后来到这里的。”少女甩了甩手上的刀,重新别回了腰间。

    “那兄贵你…”

    “不要叫我兄贵,谢谢。”陈双秋看了地上的秦风一眼,似乎想知道这个看上去极为健硕的男人到底哪点不像人类。

    娄二摸了摸秦风极速愈合的伤口,面上毫无表情。

    紧接着,她不做二话,直接抓向秦风的裆下。

    “噫~”波德转过了头不忍直视这黄暴的场面。

    “奇怪…”娄二抓到了好大一坨东西,捏了捏确认手感无误迅速收回“不是机器人。”

    “哇!小姐姐我还是未成年!我今年刚十七,还没过十八禁的年龄啊!你这样会伤害到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波德捂着眼睛,手指小心翼翼的开了个缝,看着娄二的一举一动。

    “闭嘴,老娘今年十六。”娄二站起了身“他不是机器人,还有正常男性的生殖器官,应该是某种近似于人类的外星生命体。”

    “哇!小姐姐!你说话的时候可不可以别一脸冷酷啊,帅炸了。”波德一脸花痴。

    “要么叫爷,要么闭嘴。”娄二不耐烦的回应道。

    “好的小姐…哇!”没等波德说完话,娄二腰后的精致小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嘿…嘿嘿,二爷,都是误会。”

    波德明显感觉到了娄二的杀意,如果他再皮,面前这个冷酷的少女貌似不介意直接干掉他。

    娄二放下了匕首,看了一眼仍旧沉思中的陈双秋问道“你也死了?”

    陈双秋点了点头。

    “死法?”

    “比武。”陈双秋叹口气。

    “被人活活打死的?”娄二明白了些为什么陈双秋心情不佳。

    “不,我赢了,然后被人黑枪抛尸。”陈双秋盯着娄二看了一会“姑娘你身上戾气太重,只怕杀人不少,可否告知一下…这里,可是地狱?”

    娄二一愣,继而哈哈大笑。

    与娇小身躯极不相符的豪迈让心情不佳的陈双秋也不禁莞尔。

    也对,来都来了,纠结这是哪有什么用?

    “地狱又怎样,左右来了,不妨走一遭。”娄二尝试着将脖子上挂着的铭牌扯掉,却发现这牌子仿佛长在她身上一样,一旦起了摘下去的念头,这脖子上就是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陈双秋点了点头“是了,不过我们还是得弄明白,最开始是谁在我们耳边说话,他又想让我们干什么。”

    “不是人类的家伙,奇怪的牌子,诡异的故事,死后重生的地方。”娄二的柳叶眉渐渐皱了起来“毫无头绪…动脑向来不是我的长项,你们谁来琢磨琢磨这事有什么关联。”

    波德看了看娄二,又看了看陈双秋“你们两个…都不玩游戏的吗?”

    娄二和陈双秋都摇了摇头。

    “好吧…真是被你们打败了。之前那个牌子上投影的3d背景故事是一款最新的手机游戏,叫《第五人格》,还是蛮有意思的。”波德又掏出了一块口香糖放在嘴里咀嚼着“目前来看,这个牌子上说的背景故事和第五人格的背景故事分毫不差,应该就是这么个情况啦。”

    娄二摇了摇头。

    虽然她不怎么玩手机游戏,但是对于第五人格这种火的如日中天的游戏也略有耳闻。

    “第五人格是一款非对称对抗游戏,有求生者和监管者两个阵营。求生者的目的就是开启所有的密码机破译解锁密码,完成五个密码机的破译后就可以通过大门逃出生天。”波德环视着四周的情况“而监管者的目的更加简单,他们只需要干掉两个以上的求生者就可以取得胜利。”

    娄二和陈双秋面面相觑。

    “现在我们是四个人,也就是说…很完美,我们都是求生者阵营的,所以再次很高兴认识你们。”波德吹了个口哨“溜监管者开密码机什么的,我最在行了。”

    娄二叹了口气“能不能详细说说游戏规则?而且…你说的这个游戏,和背景故事有什么关系?”

    “噢!这倒是一个问题,就像如果跑到了瓦罗兰大陆也不一定就要和对面五个英雄互殴拆水晶是一个道理。没错没错,或许我们根本不是来进行游戏的。”波德啧了一声“反正…都和你们讲讲吧,能明白多少是多少。”

    娄二点了点头。

    “先说第五人格中的两个阵营,一个阵营叫监管者,它们不是人类,类似于鬼魂或者英灵这类生物。另一个阵营叫做求生者,也就是之前3d投影里说的那些幸存者和消失的佣人。”

    “对于监管者而言,这是一场游戏,它们会在抓住人类并且挂上狂欢之椅中得到莫大的快感,当它们干掉了两个以上的人类,就算是阶段性胜利。而对于求生者而言,只要陪监管者玩完了这场游戏,无论胜负,都会得到一笔巨额的佣金。这也是即便人口失踪都和那个庄园有关却一直有人应聘的原因。”波德耸了耸肩。

    “两个问题。第一,被监管者抓住挂到狂欢之椅上会怎么样?第二个问题,求生者怎样才算胜利?”陈双秋沉吟了一下问道。

    “唔,被挂到了狂欢之椅上如果在计时结束前没人解救的话,就会被发射到天上。不过我觉得…应该和死了是一个意思。”波德停顿了一下“至于求生者怎样才算胜利嘛…求生者有两个以上活着跑出庄园就算胜利。不过自己跑出去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惩罚。”

    波德话中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是他刻意没有讲如果三个求生者死亡后,剩下的最后一人可以通过跳地窖逃生的事情。

    娄陈二人咀嚼了半天波德的话。

    “我记得你刚刚说破译密码机来的?那是个什么东西?”

    波德摇了摇头“大概相当于开启大门的通行证吧,当我们开启了五个密码机后,就可以开启大门,然后在监管者没找到我们之前逃之夭夭。”

    虽然二位不玩游戏的人对如何逃生还是有些迷茫,但好歹懂了一些最基本的流程。

    “为什么不杀死监管者非得要逃呢?”娄二眼中寒芒阵阵“直接杀死监管者这个游戏不就宣告结束了么?”

    “哎呀,小…二爷,我不是说过么,监管者不是人类,是一种类似鬼魂或者英灵的生物,你怎么杀它?”波德摇了摇头“不过貌似掀翻门板可以砸晕监管者,用手电筒照射或者信号弹射击也可以起到相同的作用。”

    “既然它会受伤就一定会死,监管者不可能是无敌的,一定是可以击败的。”娄二摸了摸自己腰间的小刀“我觉得想要杀我的家伙,还是去死比较好。”

    波德无言以对,这个短发的冷妞还真是暴力啊…

    “继续说,这个游戏和背景故事有什么关系,那个在故事中一直出现的奥尔菲斯又是什么人。”

    波德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其实第五人格的故事很有趣,所以我花时间琢磨了一下这里面的人物。”

    “根据我玩游戏的一个多月,大概能推断出这么多信息。”

    “1900年,奥尔菲斯出生。

    1909年,律师和厂长的老婆卷走了厂长的钱。

    1910年,厂长**,那年园丁…哦,也就是厂长的孩子,被送往孤儿院。那时候的园丁9岁,律师25岁。

    1912年,奥尔菲斯,也就是之前故事背景中一再提到的人物,他12岁的时候父母被杀。

    1923年,神秘青年买入庄园,同年奥尔非斯的小说畅销,这时奥尔非斯23岁。

    与此同时,22岁的园丁,38岁的律师和32岁的医生被邀请参加游戏。

    1926年,庄园失火,奥尔非斯失忆(26岁)

    1929年,二十九岁的奥尔菲斯开了私人侦探事务所,慢慢察觉黑暗人格。

    1930年,奥尔菲斯(30岁)被医院确诊精神问题。

    1936年,一个月前奥尔菲斯36岁,并得知某富商年幼的女儿在乡下度假时,离奇失踪,调查后发现所有证据都指向了那个恶名昭著的庄园。

    2天前,奥尔菲斯收到了富商的委托函(接到委托前几日,幸运儿,神棍,无名氏,小丑参加了游戏)

    今天主角抵达庄园”波德露出了一丝笑容“所以说…你们觉得,背景故事和游戏有什么关系呢?”

    “大概奥尔菲斯也是这游戏中的一员?26岁的时候,他初次参加这个游戏,不知道是成功还是失败了。而后因为某种原因丢失了一切和游戏有关的记忆。”陈双秋皱着眉“因为一封委托函,他又来到了当年那个废弃的庄园,在这个庄园中…”

    “开启新的游戏。”娄二接到。

    “也许吧。”波德摇了摇头“还有另外一种解读方式。”

    “什么?”

    “求生者与监管者都是奥尔菲斯分裂出的人格。”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