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一个很长的故事
    “欢迎来到1936年。”

    “现在,我要给你们讲一个很长的故事。”

    “三十七年前的欧洲。

    一对年轻的艺术家夫妇在偏远山区以极低的价格买下了占地面积巨大的温斯顿庄园。

    庄园便宜当然是有原因的——历代主人的不详传闻,迷雾般诡异的凶宅传说。

    这对夫妇都是在新时代的熏陶下成长的,并不在乎迷信和流言,他们看中了宅子周边优美的自然风光和清净的环境,他们觉得这有利于艺术创作。

    夫妻入住庄园后,对庄园进行了翻修。

    丈夫是个彬彬有礼的绅士画家,妻子则是名噪一时的作曲家。

    为了表达对生活的热爱,丈夫特意根据妻子的竖琴和音符元素勾画了缪斯九女神的家族勋章。

    很快,他们爱情的结晶出现了。

    是个男孩儿。

    被命名为奥尔菲斯。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凶宅的传言终于被打破时…

    奥尔菲斯在过他十二岁生日,突然间许多匪徒闯进了他家,并残忍杀害了他的双亲。

    奥尔菲斯因为强力的精神冲击在很长一段时间处于恍惚状态,通过自我封闭来进行自我保护。

    这也给了那些不怀好意的人可乘之机。他们通过哄骗欺诈诱使奥尔菲斯变卖了庄园,然后将奥尔菲斯抛弃在精神病院,他们却携带着巨额财富消失了。

    这之后庄园几经易手,恶名仍在不断加深。

    多数买主只是为了转手出售而买下,但却发现基本很难出手,不到几年就无人问津。

    大多数区域由于无人维护而逐渐荒废,大部分租户也因惧怕传闻和位置过于偏僻而搬离,只有少部分农田还在被人耕种,但也时不时有匪徒来骚扰。很快庄园就再也卖不出去了,也没人记得最后一任主人是谁。”

    “再往后关于这座庄园的传闻…要追究到十三年前。

    庄园被一位青年收购,与其他主人不同,他重新雇人来运作庄园。

    虽然有着不祥的传闻,但在重金之下仍有不少人前来应聘。不久就恢复了庄园大部分功能区域的运作,一些荒废过久且作用不大的区域就依旧处于闲置状态(例如林场、猎场、教堂等区域)。

    但似乎还有别的东西在这里运作,因为人员缺口就像填不满似的,从未停止过人员的招募,也总有人陆陆续续来到这个偏僻的庄园。

    虽然令人好奇,但如果能拿到外面双倍的报酬,谁又会真正的去关心那些呢?

    就在大家以为这庄园会在这位青年手下日渐变好时,却逐渐有传言说庄园中正在发生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其中的佣人们却对此闭口不谈。

    越来越多不详的流言指向这个庄园,声称这里不断有人来,却未见庄园实际的人数有明显增加,社会上诸多的人口失踪案最后也都指向了这个地方。

    警方的数次调查都一无所获,这并不是因为受到阻拦,相反每次警方的调查都会得到庄园主的积极配合,令人更加怀疑这个地方。

    同年,新兴犯罪推理小说家——奥尔菲斯开始在文学界崭露头角,他笔下的故事往往阴暗而残酷,也完全不吝惜笔下角色的生死,却恰好满足了当时人们厌倦了传统故事的口味,迅速成为当时最受欢迎的推理小说新星。”

    “直到一次事故的发生。

    大概就在十年前。

    庄园中某个区域发生了火灾,烧毁了大半区域。

    消防队和警察调查后发现,火灾中死去的仆从们的死因和火灾没有任何关系,仅有少数几个幸存者昏迷在地,他们躺在地上的位置是经过特殊布置的,似乎在举办某种神秘的仪式,而小说家奥尔菲斯也在幸存者中。

    奇怪的是:所有幸存者醒来后发现自己完全忘记了为什么来这个庄园,以及这里发生过什么。事后调查也证实火灾的起因是焚烧炉在缺少看管下导致的炸燃,并非蓄意纵火。

    幸存者等人的遭遇被定性为邪教仪式的牺牲者,其余人员的死因则始终无法得到合理解释。

    当时警方详细搜查了庄园,但因为火灾而完全变成废墟的区域无法获得任何线索,其他区域也毫无收获。其主人疑似在火灾发生时已逃离,因为在烧毁的尸体中也并未寻获类似体型尸体。

    随后警方便关闭了庄园,从此再无人敢问津甚至靠近这片区域,并被人们称为‘恶名昭著的庄园’。

    奥尔菲斯在医院昏迷了整整一年,当大家以为他会这样一直昏睡下去时,他终于醒来了,却完全忘记了自己是谁。基于知名小说家的名望以及他本身的积蓄,这一年他在医院得到了良好的照看。

    在醒来不久后,他被“请”出了医院,传闻他怪罪医院的药物治疗影响了他的写作能力,让他的手颤抖不止,无法再进行创作,因此他与医院产生了矛盾,愤而离院。

    随后读者发现他写的东西已经连八卦小报上的故事都不如,连当初最狂热的读者,也难以忍受这些新的蹩脚内容,他们甚至否认他是真正的奥尔菲斯。不久,这个曾名动一时的名字再也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出版社方更当他死了一样。”

    “七年前。

    一座廉价出租屋二楼,一间不起眼的私人侦探事务所开张了。

    不同其他事务所,这里门可罗雀,如果你只是丢了猫猫狗狗,或是想知道谁在背后给你戴绿帽子,来这里通常不会有错。

    就在一月前

    某富商年幼的女儿在乡下度假时,离奇失踪,调查后发现所有证据都指向了那个恶名昭著的庄园,案件中疑点重重,警方却并不愿意深入调查,富商需要人帮他调查出真相,最重要找到他的女儿。

    两天前

    奥尔菲斯收到了富商的委托函——邀请奥尔菲斯协助帮忙调查那个庄园以找回自己失踪的女儿,伴随委托函还有一张金额巨大的支票,这可是侦探社自成立以来收到过最大的佣金,奥尔菲斯寤寐求之。

    昨天

    迫不及待的奥尔菲斯出门寄出了回执函,并利用这笔佣金购置一些所需品,准备明天出发。

    一夜好眠

    今天,侦探出发了,去往那个‘恶名昭著’的庄园。

    因为庄园地处偏远,加之今天下着雷雨,奥尔菲斯迷路了,将近夜晚才到达庄园,为了躲雨,奥尔菲斯直接来到荒废已久的主屋开始调查…”(以上内容部分摘取自第五人格故事背景)。

    “万般皆是命,一切不由人。”

    “亲眼所见,亦非真实。”

    “你们的故事,从这开始。”

    “或在这结束。(完成本世界得到回忆之路)”

    红光渐渐消散。

    地上的秦风还没醒来。

    他身边三个神色各异的人看着胸前的铭牌,在沉思着什么。

    “呼,虽然不知道这个见鬼的地方是哪,也不知道这个奇怪的小牌牌是什么东西,不过还是很高兴认识各位。”一个清瘦的少年放下了铭牌。

    脸因为常年运动被晒成了健康的古铜色,掩盖了不少雀斑。

    年轻,极有活力。

    “我叫波德,最后的记忆是在上课的时候睡着了,不知道怎么就出现在这儿了。”少年嚼着不知道从哪掏出来的口香糖“诸位有没有什么要说的?”

    “他没死。”蹲在地上观察着秦风的冷峻女孩开口说道。

    短发,柳叶眉,丹凤眼。

    “…这好像是个正常人就能发现吧。”波德翻了个白眼,看向一旁沉思着什么的阴沉男子“兄贵,你还没有说过话嘞,起码说说你叫什么名字吧。”

    “墨朽。”阴沉男子说完一句就不再言语。

    波德耸了耸肩“兄贵啊,你这么自闭是不是心灵受过什么创伤?没关系的…”

    “我们不熟。”墨朽回到。

    “不不不,兄贵你误会了,我是想告诉你一个真理,如果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因为它明天还会接着欺骗你,还有后天和大后天。”

    “……”墨朽摇了摇头,不再回应。

    “小姐姐,你怎么称呼?”波德见再怎么和墨朽说话,那个冷峻的男子都不再搭茬,转脸问向地上观察着秦风状态的女孩问道。

    “好说,娄二。”冷峻的少女头也不抬的回到“叫我娄二爷就行。”

    “卧槽?”波德一激动把吧唧吧唧嚼着的口香糖咽了下去“…咳咳,抱歉抱歉,这个称呼实在太具有冲击力,没忍住爆了一句粗口。”

    “无碍。”娄二拉起了秦风的衣服,尝试着用随身携带的锋利小刀割了还未转醒的秦风一刀。

    “娄…二爷,你在干什么?”波德好奇的凑了过去。

    “没什么,我不知道你刚刚说正常人就能看出来他没死的自信是从哪来的。”少女看了看刀口下几乎毫发无损的秦风身体“他没有心跳,也没有呼吸,你怎么知道他是活人?”

    “这个嘛…不足为外人道也。”

    娄二扬眉看了看波德,刀锋急转,全身劲力尽用。

    明显不是凡品的刀子一下插入了秦风坚逾磐石的身躯。

    “哇!杀人啦!”波德惊道。

    娄二抽出了刀。

    没有血。

    “他不是人类。”少女的声音逐渐冰冷“我再问你一遍,你怎么知道…他是活人?”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