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尘封的往事
    蒙面姑娘眼中有泪水,月牙样的眼睛却依然弯弯的向上翘起。

    很好看。

    她努力想要对着秦风笑,眼泪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傻子,好久不见…我还是我。”

    “你…”开坦克的秦风有点发蒙。

    白泽死前虽然摆了自己一道,但是他想要传达的信息应该不假。

    从击杀小智到绝地求生世界中的表现,结合梦境中的何苏与阴阳怪气截然相反的开朗,不难推断出之前的何苏确实是假扮的。

    那蒙面姑娘…

    秦风很确定百面者和蒙面姑娘是两个人。

    单说那月牙眼,就是百面者永远模仿不来的。

    可是…

    可是…

    为什么蒙面姑娘会长了一张何苏的脸?

    和自己梦中的何苏…

    一模一样。

    比百面者还像。

    难道蒙面姑娘才是真何苏?

    可是为什么她之前与自己数次相遇都不曾相认?

    自己给她在铭牌上留言她也从来没回复过?

    秦风彻底懵了。

    “傻子,我怕你认出来我,发疯似的找我…你打不过百面者的。”蒙面姑娘笑着也哭着“我也怕百面者发现我已经进入了斗兽场,要来杀我。”

    “可是…”眼泪顺着清秀的脸蛋不住的流淌“你不认得我了。”

    不知为何,秦风的鼻子有点酸。

    她…真的是何苏么?

    自己曾经的恋人?

    蒙面姑娘背对着一脸茫然,若有所失的秦风撩起了衣服。

    天使。

    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天使。

    空间的独有标志,没法作假。

    “我…”秦风想说些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我失忆了。”

    何苏放下了衣服,走到秦风身前,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看着秦风的眼睛“没关系,没关系的。你活着就好。”

    眼泪不住的滑落。

    秦风深吸了一口气。

    “在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是不是雇佣兵?”

    何苏擦了擦眼泪,笑着回应道“你还真当过一段时间的雇佣兵…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么?”

    秦风点了点头“对,我丢了五年的记忆,但是隐约有关于你的记忆。我还记得你和我读老人与海,我还记得落地窗…”

    何苏的眼泪止不住又流了下来,对着秦风连连点头“你记得,原来你都记得。”

    秦风不知如何回答。

    “你知道吗,我去找你,发现核弹爆炸的时候我有多害怕。”何苏摸着秦风的脸“再之后你就杳无音讯,我一直以为你死了。”

    “还好,原来你进斗兽场了,我们又遇到了。”何苏的月牙眼眯到了一起,默默抱住了秦风的胳膊“我知足了,这两年多…并不是一无所获。”

    秦风身子有点僵硬。

    何苏很漂亮,他也能感受到何苏很爱很爱他。

    可是他不记得以前的事。

    他不是以前的他。

    被何苏抱住了胳膊,秦风有些无所适从。

    他有一肚子的问题却不知从何问起。

    “看你那样子。”何苏扬起了头“刚才的战斗中你怎么一直没用天赋能力?”

    秦风汗颜。

    “我…我的天赋能力还没开启。”

    “难怪。”何苏点了点头“血日纹身的能力是控制时间。”

    “什么?”秦风惊道。

    血日纹身出现过很多种能力。

    曾经在他重伤时体现过急速自愈的能力,也曾在瑞兹的符文力场中隔绝魔法,更是在加法尔的绝对零度领域中直接将冰变没。

    但从没体现过控制时间的特性。

    “不知道你现在能启用血日纹身多少力量。”何苏说道“血日纹身的作用肯定是控制时间,你回忆一下,之前血日纹身生效的时候,是不是都和时间有关?”

    急速自愈,利用时间回溯,将身体恢复成几秒前的状态。

    禁魔力场,将布满符文之力的空间还原到数秒前还没产生的状态。

    绝对零度中的冰,被时间推移的极前,变成了氧气和氢气。

    确实都与时间有关…

    包括在进入斗兽场前的梦。

    那不是预知,秦风也不是梦中梅肯说的先知。

    那是血日纹身预感到危险,延后时间发现了杀身之祸的未来窥测。

    原来是这样…

    秦风有种如梦初醒的感觉。

    “我对此一无所知,对了,能讲讲最后见到我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

    “当时你接了个大活,说干完这一票就不干了,我们结婚,随便找个小县城隐姓埋名,过点市井小民的日子。”何苏小声说道“但是后来我发现那是程载道给你设计的圈套,劝你别去。”

    “然后呢?”

    “那时候的你已经开启了松果体二阶,能在一定范围内逆转时间。所以你根本没听我的话,顶着宿醉,还是去了边境。”

    “等我发现你出门时,已经晚了。”

    “我没能赶上你的步伐,核弹就在离我数十公里的地方爆炸了。”

    “你在爆炸的正中。”

    何苏低垂着头。

    “我不知道你的能力到底能不能抵挡住核爆的威力,但是后来你没来救我,我还以为你…”

    “等等。”秦风眉头皱了起来“你…”

    “虽然不在爆点,但冲击波还是重伤了我。百面者预谋已久,她在那时囚禁了我,然后伪装成了我的样子。”何苏说道。

    “一直到你进入斗兽场?”

    “嗯。”何苏点了点头“百面者知道我身上有纹身,死后一定会进入斗兽场,所以她严防我自杀,两年里一直把我绑在床上,舌头割掉,眼睛刺瞎,只喂我流食。让我活不了,也死不了。”

    舌头割掉,眼睛刺瞎?

    秦风心中一颤。

    两年多非人的生活,何苏是怎么熬过来的?

    “对不起…”

    “没关系的。”何苏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百面者进入空间后,很长时间都没有回去再进行自我催眠,我借着他们防备松懈的机会自杀了。”

    秦风默默咀嚼着何苏话中的信息。

    “为什么百面者要自我催眠?”

    “她的能力是模仿,能在一定程度上模仿所有人。但前提是她要以被模仿者为对象进行自我催眠。”何苏回答道“我死了,进入斗兽场了,她没法再进行自我催眠,自然也就不能再伪装成我的样子。所以…她没法再以何苏的身份出现在你面前。”

    怪不得秦风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假何苏了。

    “那我的失忆是怎么回事?”秦风又问何苏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何苏摇了摇头。

    谜底随着何苏的出现,在一点点揭开。

    “很抱歉,真的很抱歉,我有以前零星的记忆片段但想不起来我们之间发生过的事情。没法一下子什么都接受,这是对你的不负责任。”秦风叹了口气“等这场危机过去,我们回到空间,还麻烦你一点一点和我讲当初的事情,包括程载道,包括白泽,包括…松果体强化剂。”

    听到秦风话里的客套,何苏心如刀割。

    他已经不是那个他了么?

    何苏的眼睛仿佛会说话,水灵灵月牙眼中的哀伤让人看着心碎。

    看着何苏的哀伤,秦风很心痛。

    不是恋人间的心痛,而是本能,没有来由的心痛。

    “别哭,我没别的意思。”秦风苦笑道“对你来说我们是恋人,但对我而言,你是我的一个梦。只能在梦里出现的人。”

    “梦境变成现实不好么?”何苏轻声问道。

    “不是不好,而是太好了,好的我有点接受不了。”秦风挠了挠脑袋“这么和你形容吧,你的梦中情人,你认为肯定一辈子不会在见到的人,突然出现在你眼前,你会是什么反应?”

    “你不就在我眼前么?”

    “……”秦风被砸的晕晕乎乎的。

    “我的意思是…算了,就那么个意思吧。你很漂亮,比百面者伪装的你还要漂亮很多,如果不考虑以前错综复杂的关系,不考虑这是任务世界,我肯定会追你,把你当做女神。”秦风点了一支烟“但现在我才知道我们根本就没分手,应该是现任才对。我突然就懵了,天上掉馅饼也是会砸死人的,一下接受肯定不现实,我要现在叫嚷着说什么都想起来了,要死要活的和你在一起…那纯粹是见色起意。”

    何苏被秦风气笑了。

    “你还和当年一个德行,一点长进都没有。”

    “哈?”

    “贫嘴的能力不减当初,还有…烟戒了就别抽了。”何苏的手抬了抬,还是放了下来,没有取下秦风嘴里的烟。

    秦风默默点了点头,把烟取下,踩灭。

    二人的交谈中,坦克已经到达了码头。

    热钡罐停了下来。

    “问你个问题。”

    “你说。”

    “我没有以前的记忆,也不知道以前的我是什么样子的。对你而言,我只是披着秦风外皮的另一个人。”

    何苏沉默着。

    “所以不光是我需要一段时间来接受你,你可能也要花一段时间来接受现在的我。”

    何苏轻轻叹了口气。

    “如果我和你印象中的秦风不一样…你会失望么?”

    “可能吧。”何苏点了点头“我印象中的秦风就一定不会问我这个问题。你…貌似退步成了以前那个优柔寡断的软弱少年。”

    秦风苦笑。

    优柔寡断?

    软弱?

    这评价还真是扎心啊。

    “所以,重新来过吧。”秦风对着何苏笑道“任务结束后,我去找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