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某些与陈述不符的往事
    白泽微微一犹豫,也跟着程载道跳入了燃着的大门中。

    要是没程载道,这会儿他还死着。

    既然都是死人了,还有什么不敢看的?

    “里尔,是红坦克的亲哥哥。”程载道背着手,在白泽身边指了指红脸膛的汉子“这里面,除了何谆是地球人,其余四人,都不是纯正的地球人血统。当然…我也不是。”

    白泽点了点头。

    略觉诧异,他又试着挥了挥手。

    什么都感觉不到…

    在这个世界中,他就仿佛不存在一样。

    看到的,听得到。

    却什么都无法触及。

    而吵得脸红脖子粗的五人也仿佛完全看不到程载道和白泽二人,依旧在争执着什么。

    “古博士是我师兄,也是其余三人的老师,这三位理所当然该叫我一句师叔…当然了,各论各叫,我们也没差几岁,平时都是以兄弟相称。”程载道指了指争执中的众人。

    “那时候还没有你,秦风才刚刚出生。”程载道笑了一声“那时候,我们几个还是朋友。”

    忽然间,似乎有那句话触及到了秦峦的逆鳞,他啪的一声掀翻了桌子。

    “听他们说话,看他们动作。”程载道指了指场中的五人“这才是当年的真相。”

    “程载道,我他妈是给你面子叫你一声哥。不给你面子早就锤死你了。”秦峦暴怒的将桌子砸成了碎片“你他妈要再敢和我提我儿子的事儿,我就宰了你。”

    “哪来那么大火气,有啥说啥就是。”古博士连忙安抚了一下暴怒的秦风“载道也是为了这世界的安全考虑嘛。”

    “世界安全?下一句是不是就他妈的要拯救苍生了?”秦峦丝毫不给程载道面子“这件事上没有商量余地。”

    古博士捋了捋花白的背头,面向程载道说道。

    “载道,这个事儿确实不要再提了。我们拯救的前提不是牺牲。”

    “师兄,将军的力量意味着什么,你肯定知道吧?”程载道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我之所以要把未知死亡上下团结起来,就是为了彻底消除这隐患。”

    “将军厉不厉害?将军有没有远见?”古博士叹了口气“不也死在了‘它’手里么?你凭啥就觉得这事儿自己能阻止?”

    “我从来都没想过自己能阻止它。”程载道木讷的脸上有了一丝神采“但是我们可以消灭伴生的力量,让它永远都完不成变回四维生物的计划。所以让秦哥的儿子找到将军所有的遗物,再一起摧毁,是最好的办法。”

    “你他妈还提!”秦峦暴起一脚踹在程载道胸口,直接把程载道踹飞了三五米远。

    秦峦已经开启了松果体一阶进化。

    这时候的古博士还没有做出松果体返祖药剂,空间也刚刚开启。

    有松果体一阶加持的秦峦绝非常人能敌。

    程载道虽然战斗天赋异禀,但在秦峦面前还是低了一头。

    几人见秦峦爆然出手,赶忙上前拉架。

    秦峦虽然冲动,却也没到一言不合就要至程载道于死地的地步。

    “这他妈是最后一次,再有下一次,我保证你尸骨无存!”

    秦峦说完话就摔门而去。

    何谆与秦峦最为要好,和众人面前打了个哈哈也跟着秦峦走了。

    场中,还剩下了古博士,年轻的程载道和里尔。

    当然…

    还有在一旁默默旁观的白泽和程载道。

    古博士叹息了一声。

    “或许你是对的,或许小秦是对的。但既然小秦已经这么放话了…要想以后朋友有得做,就别继续纠缠了。”

    “纠缠?为了一个孩子,放弃整个世界?”程载道默默坐了起来,擦掉唇角的血丝。

    木讷的脸上有丝嘲讽的笑容。

    “原来这叫纠缠。”

    古博士叹息了一声。

    “给小风儿子足够的时间,成长成将军那样的人不好么?”

    “我不会在一个问题上载两个跟头,我想‘它’也不会是。”程载道站起了身“将军已经是它漫长一生中足够惨痛的教训了,你指望它同样的错误犯两次?”

    古博士不再和程载道争辩,挥了挥手就消失在房间中。

    程载道默默看向里尔。

    “到底怎么能阻止‘它’,不过是我们的猜测,要做过才知道。”里尔耸了耸肩“或许你是对的,又或许老师是对的。谁知道呢。”

    “如果我坚持要这么做,你同意我的做法么?”

    “杀秦峦的儿子?”里尔摇了摇头“精神支持你,顺便祝你好运。”

    程载道痛苦的蹲了下来。

    “你们都知道我是对的,但都不愿意按我说的做,为什么?!”

    “别傻了。”里尔拍了拍程载道肩膀“那是秦爷的儿子。”

    “没关系,我自己来做。”

    程载道的眼神渐渐坚定。

    猛地,画面一转。

    白泽身边的场景黯淡了下去。

    是夜。

    程载道紧急从世界各地,调来了二百余从空间碎片走出的优秀佣兵,包夹了秦峦的住所。

    火并。

    程载道秦峦双双战死。

    为了摆脱未知死亡的佣兵追杀,何谆的妻子为秦风掩盖掉了身上的气息。

    场景再转。

    就在未知死亡内部动荡,即将分崩瓦解的当口,程载道竟然先秦峦一步回来了。

    整编未知死亡。

    排除异己。

    未知死亡彻底成了程载道的个人组织。

    等秦峦回来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但由于在空间待的时间更长,实力自然更加强劲。他拼着一只眼睛的代价杀回了空间入口。

    重伤不愈。

    为了活命,秦峦不得已成为了地球人聚集城的建设者。(那时候空间还不是很完善,没有现在这样说回复就回复的能耐。)

    靠着‘主神’所提供的强大能量与生命力苟延残喘。

    秦峦伤势一点点康复,力量也增长的极快。

    就在他打算脱离空间,回到现实世界的时候,空间第一次关闭升级。

    报仇,寻找儿子的计划胎死腹中。

    秦峦恨。

    程载道也恨。

    一个为了家人可以不顾一切,一个为了世界兴亡不惜和兄弟反目成仇。

    谁错了?

    或许都没错。

    又或许都错了。

    场景又一次变换。

    办公室。

    办公桌。

    电脑屏幕。

    上面是秦风幼年的照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