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门
    alex的**就是最可怕的武器。

    作为一个并不知道松果体进化为何物的人,alex挥拳速度远胜开启了松果体二阶的秦风。

    秦风刚刚反应过来,双手提到面前,就已经被alex的拳头轰飞出去。不等做出有效抵抗,第二拳接连而至,将秦风直接砸入了地下。

    秦风还记得上次用出八稚女被alex轻松解开的情形。于是索性不再和alex硬刚,荣耀之刃平拍,直接把暴怒的alex砸了出去。

    “我说了,这是个误会。”秦风看着自己塌下去的胸口,红光一闪便复原如初。

    有松果体二阶和天赋能力的存在,即使alex是他的母体也别想轻易抹除他的存在。这是秦风说话的底气。

    “我们曾经是盟友,现在也可以是。”

    alex怒极反笑,他看着秦风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问道。

    “盟友?你明知道我会被蜂巢意识替代的时候,依然开出了那一炮。你明知我想保护这片土地,依然让你的上司知道了我的存在。你明知我想成为选入者,为的是看到更大的世界,还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想把我卷入这场纷争。”alex冷笑道“这就是盟友?如果这就是你所说的盟友,那这两个字也太不值钱了点。”

    秦风所作所为,绝对没有过格,对alex也算是够意思。但alex愤怒的根源在于…

    秦风只不过把他当成了很要好的npc,没把他当成一个‘人’,当成一个选入者来看待。

    这种愤怒,大概相当于人被当猴耍的愤怒。

    就算是利用,请和我提前说明。而不是把我当成一个不知道你们选入者搞鬼的npc。

    alex吞噬了选入者。他知道选入者知道的一切。

    自然他也知道空间是什么样的存在,从剧情任务变成选入者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等待秦风的这段时间,他并没有对能成为选入者抱有希望。

    夏尔前来招募他成为流浪者,被他拒绝了。

    alex知道空间的伟岸,却并不如秦风一样知道空间,主神并非全知全能。

    所以…

    “我不会和空间作对。”alex看着秦风“想死别拉上我。”

    “其实空间没你想象的那么可怕。”秦风摇了摇头。

    “不用解释,如果你能带我出去,我帮你变成母原型体,你可以自主把你的队员变成子原型体。”alex打断了秦风的话。

    秦风默默叹了口气。

    alex所作所为无可厚非。

    他不知道将军的事儿,和空间也并无恩怨,如果强行让他进入队伍反倒适得其反。

    “成。”秦风点了点头“不过除此之外,你还得帮我们个忙。”

    “什么?”

    “嗯…你知不知道有什么方法能够复活一个人。”

    “复活?”alex脸上带上了一丝嘲讽“你们的主线任务?”

    “是。”秦风点了点头“完成主线任务后我们马上全力帮你成为选入者。”

    alex摇了摇头。

    “我不是神,就算按照…游戏中的说法,成为造物主,也是八个月以后的事情。你问我如何复活,这太玄乎。”

    秦风看了众人一眼。

    “嗯…或许,我们可以换个说法。”学霸笑嘻嘻的走上前去。

    “怎么能为人塑造一幅躯体?”

    ……

    “你处心积虑这么多年才爬到这个位置上,为了复活我,强行违规操作,值得么?”宝莲灯的灯芯传来白泽的声音。

    “父亲为儿子付出,不求值不值得。”程载道的声音有些沧桑“等你为人父母了,自然懂得我的心思。”

    “哪怕你儿子一直认为你做错了?”白泽的声音中能听出一丝嘲讽“哪怕你儿子知道你是个不择手段的恶人。”

    “无论多少人拿我当恶人,你不能。”

    “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儿子。”程载道站了起来“我要是王八,你就是王八蛋,我要是恶狗,你就是狗崽子。”

    宝莲灯沉默了许久,这才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其实…对错都是猜测,如果争论能决定对错,那罗马也就不会灭亡了。”

    程载道点了点头。

    “如果我错了,也就不会有人知道我错了。如果我对了,功过自有后人评说。”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我要做的,就是把我筹划了这么多年的事情做好。”

    将宝莲灯放在了办公桌上,程载道问道“你愿意帮我么?”

    宝莲灯中的白泽沉默着。

    “没关系,如果你想要按照自己想的去做,那就去做。反正…咱们爹俩不对付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只问你一句。”

    “你说。”

    “如果真的是你错了呢?”

    “那我们所有已知的东西都会毁于一旦,世界将不再存在,全宇宙都将回归最初的那个奇点。”

    白泽叹了口气。

    “你要是错了,全人类,甚至全宇宙都会因为你而毁灭。你…”

    “无妨。”

    程载道在面前花了一个大大的圈。

    圈子仿佛破开了时间的壁障,一圈圈的旋转间在周围蹭出了无数的火光。

    “这是…”白泽有些疑惑。

    “当年。”

    程载道重新坐了下来,点燃了一支烟“我们的当年。”

    白泽有些激动。

    “你们的当年?”

    “我,何谆,秦峦,古博士,里尔。”程载道点了点头。

    “那个寸头的高个子,就是秦峦。胖子是何谆,背头的老头儿是古博士,红面堂的壮汉是里尔。那个木讷的年轻人…就是我。”

    “你…”

    “可能是给仲裁者一些可以在无聊中消耗生命的特权,这是我记忆的复刻。”程载道一掌击在宝莲灯上。

    一道白烟从灯芯中袅袅升起。

    逐渐定格,成了白泽的模样。

    “你恨了我这么多年,你记恨我为什么要杀古博士,为什么要对你母亲和你沈姨出手。”程载道面无表情“我一直都知道。”

    “我没想瞒你。”白泽坦然道。

    “所以,我找到了你空间实体备份中的灵魂,就是为了告诉你,为什么会有今天的一切。”程载道声音中有一丝寒意“你以为你看到的,就是事实?你以为秦家人何家人就是无辜的?”

    “其实这无所谓。”

    “无所谓?”程载道笑了一声。

    “进来。”

    说罢,便跳进了金黄色的火光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