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精彩小说免费!

    仿佛整个浴室都变成了水的世界,铺天盖地的热水从天而降,淋湿了苏莺,也淋湿了我。

    我本来就是湿的,所以一点感觉也没有,苏莺就不行了,她身上的衣服,正不断的变湿,她的短发也变得湿漉漉的。衣服紧贴在她的身体上,将她正在成长的身体全部展现出来。

    女人什么时候最性感?

    是湿身的时候。

    因为湿身的时候会给人一种若隐若现的朦胧感,那是一种最原始的**。

    苏莺愣了片刻,很快想捂着脸想要逃走,但是却被我一手拦住:“衣服湿都湿了,总是要洗的。”

    一把将她拉了回来,我也已经低下头堵住了她的嘴巴。

    她的舌头又软又香,十分柔软。她和李心不一样,她的身上带着一种成熟的气质,而李心却是少女般的情怀。

    也不知道是不是热水的原因,还是两人贴的太紧,我和苏莺的身体正在迅速升温,一股朦胧的雾气在我们两人身边浮现。

    渐渐地,苏莺紧绷着的身体渐渐舒展开来,手里的衣服也是渐渐滑落在地上,两只手也紧紧抱住了我。

    望着眼前的女孩,我脑海里再一次的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幕。

    同样是在新家,孤男寡女同处一室,玩骰子,脱衣服,脱着脱着到了床上,苏莺睁大眼睛问我,有没有喜欢过她,哪怕是一点。

    答案肯定是有的,只是那个时候我有女朋友,而且,我怕出事。

    现在,我不怎么怕了,也无法抗拒。

    我笨重的脱去身上的衣服,然后凭着感觉去解她的纽扣。

    可是双排纽扣非常难解,我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

    “我来吧。”苏莺笑了一下,轻轻往后退了两步,这才将手伸到脖子后面去解开那些该死的扣子。

    随着苏莺的手渐渐移动,那些扣子也是一颗颗解开,潮湿的衣服逐渐朝两边奋力,露出裹在里面的美好躯体。

    剩下的我就能自己解开了,这是一种本能,男人的本能。

    我朝着苏莺扑过去,将她抱在怀里,深拥在一起。

    我将淋浴头的热水开到了最大,热水像滚球一般铺天而降,砸在我们的身上,这样可以将声音开到最大。

    ……

    凯州皇悦作为江城顶尖的娱乐会所,不仅有广阔的娱乐场所,还有专门的私人领地。

    所谓的私人领地,就是造在暗处的豪华包厢,在这里,你可以将下面发生的事情一览无遗,但是下面的人却完全发现不了的存在。

    这是属于凯州皇悦会所丝毫不起眼耳朵一角,,一个安静静谧的包厢,面积远远无法和下方的娱乐场所相媲美,但是包厢里的装修却十分的精致,外面的装修豪华大气,而这里却是略显婉约。

    房间里没有开灯,唯一的光线,还是来自外面的舞台光线。

    这样的环境,显然不是包厢的主人因为吝啬电费而不开灯,而是因为她天生就喜欢黑暗的环境。

    千人有千面,有的人喜欢刺眼的阳光,不喜欢黑暗,有的人却喜欢潜伏在黑暗的阴影中。

    从心理学上讲,喜欢黑暗、讨厌阳光的人心里是阴暗的,他们觉得自己和蝙蝠一样,是黑暗中的动物,阳光太亮,会灼烧他们。

    一缕光线透过窗户照进来,依稀可见一个女人穿着大红色鲜艳的晚礼服,晚礼服长裙两边开着一条无限诱惑的线条,这样一来。两条白花花就显露到了大腿根部,腿上包裹着透明的黑色长筒丝袜,正慵懒的依靠在沙发上,手里摇晃着红酒。

    由于光线太暗,根本看不见女人的长相。

    如果一个女人能在这四个方面都脱颖而出的话,脸蛋长成什么样已经不重要的,她的身体足以让她成为让男人疯狂的绝世尤物。

    更何况,她本人还长得不难看。

    此刻,她正拿着一份报告仔细的看着,看着看着嘴角就勾起一抹诡异的微笑。

    “那个男的,从狱中出来了……有意思,有意思啊,咯咯——”女人发出一连串动听的笑声,光听笑声。就可以让男人把持不住了。

    她是会所里当之无愧的尤物,没有之一。

    “嘎吱——”

    这时,包厢里一扇门诡异的打开了,一个身材挺拔**着上身,笑着来到了女人的面前,随便的坐下,笑着问道:“怎么样?”

    现在包厢里不止有女人一个人了,还有一个光着身子的上身,肌肉轮廓分明,尽显男人的野兽气息。

    美女与野兽,不论什么年代,都是被人所津津乐道的话题。不是吗?

    看见男人进来,女人丝毫不意外,稍微换了一个舒服点的坐姿,问道:“你怎么来了?”

    “闲得无聊。就来你这里看看。”男人咧嘴笑道。他的胸前有一撮黑色的毛,使其看起来不禁浮想联翩。

    女人站起来身来,打开酒柜的门,拿出一瓶红酒,随意扔给男人。

    男人稳稳当当的接住,打开酒瓶,也不给女人倒酒,居然对瓶吹了。

    “咕咚咕咚——”

    他大口喝酒,喝的很急,红酒顺着他的脖子流淌而下,流进他的衣服也不在意。

    “当——”

    女人拿高脚杯和男人手里的红酒瓶碰了一下,笑容戏谑,如同在看一场戏。

    “什么事让你笑的这么开心?”男人擦了擦嘴边的酒水,笑着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咱们的老对手,宋家天山的新对手出狱了。”女人笑着说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商惊天,你也不想看到宋家一家独大的局面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