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盐放多了
    ,精彩小说免费!

    大年初一。

    黑龙在鸿儒馆逗留一个晚上时间就回去了,但是离去的时候,他没有开自己的车,而是有人送他。

    平坦的马路上,一辆普通的奔驰车不快不慢的开着,即便遇到前方可以超越的车辆,它也不超过去。而是稳稳的跟在屁股后面。

    远远望去,它就像刚拿到驾照不久后的新手上路,不敢超车,但是只有黑龙知道,那个开车的人不是不敢超,而是他不想超。

    “滴滴——”

    后方传来急促的喇叭声,有车跟的不耐烦了。

    “为什么不超过去?一直匀速开着,不烦吗?”黑龙坐在后排,笑着问道。

    “为什么要超过去?”开车的男人和煦的笑着。反问道。

    第一眼望过去,他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如一块温文尔雅的温玉,打磨成功的成品。

    他脸上带着掌控大局的笑容,嘴角微微翘起,给人一种王者的风范。这样的男人最有魅力,也最让人害怕。因为他把一切都计算好了,你在他面前,就像一个没穿衣服的果体。

    “前面都有这么多距离了,你再不超上去,就属于阻挡交通秩序。”黑龙危言耸听道。

    男人听了,还是不在意,继续慢慢笑着,说道:“稳一点,总是好的,一旦加速,刹不住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至于别人,我为什么要管。人人都是上位者。自己才是中心人,何必在乎别人——还是那句话,既然我不愿为别人做出改变。那么只有别人为我做出改变。”男人继续不紧不慢开着,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不知怎么的,黑龙看着男人的笑容。觉得他就和大海一样——大海,不是应该敬畏和迷人的吗?

    “草你妈!在高速公路上开八十码,找死啊!”后面的车主超了上来,对着男人破口大骂。

    男人一点也不在意,若有所指的说道:“开太快,小心刹不住车——”

    那辆车一踩油门,很快没了影。

    男人继续慢悠悠开着,等开到前方一段路后,黑龙就看到两辆车追尾发出碰撞。车里的车主脑袋垂在方向盘上不省人事。

    “看,我之前就说了吧,开太快。小心刹不住车——”男人咧开嘴笑了起来。

    “……”黑龙瞪大了眼睛看着男人,眼里掩饰不住的惊恐。

    是的,就是惊恐。

    你不觉得。面对一个把什么都算计好的男人,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吗?

    对方把一切都算计好了,所有人。都是棋子,你做的一切事,都在他的掌控下……

    黑龙忍不住打了寒颤,不再说话。

    “高速公路出现追尾是跟正常的事情,交警会处理,我们走我们的。”男人略微加快了一点速度,奔驰一骑绝尘而去。

    车里气氛仿佛在那场车祸后变的凝重起来,黑龙不说话,开车的男人更是不说话。

    “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

    男人突然开口。从后视镜眯着眼睛看后面位置的黑龙。

    “什么?”黑龙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所以没听清男人的话。

    “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也自然没有两个相同的人。”男人平静的说道:“她们或许长的一样,但是性格完全不一样,甚至,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他们从眼睛里看出来的光芒,都是不一样的。”

    “你的意思是——”黑龙眯着眼睛,有些不解的看着前面开车的宋天山。

    主子送保镖回家,这种事情是不常有的,可是恰恰在黑龙身上发生了,因为在宋天山眼里,黑龙不仅仅是保镖,更是说话的朋友。

    “苏心和苏莺虽然长得一样,但是,并不是同一个人。”男人笑着说道:“虽然我的目的是为了苏家的东西,但是人这一生婚姻爱情只有一次,我怎么说也得为自己负责。”

    “呃,以我的个人意见。我觉得还是苏莺更好看的一点,因为苏莺会化妆,会打扮。”黑龙笑着说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在丑的女人,只要勤加化妆,都能变得美丽。”

    “苏莺会化妆,可是苏心不会化妆,这么一来,哪个更好一点不是显然易见了吗?”

    宋天山笑了笑,说道:“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自己试过才知道,我需要的女人,是一个温顺的,而不是泼辣的,所以,我拒绝了。”

    “那你还是想要苏心?”黑龙笑着反问:“但是,人家是心有所属的,你这么抢走,真的有些不地道。”

    “喜欢的东西不分场合,我不看过程,只看最后结果。”宋天山笑着说道:“还有一件事你做做错了。”

    “什么?”

    “你不该叫孔慈的人去找他麻烦的。”宋天山笑着说道:“他现在已经怀疑了,但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和孔慈,现在都是猪八戒,里外不是人。”

    黑龙咧开嘴笑了笑,丝毫不害怕。他知道宋天山说的是幼儿园的那件事,那件事他知情,但不是他下达的。

    “这么说,我横竖就做不了好人了?无论我做什么事,都摆脱不了嫌疑?”

    “你本来就不是好人。”

    “……”黑龙眼角抽搐了几下,沉声说道:“我很严肃的再说这件事。”

    “我也很严肃的告诉你——你横竖都不是好人。”

    “欺人太甚!”

    “谁欺负你?”

    “你。”

    “……”

    宋天山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重新笑了起来,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我的爷爷老是告诉我,能吃亏是福。”

    “所以你就让我吃了一个这么大的亏。让我背了一个这么大的黑锅?”

    “是谁做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件事能给你带来什么启发——”宋天山笑着说道:“一个合格的阴谋家,知道什么时候该安排什么人。在什么时候出现在该出现的地方——就像炒菜,一个高级厨师可以恰到好处的把握住菜的味道、颜色、火的度量,然后做出一盆色香味具全的佳肴出来,而普通厨师不行。”

    “你想说什么?”

    “我就是那个好厨师,做出来的东西刚刚好,而你做出来的东西。太咸了。”

    “我还是没听懂。”

    “你盐放多了。”

    “……”黑龙脸色瞬间变的僵硬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