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奈何现实逼良为娼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处理完了刘海刘彪父子的事情,也算以牙还牙,他们害得我差点死在金狮子手里,我让刘彪去扫厕所,很公平。

    接下来,就是庆功大会了,我和小龙联手,砍下了金狮子的五根手指,这是没人能做到的壮举,整个烟柳皇都,陷入了疯狂喜悦的气氛中,很多人都不断找我和小龙碰杯喝酒。

    面对这么多人,我和小龙都是来者不拒,必须全部喝下。虽然这个庆功大会是为我们准备的,但是我们的底子还很薄弱,必须和所有人搞好关系,尤其是我,更是需要这么做。

    好多人向我祝贺,我都是来多少喝多少,没多久,我就知道自己有点醉了,看人的时候都花花绿绿的,带着重影,但是,我的理智还是很清醒的。

    这时,刘海端着一个酒瓶子过来了,笑嘻嘻的祝贺道:“昊哥,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过奖了。”一看是刘海,我也立刻露出了笑容,假惺惺的和他说了一大通互相恭维的话,头,就更晕了。

    说假话,都是需要经过脑子思考的,尤其是在已经被酒精催眠的情况下,更是有些难受。

    从前,我一直不想说假话,因为我觉得假话是骗人的,尤其是对自己的兄弟,说假话更是欺骗、背叛。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很痛恨说假话的人。

    但是,经历了这么久,我自己却开始学会如何说假话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我在心里无奈的想到,是不是经历的事情多了,就会慢慢变成自己讨厌的人?

    或许,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光明和黑暗的一面,流子是好人,因为他们讲义气,而流子也是坏人,因为他们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也就是这样集黑暗与光明于一身的人格,才具有魅力,不是吗?

    酒精,越来越浓了,而我也看到了东升哥和楚姨也是有些面色微红,但是同样端着酒杯微笑着,我顿时发现,这里的人,都是戴着虚伪的面具的,谁要是第一个露出真实的内心,谁就是第一个死的。

    “不行了,我要上去躺一会儿。”我对小龙说道。

    看了我一眼,小龙就叫一个小弟扶我上楼了,随便选了一个包厢进去休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的觉得好像有人在身边,感觉睡了很久的,我对脑子有些浑浊。

    用力晃了晃脑袋,我慢慢的张开了眼睛,忽然,我闻到一种淡淡的清香。

    紧接着,我就看到一张清秀熟悉的侧脸。

    她正望着一个外面的繁华热闹出神,很安静,就像一朵莲花,出淤泥而不染。

    “林宋,你怎么了?”酒精的作用还没过去,我头疼欲裂,声音沙哑的问。

    听到了我的声音,林宋回过神来,朝我笑了一下,还是像以前一样,在我手掌上写字。

    更z新最:“快上vf!

    她的手指很温暖,而不像我的手那么冰冷,混的时间,我的手上也沾满了鲜血,也逐渐失去了温度。

    她很自然的写着:“醒了啊,不能喝这么多酒,就不要喝,你,以前不怎么喝酒的。”

    “以前是没钱,去不起酒吧。”我呵呵笑了笑,想了想,我又说:“林宋,你可真漂亮。”

    “你还没有清醒是吧?”听见我夸她,林宋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没说话,我就这么看着林宋,想着醒来的样子,我可以推断出,我应该是枕着林宋的大腿睡着的,她就这样一直保持不动的姿势,为了不打扰我。

    之后,林宋就端来一碗不知道什么东西,在我手心里写下“喝下”两个字。

    “这是什么?”

    “解酒汤。”林宋写字。

    “哦。”我哦了一句,然后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有点苦。”我说。

    “废话,中药不苦什么苦?”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林宋在我手里写。

    “不想喝了。”

    “你敢?”

    好吧,我再次喝下。

    解酒汤里好像带着中药成分,有点苦,但是喝下之后,我的神智更为清醒了,头,也没那么疼了。

    之后,气氛就有些尴尬,林宋不在我的手上写字了,而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这么呆呆的互相看着,我和林宋的眼神,同时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切。

    我和她认识的时候,她还穿着蓝白的校服,坐在我同桌位置,可是现在,物是人非。

    我成了流子的大哥,而她也成了夜总会的头牌……

    我们,再也不能回到从前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酸酸的很想哭。就抱紧了林宋瘦小的躯体,我声音沙哑的说:“现在就我们两个人,你可以告诉我了吗?为什么你会来这里工作,为什么,你不读书了?”

    林宋自嘲一笑,在我手里写着:“读书,有用吗?我的家庭你也知道的,我妈是老鸨,她的按摩店被警察封条了,为了生活,她不让我上学了,把我卖到了这里。”

    “……”

    林宋写的很慢,以至于我过了很久才感觉出来林宋在写什么,看完之后,我也呆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都说读书可以改变命运,我已经很用功读书了,从小学开始,我就一直是年级段第一。可是,为什么,我的命运还是没有改变?”林宋写着,而写着写着,从她的眼里,不断流下了泪水。

    “不怪你,只怪这个罪恶的城市。”也是觉得心酸,也或许是共鸣,流子,并不是我想做的,但是为了不挨打,更为了妹妹,我没办法。

    是真的没办法,这个世界有太多无奈了,没有人生来就犯贱,都是被现实逼良为娼。

    流子,有流子的无奈,小姐,也有小姐的悲伤。所有光鲜亮丽的背后,才有着不为人知的伤痕累累。尤其是林宋,她是个哑女,却成了公主,背后的不甘和怨恨,只有她自己知道。

    想了想,我抱着林宋小小的身体更紧了,从我的眼里,也流下了只有我们才懂的眼泪。

    “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公平,也从来没有公平过。”

    “李昊。”忽然,林宋在我手心里写下了我的名字。

    “恩。”

    “你说,我还有可能得到爱情吗?是不是,当过小姐的女人,都是婊子,作为惩罚,她们一辈子都得颠沛流离过一辈子?”林宋在我手里写着,写完,大眼睛带着泪痕看着我。

    看着林宋的样子,我心里再次没来由的一痛,尤其是想到了我和她的关系,看着她的眼睛,我认真的说:“不会的,你会得到爱情,总有一天,会有一个男人愿意娶你。”

    “那么,这个男人是谁呢?”在我手里写着,林宋露出了凄惨的微笑。

    一瞬间,我也沉默了,不知怎么的,我有些不敢面对林宋的眼神,因为愧疚,也因为怜悯。

    想了想,我突然想起了什么,便抓紧了林宋的小手,“林宋,你和林枪是不是已经……”

    “恩。”她依然脸色苍白,眼里噙满了泪水,在我手里写下一个字。

    就这么看着我,她露出了凄美的笑,“如果我不干净了,你还会要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