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三步一拜,五步一叩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手机,竟然成了关键性的证据!

    这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全场鸦雀无声,只有我一字一句铿锵有力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夜总会里。

    一道道的眼神,都死死的看着地上的手机,半晌说不出话来。

    他们都在心里疑惑,真的有内鬼吗?

    望着脸色苍白如死灰一般的刘海父子,我不禁露出了冷酷的笑容。

    刘海算好了一切,想借金狮子这把锋利的刀杀了我们,可是却偏偏算漏了我背后的人,我的背后,可是一个监狱,我有师傅,也有白菜这个师姐,而我本人,更是个贼。

    这都是刘海算不到的,我是个贼,所以我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偷掉对方的东西,就在和金狮子对战的时候,我就偷走了他的手机,因为我知道,如果我活着离开了,这手机一定有决定性的证据。

    回夜总会的路上,我一直在翻金狮子手机的内容,果然被我找到了。

    我将手机交给楚姨,说道:“翻开手机的通讯记录,有三起记录,是金狮子和刘彪的通话记录,还有短信里面有陌生人的短信。”

    此话一出,刘海和刘彪脸色更加难看了,楚姨阴沉着脸打开手机,果然看见了三通通话记录,以及短信的内容。

    短信的内容,也很简单。

    “今夜,有人前来暗杀,做好准备。”

    “你是谁?”

    “我是谁不需要知道,只需知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虽然并没有备注,但是字里行间,依旧看出这是刘海父子的所作所为。

    “你还有什么话说?”我微笑着看着刘海父子,问道。

    “这……”刘海脸色难看。

    突然,刘海面色一变,脸上肌肉不断抽搐着,指着刘彪大喝一声:“刘彪,你好大的胆子,居然勾结外党,陷害自己人!”

    “什么……”

    刘海一声大喝直接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也包括我,看见刘海居然这么义正言辞的大喝,我也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楚红鱼眯起了眼睛,深深的审视着刘海父子,而东升,也是摸着下巴,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

    至于刘彪,直接懵掉了,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会突然陷害自己,一时间,他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爸,我是……”刘彪想要解释,却又被刘海大吼一声打断。

    “住嘴!还不快向大家磕头道歉!”

    暗地里,却是轻轻说了一句:“阿彪啊,别怪爸狠心,你还是去顶了全部罪名吧,我会保你的。”

    “爸……”

    张了张嘴巴,刘彪一时间似乎明白了什么。

    事情的反转太快太快,原本他以为可以坐上秘书的位置,走上人生巅峰,没想到我来了,不仅将他的一切夺走,还要赶尽杀绝。

    更新b最_》快a上c◇

    “我明白了!爸,只要你的位置保住了,我就还有机会崛起。”刘彪看着刘海轻声说。

    “恩,不要怪爸……”刘海咬了咬牙说道,眼神逐渐变得疯狂而怨毒。

    啪!

    突然,刘海猛地扇了刘彪一个巴掌,很快后者的脸上出了一道血红的手掌印:“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

    被打了,刘彪半边脸很快肿了起来,低下头说道:“是我做的,全部都是我做的。”

    刘海松了一口气,对楚红鱼说道:“红鱼姐,没想到是我这不孝子所做,实在是家门不幸啊,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管教他!”

    “呵呵……”听了刘海的话,楚姨皮笑肉不笑的笑了一下。

    我也是面色微变,眯起眼睛看着刘海,心里却是一阵凛然。

    真是好算计,让自己的儿子背锅,自己明哲保身。只要刘海的位置没事,刘彪他自然也可以保住了。

    而且,刘海很谨慎,刘彪被他当枪使,和金狮子通话,是用刘彪的手机号码打的,而不是刘海的号码。因此,刘海我还真不好定罪。

    但是,你觉得我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们吗?

    冷笑一声,我站起来看着刘彪,话却是对楚姨说的:“楚姨,勾结外人,陷害自己人,该治什么罪?”

    楚姨看了刘彪一眼,说道:“看被害人如何定夺。”

    这下轮到我惊讶,还能这么玩?

    听了楚姨的话,我就站了起来,想了想,我随意地对刘彪说:“这样吧,你对我三步一拜,五步一叩,我就原谅你了。”

    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刘彪就愤怒的尖叫起来:“欺人太甚!想让我三步一拜,五步一扣的求他,这不可能!”

    这一瞬间,刘彪有些后悔为自己的父亲背黑锅了,太丢脸了。

    愤怒,惊愕,后悔,以及绝望……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像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在刘彪心中如同野草一般滋生。

    就在不久前,他还信誓旦旦的嘲讽我,这才过了多长时间,局势这么快就颠倒了?

    自己不仅要去求他,还要三步一拜,五步一扣,这可是古时候行大礼时才会有的举动啊,自己可是夜总会三把手的儿子,居然会去跪拜一个新来的?

    一想到这,刘彪就觉得荒唐,并且有一种被狠狠打脸了的感觉,自己怎么能向一个流子低头?

    如果自己这么做了,那么这里也待不下去了,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闹得人尽皆知,传出去还不被人笑死?

    “李昊,这会不会太过份了……”刘海看着我,脸色也不是很好看。毕竟他是刘彪他爸,自己儿子三步一拜,五步一叩别人,谁都不会觉得光彩的。

    我淡淡撇了刘彪一眼,不屑道:“那是他自掘坟墓,怪得了谁?”

    “你现在赶紧按照李昊的要求做,求得他的原谅,不然,你也别想在这里混了,趁早换人吧。”这时,楚姨也是冷冷的说。

    而刘彪听着楚姨的话,也是脸色惨变,眼里带着仇恨的目光看我,咬牙说道:“我不去!”

    “不去?你敢不去?你是不是不想在这里混了?别以为你爸是刘海,我就不能拿你怎么样了,只要我一句话,你就得滚蛋!”楚姨大怒,下了最后通牒。

    我是楚姨一手带进来的,而且我们八字相符,可以结婚,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楚姨本来就打算给我报仇,幸亏我活着回来了,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而身为烟柳皇都的一把手之一,她见了太多的人,又怎会不知道刘彪心里想的?

    他就是放不下身段,向一个新人行大礼,他丢不起那人。

    想了想,楚姨命令人把夜总会的门关了,这样的话,这里就处于一个封闭的状态了。外面的人看不到,只有夜总会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看着。

    秦玉柔、林珂儿、还有林宋等一些公主都用一种震惊的目光看着我。

    做完这些,楚姨又脸色阴沉的说道:“现在没人了,你可以三步一拜,五步一扣了,反正也没人知道。”

    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放心吧,我们不会说出去的。”

    “……”

    刘彪的面色无比尴尬,面部的肌肉不断抽搐,即便这里是封闭的空间,但他还是觉得丢脸。

    吗的,老子就算不是高级领导也是个中层吧?领导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欺负?整个夜总会,他刘彪那次不是被人尊敬的?

    如今,却要当着人的面给一个新来的磕头,怎会如此?

    但是碍于楚姨在场,还得为老爸刘海背黑锅,他不得不服软,但还是不打算三步一拜,五步一扣,而是强行拉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对我说:“这个……李昊,昊哥,实在抱歉,我不该嫉妒你,陷害你的,是我的不对,希望能求得你的原谅。”

    “哦,现在知道道歉了,早干嘛去了?”我笑眯眯的看着刘彪,说道:“机会,从来都是一闪而逝的,之前你没把握住,现在嘛,晚啦!”

    “昊哥,您大人有大量,还是接受他的道歉吧。”刘海也是硬着头皮出面恳求道。

    见这么多人都点头哈腰的讨好自己,我再不松口就有点不近人情了,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说:“既然都说了,那我再这么咬着也没意思,这样吧,他给我行个大礼,这事就这么过去了,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