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篡位!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因为你是外江湖,我是内江湖,你又如何是我的对手?”

    偌大寂静的仓库中,回荡着白菜清冷的声音,这声音,带着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让所有人听后都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所有人都傻眼了,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一掌。

    仅仅一掌。

    他们这里最强的人金狮子就倒下了,败给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漂亮女人。

    这种反差,太过巨大,没人能接受的了。等回过神来时,所有人都用一种敬畏的眼神看着白菜,没想到我居然有一个这么强大的后台。

    而李心也看懵了,她还没有这个概念,虽然知道白菜厉害,但是没想到这么厉害。

    我以前看见过白菜出手过,所以没有过多的惊讶,而是反复思考白菜说的那句话。

    内江湖和外江湖,究竟是什么?

    江湖很大,江湖也很神秘。我没想到的是,江湖也分等级。

    我心中理解的江湖,是各种奇人异士,会武功的武者,只是其中一个。这,属于外江湖还是内江湖?

    很快,这个谜底白菜很快揭晓了。

    金狮子死死的盯着白菜,不甘心的说道:“为什么?我明明已经天下第二了,为什么还不是你的对手?”

    “天下第二?呵呵……”听到这个名号,白菜不屑的笑了起来,说道:“那我且问你,你与秦国腔对战时,是否被他一招完败?”

    听了这个问题,金狮子犹豫了一会,还是点头了:“对。”

    白菜嘴角带着淡淡的嘲弄:“那就没错了,这就是差距。外江湖就是练一辈子,都无法战胜内江湖的人。你的确很厉害,力气也很大,但是,充其量只能算外江湖的人,而我和老贼,都是内江湖的人!”

    “到底什么是内江湖和外江湖?”金狮子不甘的问。

    五根手指已经被白菜割下来了,五根断指正不断流着血,凄惨无比,已经有人给他包扎好了伤口,但是,只能延缓伤势,无法彻底阻止。

    “好,我就告诉你外江湖和内江湖的真正差距。”白菜淡淡的道,我也竖起耳朵听:“江湖里所有的技艺都分为四个阶段,登堂,入室,鬼斧,神工。”

    “四大境界,登堂之下,只能算外江湖,你自认为已经炉火纯青了,殊不知只习得一点皮毛,根本不算什么。”白菜继续道:“你只注重身体的强大,可是却忽略了技术,这辈子注定只能在外江湖徘徊了。”

    “可是,身体上的强大,不是根本吗?”金狮子不信道。

    “不错,身体是本钱,天下武功,为力不破。但是,内江湖还有一种手法叫一力降十会,四两拨千斤。”

    “软太极以柔克刚,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

    我听的一阵热血沸腾,太极,这绝不是花拳绣腿,而是真正可以杀人无形的武功,平时公园里老太太老爷爷练的太极,那根本不叫太极,而是一种养生拳法。

    内江湖,真的比我想象中的精彩。

    “好了,我们走吧。”说完,白菜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见状,我和李心也是跟上。

    跟在白菜后面,我想了想,问白菜:“白菜啊,你会太极吗?”

    白菜回过头来,笑嘻嘻的看着我,“怎么,你要学啊?”

    “是啊,要是我学会了太极,谁都达不到我了。”我眼神热切的看着她。

    没想到,白菜撇撇嘴,直接给我泼了一盆冷水:“别想了,练太极需要心如止水,你内心静不下来,根本练不成。而且,你已经过了最好的学武年纪了。”

    “……”我脸色一阵难看,不甘心的问道:“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倒也不是没有办法,你去问老贼,让他稍微教你几招初级太极的起手式,还是可以的。”白菜道。

    我眼前一亮,顿时欣喜起来。

    “接下来你是回监狱,还是早回去复命?”白菜问道。

    我仔细思考了一阵,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丝冷冷的笑意。

    “不回去了,我处理完一点事情再回去,帮我请个假。”我笑呵呵的说道。

    “明白。”白菜点头。

    和白菜妹妹分开了,我的脸色变得面无表情起来,甚至带着一丝冷意。

    !*看k)正版章mq节/g上,chl

    我这次回去,除了复命领赏,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算账。

    有人将我们的行踪卖给了金狮子,才会导致我差点死在里面。这仇,我必须报!

    ……

    烟柳皇都,会议室。

    一群人围绕着圆桌庄严坐着,圆桌的中间一位,是楚红鱼,而旁边两位,则是徐东升和刘海。

    刘彪坐在下面几排,正无趣的玩着手里的派克钢笔。

    所有人都不说话,紧绷着脸,像是等待着什么,气氛凝重,肃杀。

    “嘎吱——”

    这时,推门声应声响起,小龙狼狈的走了进来。

    他一身衣服破烂无比,破了好几个大洞,破洞处大小伤口无数,其中一处,还中了弹,到现在还流着血,一进门,就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逃离别墅后,小龙就和溜锁二宝子分开了,独自回到了夜总会。

    望着这一幕,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东升急忙站起来,一把扶起小龙,问道:“兄弟,你没事吧。”

    “没……没事……”小龙强忍着伤说道。

    楚红鱼精致的妆容一阵阴晴不定:“你们不是去办金狮子去了吗,怎么弄的这么狼狈?”

    “我们被埋伏了。”小龙脸色难看的说道:“我们中了埋伏,别说办金狮子了,就是逃走,也是拼了这条命才出来的。”

    听了小龙的话,东升和楚红鱼脸色一下子变了,看了看四周,只有小龙一个人,就忍不住问道:“小龙,李昊呢?你回来了他怎么没回来?”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小龙一把抓住徐东升的衣服,急促道:“东升哥,快救救李昊,为了让我们活着出去,他一个人和金狮子进行了生死斗,恐怕是凶多吉少!”

    “什么?生死斗?”此话一出,楚红鱼和徐东升脸色瞬间变了。

    “真是胡闹!”楚红鱼怒斥一声,但是不断来回踱步出卖了她的想法。

    “红鱼姐,快带人去不夜皇城吧,晚了就来不及了。”小龙说道。

    “恩。”楚红鱼发布命令:“所有人听着,都跟着我去不夜皇城要人!”

    “慢着!”

    然而,话音刚落,就有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打断了楚红鱼的命令。

    是刘海,慢悠悠的站了起来,摸了摸他的山羊胡子,眯着眼睛说道:“红鱼啊,我觉得此事不妥。”

    “哦?哪里不妥?”楚红鱼眯起了眼睛,美眸中掠过一道森然。

    可刘海却是对楚红鱼的杀意熟视无睹,继续慢悠悠的说道:“你忘了他们是干什么去的吗?他们是去办金狮子的,既然失败了,就要做好牺牲的准备。”

    “而且,既然小龙和李昊失败了,就说明李昊能力不足,并不能担任这个职位。为了区区一个没能力的人,就如此大动干戈,似乎不太好吧?”刘海眼里闪烁着精光,嘴角处,也是渐渐勾起了一抹残忍:“还是说,红鱼你这么袒护那个李昊,你和他之间不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吧?”

    “……”

    此话一出,楚红鱼脸色骤然变得难看起来,而东升的眼神,也是彻底阴沉下来。

    这话说的楚红鱼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尤其后半句话,楚红鱼是什么身份?她是有夫之妇,虽然她的老公常年不回来,但是始终是老公的,而这个烟柳皇都又是她老公留给楚红鱼的。少妇门前是非多,要是被扣上了水性杨花的罪名,这烟柳皇都,怕是也要易主了。

    有些时候,毁掉一个人的,不是刀子手枪,而是流言蜚语。

    字字诛心!

    见楚红鱼沉默着不说话,刘海笑了一下,从容不迫的开口。

    “我提议,撤除李昊的职位,将秘书这个职位,交给合适的人选。”刘海笑了笑,看向自己的儿子刘彪:“阿彪,你可愿接受这个职位?”

    “我愿意。”

    笑着,刘彪从位子上站起来,大步走到刘海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