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外江湖和内江湖
    ,精彩无弹窗免费!

    雨还在下,可是已经渐渐变小了,风也变小了,可是温度却更冷了,更有一种深入灵魂刻入骨髓的冷意,弥漫在空气中,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皆是眼神惊悚的看着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

    白大褂是白菜的标志,可是,白大褂只是她披在最外面的外衣而已,被她当成风衣再穿里面则是她自己的衣服,短裙,白衬衫,带着黑黑的黑框眼镜,看起来有一种知性的美,如果她不开口说话的话。

    {u}正●%版ac首,u发☆

    可是现在的她,却带着一种极为强大的气势,碾压了所有人,包括了金狮子。

    “白菜!”一阵安静之后,金狮子紧紧地握住了拳头。接着,他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金狮子之所以会选择跟我决斗,一是爱才,希望我归顺他,可是我就是一匹高傲孤独的孤狼,宁死,不降。

    二是我是秦国腔的徒弟,而秦国腔又是碾压了金狮子一头,后者心里不服气,打不过师傅,就打打秦国腔的徒弟,也算看得起我了。

    白菜没有和我说过她的武功是怎么来的,我只知道她的武道造诣很高,那么白菜的武功,又是向谁学的呢?

    前面我说了,监狱、矿区、油区、还有在过去一点的夜总会,都是连在一起的,四个地方的人也四处有点摩擦,小打小闹很正常,只要不是闹得太过分,没人会插手。

    但是白菜一介女流,居然能在监狱里混的这么好,没有一身武功是不行的。

    那么她的武功,又是怎么来的呢?

    白菜没告诉过我,但是我隐隐猜的到。

    三猴子是我的师兄,告诉过我还有不少师兄师姐,我估计,白菜,就是我的师姐之一。

    而她就大我三岁,可是武功却超出我很多,可见她很早就跟着秦国腔学武了。

    现在我的师姐来了,她在金狮子心中的地位又如何呢?

    我只能说,所有人都很怕她,就连三猴子和金闪,在监狱里也要给她面子,甚至,还有人看见白菜时,他们已经产生了忍不住跪拜的冲动。

    看见了白菜和妹妹,我一下子燃起了生的**,因为我知道,白菜能救我。

    而我已经打算自废双手了,一个流子如果自废了双手一辈子就毁了,幸好,我看见了白菜,我心里一暖,几乎感动的快哭了。

    “白菜,你怎么来了?”我忍不住鼻子一红,问道。

    “这还得感谢你的好妹妹。”白菜看了我一眼,微笑道:“她知道你今晚要去做危险的事情,没有跟上你,就来找了我,知道你在这里,我就赶过来了。看来,我来的还不算晚。”

    “恩。”知道白菜是来救我的,我又是忍不住鼻子一酸,慢慢看向了李心。

    李心依旧是一身干净的校服,撑着一把小花伞,现在,她将小花伞给了我,为了不让我淋湿。

    已经有雨水打湿了她整齐的刘海,还有她的校服,可是,她却看着我笑的很开心。

    看见这种笑容,我心脏猛地抽搐了一下,眼里闪烁着泪花。

    多少年了,妹妹再一次对我露出了这样的笑容,这是妹妹对哥哥发自内心的笑容,不含任何杂质。

    “对不起。”我紧紧的抱住了李心,将她抱得很紧很紧。

    “别怕,妹妹在。”李心被我抱住了有些惊吓,但是很快开始安慰起了我。

    白菜微笑着看着我们,很快转过身去,目光凌厉的扫向众人,冷喝道:“李昊和金狮子的那一场,作废不算,我替李昊上场。你,可敢一战?”

    说话间,白菜看向了金狮子,美眸中,尽显自信和不屑之色。

    顿时,金狮子深深的皱起了眉头,说道:“白菜,我们和你们龙山监狱井水不犯河水,这件事你不要插手!”

    “井水不犯河水?谁跟你说的?”白菜强硬道:“李昊是我们监狱的囚犯,现在他却要被你打死了,还井水不犯河水?如果少了一个犯人,我就要受罚,你担当的起吗?”

    闻言,金狮子脸色更加难看了,白菜是监狱里的人,而监狱又和白道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再加上金狮子是黑道的人,黑道白道本就对立,要是白菜通知警察来抓他们就完蛋了。

    可是,他又不甘心就这么轻易放弃。

    于是,想了想后,金狮子问道:“那你想怎么样?”

    此话一出,白菜表情就变得戏谑起来,清脆道:“我听闻你不是自封天下第二吗?我代替李昊上场,你和我打一场,如果你赢了,我不再干涉,扭头就走,但如果你输了,我要你的五根手指头。”

    于是,金狮子眉头就皱的更深了,犹豫了一会儿后,金狮子一口答应:“好,我答应你!”

    “那就开始吧。”

    说着,白菜像一头仙鹤一般,高傲的走进仓库内。我和李心站在角落观看。

    李心想了想问我:“白菜姐姐应该没问题吧?”

    “恩,应该没问题。”我说。

    其实,我心里也没有底,我只知道白菜不怕金狮子,但是谁胜谁败,我就不知道了。

    金狮子重新上场,这时,他的手里多了一幅满是钢牙的拳套,使其的拳头更具威力。

    这种全套我知道,满是钢牙,只要有人敢硬碰硬,骨头和血肉就会被上面的钢牙直接打穿。

    我心里满是担忧,但是白菜却是依旧不屑一顾,撇撇嘴道:“我让你一回合。”

    “狂妄!”脸色难看,金狮子很快朝白菜冲了过来,一拳打向白菜的胸膛。

    唰!

    没想到,白菜却是身形一闪,只留下一道残影,速度很快,躲过了一击。

    下一个瞬间,白菜的身影出现在金狮子的背后,一掌轻飘飘的拍向金狮子的后背。

    这一掌,如同无风柳絮,没有一点力气。

    可是,就是这一掌,让金狮子脸色大变,整个人直接被拍飞了。

    “怎么可能?!”趴在地上,金狮子满脸震惊的看着白菜。

    “怎么不可能?”白菜不屑道:“你是外江湖,我是内江湖,井底之蛙,又如何能知道天空有多辽阔?”

    话音刚落,白菜手里出现了一把手术刀,飞快的切下金狮子五根手指头,像丢垃圾一样丢给我,“喏,你的战利品,回去复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