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枪
    ,精彩无弹窗免费!

    原来,金狮子为了请我们入瓮,就叫刀枪棍棒四大高手全部驱散,但是,本意并不是让他们真的走,而是躲在一个不容易被人看到的位置里等待金狮子的号令。

    看正.l版…章(d节lc上*%●

    只要看到金狮子让他们进来的标志,他们就会回来。

    但是,这四个人中,刀、棍、棒三个人并没有走,只有“枪”一个人走了。

    林枪走后,直接去了烟柳皇都消费,烟柳皇都虽然不待见林枪,但是林枪也是客,本着顾客至上的理念,烟柳皇都还是让林枪进去了。

    林枪看了看时间还早后,就叫了一个公主过来陪他,而这个公主,就是林宋。

    林枪叫林宋给他唱首歌,但是林宋不会说话,而是不断用手语比划着。一开始,林枪看不懂,便很是恼怒,觉得林宋装纯,但是看在林宋相貌清纯,他还是没有发作。

    但是渐渐地,林枪终于发现了林宋的异样,知道了她是个哑巴不会说话,觉得无趣的同时,终于起了坏心思,就带着林宋进了一个包厢,将包厢的门反锁……

    尽管林宋竭力反抗,但是还难逃厄运,而林枪身上的香味,就是将林宋压在身体下附带的香味。

    一想到林宋被林枪侮辱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就像心缺了一块似的,有一把刀,正在不断切割着我的心,同时,也从我的心里流下了大量的鲜血。

    从我的眼里,流下了大片的泪水。

    林宋,她已经是过去式了,而她之后,我也再也没有找女朋友。曾经,她是一个成绩很好,很乖巧,也很有胆色的女生,可惜有一个老鸨妈妈,我一度想改变她的命运,可是并没有成功,在她妈妈的引导下,她还是走上了那条路,因缘巧合之下,来到了烟柳皇都当公主。

    我们又重逢了,但是再重逢时,她的三观,早已变得不一样,就像一朵黑色的夜玫瑰,黑暗、堕落。

    可是,不管再怎么样,她始终是我喜欢过的女生,在我心底有一定的分量。知道这个结局后,我心里就止不住的怒气。

    看见我哭了,林枪也忍不住惊讶的看向我,叫道:“你哭啥啊?那个公主不会是你马子吧?”

    我没理他,依旧无声的流着泪,同时,我也从地上缓缓站起来,眼神冰冷,带着一抹森然。

    “呵呵,看你的表情,那个公主一定是你的马子了。不错,我就是上了你马子,你来打我啊?你配吗?”可能是有些得意,林枪在旁边忍不住不屑的看向了我,“别以为打赢了宋刀,就以为自己很厉害了。我们四个人中,宋刀是最弱的一个。”

    听了他的话,我心里闪过了一丝厌恶。

    身在江湖,哪能不挨刀?利益,才是全民追求的,朋友,可能变成敌人,敌人,也可能变成朋友。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尊敬着对方。

    无论多大仇,祸,总是不及身边人的。

    但是,我脑袋里一遍遍回荡着林宋被林枪侮辱的画面。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凤有虚颈,犯者必亡。

    而我身边的人,就是我的逆鳞。

    心,在渐渐变冷。血,也在渐渐沸腾。

    我笑了笑对林枪说:“林枪,你凭什么觉得我不是你的对手?”

    “你觉得呢?”林枪不屑地嗤笑:“你打宋刀的时候就受了一点伤,本来就不是满血状态,而我刚上完女人,精力正盛,你,如何是我的对手?”

    这时,我听见车库外面一阵吵闹,之后我就看见溜锁已经被他们蒙着眼睛推了出去。我就知道,溜锁没事了。

    下一霎那,我就冷冷的看着林枪说道:“好,希望一会儿你还能说出这种话。”

    说着,我手里掏出了小龙给我的刀,握在了手里。

    看见我突然满血满蓝原地复活,林枪看着我眨了眨眼有些愣神。很快,他冷笑一声说:“小子,你还真是不怕死啊?”

    “你说呢?”我微笑着看着他,眼泪已经流泪,剩下的,只有残暴。

    而我也想好了,就算我坚持不住了,我也要跟他们同归于尽。他动了林宋,我也不会放过他。

    但,林枪只是用看死人的眼神看着我,并没有跟我动手的意思。

    他只是笑着,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把小小的小刀,紧接着,拿出白色的纸巾仔细的擦了擦。

    他突然问我,“李昊,你应该知道我的名字吧?”

    “你是林枪!”我咬着牙说。

    咻!

    话音刚落,他手里那把小刀就随手一挥,之后我就看见他手里的小刀不见了,有什么东西飞快的朝我射来。

    我猛地一躲,只感觉脸皮一凉,一把小刀贴着我的脸颊掠过,在我的脸上划出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一瞬间,我瞳孔瞬间睁大,整个人也一阵发凉,站在原地,失去了知觉。

    噼里啪啦!

    之后,是一阵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我僵硬的回头一看,只见那把小刀贴着我的脸颊飞过,笔直的刺进了车库最后面的白炽灯上。

    白炽灯瞬间分崩离析,林枪仅仅轻轻一挥,灯泡就被他打爆了,落下不少飞灰和玻璃碎片。

    耳朵嗡嗡鸣叫着,我的手心瞬间分泌出不少冷汗。

    “既然你知道我叫林枪,那就一定知道我最擅长的是什么。”微笑着看着我,林枪又随手捡起地上的一块小石子,放到手里把玩:“我最擅长用枪,但是枪并不是这么容易就能搞到的,所以你很幸运,我没有枪。”

    “但是!”突然,林枪话锋一转,嘴角之处,也是勾起一抹冷笑:“虽然我没有枪,但是万物之物皆可为枪,飞花摘叶,偏偏可伤人。我可以拿枪射你,你觉得我会让你近身打吗?”

    “……”

    没有说话,我只是死死的盯着他手里的小石子。

    一瞬间,我对林枪的人品再次一落千丈。

    卑鄙,这是一个极其卑鄙的男人,他的武器是石子、飞刀等武器,随手可以拿到,我怎么可能打得过他?

    咻!

    突然,又是一道破风之声朝我袭来。

    我下意识的一躲,可是还是大腿一痛,隐隐**起来。

    难以置信的,我**着身子忍不住低头一看。

    只见我的大腿部位,突兀的出现了一个血洞,正汩汩的流着血。

    而在我不远处的地方,有一个小石子,带着血迹,静静躺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