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天下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今年十八,我也不清楚我是什么时候开始混的,反正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十年如一日,时间在我的概念里流逝的很慢,以至于经历的事情多了,就遍体鳞伤,伤痕累累。

    这个过程,我曾放弃过,也曾迷惘过,更是这么问过自己:我没什么要混?混,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用实际行动去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最终,被我找到了。混,是为了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这是我的初衷,而这,也是我和其他流子不一样的地方。

    但是,随着慢慢混下去,我逐渐发现了我的人生里还有许多我要守护的东西。

    比如爱情,友情,还有亲情。有了你们,我的生命才不会孤单,也只有你们,我才值得去拿命去搏。

    就像金狮子说的那样,今晚我真的打算一个人大战他们五个人,潜入到这里,被瓮中捉鳖,是我的失误,所以,我要保全他们的安全。至少,能走一个是一个。跟秦国腔学的这些手艺,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

    当我才说完,在一楼的所有混子都涌了上来,手里拿着砍刀和棍子,人,很快越来越多,渐渐挤满了整个房间的角落,滴水不漏。

    而他们手里的刀子棍子都指着我,这种感觉十分的微妙,因为只要金狮子一声令下,我们就能被砍成碎片。

    接着,一个男人从人群中走出来,当他走出来时,拥堵的人群自动分开,渐渐分开一条人头路。

    那是金狮子,他终于换上了自己的衣服,那是一身很霸气的雪貂大衣,嘴巴里也终于换上了一根粗粗的雪茄,抽了一口,他眯着眼睛看我。

    “好,不错,你果然很不错,我越来越想将你收编到我手下,为我做事了,如果你能投靠我,刀枪棍棒四大堂主的位置,一定会再加一个的!”

    我微微一笑:“多谢厚爱了,但是红鱼姐对我有恩,我不能背叛他。”

    在这里,我已经不仇视金狮子了,觉得他是一个真正的大哥,因为他和我没有直接仇恨,是我自己过来杀他,可是,即便是这样,他的第一选择也不是要啥我们,而是招降我们。这样的人,才能成大事。

    “很好,那就祈祷吧,祈祷你能一路赢下去。”金狮子大笑一声,然后问我:“你可知,在我们这里,谁最厉害?”

    “是孔慈和三猴子?”我死死的盯着金狮子问。

    “不不不……”金狮子手里的雪茄,也是骤然夹断,渐渐的,他的目光变得凌厉:“是你的师傅秦国腔,那个坑蒙拐骗无恶不作的老贼,三猴子只是他的徒弟,孔慈和三猴子齐名,也自然不行。”

    “老贼,才是我们这里最厉害的,而我,则是可以称之为第二!”金狮子傲然道:“也就是说,今天就是没有刀枪棍棒,你也伤不了我一根汗毛。”

    “第二?”听了金狮子的话,我不禁流下了斗大的汗水。

    听他说话的时候,我的目光情不自禁的飘向刀枪棍棒四人,发现他们依旧面无表情,甚至还带着一点点的严肃。

    这就说明,金狮子说的是真的。就这么和他对视着,他的身上不断散发出惊人的气势,压的我喘不过气来。

    更j新最快》e上{nv

    夜总会的水,比我想的更深,这点和学校根本不能比,是我小看了这次任务,也高看了自己。

    但是,事到如今,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此刻,房间里一片安静,我拳头紧攥,死死的盯着金狮子,却一言不发。

    “不像老贼那样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我空了就喜欢打形意拳。何为形意?心中所想,寄托拳中,心里想的是什么?打出来的就是什么。你是老贼的徒弟,我自然要与你一战!”金狮子大笑着说。

    “废话少说,开始吧。”我看了一眼刀枪棍棒再加上金狮子,也是觉得眼前一阵头晕眼花。

    “好,够义气!我也不欺负你们,我最后一个上,你们随意。谁先来?”金狮子的眼睛在我们几个身上转来转去。

    “我。”说完,我又看向了溜锁和小龙,对溜锁说:“一会儿我赢了,你们就先走,通知外面的二宝子,赶紧回去吧。”

    “昊哥!”没听进去我的话,溜锁眼眶通红,握紧了拳头:“我陪你一起打!”

    “不听我话了是不?”我立刻狠狠的看向了溜锁。

    你装个屁装?我们是兄弟,有难一起扛,你一个人在这里拼,我却坦然,我溜锁做不到!”愤怒,溜锁也是恶狠狠的看向我。

    才说完,我就一把抓住溜锁的衣服,给了他一拳,接着,又将他狠狠一推,最后,我冷冷的看向他:“你别在给我惹麻烦了,当初,我就不该带你。”

    说完,我不等溜锁说话,又看向小龙说:“龙哥,我们交情不深,但是我相信你。一会儿他要是敢回来,就给我打断他的腿!”

    好!”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一眼,小龙咬着牙点头。

    “谢了。”微微一笑,我终于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一刻,没有悲壮,也没有害怕,有的,只是平静。

    “李昊!”突然,小龙在后面叫我。

    我回头,发现从小龙的眼睛里流下了滚烫的泪水,“只要你这次不死,你就是我吴小龙的兄弟,一生的兄弟!”

    “走了。”咧开嘴笑了一下,这一次,我终于头也不回的走了。

    生死斗的地点在别墅的仓库里,车库里原来有一辆跑车,但是被取出来了,随意的丢在一边,好给我们提供场地。

    地面上满是灰尘,我看向对面的刀枪棍棒,问:“你们谁第一个上?”

    “我,宋刀!”

    伴随着一声大喝,一个矮个子男人飞快的朝我冲过来。

    紧接着,就是眼花缭乱的刀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