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局中局
    ,热门免费!

    =-正版首发

    听了情妇娇滴滴的话语,金狮子哈哈大笑一声,然后开始解裤子上的皮带。

    解下来后,金狮子一手拿着皮带,然后一皮带抽在情妇的身上。

    啪!

    只听的一阵清脆的声音,皮带很快在情人的身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但是,情人只是风情万种的叫了一声,脸上露出了更加妩媚的笑容。

    “金哥,你太坏了。”

    “哈哈哈,你很不错,我很中意你啊!”笑着,金狮子又抽了一下,紧接着,他又抽出一叠红色的钞票,猛地撒了出去。

    顿时,房间里下起了花花绿绿的纸钞雨。

    看着满房间的钱,金狮子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爽吗?今晚好好服侍我,这些钱,都是你的。”

    “呵呵,金哥,你这么撒钱,真的好吗?”情妇吃吃的笑着,嘴上埋怨,身体却是趴在地上,飞快的捡着钱。

    金狮子邪邪一笑,然后拿起手里的皮带,继续抽在正在捡钱的情妇身上。

    情妇故意叫了一声:“金哥,好痛啊,你轻一点。”

    “好,那我轻一点。”微笑着,金狮子又是一下。

    可是,手上力道非但没有减轻,反而更加重了,一边抽,金狮子一边得意的大笑。

    很快,金狮子累了,将皮带放在一边,对女人说:“我去洗澡,洗完澡,乖乖等我。”

    那情妇点头,继续趴在地上捡着钱,她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了。

    眼看着金狮子进去,我和小龙就相视一眼,同时现身,蹑手蹑脚走到那个女人背后。

    刚才躲了好长时间,亲眼目睹了一场真人版的字母游戏,我和小龙都感到一阵反胃。

    不得不说,新世纪的人们,当他们物质需求得到满足之后,就会想办法寻求刺激、追求新颖。

    比如去攀爬冰雪覆盖的山峰、比如穿越毒蛇猛兽横行的沙漠之丘、再比如横渡世界第一大河尼罗河,与鳄共舞,以及爬上第一高的建筑做出各种玩命的直播——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在情爱上面也是一样,他们厌倦了一般的男女关系,所以,他们开始寻找另类的、新奇的、乃至变态的关系。

    比如女王和奴隶,亦或者是相反的关系。

    “呵呵……”

    房间里,传来了情妇满足的笑声,这么多的钱,够她花上一段时间了。

    可是,我已经来到了情妇的后面,脚步没有声音,后者根本不知道危险将至。

    突然,我一记手刀就砍在了情妇的脖子上,很快,情妇哼都没哼一声,就倒在了地上,可是手里的钱还紧紧的攥着。

    “拿来!”

    我用力将情妇手里的钱抢过来,然后将地上的钱捡干净,然后藏进袋子里,这才把女人拖到一边,拿胶带封住嘴,这样她就不能说话了。

    之后,小龙指了指开着灯的浴室,我立刻会意,然后和小龙蹑手蹑脚的朝浴室走去。

    没想到刚一走进,就听到了浴室里面传来一阵五音不全的歌声,是金狮子,他居然在唱歌。

    听到金狮子在哼歌,我和小龙不禁露出了冷笑。

    金狮子,今天我就要你的一只手,让你对我们烟柳皇都的公主有想法,这,就是你的下场。

    不夜皇城的公主质量一向没有烟柳皇都的高,而不夜皇城里的花魁,放到烟柳皇都里,只能算中等偏上,还远远不到花魁的原因,而这也是不夜皇城生意不如烟柳皇都好的本质原因。

    就算不夜皇城本质上是让公主小姐们去卖,让客人们可以尝到肉的滋味,而烟柳皇都只是卖艺,唱歌、陪酒等,客人们根本尝不到肉,但是,颜值摆在那里,不夜皇城还是比不上。

    所以,金狮子千方百计要去挖走烟柳皇都的小姐,对于他这个行为,楚姨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金狮子不太过分,她就假装不知道。

    但是,金狮子却把主意打到了烟柳皇都的花魁身上,这是我们所不能容忍的,虽然我不知道金狮子想带走谁,但是以他的眼光,一定不是一般的庸脂俗粉,他看得上的,一定是有气质长得很美的那种女人。

    比如秦玉柔,再比如林珂儿……

    “恩?”想到这个名字,我也是一愣,我为什么会想起她?

    很快,我的脑海里出现了那个叫林珂儿的女孩饿的音容相貌,她虽然现在是刚出道的公主,但是以后一定会成为花魁!

    手按在了门把上,小龙想了想轻轻对我说:“李昊,一会儿我数三二一,我们一起冲进去,砍了金狮子就跑,明白吗?”

    “恩!”手里拿着榔头,我一下子觉得热血沸腾。

    还是第一次拿着榔头砸人,这是为了模仿刨根队作案,可是我一点也不害怕,相反还有点激动,我想,是为了那五万块钱和夜总会管理层的职位打动了我吧。

    “三,二,一……”

    “冲!”

    小龙倒数完后,手掌突然用力,猛地拧开把手,然后径直冲了进去。

    而我也紧跟其后,可是,冲进去的刹那,我们看到里面的场景,顿时愣住了。

    然后,豆大的冷汗,开始不断从额头上掉下来。

    只见金狮子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们,他的确是在洗澡,可是,他的衣服裤子都没有脱,甚至连皮鞋都没脱,嘴巴里叼着一根烟,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西瓜刀。

    “呵呵,我以为你们不出现呢?”拿着西瓜刀,金狮子看着我忽然笑了。

    额头上流下的冷汗更多了,我的脸色说不出的难看,想了想,我问:“你怎么知道今晚我们要来砍你?”

    “这还需要猜吗?”

    听了我的话,金狮子笑的更加不屑了,“我的杀人侏儒好久没有回来,应该是被你们解决了吧?杀人侏儒没有回来,我就知道晚上不对劲。”

    “原来是这样!”小龙咬着牙,说道。

    “不对!不是因为杀人侏儒!”突然,我阴沉着脸,声音提高了八度,看着金狮子说:“是有人告诉你,今晚有人要来砍你,杀人侏儒,只是你故意布的一个局,用来试探那个人的话是真是假,对不对?”

    “呵呵,临死前话还这么多,下去问阎王吧!”狞笑一声,金狮子手里的西瓜刀对着我狠狠砍来。

    “小心!”

    小龙脸色大变,举起手里的刀,和金狮子硬撼了一下。

    “当——”

    两刀碰撞,顿时发出了颤音,小龙和金狮子各自后退一步。

    震得虎口发麻,金狮子狰狞的笑着:“不愧是烟柳皇都最能打的人,但是,你以为你们今天能活着回去吗?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

    下一刹,金狮子说了一句让我和小龙脊背发凉的话。

    “刀枪棍棒,都现身吧,给他们放放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