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杀人侏儒!
    ,热门免费!

    被跟踪了……

    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几乎是下意识朝着周围看去。

    隔着厚厚的车窗,我们朝黑漆漆的周围看去,这一刻我们再也没有一个人说话,而是警惕的握住了手里的榔头。

    也许是心理作用,我们觉得周围有一双双眼睛正死死的盯着我们,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监视之下。

    半晌,二宝子突然呵呵讪笑了起来:“李昊,你不会是太敏感了吧?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啊,怎么会有人跟踪我们?”

    “呵呵,你不信啊?”听了二宝子的话,我忍不住的冷笑起来,顿了顿,我继续问:“如果不是我们被跟踪了,那为什么我们刚到这个小区,刘彪就给我打电话呢?”

    q首‘发

    二宝子没说话,因为他根本回答不了我的问题,而我也是继续说道:“因为我们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下,所以当他们看到我们到地点了,刘彪就开始迫不及待的催我们了。”

    我分析的很有道理,小龙脸色阴沉,想了想问我:“那么昊哥,跟踪我们的,究竟是谁呢?”

    笑着,我伸出三根手指头,“有三种可能性,第一种,我们被刘海父子的人跟踪了。这个任务是他们刁难我的,自然不想我这么容易就完成。”

    “第二种可能性,是金狮子的人,你也说了,今天他去情妇家,必定会带着刀枪棍棒四大高手,说明跟踪我们的,就是刀枪棍棒的其中一个。”

    “第三种可能性……”说到这里,我皱了皱眉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小龙也跟着紧皱眉头,问我:“昊哥,怎么不说下去了?”

    我苦笑一声,说道:“第三种可能性,应该是可能性最低的,但是也不排除可能,后果也是最不堪设想的。”

    “就是刘海和金狮子的人一起监视我们。”

    “昊哥,你的意思是……”小龙闻言,眼里也是流露出一丝森然的煞气。

    点点头,我说:“是的,刘海叛变,和金狮子联手,如果这是真的,我们今天可能会很危险。”

    大概是被我的阴谋论吓到了,车里气氛有些沉闷,所有人紧绷着一张脸。看到他们这样,我很快摆摆手笑道:“别紧张,这只是我的猜测,到底是谁跟踪我们,下车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听了我的话,小龙惊讶的问:“跟踪者还在我们附近?”

    “不错。”我眯起眼睛说:“我想,他只是在怀疑,如果我们朝着相反的方向出去,他或许就打消疑虑了。”

    “好!下车,把这个跟踪者揪出来!”小龙一把抄起榔头,藏在腰间,然后把帽子戴严实了,慢慢的走下车。

    我们也是,四个人下车后,我们打了一声招呼,就朝四个方向分开了。

    我们不是走了,而是四处搜寻着这个跟踪者,这个角落正好可以四角包抄过去。

    选择了一个角落,我若无其事的走着,还顺手点了一根烟,默默地抽着,我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

    今晚去干金狮子,我们必须先干掉那个跟踪者,不干掉那个跟踪者,我心头不安。

    而很快的,我看到了穿着红裙子的女人,梳着大波浪长发,打扮的很是妩媚,走进了一栋别墅里面。

    看着这里的别墅,我这才觉得这里的别墅有点眼熟。

    猛地想起,这里不是苏莺的家吗?

    以前被苏莺拖去她家玩骰子,还差点和她发生了关系……

    摇摇头,我继续等着。

    跟踪与反跟踪,老贼也教过我,比的就是伪装和耐心。

    只要是跟踪者,就一定会露出马脚,而在对方露出马脚之前,我一定要沉得住气,不能先露出马脚。

    一个人在昏暗的小巷里走着,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九点半了。算算时间,金狮子也快了……

    我心里不禁着急起来,可是正在这时,我发现一个角落的尽头,忽然多了一个矮个子男人。

    那个矮个子男人无声无息的,拿出一个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看到这个矮个子男人出现,我眼睛里一喜,默默地朝着他走去,手里,已经多了一把薄薄的刀片。

    冰冷的刀片,在昏暗的路灯下反射出阴冷的光。他背对着我,一个劲的打电话,看见我来了,还看了我一眼,丝毫没有起疑。

    看来,我的伪装已经成功骗过了他,他现在已经打消了疑虑,估计这会儿正汇报情况呢。

    笑着,我拍拍那个矮个子男人的背,“兄弟,打电话呢啊?”

    接触后我才发现,这个男人身高矮的出奇,居然连一米五都不到,只要一米四几。

    小小的身子,脑袋却有点大,显得极为不协调。

    看到他的第一眼,我脑子里就浮现了一个词语:侏儒!

    他是个侏儒。

    看见我微笑着拍着他的肩膀,那个侏儒眼神一变,似乎想说什么,我突然眼疾手快的抬起夹在指尖的刀片,横在他的喉咙上。

    笑着,我拍拍他的脸说:“跟你的人说,这里一切正常。”

    喉咙滚动了一下,那个侏儒没有说,只是拿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不说吗?”笑着问了一句,我手里的刀片,也是用力的往下按了按。

    于是,他的脖子处就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血痕,有殷红的鲜血从脖子里汩汩冒了出来。

    “再不说,你的脖子可要断了。”我继续笑道。

    终于,他的眼神变了,拿着电话,轻轻的说了一句:“大哥,这里一切正常。”

    “恩,很好,我一会儿就到。”电话里传来一个沙哑男人的声音,之后,就挂了电话。

    因为离得近,我听到了电话那边男人的声音,心里猜测,一定是金狮子无疑。

    只见那个男人将电话关机,抬起头来,整张脸庞已经变得狰狞起来,冷漠的道:“你是练家子?”

    微微一笑,我正要回答,突然,异变突生!

    那个侏儒猛地蹲下身子,整个腰部居然和地面持平,紧接着,他抬起脚,踢在了我的手腕之上。

    咔擦一声,刀片掉在地上,我正要去捡,他却一脚将刀片踢得很远,一脸冷酷的看着我。

    “兄弟,你一定也不知道,我不止是个侏儒,我还是杀人侏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