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八号房的礼物
    ,热门免费!

    进监狱的犯人并不是说低人一等,在监狱里,同样可以享受到普通人的待遇。由于经常会有犯人的家属给犯人送一些生活用品,所以监狱里开通了收快递的功能。

    但是收快递并不能由犯人自己去收,而是由犯人报上他们的姓名牢房号,然后经过重重检查,才能收到收到犯人的手里。

    那天,我回到牢房里时,一个狱警拦住了我,递给我一个快递号码牌,然后对我说:“李昊,有你的快递。”

    “快递?”听了那个狱警的话,我先是一愣,然后心里开始疑惑起来。会有谁给我寄快递呢?

    我第一反应就是想到了陈志朋,但是仔细又一想,不对,陈志朋现在已经在市高里了,而且在七杀组织里面,根本没有时间来看我。

    而市里现在也是看起来表面和平,实际上却是风起云涌,大哥孔慈统治市里的时代依旧延续着,这段时间里不断有着不少对手向孔慈发起攻击,但是无一例外的,他们都失败了。而现在,新冒出来的七杀组织,再度对着孔慈发起了进攻。

    那么其次就是父母,但是想想也不对,父母去打工了,平时就很少回来,更别说给我寄快递了?

    那么是……妹妹?

    眼前很快浮现了那个梳着平刘海的文静女孩,我的眼神就慢慢变得柔和起来,心也是一阵温暖。

    无论什么时候,这个女孩依旧是我唯一的心灵净土。

    怀着这种心情,我很快来到了监狱的门卫室,递给门卫一个快递牌号:“哥,我是来收快递的。”

    “名字。”那个门卫头也不抬的说,手里拿着一支笔在写。

    “李昊。”

    “年龄。”

    “芳龄十八。”

    “……”那个门卫终于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那种眼神,就像在看白痴。

    顿了顿,又问我:“性别?”

    o正d+版a/首-发c

    “……难道我的性别看不出来吗?”我吃惊的看了他一眼,显得极为惊讶。

    “少废话,我问你就回答,别贫嘴。”门卫不耐烦的对我说,作势欲打。

    可是这样,他还是在我的那一栏里写下了一个“男”字。

    之后我就报了快递号码,按照这个号码,他给我去找了,而我也顺便参观放快递的地方。

    房间很小,并且布满了许多灰尘,周围横七竖八的放着不少快递,快递有大有小,也不知道我的快递是什么。

    不一会儿,那个门卫就气喘吁吁的回来了,抱着一个快差不多一米高的大箱子累成了一条狗,好不容易跑到我面前,他看我的眼神很快变得不善:“到底是什么快递,居然这么重?大概有一百多斤了吧?”

    “很重吗?”吃惊,我也去抱了抱。

    “卧槽!真的很重啊!”脸色大变,我感觉我的手好像多了两个称砣一般,双手下意识往下沉。

    “不会是枪支之类的东西吧?”忽然,门卫警员眯起眼睛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危险的锋芒:“我可是知道你们这群流子时时刻刻都想着越狱出去。不行,我要检查一下。”

    “哎,不行!”一听门卫要检查我的快递,我立马阻挡,想了想,我从内裤里掏出两张一百的放到门卫的手里,谄媚的说:“大哥,给个面子。我们也是人,也有人权,快递属于**,你这么拆我的快递,真的好吗?”

    一看到我塞给了他两百块钱,门卫眼神一下子变了,停下拿着剪刀的手,笑着将我的两百块钱塞进了口袋里,然后笑眯眯的拍拍我的肩膀说:“好小子,会来事。量你也不敢带枪支进来。”

    “那必须啊,我很乖的。”我急忙点头,然后抱着包裹急急忙忙跑开了。

    不得不说,这快递还真是重,我的身体在秦国腔的操练下已经变得很坚硬了,没想到抱着这个快递还是把我累个半死。箱子里,装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现在牢房里只有我和庆丰还有溜锁在,都没去上班,自从我们上次从金闪地方坑了一大笔钱后,庆丰和溜锁就不去工厂里出工了,抽的也是好烟,又有啤酒喝,过得大爷似的生活。

    这会儿,他们正在牢房里看着岛国女人的写真集,看到我回来了,分别笑着朝我打招呼:“昊哥,回来了啊?”

    “是啊。”我抱着快递气喘吁吁的坐下,然后一把抢过溜锁手里的啤酒,咕咚咕咚喝完,“背着这么大个东西上楼,快跑死我了。”

    “那是我捧过嘴的!”看到我把他的啤酒喝完了,溜锁生气的瞪大了眼睛。

    当看到我手里的大箱子时,溜锁很快眼神变了:“哟,昊哥,你的快递啊?”

    “是啊,也不知道箱子里装的啥,居然这么重……”骂了一句,我就撕下快递的标签一看,发现快递的发件人是无名,不仅如此,电话号码也是空白的。

    看完,我的脸色深深的变了,这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包裹,究竟,是谁送给我的?

    “溜锁,去把门关上。”怕箱子里是什么重要的东西,隔墙有眼,我急忙叫溜锁去把门带上。

    当我们的牢房处于一间密室时,我急忙拿来一把剪刀,然后把这一米高的快递刺啦刺啦的拆开了。

    溜锁和庆丰也合上手里的写真集,好奇的探过来,想看看我的快递有什么。

    随着剪刀逐渐把箱子的带子减掉,我终于是打开了箱子。

    将头探到箱子里一看,我看到黑暗中忽然有一双眼睛朝我俏皮的眨了眨。

    瞬间,我看到箱子里有眼睛时眼神瞬间变了,溜锁和庆丰也被吓了一大跳,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是个活人!”我大惊失色。

    只见那箱子动了动,似乎有什么人从箱子里爬出来。

    “溜锁,快去拿刀!”怕箱子里出来什么奇怪的人,我急忙冲溜锁喊了一句,然后自己握住了一个空的啤酒瓶。

    我真是惊呆了,送给我的包裹,居然是个大活人。

    会是谁呢?

    在我们震惊的目光下,从箱子里终于跳出来一个梳着马尾的女生。

    从箱子里跳出来的刹那,女生俏生生的来到了我的面前,朝我浅浅的笑了一下,然后轻声喊了一声。

    “哥哥,我来看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