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试牛刀
    ,热门免费!

    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站着,我的表情陡然变得狰狞起来,就这么狰狞的看着他,我的额头,顿时变得湿漉漉的,一片血液很快从我的头上流了下来。

    就我这么盯着他,二柱先是愣了一下,当看见我的头上流血时,他的表情也是很快变得狰狞起来,大吼一声:“都给我上,打死个鳖孙!”

    哗啦一声,很快饿的,就有十几个人冲我冲过来,见状,我立刻朝小巷子的深处跑去。

    我不是白菜也不是秦国腔,怎么可能打得过十几个人?

    才拐过一个拐角,我就下意识靠着感觉狠狠地往后一踢。啊的一声,伴着一声惨叫声,一个流子被我踹倒再低。接着,我又捡起地上一块砖头往后扔去,第二个流子,也被我砸的头破血流的,哀嚎着倒下。

    放倒了两个,我就立刻不打了,转身继续朝着对面的小巷子里冲去,因为我不敢贪心。拐角处我之所以能这么快放倒他们,那是因为我占据了有利地形,拐角他们不知道我躲在后面,易守难攻。

    但是,他们人多,如果是两个人一起上,我就有些吃不消了,所以我见好就收,干倒两个就走。

    监狱除了瞭望塔之后,其他的建筑都比市里落后很多,高楼不多,只有大量的平房,接着地形,我才敢和他们打。

    “啪!”

    正跑着,突然我的脑门一痛,感觉被人狠狠砸了一下,紧接着天旋地转,整个人坐在了地上。

    抬头一看,只见板寸男和二柱两个人手里正各拿着一把黑漆漆的棍子,冷冷的看我。而我的身后,也有一大群狱警赶来。

    所谓的狱警,也是流子,只不过是有正当职位的流子,他们下起手来,也比流子更狠。

    看到我的身后也有这么多人包抄过来,我的心理顿时凉了半截,没想到他们居然这么聪明,居然懂得绕后包抄战术。

    “呵呵,小几把,都说了不要惹我们,你真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我们,也是你能惹的吗?”看到地上的我,二柱哥不禁冷冷的笑了,而他拿着手里的警棍在手里拍了拍,继续说道:“信不信,哥几个就是把你打死了,也没人敢责怪我们?”

    这话我信,如果放在其他地上或许他们不敢下这么重的手,可是这里是监狱,监狱里最不缺的就是流子和狠人,今天你狠,明天就有人比你更狠。而监狱里每天都有大批的犯人送出来,也有大批的犯人送进来。

    那么这些被押送出去的犯人去哪了呢?

    他们有些刑满释放了,而有些,却是被拉出去枪毙。

    这么想着,我的心里凉的更快了。武功再高,也怕菜刀,这么多人手里都拿着武器,我也打不过他们啊?

    “呵呵,柱哥,这小子好像不是本地的犯人,这么不识路数。在咱们的地方跟咱装比,外地人吧?”想了想,一个流子古怪的看了我一眼,阴阳怪气的大叫。

    呵呵,不,他是本地的,只不过不是市里的人,而是乡下来的流子。”二柱看着我说。

    “哦,乡下的流子也敢过来偷钱,还真是不要命了。”板寸男说着,就拿着棍子在我的胳膊上捅了一下。

    然而,被打了,我还是没啥感觉。

    我发现一个奇怪的事情,明明板寸男手里拿的是警棍,可是打我我却不怎么疼了,而且头上流了血,也没有其他感觉,就是那里凉凉的,粘粘的。

    看来是我最近挨打变多了又总是泡中药浴,身体变得耐打了起来。

    “打!给我往死里打!打死了扔进垃圾车里让车收走埋了!”突然,二柱大叫,指着他的小弟们打我。

    才说完,就有许多流子冲向我又是对我一阵拳打脚踢,我情不自禁的抱住了脑袋躺在地上。

    混乱中,到处都是拳脚,踢在我身上踢得啪啪作响。

    躺在地上,我狠狠地咬着牙,这一幕似曾相识,是的,仿佛又回到了从前我在学校挨打的日子,我,真的打不过他们吗?

    怎么说,我也是一个大哥,一个人干掉几个人不在话下,现在他们变成十几个人了,我就变得打不过他们了吗?

    不!

    就是他们变成了更多的人,我还是打得过他们。因为他们打我不怎么疼,而我打他们却很疼!

    想到这些,我就伸腿突然朝一个流子的小腿扫去,一下扫堂腿,顺势带起一阵劲风。

    那个流子还觉得我不敢还手,整个人立刻被我扫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脊背疼的站不起来。

    接着,我就站起来了,抓住一个流着长发的流子的脑袋,狠狠地按下,同时自己的膝盖猛地上抬。

    u_首k发))

    “砰!”

    于是,他的整张脸就和我的膝盖来了个亲密接触。

    登时,他的鼻梁骨就断了,大量的鼻血从他的鼻子处流出来,他捂着鼻子倒退几步,噗通一声坐倒在地上。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见我下手居然这么狠,他们一下子后退了几步,惊恐地看着我。

    我阴沉的看着他们,一步步朝他们逼去,浑身上下,我都散发了一种罪恶的黑色气息。

    “来啊?怎么不来啊?怕了啊?”看着他们,我露出了微笑。

    出乎意料的,面对我的挑衅,他们并没有怕,而是大吼一声继续朝我冲来。

    监狱的人都很能打,而他们也都是不要命的主,看见我这么厉害,他们反而更起劲了。

    这是兽性,每个流子体内都有兽性,现在,就是兽性的比拼了。

    咬着牙,我又抓住一个人的脑袋就往墙壁上撞。

    墙是磨砂的,上面布满了许多密密麻麻的尖石头,被我这么一撞,那个人的脸部也很快被擦破了一层皮,血流不止。

    “啊!”

    抓着自己的脸,那个人大叫起来。

    “快点用棍子啊!”也是没想到我居然这么能打,二柱立刻焦急地大叫起来。

    那些流子才反应过来,想了想,就一把拿起了手里的棍子。

    他们人多,我不好纠缠,我只是学了一点皮毛,还不能和他们硬杠,打人多的局面,就要靠着身法在他们之间穿梭。

    想了想,我突然一个闪身从他们之中穿过,紧接着,我猛地冲向二柱:“二柱哥,我请你尝尝农夫山拳疼不疼。”

    “还敢来打我了?”看见我冲过来,二柱吓了一跳,然后猛地抄起手里的警棍,朝我砸来。

    我无惧,使出全身力气,肌肉紧绷,狠狠地砸向他的棍子。

    咔擦一声,我居然一拳砸断了他的棍子,接着,我又抢过断成两截的棍子,狠狠地朝着他的喉咙戳了过来,在他的喉结还有一厘米的地方停下。

    “咕噜……”

    二柱的喉头轻轻滚动了一下。所有的人,在这一刻都是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安静的可怕。

    “服吗?”

    用力拿木头尖抵着他的脖子,我淡淡的问了一句,然后摸出一根香烟,点燃,抽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