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重燃的兽血
    ,精彩无弹窗免费!

    前面我也说了,还在练习阶段,我一直处于被挨的境地,因为,这是我必须经历过的阶段,只有学会了车啊,我才能变强。

    最新!章m=节上#zc~

    所以,我一直在隐藏自己的实力,没有爆发。但是在第十天的时候,我爆发了。

    依旧是大活动的时候,那个二柱哥和那个板寸头一看到,我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躲的远远的,不是因为他们怕我,而是因为他们觉得我是神经病。

    一看见他们两个就像色狼看见没穿衣服的美女一样,每天都要偷一次他们的钱包和大哥大,偷完了还要还给他们,或许,他们还是第一次碰到像我这样的小偷吧。

    不,我不是小偷,我是贼。

    贼,可是比小偷高级很多的称呼。

    连续九天都在打我,他们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而他们也很惊讶,为什么每天都被他们打的奄奄一息,但是第二天又变得生龙活虎的。现在我一出来,他们就躲的远远的。

    可是,我还是盯住了那两个人,和老贼的配合越来越默契了。他是大贼,我是小贼,而秦国腔也经常夸我,是他徒弟里最懂他的一个。所以他有时候心里在想什么,我都能明白。

    看到他向我投来猥琐的眼神,我就知道我要做什么了。

    看了老贼一眼,我立刻走到那两个人后面,顺手抽走二柱屁股后面的大哥大。

    接着,我笑着拍了拍二柱的肩膀说,“兄弟,这是我第十次偷走你的大哥大了,怪不好意思的,下次不要把手机放在屁股后面了。”

    “……”听到了我的声音,二柱立刻吃惊的转头,看到又是我,他瞪大了眼睛,眼里的震惊之色不加掩饰。

    就惊讶的看了我几眼,二柱忍不住问我:“你到底有完没完?”

    “没完!你打我啊,打我啊?草你吗的!”看着他有些郁闷的眼神,我立刻大叫起来。

    “草你吗!老子打死你!”二柱一拳打在我的脸上,紧接着,他又招呼了他的兄弟们。

    而这里的骚动,也立刻引起了很多犯人的围观,看见我,他们只是多看了我几眼就继续干自己的事情去了。因为次数太多了,我几乎每天都要偷一次这两个的手机和钱包,一次两次他们还会新奇,次数多了,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而这一次,我发现围过来的打手们出奇的多,足足有十几个人。我就惊讶的看了二柱一眼,发现他正狰狞的看着我:“做什么不好,居然做小偷。吗的,不给你点一次菜,你就不长记性。冰糖肘子、火爆椒鱼、海平面上升,选哪个?”

    被点过一次菜,我知道点菜的痛苦,于是,我的眼神也渐渐变得冷了起来。

    这拨人当中,我看见了那个板寸头,他也在那伙人当中。看到这两个人联手在一起,我就立刻明白过来了。

    他们也被弄的烦死了,知道我今天还要来偷他们的东西,于是他们就联手了,一起给我点一次菜。

    点菜是监狱里最残酷的手段,被点过菜的人,或多或少身体内外都会留下后遗症,也有好多犯人一进监狱就会炸号,但是被点过一次菜之后就变得无比老实。

    于是,我就看向了老贼,发现老贼依旧笑眯眯的看着我,朝我眨了眨眼睛,又指了指自己的口袋。

    看到老贼朝我眨眼,还指了指自己的口袋,我就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老贼的意思是在说,中药的钱都很贵,教徒弟是有成本的,现在,你就把他们的钱都给我偷回来,好好孝敬孝敬师傅。

    想了想,老贼忽然又抬起了手掌,放在脖子的位置狠狠割了一下,眼神也跟着变得阴冷起来。

    我就知道了,他在跟我说,如果他们敢叫人打你,你就狠狠教训他们。

    看着老贼的动作,我心领神会,体内沉寂的热血,也是沸腾起来。

    这些天我一直在跟着秦国腔学手艺,没有混,可是我的本质,还是一名混子。

    当贼,哪里有当大哥有意思?

    从老贼这个眼神开始,我就知道,我终于不用再当贼了,我要做回我的大哥。

    野心,重燃。

    回过头时,我发现二柱和那个板寸男差不多带着人将我包围了,周围都是黑压压的人头,所有人都狞笑着看着我,拿出了手里的棍子。

    这些人都是狱警,而二柱和那个板寸头,明显都是小头目。流子都不敢和狱警做对,所以,也不存在有人会帮我。

    看着他们朝我走来,我也是咧开嘴笑了起来。

    “小贼,这个时候你还笑的出来,你不害怕吗?”看见我笑了,二柱和那个板寸头立刻不屑的问我。

    “为什么要害怕,我记得看见我害怕的,是你们吧?”我反问道,“这次我不偷你的大哥大了,你们这么害怕干什么?”

    “……”他们的眼神里带着浓浓的不相信。

    “小几把,在偷我手机,我打死你!”二柱对着我大吼。

    “呵呵,谁叫你把大哥大放在屁股后面的,大哥大这么多,我想不偷也难啊?”大笑着,我狠狠撞在了他的肩膀上,然后逃走了。

    “草你吗的!”二柱就抬起脚跟跟在我屁股上踢了一脚。

    才走了不远,我就挑衅似的扬起手,摇了摇手里的两个钱包,大笑着说道,“这次我不偷你手机了,我偷你的钱包,还有你的!”

    说完,我就分别打开两个钱包,第一个钱包里面有一千块钱,我想了想就把钱塞到了口袋里把钱包扔了。

    接着,我又打开了第二个,板寸头比较有钱,里面居然有两三千块,也被我照单全收。

    “草你吗!居然敢偷我们钱包?”才将两个钱包扔了,二柱和那个板寸头就立刻愤怒的朝我看来,接着,带着人快速朝我追来。

    看见这么多人追来了,我立刻跑到监狱楼下的一条小箱子里。

    箱子很黑,周围的墙壁布满了潮湿的太显,角落处还有不少臭臭的水沟,漂浮着不少生活垃圾。

    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听着估摸着有十几个人。

    又等了一会儿,他们终于来了,就这么看着他们,我笑着问他们:“你们来了啊?”

    “草你吗的,敢偷我钱,还把钱包给扔了,今天不打死你,我就不姓二!”二柱捡回了自己的钱包,正拿着钱包大骂。

    “草,瞧你那没出息的样,还捡了回来。不过你们可能打不死我,是我打死你们。”笑着,我拿出了一叠钞票在手上拍了拍。

    “给我干死他!”大吼一声,二柱和板寸头同时朝我冲来。

    一拳,狠狠砸在了我的脸上。但我,却是一动都不动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