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突飞猛进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有句话说的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如果有一天狗不吃屎了,那么太阳也可以打西边出来了。

    今天我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听信了老贼的话。第一次老贼举报了我,害得我不仅被打了一顿,还被罚跪在大街上引人注目。

    第二次老贼的确没有举报我,他直接在我跑路的路上拌了我一脚。我没注意,就被绊了个狗吃屎,还没来得及瞪他,我就被那个板寸头追上了。

    之后,就免不了一顿毒打。

    由于我是连续两次作案,所以那个板寸头多打了我十分钟,一共一个小时,一天二十四小时,我有一个小时的时间都是在挨打的。

    一路上我都没有说话,一直脸黑黑的,鼻子里不断流下红红的鼻血。

    “呵呵,徒弟啊,为何不说话?”秦国腔不知何时出现在我的身后,笑嘻嘻问道。

    “我拒绝和你说话。”我脸色难看的说道:“下次我再相信你一次我就是狗。”

    “你看,你又忘记了为师教你的话了,刀枪炮和贼术是可以一起练习的,现在你要练的就是偷到了东西,还要被挨打。你以为那些人耐打是怎么练出来的,都是被挨打出来的。”秦国腔不屑地看我,眼神里十分的不屑。

    “但是……你也不能这么坑我啊?我现在已经是大哥了,一名大哥怎么能被这么挨打呢?太侮辱人了……”我有些委屈的说,心里是真的憋屈。

    “一天就偷两次打就行了,多偷了,就会惊动其他狱警,否则就真的要办你了。”秦国腔笑呵呵的说。

    一听今天结束了,我就大松了一口气,这样的事情要是多来几次,我非得疯掉不可。

    但是秦国腔有句话好像说的真的很对,那些耐打的人,都是被打过来的。像一些武侠里的主角,一开始是个普通人,都是被打的全身经脉断裂,破而后立,后来才练成绝世神功。

    我,也要像他们一样吗?

    我这么问自己,但是后来还是摇摇头,这太不现实了,我都不知道我能不能坚持到那个时候,我的忍耐力,一向都很差的。

    “小子,今天是你第一次学习,腔爷我给你点福利。”笑着,秦国腔叫我去药店买了一些药材过来。

    我一看清单,居然全是中药的药材,黄芪、茯苓、白芍、还有人参等……

    我和白菜有关系,我就问白菜多拿了一点。白菜的伤恢复的差不多了,她责怪我她受伤期间为什么不来看她。

    首o发c)v

    我讪讪一笑没说话,只是说了最近忙,我总不能告诉她我这几天都在偷钱包和偷大哥大然后被挨打吧?

    给白菜道了个歉,我就拿着药材跑到秦国腔面前了。

    “把这些药材磨成粉末。”给了我一口碗和一共石块,秦国腔就坐在椅子上说。

    拿着石块我就开始摩起来了,秦国腔还叫我不要放在一起摩,而是分类摩,黄芪归黄芪,茯苓归茯苓,否则归在一起药效就没有了。

    听了秦国腔的话,我立马归类的摩了,黄芪一类,茯苓一类,白芍一类,人参比较贵,白菜舍不得,只给了我一个,但是据说是个百年人参,我花的时间力气也更加的多。

    大概又过了半个小时后,我就磨好了。

    秦国腔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不知从哪里拿来一个大木桶,又叫我去抬柴禾烧水,我就开始烧水了,拿着一把蒲扇不断地扇,浓烟熏得我连连咳嗽。

    虽然有点受苦,但是热水还是烧好了,秦国腔眯着的眼睛睁开,指挥我把滚烫的热水全部倒到木桶里去。

    “哗啦啦!”

    热水滚烫,冒起浓浓白烟,一米高的木桶很快被倒满了。

    “把所有的药材全部弄进去,记住,是一种一种倒进去,然后搅拌。”

    听了秦国腔的话,我就把黄芪茯苓这些药材全部倒了进去,然后,用力搅拌起来。

    不一会儿,木桶里水的颜色很快就变了,先是变成了淡淡的绿色,之后又变得有点血色,汩汩冒着气泡,像煮沸的水。

    “跳进去。”秦国腔命令。

    “啊?”我看着木桶里滚烫的热水,头皮一阵发麻。

    “跳进去。”秦国腔又说了一遍。

    “师傅,太烫了。”我不敢跳进去。

    “呵呵,小子,这个你就不懂了吧?”知道我不敢跳进去,秦国腔就一把抓住我,像老鹰捉小鸡一样将我拎起来,“刚煮沸的热水是最好的,尤其是加入了黄芪茯苓人参这些极品中药药材,你的身体能够完全吸收中药的药效。”

    “就是一开始跳进去有点烫,但是为了让你变得更加抗打,这点苦必须得吃。”

    说着,秦国腔就将我扔了进去。

    “啊——”

    很快,监狱里传来了我杀猪般的惨叫声。

    和热水接触的刹那,我感觉我的皮肉被烫的失去了知觉,可是慢慢的,知觉又回来了。

    五分钟后,我整个人脱光了衣服泡进了木桶中。顿时,一股凉飕飕的感觉从木桶底下窜上来,全身毛孔大开,这些气缕钻进了我的体内,在我身体各路血管内游走,说不出的舒畅。

    “呜呜呜——”

    外面,渐渐刮起了初冬的冷风,犹如刮骨刀一般阴冷,我知道,入冬了,而我则是惬意的闭上了眼睛。

    “舒服吗?”秦国腔笑着问我。

    “舒服,还是师傅对我好。”我立刻拍马屁。

    “呵呵,所以这摘云手,你是不是该告诉为师了?”秦国腔坐在炕上,笑呵呵的看着我。

    眼珠子转了转,我觉得我必须给秦国腔点好处,今天他认真教了我一下午,已经表面了他的态度,我也得秦国腔点好处了,否则以后他不认真教我了,对我也没好处。

    想了想,我就掏出摘云手,撕下第一页给秦国腔,自己则是继续泡。

    秦国腔欢天喜地的拿着第一页纸研究去了,而我则是泡了一个小时时间渐渐吃惊的发现,我今天被打的伤口居然没有了,也没有淤血,身体舒服的就像拉伸了筋骨一样。

    “呵呵,以后每天都来泡一下,为师保证,不出十天,你的身体将会变得硬如铁石。”秦国腔研究好了摘云手的第一页,笑呵呵的出现在我面前。

    第二天,监狱大活动的时候,秦国腔依然叫我去偷手机和钱包,而偷得对象,依旧是二柱和那个板寸男。

    和昨天一样,我偷到了他们的东西,但是也故意被他们发现。

    “草你吗,又是你个小几把,打不死你!”

    依旧是一顿拳打脚踢,我被他们围在中间打,我赶紧趴在地上用头捂住重要部位。

    “好疼,大哥们求你们别打了,我错了,疼死我了!”身子被他们像足球一样踢来踢去,双手护住头,我一边趴在地上看一个美女囚犯的裙底一边求饶。

    “草,这小子装的,继续打!”二柱大叫,接着,和那群人更加用力的踢我。

    继续打了半小时,看我躺在地上又是一副快死的样子,他们有些怕了,不打我了,继续拿着警棍巡逻。

    等他们走了,我很快从地上爬了起来,拍拍衣服上的灰,秦国腔也冷笑着出现在我面前:“呵呵,那个美女的裙底好看不了?”

    “我草,好看啊,穿的还是丁……”我猥琐的笑笑。

    “走,回去。”回到监狱,我继续泡在木桶里。

    就这样,连续几天,我都过着这样的生活,白天故意挨打,挨打完则是泡在木桶里。

    总是挨打,我发现身子变得越来越结实了,全身各处的肌肉像是大树的根基一样,紧绷的厉害,而我现在每次挥拳,也都能打出劲风,列列作响。而我浸泡过这些药材后,我身上的痛感消失的很快,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让人恨不得轻松的叫出来的爽感。

    我感觉,我真的变强了,而且强的不是一星半点。

    终于,在第十天,我迎来了重大突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