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贼不走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秦国腔让我偷的是一个梳着板寸头的男人,穿着已经过时的黑色羽绒服,还有几处是破掉的,露出了不少白白的棉花球,也看起来十分臃肿。

    那人走路时大咧咧,吹着口哨,还把双手插在口袋里,显得极为装比。

    我知道,他拽的资本就是他口袋里只露出半个头的大哥大。大哥大是八十年代的机子了,记忆里我爸好像用过,等九五年代开始,大哥大就被淘汰了,有新的接连出现,那就是最早一批的诺基亚,据说可以用来砸核桃,还能当成板砖拍人。

    但是,就是因为大哥大绝种了数量十分稀少,稀少的东西才值钱,所以他觉得他有一部大哥大是一件十分牛比的事,走路都要拿出来显摆一下。

    要是一般流子也就算了,可是这个装比的男人,偏偏不是一般流子,因为他带着一定方方正正的帽子,腰间,还别着一根黑漆漆的棍子,这些,足以说明了他的身份。

    他是狱警。

    腔爷居然要我去偷一个狱警的大哥大。

    小心翼翼的收回了目光,我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对秦国腔说道:“师傅,能不能换一个人,他是狱警,我不敢啊……”

    “李昊!”

    突然,秦国腔大声的喊了我的名字一声。

    “到!”

    冷不丁的被他一喊,我条件反射的站直身子,抬起手敬了一个并不标准的礼。

    腿还是软的,有种上课睡觉被老师逮到的感觉。

    “贼道第一条,是什么!”秦国腔大声的问我。

    “是贼不走空,师傅!”我像小学生背书似的答道。

    “呵呵,既然知道贼不走空,那么贼盯上的东西,还能不到手吗?给我去偷!”秦国腔冷笑。

    “……”

    看见秦国腔还是要我去偷那个狱警的大哥大,我忍不住脸皮一阵抽搐。可是为了学会秦国腔的本事,我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偷屁股兜里的东西其实挺简单的,但是我从来没干过,所以第一次干这事紧张的要命。看着他离我越来越近的大哥大,我忍不住狠狠咽了一口唾沫十分的害怕,同时又看了看四周,咬着牙立刻伸向他的屁股兜。

    无声无息,我伸出两根手指,伸进了他的兜里,然后夹出了口袋里的大哥大。

    “成功了!”

    看见手里的大哥大,我心里一喜,拿过来一看,我草,还是双卡双待的!

    然而,我正要拿着战利品去邀功,就听见秦国腔突然指着我惊恐的大喊:“我草,这该死的瓜娃子偷手机啦,大家快来看,这瓜娃子偷手机啦,你吗的,居然做这种丑事!”

    “……”

    听见秦国腔居然举报我,我脸色立刻深深的变了,眼里闪过一阵慌张。

    草他吗的,这老贼居然过河拆桥!被这老贼这么一喊,大活动的所有犯人都惊讶的朝我看来,而那个狱警,也是茫然的回过头来。

    啪!

    突然,那个狱警猛的一巴掌拍在我的脸上,接着又一脚踹在我的肚子上。愤怒的破口大骂,“小比崽子,竟然敢偷我手机,你,可知道我是谁吗?”

    “谁?”我眼神茫然的看向他。

    “你二柱哥!”

    “不认识。”我立刻摇摇头说。

    t正x*版首r发wkd

    看见我居然说不认识,那个二柱哥顿时大怒,“老子打死你个龟孙,居然连我也不认识?”

    我不认识二柱哥是谁,但是见他还要打我我就有点生气,一脚狠狠踹在他的身上将他踹倒在地上,接着我又恶狠狠的回头瞪了秦国腔一眼,心想吗比的,这老贼这么坑我,回去一定好好找他报仇。

    正想着呢,我突然腰间一痛,只见一个人掏出黑漆漆的棍子,狠狠捅在了我的腰上,就听见有人大骂:“格老子的,偷老子手机,还敢打老子,给我狠狠打他!”

    之后,就立刻冲过来五六个人狠狠踢我,而那个二柱也爬起来打我了,被这么多人围在一起打,我感觉我有点坚持不住了。而且,我还被狠狠摔在了楼梯上,痛的我倒吸凉气。

    监狱里虽然都是流子,但是监狱里的狱警打人更狠,那个二柱和他的同伙们足足打了我二十分钟才结束,才打完,他们又将我摁在地上,让我跪下,让其他人都好好看着我。

    被人这么打,还被按在地上跪着,迎着许多人火辣辣的目光,我鼻子酸酸的忍不住想哭,吗比的,就是我混得最差的时候,也没被这么欺负啊?更何况我现在已经当大哥了。

    又被围观了一阵,然后被打了一顿,我才被放了。

    才从地上站起来,我的肩膀就被拍了一下,一看,居然是秦国腔,我忍不住骂他,“草你吗的,你耍我啊?”

    “呵呵,为师教你本事呢,你不感谢,怎的反倒骂起为师了?”听了我的话,秦国腔冷笑。

    “怂恿我偷东西,又举报我偷东西,这算哪门子教本事?”我愤怒的大叫。

    真的被气坏了,我很想打他一顿出出气,可是,我打不过他,这是最气的。

    “那你听好了,你去打人,就要学会挨打,否则,你哪里来的资本起点比别人高?”秦国腔冷笑着看我。

    “这……”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我就擦了擦鼻子上的鼻血继续听着。

    “当贼的总会被抓住,每一次被抓住都免不了一顿毒打。当贼被抓了,他们都会被打个半死,但是打完之后又像没事人一样从地上爬起来走了。你这个小几把也是,要先学会挨打。我这是操练你啊!”

    “……”

    听了秦国腔的话,我竟然觉得他说的十分的有道理,这让我想起了二宝子。二宝子也很难抗揍,而他是师从秦岭那边的门派,还有一些师兄师姐。

    “贼道和刀枪炮是可以一起学的,你只有先学会挨打了,别人打你才不疼,你却能把别人打疼,这么一来,你不就打赢过来了?”秦国腔想了想,又指了指一个男人说:“你看看那个板寸男人,去把他的钱包偷来?”

    “还来啊?”听到又要偷东西,我脸色很快变得难看起来。

    “呵呵,你偷来了,今天师傅带你吃顿好的,这次我肯定不害你。”秦国腔笑眯眯的说。

    “此话当真?”我还是有些不相信。

    “此话当真。”笑着,秦国腔吹着口哨走开了。

    看到秦国腔走了,我这才放下心来,悄悄走到哪个板寸男人旁边。

    这个板寸头一看就不好惹,也应该会打架,但是,我偷东西既要联系贼术又要抗打,所以我一定是要被发现的。

    于是,想了想,我偷完钱包就抬起手在板寸头的头上狠狠拍了一下,打完就跑,一边跑还一边骂:“草你吗,来追我啊,来追我啊?!”

    但,才跑了几步,我脚上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接着,整个人又重重摔在地上。

    倒下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张猥琐的脸正对着我猥琐的笑着。

    “老贼,我草你吗!”我气的愤怒的大叫。

    再猛的回头一看,那板寸头已经带着人追过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