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刀枪炮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只是很简短的说了一下以前我和刘鹏合作的事情,溜锁很快就被吸引住了,同意和我合作。

    而和以前不同的是,溜锁手上有许多资源,有好多都是微信上摇来的,如果我们拿着溜锁手上的资源去卖,一定会大赚一笔。

    ◎a最xp新g章q(节上(|…a

    说起来,溜锁这个人虽然是乡里来的,性子也有乡里流子的狠辣和真率,这点和城里的流子有点不一样。而他也长得十分的个性,因为小时候迷恋小马哥和浩南哥,于是他也学着浩南哥留起了长长的头发。

    而他经常做的一件事,就是无聊的时候坐在窗边,四十五度仰望天空,又露出了忧郁的表情,来吸引女人的注意。

    他对女人从来没有要求,不管是美的丑的胖的瘦的,他都下的去手,一点也不膈应。据说他有一次急需解决需求,就把乡高里一个最丑的女生给拉到旅店去了。

    我和溜锁合作,一定会把这单生意做得很好。从刘鹏那做了这么多次,我也渐渐了解了这一行的行情。这是一个团伙,一人负责联系对象,一人负责找买家,其他人负责去收,而收的人都是有许多的,各种蹲点。

    当天晚上,我就联系好了买家,监狱里都不愁买家,他们也许寂寞久了,一直找不到发泄的对象,我的出现,刚好解决了他们的急事。

    而溜锁也很快叫来了许多女囚室那边的女流子,看着溜锁叫来的女流子们,我有些目瞪口呆。

    这些女流子虽然也穿着囚服,但是囚服却被穿出了个性,有的改造成了露脐装,还有的很长很长,拿衣服当裙子穿,大腿上穿着有着很大鱼眼的网袜,带着浓浓的风尘气息。

    她们抽着烟,一个个看着比我这个大哥还拽。

    眨了眨眼睛,我把溜锁拉到一边,小声的问了一句:“溜锁,之前我去女囚那边的时候怎么没看见她们?”

    “废话。她们都是大洼那边的客人,只要给钱,什么都给你做的。”也是有些不屑的看了她们一眼,溜锁对我说:“白天她们是这里的犯人,到了晚上,她们就回大洼里面的足疗店按摩店出来卖。”

    “监狱不管吗?”眨了眨眼睛,我更加吃惊了。

    “管?怎么管?女囚的女人大多都是大洼人,凶狠好斗,而且很缺钱,她们经常半夜跑出去,女囚的预警不像男囚,狱警多,她们根本管不过来。”

    “干脆她们就不管了,只要她们按时回来就行了。”溜锁说。

    “哦,原来是这样,那我们呢?”我又眨眨眼睛,问道。

    “我们不一样,又特殊同行。别忘了,你可是三猴子的兄弟,而我们又是你的班底,也跟着沾光了。”溜锁猥琐的笑笑,说。

    “呵呵,你这个小几把。”听了溜锁的话,我也笑着打了他一下。

    “喂,可以开始了没?”那边的女流子等的不耐烦了,一个为首的不耐烦的问了问。

    看了看四周,一看没有人,我就点点头说:“恩,开始吧,麻溜的。”

    之后那些女流子就开始脱了,速度很快,而且一点也不害臊,拿着资源很随意的朝我们丢过来,“东西给你了,钱呢?”

    “在这儿呢。”笑着,我递过去一张一百块的钞票。

    “恩。”

    接过了钱,几个大洼的女流子就拿着钱满意的走了。

    清点的家伙,我仔细的数了数,一共二十多条,一条卖出去二百到三百不等,二十多条就是四千到五千。一下子,我们的身家增多了不少。

    做完了这些,我就去了厂里。

    车间里自从多了一个风纪部大队长后,我们的日子变得不怎么好过起来了。

    一天在流水线上的时间必须超过八个小时,而且上厕所决不能超过两分钟。吗比的,我大号都要拉在裤子上了。

    下班了,我就回了监狱里,直奔秦国腔的牢房,拜师学艺。

    晚上,我给秦国腔倒下了一杯茶,将茶水一饮而尽,秦国腔笑了笑,问我:“小子,你想跟师傅学多久啊?”

    “不知道,想一辈子跟着师傅学艺。”想多从秦国腔这里学点东西,我有些违心的说。

    “呵呵……”听了我的话,秦国腔眼里露出一丝精光。接着,他又对我笑了一下说,“少油嘴滑舌,现在还跟师傅藏心眼呢?我是江湖上的腔爷,尤其是你们道上的那些大哥可以比的?坑蒙拐骗偷、九阳神针、吹拉弹唱、未卜先知、寻龙定位、以及刀枪炮,你想学哪个?”

    “刀枪炮!”我毫不犹豫的说。

    刀枪炮严格来说算不上江湖上的东西,而是道上的技艺。最早起源于东北三省,靠着各种渠道,他们搞来了刀、枪、炮,三样东西,这个名字也随之而来。

    没想到腔爷连刀枪炮也会,我显得有些吃惊,想也没想就选了这个。

    “呵呵,刀枪炮?学会了你不会欺师弑祖吧?”腔爷怪笑着问我。

    “不敢,徒弟只是想学点本事,将来等师傅老了,好孝敬师傅,给师傅养老送终。”我认真的说。

    之后秦国腔就不说话了,眼里重新露出复杂的神色。

    不管是谁,老人都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等自己死了,有人给自己养老送终。

    江湖人一生漂泊,居无定所,他知道,如果我说了这样的话,就一定得做到。

    流子一生做了太多坏事了,也背了太多罪孽,所以流子不能轻易发誓。一旦发誓,就必须履行诺言,否则就会应验。

    但是我还是发誓了,一方面是看腔爷本性不坏,只是爱装逼,一方面是我真想学点什么东西。

    “小子,你说的,可是真的,给我养老送终?”秦国腔问我。

    “千真万确。”我伸出手掌,认真的说道:“我李昊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说到做到,这一直是我的为人之道。”

    “好!师傅现在就教你本事。”

    几分钟后,是监狱的大活动时间。现在天气已经渐渐转冷了,油城的冬天来的晚,十二月份才入冬,寒风呼呼的刮着,我们每个犯人都换上了冬装,可是依旧寒冷。

    已经十二月了,今年就快结束了,再过一个月,就要过年了。

    临近年关,监狱也是一副喜气洋洋的气氛,监狱里也是要过年的,而监狱里过完年,也是我在监狱里的最后一个月。

    过完年,我就要出狱了。时间,还是很快的。

    只是,以前每年过年都和妹妹一起过,今年冷不丁自己过,我心里还是说不出的凄凉。

    大活动的空地上,有犯人在打着篮球,还有的在散步聊天。就和秦国腔走在空地里,腔爷突然问我,“小子,你知道腔爷最擅长什么吧?”

    “师傅是公认的江湖人,最擅长的,当然是偷。”我说。

    “呵呵,等学会了摘云手,那才叫贼道。”笑着,腔爷突然指了一个犯人说:“既然如此,那你先把那个人的大哥大偷来。”

    “……”

    顺着腔爷的眼光看过去,我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