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风纪大队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看见我不说话,秦国腔又认真的问了我一遍:“这本书,你是怎么来的?”

    “……”

    还是不说话,我看着手里的那本书眉头深深的皱起,只见那本书没什么奇怪的,只是上面写着三个大字:摘云手。

    见我不说话,秦国腔又是冷冷一笑,说道:“小子,你可知这摘云手是什么吗?”

    “是什么?”我忍不住吃了一惊,虽然还不知道这本书是什么来历,但是看着秦国腔似乎对这本书都很重视,那应该来历很大。

    “呵呵,那是贼道的神书,摘云手。”秦国腔认真的说:“这本书,你是怎么得到的?”

    “哈?贼道的神书?”闻言,我也是忍不住吃了一惊,马上翻开这本书来看了一下,顿时眉头皱的更深了:“可是这书里什么也没有啊?”

    “你等着!”

    听了我的话,秦国腔立刻抓住我的手,同时拿出了一把小刀,然后在我手上轻轻一割。

    顿时,从我的手里就流下了鲜红的鲜血。

    就看着我手里的鲜血,我三秒后才反应过来,大叫一声:“老贼,你干什么?”

    “呵呵,你把你的血滴在摘云手上试试。”看着我手里的鲜血,秦国腔不禁冷笑出来。

    听了秦国腔的话,我就按照他的话做,将手掌心里的血滴在了摘云手册上。

    之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只见原本一个字也没有的手册里,突然浮现出了一个血色的小人,小人烙印在白纸上,分别打着不同的手势,连起来一看,竟然是一整套完整的手法。

    我当下就惊呆了,认真的看着,不一会儿后,在我的脑海里很快就浮现出了一整套完整的动态手法,整个手势行云流水,势若游龙,堪称宗师风范。

    “这摘云手,连我都不会。你将这本书给我,我立马教你这九阳神针。”秦国腔正色道。

    没理会秦国腔,我脑袋飞速旋转起来,如果我手里握了一张这么大的王牌,那么我一定有和秦国腔谈判的理由。

    秦国腔这个人并不是真心想教我东西的,有句话说的好,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傅。而秦国腔又是那么的喜欢装比,如果他把所有的手艺都交给了我,那么他一定会很忌惮我。所以,他一定不会把东西完整的交给我。

    这本书是我入狱前我的高中同学四眼给我的,最开始源自四眼他爸,现在到了我的手里。只是这本书我以为没什么卵用,更是一本无字天书,我就一直没研究,没想到来历这么大。

    如果我拿摘云手当做筹码,那么秦国腔一定会教给我好多东西。

    从这里打开了一个缺口,秦国腔就对我好起来了,他教三猴子的同时,还会教给我更多的东西。时间一久,我不信我不会变强。

    我没有将这本摘云手给秦国腔,而是自己带了回去研究,我记忆力不错,就将这本书的手势重新铭刻了一份,一整晚都在研究摘云手。

    我没有底子,只学了个皮毛,真正的精髓,还是得等秦国腔学会了再教我。

    第二天,我去了工厂里,一到车间,柔姐就问我红锦鲤的事情怎么样了,我只能尴尬的说了句,“九条红锦鲤死了一条,我回家救场。”

    一听我的九条红龙死了一条,柔姐也震惊了,赶忙把我拉到一边,问我怎么回事。

    “被我朋友养的一只波斯猫背走了,那只猫差点没让我打死。”我没好气的说。同时,我又有些忧虑,因为我想起了楚姨的话,养人,可以弥补死了一条红锦鲤的损失。

    目前只有楚姨一个人合适,但我怎么可能驾驭的住这种女人?像柔姐那样的还差不多。想了想,我就问柔姐,“柔姐,你的运气好吗?”

    “运气?”柔姐不明白我为啥这么问,想了想摇摇头说,不好,我要是运气好早就赚大钱了,哪里还会留在这里做操作工。

    大概下午四点的时候,张维来到车间召开了车间大会,全车间的员工都在最车间门口集合,并且要在一分钟内赶到,顿时所有员工都很心急跟火灾地震了似的,匆忙的集合,我感觉有点像学校时候的消防演习。

    张维在最前面召开了车间大会,说完之后就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把最前面的位置让了出来,好像在等人到来。

    …yam+

    等了一分钟后,走廊外面顿时传来一阵高跟鞋踩踏的声音。我知道,是车间主任陈斌来了。

    陈斌今天看起来更加刻薄了,架着一副老气的黑框眼镜,眼睛像雷达一样扫来扫去,就看着陈斌的眼神,我有种学生时代上考场时面对监考老师的感觉。

    “下面,有请车间主任讲话,大家欢迎!”张维义正严辞的说,带头鼓掌。

    “啪啪啪!”

    许多人都鼓起掌来。

    看见我们鼓掌,陈斌满意的笑了笑,而她,也是伸出一只肥嘟嘟的手,示意我们可以停下了。

    就看着我们所有人,陈斌说,“最近工厂在评分五星级车间,而作为你们的车间主任,我希望,车间的良好风气,要保持下去,而一些不好的风气,我希望可以摒弃,我们四车间,要争取拿下今年的最佳车间奖!”

    “为了争五星级车间评奖,我还打算做出一系列改革。”陈斌扶了扶镜框,继续说:“第一,这次来四车间,我还带了一个我的手下过来,车间里将新增一个风纪部,专门惩治车间的不良风气,被发现一次,扣钱!”

    “下面,请风纪部大队长王老实宣读车间风纪守则。”

    之后,就有一个看着就很正义的男人走过来,手里拿了一个小册子念了起来。

    “叽哩咕噜,叽哩咕噜……”老实人嘴巴好像机关枪似的说个不停,然而我一句话都没听进去,到现在整个人都是云里雾里的。

    风纪部?

    什么鬼?

    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多出来的风纪部是什么鬼,但我知道,以后我们这些流子在车间里的生活不那么好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