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气运针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了秦国腔的话,我一骨碌爬了起来,然后端起地上的茶杯,双膝跪地,对着秦国腔重重磕了几个响头,朗声说道:“请师傅喝茶!”

    “乖徒弟,起来吧。”秦国腔笑眯眯的端起茶杯。

    端着手里的茶杯,秦国腔没有立刻喝下,而是呆呆的看着茶杯看了好久,这才一饮而尽。

    整个过程我都看在眼里,我清楚的看到,秦国腔接过这杯茶的时候,眼角有着泪花闪烁,眼神更是复杂无比。

    我想,他应该是想起了什么吧,所以触动了他。

    “呵呵,小三啊,给你的小师弟好好讲讲我们道门的规矩。”秦国腔笑着看向三猴子。

    “恩?”听了秦国腔的话,我立刻吃惊的看向三猴子,“你也是……”

    三猴子也是无奈的看着我:“是啊,昊儿啊,以后我们就是同门师兄弟了。”

    “除了小三之外,你还有一个三师兄,一个二师姐,还有一个大师兄,以后你会见到的。”看着三猴子和我,秦国腔笑容更加炽盛了。

    我心里开始幻想起来,如果我学会了秦国腔的一身本领,以后根本不用怕任何人了。等我出去了,那我一定会是市里最厉害的大手。

    想着以后要变厉害了,我不由的心理美滋滋的。

    这时,三猴子看了我一眼,给我泼了一盆冷水:“李昊儿啊,你可别高兴的太早了,师傅的徒弟可不是这么好做的,先把师傅的规矩背下来,不然,师傅又要好好教训你了。”

    “教训我干嘛?”

    “呵呵,因为你是他徒弟了。”笑着,三猴子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秦国腔虽然喜欢装逼,但是他的规矩却很繁琐,而且,规矩这么多,秦国腔每一条都违反了。

    跟着三猴子走了,想了想我问三猴子:“三哥,其他几个师兄师姐,在哪里?”

    三猴子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跟了师傅这么多年了,我也才见过一次面。”

    接着,三猴子就和我说了其他三个师兄师姐:“三师兄,是一个娘娘腔,正当职业是变脸唱戏的。”

    “二师姐是个古典美女,叫姜白雪,我听说是师傅小时候从一个有钱人的家里拐过来的。”

    “姜白雪……”我心里默默记下了这个名字,因为这个名字实在太好听了。

    “至于大师兄,一直沉默寡言的,听三师兄说,大师兄无父无母,是喝狼奶长大的,所以他的言行举止,也很像狼。”

    “……”

    我听的一阵恶寒,秦国腔的师门,似乎都有些特色啊?

    这些人里我对二师姐最有兴趣,希望以后可以见一面。

    “好了,我和你讲讲师门的规矩……”

    “一、不准欺师灭祖。二,不准藐视先人。三,不准卖国求荣。四,不准为虎作伥。五,不准以下犯上。六,不准江湖乱道。七,不准触犯门规。八,不准勾结外人。九,不准奸淫掳掠。十,不得擅自收徒!”

    “草!这就是秦国腔的规矩?”听了三猴子的话,我忍不住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对啊,但是这些规矩都是针对我们这些当徒弟的,秦国腔那老贼一样也没遵守。”三猴子无奈的说道:“这些规矩你背下来吧,实不实行,看你自己。”

    之后,我们就回到秦国腔地方了,当回来时,我发现秦国腔手上多了一盒银针。

    “小三,把这小子的衣服扒掉。”他冷冷的说。

    “啥?为啥要脱衣服?”听了秦国腔的话,我下意识打了一个哆嗦。

    “还不快谢谢师傅,师傅要给你治疗你的腿了。”说着,三猴子就开始来脱我衣服。

    “草,我自己来!”眼看着是三猴子要来脱我的衣服,我吓得赶紧后退几步,然后开始自己脱衣服。

    不一会儿,我就浑身上下就穿着一条大裤衩躺在炕上,奇怪的问秦国腔:“师傅,不是只要治腿吗!?为什么连衣服也要脱?”

    “愚蠢!”没想到我这么一问秦国腔就骂了我一句:“你以为就治了一下断腿就好了?这是全方面给你疏通身子。”

    骂骂咧咧,秦国腔终于是打开了针盒,取出一根细细长长的银针,然后对我比划着:“放宽心,不会疼的。”

    “咕噜……”

    看着秦国腔手里比中指还长的银针,我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心里发毛。

    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打针的时候,针短短的,扎进去就这么疼了,更别说这么长的针了。

    “唰!”

    ”最e新rl章e%节f上“(r

    没理会我,秦国腔手持银针,屈指一弹,之后我就看见一道雪亮的银光就插在了我受伤的右腿上。

    说来也奇怪,明明这么长的银针,可是插进去,却一点疼痛感都没有。相反,却有一种酥酥麻麻的奇怪感觉。

    “啊……”我忍不住轻轻叫出了声。

    听见我叫了,秦国腔不屑地看了我一眼,也是知道这个时候叫出来的声音不太好,我尴尬的笑了一下。

    “唰唰唰——”

    之后,秦国腔继续弹指,每一次弹指,都有一根银针掠出,分别扎在我的全身部位上。

    不一会儿,我的身体就像刺猬一样被银针扎满了,密密麻麻。

    我看的很认真,看着看着,我的眼神就深深的变了。因为秦国腔的手,根本和这些银针是错开的,并没有拿着这些银针,就像无形之中控制这些银针似的。

    仔细一看,我才发现,每一根银针和手指之间,都有一根细微的白线。

    “气运针。”旁边,三猴子表情凝重的说出这三个字。

    “气运针?”我一脸的茫然。

    倒是秦国腔给我解释了:“每个人都有气,吸进去的是气,呼出去的也是气,它在你的体内无处不在,但是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如何把它聚集起来,就像搭积木,一般人连一层都搭不到。”

    “以气运针,就是以气做手,操控银针刺穴。这对内劲的考验极大,如果没到炉火纯青的程度,是不敢以气运针的。”

    五分钟后。

    秦国腔松了口气,然后将插在我身上的银针拔出来,对我说:“已经好了,这几天,给我老实点,不要打架。三天后,自然恢复原样。”

    “可是我为什么右腿的知觉都没有了?之前还有点感觉的?”脸色感觉,我小心翼翼的下了炕。

    “那是因为我用气封住了你断掉的部位,慢慢的矫正,三天后就会接上了。”

    “原来如此……”我听的还是云里雾里的,但是这银针好像很牛比的样子,想了想,我就一把抓住秦国腔的手:“这是什么针法,我想学。”

    秦国腔笑着说:“这是九阳神针,古老针法的一种。你想学的话,明天工厂不要去了,来我这,我教你,小三也一起来。”

    “是。”我和三猴子大喜。

    之后我就去穿衣服,穿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从我的口袋里掉下一本不算厚的书籍。

    看着这个书籍,秦国腔脸色深深的变了。

    一把抓住我的肩膀,他眯着眼睛看我:“徒弟啊,这是什么?”

    “……”看着半露的那本书,我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