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 :拜师!
    ,精彩无弹窗免费!

    “哦,瞎姬霸想……”估计是从没听过这个名字,秦国腔立刻皱着眉头认真的想了起来。

    可是想了好久,都没想出什么所以然来,我在旁边呵呵的笑了一下,就这么看着秦国腔,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在我认识的人里面,就陈志朋最喜欢装比,也是受了他的影响,我也喜欢上了装比这个活动,可是,腔爷似乎比陈志朋更会装比,而且他装的比好像比陈志朋更加具有艺术感,也更有层次感。

    我把装比分成三个境界。

    第一个境界,叫做无言独上西楼,望尽装比路。

    第二个境界,先天下之装而装,后天下逼而逼。

    第三个境界,也就是最传说的一重,则是众里寻逼千百度,那逼却在灯火阑珊处。

    陈志朋,已经到了第一个境界,无言独上西楼,望尽装比路的境界了,而腔爷,却是逼陈志朋更甚一筹,达到了先天下之装二装,后天下逼而逼的境界。

    所以,他的话,我只信三分。他说他是失去了人生的追求,钱,就是当草纸烧,也烧不完了,而女人,就是一天一件,也换不完了,做人没什么意思,所以才读书去了。

    根据这些条件,我想了想,真实情况应该是这样的:腔爷一直是江湖中人,而江湖中人样样精通,但是读书除外。而现在是二十一世纪,秦国腔空有一身本身,却无处施展,郁郁不得志,不仅没钱,还找不到他要的古典美人,所以没办法,只能去读书,跟上社会节奏了。

    可是他的硬件不好,就是他请的大学生再厉害,也理解不了各种知识,所以,腔爷的知识大概只有初中生的水平。我随便忽悠一下就忽悠过去了。

    果然,腔爷想了半天都没怀疑我在骗他,还笑呵呵的对我说,“李昊儿啊,我的小友,你看你有没有时间啊?腔爷可好学了,你给腔爷说说这个瞎姬霸想,是怎么个想法?”

    “呵呵,当然可以了,就是我的腿……”笑着,我把裤腿卷起来,然后将那一截断掉的腿露给秦国腔看。

    “好说,好说,只要你教我知识,这腿包在我身上。”

    见腔爷同意了,我也是满脸的欣喜,回头冲三猴子一笑。

    三猴子看到这一幕,顿时目瞪口呆,感叹一声:“这他吗也行啊?小昊儿,我服你。”

    “那腔爷,我们什么时候医治啊?”我立刻跑过去舔着脸笑道。

    “呵呵,不急,不急……”看着我脸上的笑容,腔爷也是露出了诡异的微笑:“昊儿啊,虽然你做出了七步诗,我也向你不耻下问,但这并不代表你的学问就比我高了。现在我决定了,从今天开始,我要每天给你们上课。李昊,你就是班长了。”

    “……”

    受不了了,我真是受不了了。真是想不到,我都祭出传说中的“瞎姬霸写”了,没想到还是没打消他的热情。有些讨厌他了。

    咬着牙,我压住怒火说:“腔爷,真是承蒙厚爱,既然我是班长,那就是你的心腹了,作为你的心腹,你是不是该教点什么东西给我?”

    腔爷是个很吃马屁的人,而他之所以会进监狱,也不是罪有多重,而是因为他犯得多。

    腔爷有一身江湖本事,但却从不用在正途上,反而用在坑蒙拐骗偷上,可以说,他是这一行的鼻祖。

    坑,说白了传销组织,凭着一张三寸不烂之舌,就是一块破铜烂铁,也能卖出钻石的价格。

    蒙,就是敲闷棍了,秦国腔身手诡异,一般人根本没看到他的脸,就被他一棍子敲晕了。

    拐,就是人贩子,做人口生意,专门拐卖一些小孩子,挑断手筋脚筋,拿去乞讨,或者拿去卖。

    至于偷,就是贼道了,贼有贼道,绝不走空,传说秦国腔的神偷绝技,连女人贴身的罩子都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偷走。

    除此之外,还有中医、寻龙定位、盗墓等手艺……这么一想,如果从在地上学会一些技巧,那我不就无敌了?

    想着,我就有些兴奋,然后对腔爷说:“腔爷,我不想当班长,我想当徒弟!”

    “什么?”听了我的话,秦国腔也愣住了。

    “你收我做徒弟,教我手艺。”我正色道。

    v最ux新ro章u节r上y◇:

    之后,秦国腔看我的眼神深深的变了,而后朝我诡异的笑了一下:“你确定?”

    不知道为啥,秦国腔看我的眼神让我有些发毛,但是为了多学些东西,我笃定的点点头:“确定。”

    才说完,秦国腔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臂,接着,猛地抬起脚,一脚狠狠踹在我的肚子上,然后猛地一拉。

    “咔擦!”

    只听得一声闷沉的声音,我立刻有种手臂上的筋被拉断的感觉,感到剧痛难忍,我忍不住痛苦的大叫出声。

    “啊!”

    “呵呵……”

    冷笑一声,秦国腔没有理我,又抓住我的另一只手,再次猛地一拉。

    “咔擦!”

    第二只手,也同样被拉伸了一下,我再次感受到了撕心裂肺的痛苦,痛的险些昏过去。

    做完这些,秦国腔又一把抓住我的双脚将我倒拎了起来,接着,猛地抬起膝盖,顶在我的后腰上,狠狠地一拉。

    “啊!!”这一下,比刚才还要痛苦,一声大叫,从我的额头上流下很多冷汗,接着,我吐出了不少黑黑的血痰。

    “小伙子少近女色,而且抽烟太多了。”笑着,秦国腔将我整个人扔在地上,一只脚勾起我的脚踝,将我两条大腿狠狠甩在地上。

    砰!

    这一次声响更大,周围的流子都惊恐地可着一幕,忍不住倒退几步。

    我躺在地上,好久都动弹不得,我哀嚎了几声,立刻爬起来愤怒的看向秦国腔:“老枪把子,你干啥?”

    秦国腔重新盘坐在地上,朝我戏谑一笑,“干啥?你不是要拜师吗?!我在帮你拉伸筋骨。”

    “拉伸筋骨?还真有这玩意儿?”我茫然的看着秦国腔,这种情节都是在电视剧里看的。

    “废话,你已经错过了最好的学艺年纪,帮你拉伸筋骨,是最大的极限了。”秦国腔不屑的说道,接着,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放在我的面前,用脚踢了踢我。

    “快点起来,给我奉茶磕头,拜师礼就算完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