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瞎姬霸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好!”

    在秦国腔说出这句话后,三猴子紧跟着尖叫一声,然后用力鼓起来掌来。

    而外面的一些犯人流子也听到秦国腔的话,也跟着热烈的鼓起了掌。有热闹看了,他们纷纷围拢过来,然后用激动热切的眼神看着我,明显是想看我作诗。

    被这么多流子盯着,我脸色变得难看无比,万万没想到,秦国腔的考核,居然是作诗,不仅是作诗,还要七步成诗,这我怎么可能做的出?

    “开始!”秦国腔却不给我时间思考,直接让我开始。

    眼看着大家都虎视眈眈的盯着我,我忍不住抬起了一只脚,可是却怎么也不敢落下,因为我脑袋里一片空白,啥也没想出来。

    书到用时方恨少啊,我开始有些后悔以前没有好好读书了,原来,读书真的可以改变命运。但是上学的时候我文科比理科好,数学科学真的只是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剩下的九十多就真的没有办法了,文科怎么说也能及格。

    而我最会的也是写作文,这个说白了就是瞎几把扯淡,拿着笔装比,我的语文老师好像也不怎么懂,我瞎几把写的,居然还能给我一半的分数。

    脑袋里渐渐浮现出以前平淡的高中生活,现在这种平淡的学生生活,却是离我越来越远了,我现在走上了一条被罪恶覆盖的黑路……

    扯远了。

    我赶紧摇摇头,继续思考。可是就是想不出。

    不行,我越来越紧张了,而我也保持着金鸡独立的姿势保持不动,额头上流下豆大的汗水,脑袋乱哄哄的。

    而秦国腔看见我一直金鸡独立,眉头也是深深的皱起,想了想他对我说:“小子,你这样不行,算犯规,七步成诗,每一步踏出的时间不能超过一分钟,否则就算你输,我就不给你医治了。”

    “我草……”听了秦国腔的话,我吓得脸色刷的一下变白了,下意识踏出了一步。

    看见我已经踏出一步了,却连个屁都没挤出来,秦国腔看了我一会儿,忽然说:“算了,小子,我也不欺负你,想不出来没关系,可能是你太紧张了,来,看你腔爷先给你做个示范。”

    我如蒙大赦,“好啊!”

    说着,我就想把脚放下来,吗比的,站的我酸死了。

    没想到我刚放下,秦国腔就大骂一声:“把脚放上去!”

    我脚一抖,又保持了金鸡独立的姿态。

    “造孽啊……”旁边的三猴子怜悯的看了看我,也有些对不起我了。

    之后,秦国腔就开始作诗了,只见他陶醉的闭上眼睛,突然,大喝一声:“既要作诗,怎能没有酒?拿酒来!”

    “……”

    然而,所有人都眨巴眨巴眼睛,没人理他。

    见没动静,秦国腔忍不住睁开了眼睛,见我们所有人还是像傻比一样看着我,但不由得大怒,上前一步,一脚狠狠踢在一个流子的屁股上:“给老子拿酒来!”

    那个流子吓了一跳,灰溜溜回去找酒了,找了半天哭丧着脸说:“腔爷,只有江小白,喝不喝?”

    听了那个流子的话,秦国腔忍不住皱了皱眉,有些嫌弃的说:“那好吧,江小白酒江小白吧,虽然比不上我的珍藏女儿红,但是怎么说也是酒。”

    就拿着江小白,秦国腔拧开瓶盖,根本不拿杯子,直接对瓶吹,就看见白色的酒液倒进到嘴里,顺着他的脖子流了开来。

    我们所有人都看呆了,一瓶江小白当白开水喝,却依旧面不改色的,真是海量。

    “咔擦!”

    喝完了江小白,秦国腔猛地将空瓶子摔在了地上,登时就四分五裂开来。

    我眨了眨眼睛,问三猴子:“为什么他喝完酒要摔瓶子?”

    “不知道。应该是让自己看起来豪迈点吧。”三猴子想了想说。

    “哦……”我点点头,觉得这小老头有点喜欢装比。

    喝完了酒,秦国腔笑着看向我:“昊儿啊,你知道我这一生,做的最大的事情是哪一件吗?”

    知道他喜欢装比,我就想了想笑了:“呵呵,腔爷一生极具传奇色彩,您说的,是哪一件呢?”

    “呵呵,小家伙智商不高眼力见儿倒是不错,你说的不错,我做了许多惊天动地的大事,那么我说的到底是哪一件呢?”秦国腔微笑着问了一个问题,接着就不说话了,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被他夸了还是被他看扁了,总之怪怪的,我眨了眨眼睛说:“不知道啊?”

    “啊……”说着,秦国腔忍不住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接着,露出了惬意的表情,接着居然吟起了诗:“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候。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

    不知道为什么,在秦国腔吟诗的时候,我和三猴子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之中,更是带着一阵茫然。

    其他的流子,都是吃惊的看着他。

    “好诗!好诗啊!腔爷果然好文采!”房间里安静了好一会儿,终于有流子大叫着出声,紧接着,一大群人拼命地鼓掌,仿佛要把手掌拍烂了一般。

    看着这么多人鼓掌,就我不鼓掌好像不太好,于是,我也跟着鼓掌了。

    一边鼓掌着,我问三猴子:“你带来的人到底靠不靠谱啊,吗比的,这不是毛爷爷的沁园春吗?”

    “你怎么知道的?”令我吃惊的是,三猴子更为惊讶的看着我。

    “废话,高中老师教过啊,我还会背呢!”说着,我看向秦国腔的眼神顿时深深的变了。

    “你居然是读过高中的高材生!”三猴子看了我一眼,眼神说不出的惊讶。

    “昊儿啊,来听听,腔爷刚才作的诗怎么样?”依旧陶醉着,秦国腔饱含深情的看了我一眼,说:“你知道,腔爷为什么这么厉害吗?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知识也这么多?”

    “不知道,请腔爷好好为我讲解。”看着秦国腔,我的眼神深深的变了。

    “小几把,今天腔爷就好好给你讲讲,腔爷的经历!”秦国腔喜欢装比,而现在更是装起了兴致,对我说:“腔爷告诉你,年轻人还是要多多读书,可以陶冶情操。”

    “因为我什么都有了,人生,早已失去了追求。”

    “钱,这辈子就是当火来烧,也烧不完。”

    “女人如衣服,一个小时换一件,也换不完了。”

    “你说,这做人,还有什么意思呢?”秦国腔痛心疾首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幸好,我发现了有一样可以让我有追求的事情,那就是读书。”

    “所以,我请了一个大学生当我的家教,这可是大学生啊,现在,腔爷可是被大学生教过的人了,也等于是大学生。你们,应该都没上过大学吧?”

    “不过不要担心,腔爷是大学生了,只要你们愿意,我可以好好教你们。”秦国腔笑着说道。

    “好!”这一次,我带头鼓掌,激动的叫道。

    不是想听秦国腔教我们,而是他实在太会装比了,也太会说了,简直就像一个话唠子。

    只要给他时间,他嘴巴张开了可以给你说上三天三夜。

    zx首w{发l

    而且,最重要的是,秦国腔根本不是知识渊博,而是不懂装懂,好多都是一知半解的,也不怕误人子弟吗?

    “好!李昊啊,腔爷就知道你开窍,既然你想听,那我就再给你讲一讲!”听见我带头鼓掌,秦国腔眼前一亮,更为激动的说道。

    “哈?”我一下子傻眼了,急忙摆手:“不不不,腔爷你误会了,我说的是,我的腿的事情……”

    “什么腿的事情,你还没做出诗呢?这个一会儿再说,我再给你说说所有读书中,我最喜欢什么。”秦国腔唾沫横飞的说:“你知道吗?腔爷最喜欢作诗了,一天不做诗就浑身难受,而腔爷也最喜欢有才华的人。昊儿,说了这么多,这七步诗,你想出来了没有?”

    没想到兜兜转转又回到原来的问题上了,我脸色说不出的难看。

    “想不出来没事,你还可以走六步,六步走完,你就要作出一首完整的诗了!”腔爷说。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转眼,五分钟过去,而我,也走了五步,加上之前走的第一步,我已经走了六步了,可我的诗却还是没做出来。

    “时间到了,昊儿啊,看来我们之间有缘无分,腔爷不能为你医治,但是,腔爷可以帮你陶冶情操,看见之前我喝的酒了吗?这酒啊,也是很有讲究的……”一个不慎,腔爷又开始喋喋不休的装比了。

    “等一等!”眼看着腔爷又要跑偏话题了,我脑袋叫停他,紧接着,我的大脑飞速旋转。

    咬着牙,我随便说了一首瞎编的词:“新娘伴娘双飞,秘书上司共伺,情场秋点兵,二奶三十万。家里红旗不倒,窗外彩旗飘飘,夜宿不夜城,处处五光十色。”

    “……”

    听了我作的诗,这里一下子安静了,而所有人,更是吃惊的看着我。

    作出了一首诗,我眼睛顿时亮了,而我也变得从容起来,又做出一首来。

    “多情自古空余恨,更看那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红粉窟温柔乡内,杨柳岸,春色满园。此去经年,应是空虚寂寞冷,便纵有万般风情,更与何人说?”

    “你真会作诗?!”哗啦一声,周围的瘤子一下子吃惊的看着我。包括腔爷。

    听着我作的诗,秦国腔皱着眉头忽然掰着手指头数着,突然大怒:“李昊,你竟敢耍我,你的诗怎么既有五个字的,还有六个字的,还有四个字的?”

    看见秦国腔生气了,我急忙解释:“不是啊,腔爷,这是我认真想的,源于一个典故。”

    “哦?什么典故?”秦国腔惊讶的看着我。

    “这个腔爷就有所不知道了,待我慢慢道来。”松了口气,然后说道:“秦朝末年,虞姬写字非常漂亮,这个大家都有所了解。但她善于闭眼为霸王项羽题字,却是鲜有人知。这位大师苍劲有力,笔尖飞扬的书法,可以找到虞姬的一点影子。也就是后人传诵她的特有写法,叫瞎姬霸写。”

    “而我这个,就是瞎姬霸写的升级版,瞎想!”看着秦国腔惊讶的脸,我笃定的忽悠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