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硝烟
    ,热门免费!

    当我抱住口吐鲜血脸色显得苍白无比的白菜时,周围的水牛群已经渐渐和我们拉开了距离,也不再朝我们不要命的冲过来,而是四面八方乱冲,看向我的眼神里带着浓浓的惊恐。

    水牛群虽然是金闪操控的,但是金闪并不能完全命令这些水牛,他只能命令水牛里面的王,再由王命令手下的水牛。当然,王也不是一直听命于金闪的,他还没到这个水平。

    尤其是,我拿着西瓜刀狠狠的砍在水牛们的头颅上,直接砍下了几头水牛的头,让水牛们变得恐慌,产生了退却。

    动物虽然强大,但是这个世界主宰依旧是人,因为人有武器,还懂得思考。再强大的动物潜意识里,还是惧怕人类的。

    “砰!”

    突然,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声,空气里弥漫起了硝烟。

    就听着这阵突如其来的枪声,三猴子和他的打手白狼,分别拿出了手枪,拉动枪栓,然后一枪一枪打在了水牛的身上。

    一个个血洞,自水牛的身上浮现,成片的鲜血流淌,汇聚成了小溪。

    望着这一幕,我脸上忍不住露出了冷笑,再次抱紧了怀里受伤的白菜。

    我知道,三猴子终于展露出来了他身为大哥的底牌。

    一个大哥的底牌是什么?

    不是人,不是钱,更不是人脉,而是……枪!

    枪这东西在华夏是被严厉禁止的,不像美国,持枪不犯法。在华夏里,想要拿枪就必须拥有持枪证明,并且考过考试,否则就是私自藏枪,是重罪。

    但是,三猴子明显不在这一行列中,他有枪,而枪很难搞,三猴子告诉我,他这把64式手枪是花大钱从黑市里走私过来的,而白狼的,是他抢来的。

    黑洞洞的枪口还在冒着烟,三猴子拿着枪冷冷的指着天空,而那森然的声音,也是传遍了整个角落:“谁敢动?”

    “三猴子,你敢开枪!”看到了三猴子手里的枪,金闪眼神深深的变了,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金闪和三猴子差在哪里?就差在底蕴。

    三猴子能搞到枪,也金闪不能。而真正的大哥,都具有这种实力。

    “我为什么不敢?”微笑着,三猴子再次拉动了枪栓,然后对准了金山的脑袋。

    望着黑洞洞的枪口,由金山的额头上留下了大片的汗水。

    控制住了金闪,我不由得松了口气,很快我,我低头看向了白菜。

    她已经流了很多血,脸色苍白的犹如白纸,她的身子在瑟瑟发抖,而她的体温,在我感受下,也是渐渐变得冰凉。

    看着这样的白菜,我再次流下了愤怒的眼泪,我小声问白菜:“白菜,你能动吗?”

    没说话,白菜摇摇头,紧紧地咬着嘴唇,接着,她指了指她的肋骨部位,小声说:“我的肋骨……被踢断了……”

    “恩,我一定找人治好你。”听了白菜的话,我心里更加难过的点点头,然后看向三猴子:“溜锁和庆丰他们呢?”

    “昊哥,我在这……”

    又是一个微弱的声音,庆丰从一片极为肮脏的沼泽点里钻了出来,而他的身上、脸上,也被脏兮兮的泥土覆盖,散发出滔天的恶臭。

    “喂,我在这!!”

    突然,又是一个大叫声,我听到这阵声音离我十分的遥远。

    循着声音望去,我发现大洼那边一片水花翻腾,是溜锁,刚才的水牛冲击中,他和袁杰还有张明明全部跳进了大洼中。

    从大洼爬上来,溜锁三人浑身**的,显得极为狼狈,而大洼的江水很冷,他们三个人都冻得浑身发抖。

    看了看狼狈的兄弟们,又看了看我怀里瑟瑟发抖的白菜,我咬了咬牙眼里突然涌现出愤怒的火焰。

    抱着白菜,我平静的问三猴子:“三哥,枪能借我一下吗?”

    “哦?你会用枪?”听了我的话,三猴子语气里显得十分的惊讶。

    “不会。但是我学东西很快,一学就会。”我面无表情的说道。

    看到了我的表情,三猴子的表情产生了变化,眼里闪过了一丝精光,犹豫了一下,他将手枪塞到了我手里。

    握着冰冷的枪,我突然感受到了无穷的力量,仿佛,只要手里握着枪,我就有安全感和底气似的。

    因为,枪是可以打死人的。

    拿着枪,我不断捣鼓着,突然,我咔擦一声,拉动了枪栓,然后一步一步朝金闪走去。

    此时此刻,这里安静的可怕,只有我拿着枪细微的脚步声,可是却犹如死亡之音一般,响彻在每个人的心中。

    所有人都看着我,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我,至于,看到我手里的枪更是吓得亡魂皆冒。

    我才刚成年,就敢开枪了,以后还了得?

    而我这种人,在正常眼里,是心理扭曲的,心狠手辣,而在混的世界里,我这种人,成就注定不会差到哪里去。

    拿着枪,我终于是来到了金闪的面前,微笑着看着金闪。

    金闪还是咬着牙看我,眼神就像要把我吃了似的,“李昊,我还是不相信你真的敢开枪!”

    “哦?是吗?”微笑着,我拿起了枪,然后顶住了金闪的脑袋。

    被冰冷的枪口抵住脑袋,金闪眼里再次变得惊恐地,而他的心理防线,也再次被我打崩,但是,还没彻底崩溃,还是嘴硬着说:“这里离监狱很近,连三猴子都不敢朝人开枪,我不相信你敢。”

    “呵呵……”继续拿枪抵着头,我露出了一丝冰冷的冷笑,“你真的觉得我不敢开枪吗?”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拿着枪,我的心灵宁静无比,就像一汪幽潭,不起波澜。而这种宁静,我似曾相识,过去,我也曾有过。

    当我还是个混子的时候,为了救妹妹我被打断了腿,但是我也一刀砍在了马原的脖子上,当我朝马原的脖子砍去的刹那,我的心灵同样是宁静无比。

    后来我知道了,这种宁静,来源于杀戮。

    当知道那个人会死,你就产生这种宁静感,这种宁静感多了,你就会对杀人麻木。

    当杀人已成习惯,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我李昊什么时候变成这种人了?

    拿着枪,我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所有人都在看着我。

    三猴子、白狼、庆丰、溜锁、张明明……

    而从这些认的眼里,我都看到了深深的震惊感,就像第一次认识我。

    都说溜锁残忍,但是他敢拿枪吗?

    想到这里,我重新回过头去看着已经害怕到了极点的金闪,眼睛也重新变得茫然。

    “不!”

    “我不应该是个这么残忍的人!”我在心里怒吼,“我是个好人,要是出狱后妹妹发现我变了,她还会和我亲近吗?”

    ‘看p{正版》章_节上‘2a7#◎0!☆3p*75k¤9c

    想到了妹妹,我的眼里逐渐变得明亮,心里的那种宁静感,也是渐渐变成了惊恐。

    突然,我听见一个声音在后面说,“李昊儿,快点开枪!只要干掉了他,我就让你做他的位置!”

    是三猴子,是他让我开枪,我,应该听他的吗?

    再次回头,我回头的第一眼,看到的一双清澈的眼睛,眼睛里带着痛苦,可是,她还是竭尽全力爬起来,咬着嘴唇对我摇了摇头。

    或许是这个充满痛苦的眼神刺激了我,我的眼神陡然变得愤怒起来。

    再然后,我愤怒的看向金闪,眼里带着戾气,“草你吗,都是因为你,白菜才会受这么重的伤!”

    接着,我重重扣动了扳机。

    砰!

    伴随着一声巨响,巨响过后,由漆黑的枪口中迸射出罪恶的火苗。

    硝烟四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